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九十-九十一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九十-九十一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范如霜这次来,陈小马肯定要跑过来接待,不过范总没心思跟他废话,而是直接请了陈太忠去房间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在陈太忠身后亦步亦趋的钟韵秋,小铁有心阻拦一下,却不防范董话了,“小铁,去冲三杯茶来,”这就是暗示他不要多事了。

    范如霜一听说这女孩是政府办的,心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眼下陈太忠能带着她来,那肯定就是不避嫌疑了,其实,范董非常能理解钟韵秋的心情:想成为领导的贴心人儿,不但要在枕边衾下配合好,适度地参与一些非常规的事情,也是很重要的---既算投名状,又表示了关心。

    而且,她今天要说的事情,重要归重要,但却不是那么隐秘:说穿了,还是老话重提,想让陈太忠陪着邵国立去澳门玩一玩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电解铝的项目,立项要过改委审批了,”她遗憾地咂咂嘴,又叹口气,“可惜啊,以前一直在总公司这边使劲儿呢,上面变更一下简单,下面人就要忙死了……那么多工作,白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白做吧?”陈太忠笑着看她,现在他已经很明白了,这世界最不能相信的,就是领导的话----当然,那是在需要置疑的时候,否则,领导的话就是最该相信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需要置疑。“就是改委负责吗?总公司应该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吧?”你这不就是跟哥们儿哭诉。想得到支持吗?

    “影响力几近于无了,”范如霜苦笑一声摇摇头,“你看着吧,下一步,地方上地计委也会变得厉害起来,这是大趋势。”

    这个邵国立,到底是什么来头?陈太忠有点不解,不过他肯定不会去主动问,有些事情,一旦知道了就没有退路了。他不想向范如霜出错误地信号。“那先动的也是省计委,到凤凰市还早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心里怦然一动,怪不得秦老板最近这么忙,没准……就是张罗这些事呢?

    他不问,范如霜却是主动地说了,“邵国立的姨夫在改委任副主任。他要是肯帮忙,这件事就好办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姨夫?”陈太忠心说,这关系有点远吧?“邵国立能左右了他姨夫?这事儿听起来不太对劲吧。^^^^”

    “邵家挺一般的,就是开国的中将,”范如霜的口气还真大。“不过子女多关系广,邵国立的姑父挺喜欢他的,对了,他姑父是海关总署的副署长。”

    两大实权人物啊,还分属姑表亲和姨表亲,就算邵家狗屁都不是,也足够得瑟了,可是话说回来,邵家要真的是一介平民,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强悍地亲戚。

    55年授勋。元帅大将各十人。上将五十五人,中将一百七十五人。这还只是军队地系统,按说一个中将确实没什么了不得的,不过潮起潮落云涨云消,总是有那能脱颖而出的,还有那已故少将的老红军夫人在家孤苦伶仃的呢,不也是运数使然?

    怪不得那厮能玩配额呢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……看情况吧,范董你不知道,那家伙一直看我不怎么对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,”范如霜怎么能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耍滑头?说不得就拿话死死地将了下来,“不兴耍赖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范总,”陈太忠怎会如此轻易地被人将了军?他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最近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的,真地不敢就这么答应……上次去北京,我不也是晚到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也没将此事应承下来,倒是答应说,有时间的话可以考虑一下,范如霜自是不好强迫他,心说这亏得是我喊他来阴平当面说了,要是电话里说,估计连这个结果都不可能有。

    当然,范董喊陈太忠来阴平,绝对不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,为这种求人的事儿,将陈某人呼来喝去的话,那就不是求人而是惹人了。

    那么,说完此事,当然要说说来这里的重点了,“我听小马说,你没有准备陈经理地材料?”有钟韵秋在场,范董不可能点出陈小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不是顾不上吗?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真的忙死了,抽一点时间出来,还真的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用准备了,”范如霜笑着摇摇头,“有咱俩这次碰头就足够了,只当是你口头上向我反应的,其他的事情,我来安排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喊陈太忠来的真是用意,你没时间不要紧,正好我一手操作了,你安心等着收钱就行----这人情算送到家了吧?

