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九十九章游说(书号:760

第九百九十九章游说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严自励这个人,我不想再用了,”蒙艺正在书房,拿着报纸上中日围棋天元杯的棋谱在打谱,见尚彩霞进来,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是蒙书记唯一的爱好了,他的棋力不高,勉强看得懂棋谱,偶尔还需要解说,他对手筋之类的不甚了了,甚至都不擅长死活,偏爱琢磨布局和大势,对他来说,打谱是难得的娱乐和放松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棋力不高,一旦有事,他也能放下走人,以前他也喜欢过汽车和枪械,居然有人搞到镀金勃朗宁送了来,虽然是赝品却也是价值不菲的高仿,所以后来……蒙艺不得不戒掉了这些“不良爱好”。

    尚彩霞听得就是一愣,她也知道,眼下是老蒙比较放松的时候,“啥时候换?”

    “这个看吧,关键是他有了私心,”蒙艺头也不抬地说道,“居然算计陈太忠……以后你有什么事,不要用他办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什么事”不是所有事,指的是敏感的事情,尚彩霞当然听得懂,听到这个回答,她拿起一边的茶杯,给蒙艺倒上水之后,挨着他坐到了沙上,“陈太忠……你打算换他当秘书?”

    “他那模样能当了秘书?”蒙艺笑着看她一眼,“到时候就是我给他当秘书了,那家伙闯祸的本事一流,不过。这次可是冤枉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他……每次都是冤枉的吧?”尚彩霞听得也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“好了不说他了,”蒙艺摇摇头,又拈起了棋子,抬手想放下,却是又愣在了那里,接着摇头轻轻一笑。若有所思地盯着黑亮中透着些许绿意的云子,“一枚棋子。呵呵,关系大局啊……”

    蒙书记有消遣,陈太忠在屋里却是苦闷不已,有心打坐吧,又担心外面会不会有人受了牵连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走了几圈之后,他很愕然地现:哥们儿这一世,入世太深了吧?

    算了,这件事完后,退出官场吧,反正也学了不少东西了。人间正道是沧桑,抛去烦恼修仙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等他终于静下心,打算深度打坐的时候,门口有人吵吵,不多时,张智慧笑眯眯地走了进来,“太忠,还没睡呢?”

    “换了你,你睡得着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。“这才九点半……我说你怎么能进来啊?”

    “没啥,找你聊聊呗,”张智慧坐到他对面,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你这也真能折腾啊,搞得省纪检下来查你,知道为什么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“老张你是告诉我原因来了?”

    “鬼才知道省纪检抽的什么风儿。”张智慧摇头。“我这次来,是做说客来地。不过太忠,我先声明,是受人所托,答应不答应在你,我就是个传话的,你千万别往我身上撒气……老张我没有对不起你过,是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冷冷地盯着张智慧,沉默了半天,才猛地灿烂一笑,“呵呵,不撒气可以,你得把背后那位给我亮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张智慧叹口气,苦着脸看着他,心里也在感叹,这家伙都这副模样了,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,“这可是坏规矩啊。”

    “规矩就是让人坏地,”陈太忠盯着张智慧笑一笑,不过那眼神煞是吓人,“不是我不给面子,老张,我这辈子头一次让纪检委的找上门来,搁给是你,你怎么想?当着那么多人把我弄走,我的面子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你有把柄在人家手上不是?”张智慧叹一口气,犹豫一下,不管不顾地说了,“你要把你的六千万英镑往素波撒一点,高新区撒一点,你估计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宇和朱秉松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,他心里其实已经猜到这种可能了,不过,让他想不通的是,这俩什么时候跟蔡莉掺和到一块了?

    “我可什么也没说,这可是你猜地,”张智慧笑着一摊手,老狐狸终是老狐狸,他原本是想用别的说辞来的,怎奈陈太忠太咄咄逼人,他不得不比较明白地点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要说起对双规的了解,张智慧绝对在凤凰排得上前十名,比很多纪检委的工作人员都强,他甚至都猜到了,现在省纪检委也在坐蜡呢,要不然断断地没有先要他来关说的道理:把人双规了再说……那样沟通起来岂不是要容易得多?姓陈地想不答应都难。

    他们要查的是什么问题?陈太忠想问来的,想一想又强行地按下了这个念头,这问题明显地不可能有答案,反倒是没的让张智慧小看了哥们儿的智商。

    “老张,手机拿来用用,我打个电话,”他伸出了手,笑眯眯地看着张智慧,“不会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吧?”

    “进来的时候就让人收了,”张智慧笑嘻嘻地一摊手,其实,他的手机是他主动交出去的,这盘棋太大,他可不想掺乎,想着陈太忠没准要提出这种要求,他怎么敢把手机揣身上?

    “想给谁打电话?我可以给你带话出去,如果你信得过我老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给尼克打电话,英国地投资人,”陈太忠很灿烂地笑笑,“撒钱……我也得通知他们一声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等,”张智慧转头就走出去了,陈太忠答应下来,就不是他的事儿了,至于说人家电话里说什么,哪是他能控制地?

    不多时。有警察进来,领着陈太忠去了一间房间,里面有电话----不止一部,串着线的,还有录音机在一边呼呼地转着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,抬手就拨通了尼克的电话。“尼克,听说很多人找你要投资?为什么不给人家?”

    尼克听得就是一愣。这不是废话吗?他们没珠宝做抵押不是?“你怎么想起来关心这个了?他们……我为什么要理会他们?”

    他终于反应过来了,陈太忠这电话有点不太对劲儿,而且电话号码也不对,心说这厮不是在作秀吧?

    “哦,回头有空了。我再找你聊聊,呵呵,”陈太忠听到尼克出言谨慎,就笑了起来,“我想,没准可以商量一下更多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也许能考虑的。”尼克听到他这话,心里更确定了自己的怀疑,说不得就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陈,你送我地两个杯子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杯子三千万,划得来的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对了。跟你敲定一下,这投资没有我地确认,不要签合同……你知道,我对你选择地投资公司,不是特别地放心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是他临时加上去的,因为……怎么说呢?他还是不想让自己人地内讧给外人看了去,丢人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就不重要了,领着他来地警察和一边坐着的检察官不明就里。相互看看:这录音重要吗?怎么听也是像在扯淡不是?

    不过。既然有电话了,肯定是要告诉省纪检的两位领导的不是?不多时。那个小刘就跑了回来,“录音呢?我听听……哈,陈太忠这英语说得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可是,这录音听完,他的脸色就不对了,狠狠地一撂电话,“这个混蛋,居然敢这么说话?”

    小刘并不知道,这次一室来凤凰调查陈太忠的真正原因,在他想来,光明集团那一亿两千万打到京华酒店地账上,说不是事儿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儿,唯一的问题就是:这钱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上面指示多给陈太忠施加点压力,却没说要双规,就由不得小刘乱猜了起来,再加上跟邱朝晖的谈话,他大概能猜出来,问题是出在那六千万英镑上。

    那么,别的不说,拖一拖总是不错的,要是素波那边做了工作,能把这个钱转走,陈某人出来的时候,岂不是哭皇天也没泪了?

    可是这个电话一出来,可就全乱套了,这不是说打死了素波都拿不到这笔钱了?这个问题,可是严重了啊。

    于是,半个小时之后,何铁英秘书长就气得跳脚了,“这是哪个混蛋搞的?怎么被审查的人还有资格向外打电话呢?给我查!被审查的人有没有资格往外打电话,这是一个不值得追究地小问题,无非是在人操作而已,而且人家说的跟被审查的事情无关,又录音了,倒也不能说就错了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张智慧受了郭市长的委托,前去帮忙关说陈太忠,要他给凤凰高新区拨点投资,要是因为人被审查导致投资飞了,不是挺麻烦的事情吗?

    眼下这个结果,肯定是郭宇不想见到的,但是好在,投资没飞不是?难就难在这么一来,谁都不可能绕过陈太忠去找投资商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调查结果,何铁英也只有苦笑的份儿,他不知道陈太忠跟郭宇有什么纠葛,当然就会认为,这件事里,损失最大的是素波----没准郭宇已经跟陈太忠达成了什么协议,比如说你负责关说英国人给高新区投资,我想办法把你捞出来……

    其实,眼下的郭市长气得差点没死过去,他是从值班地警察那里,得到了相关消息,“这个陈太忠,太不识抬举了,死到临头了还嘴硬!”

    只有张智慧最明白里面地事情,心说这脏活我什么时候才干得完啊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