    这么简单吗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怔,不过,这显然是好事儿,不但不用他收集材料去了,而且将来整陈小马的过程中,没有他提供的第一手材料,这就减少了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陈小马不算什么,真有点责任,他陈某人也背得起,不过,能不背当然更好了,想清楚这个,一时间他居然觉得:这范如霜做人还真有那么两套,怪不得能执掌了临铝这种大型国企呢。

    只是,想想风光无限地陈经理,就被范董这么单手轻轻地擒获,陈太忠心里总有点怪怪地感觉:****里差上三两个级别,真的就是泰山压顶之势啊,怪不得大家只要有点条件地,就要忙着寻大树找靠山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小马的身家,不过才八位数啊,下一刻。陈太忠的思路又有点不着调了。当然,蚊子虽小也是肉,他笑着冲范如霜点点头,“呵呵,那可是太谢谢范董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谢我,用行动表示吧,”范如霜冲他一个劲儿地笑,女人终究是女人,有地时候还真地沉不住气,对陈太忠的毛驴脾气而言。她若是不刻意强调一下。没准邵国立的事情会更好办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眼神里居然露出了些许的风情,陈太忠没注意,倒是钟韵秋看了一个真又真:看来,这个女人身上,也是有点故事的。不知道将来……我能不能也走到她这一步呢?

    钟韵秋存了这心,自是更要用心地巴结陈某人了,陈太忠同范如霜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驾着林肯车就待离去,“先送你回曲阳吧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回凤凰。”钟韵秋轻声回答,见他扭头回看,甜甜地一笑,“我这也是在帮着农业园跑项目嘛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偏是你会作怪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里正琢磨这么招摇妥当不妥当,冷不丁手机响起,接起来一听,是邱朝晖激动的声音。“陈主任。香港……香港人来了,来谈投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。多大点儿事啊?值得这么激动吗?”他笑了起来,“呵呵,老邱,这事情已经交给你了,你张罗就行了,我要回去估计就晚上了。*****”

    其实,陈太忠也挺高兴的,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可毕竟是又有钱要进帐了,这次地钱还不少呢。

    邱朝晖听出了他地兴奋,不过还是有点迟疑,“太忠,这么大的事情,还得你来掌舵啊,我尽量配合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老邱,我都不希的说你了,你大了我一倍的年纪啊,还要我掌舵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郁闷了,“你放手去干就成了,我信得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不管不顾地挂了电话,不过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么怪,电话都是一拨一拨地来的,没到五秒钟,第二个电话就进来了,来电话的却是阴平招商办地安道忠,“太忠,你这不够意思啊,来了阴平也不言语一声?还认不认我这个老同学了?”

    这是又有人看到我的林肯了?陈太忠四下看看,现斜斜的雨丝中,没有什么碍眼的人车,“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

    “科委的耿主任说地,听说上午你在向阳镇折腾了一顿?”安道忠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着,“太忠啊,你这脾气还真的火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后悔了嘛,”陈太忠一听是这个缘故,苦笑一声,这还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,我怎么没现,知识分子也这么八卦啊?“他后悔我当然就要给他撑腰了,要不然人心散了,队伍可就不好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在哪儿呢?我去接你,”安道忠也痛快,“今天不许回了啊,我已经跟马区长汇报了,一定要留下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安哥,我赶时间啊,真的,”陈太忠真是哭笑不得了,“市里一大堆的事儿呢,改天,改天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成,你认我这个同学,就给我留下,向阳镇的事儿,马区长也听说了……”安道忠的声音低了下来,“盖伦集团马上要在阴平建厂了,你这么走了,他心里能踏实吗?他肯定要找我撒气啊。”

    这次,马益友还真的是给安道忠下了死命令了,一定要留住陈太忠,向阳镇是前车之鉴不说,只说横山还是陈太忠的娘家,这理由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个八卦还是安主任跟马区长主动提的,他只当是说着玩地,结果区长大人当场就拍板了,“必须留下陈太忠,这是政治任务。\”

    早知道地话,我就不这么多嘴了,一时间,安道忠有点后悔了,守口如瓶,是混****该有的素质啊。

    第九百九十一章博睿公司

    既然安道忠都说得这么可怜了,陈太忠也只能在阴平再呆一晚上了,马益友亲自接待了陈主任,同在一席地,还有他的秘书兼政府办主任皮大山、招商办的安主任和葛副主任,而且。马区长居然喊来了科委地耿主任。阵容不可谓不强大了,态度也不可谓不诚恳。

    席上,大家很自然地忽略了钟韵秋这个女人,而是以谈笑地口气说起了上午生在向阳镇的事情。

    马区长对此事感触颇深,“现在的乡镇干部,素质堪忧啊,总不想想自己的权力是谁给的,上不服从领导,下是对群众摆出一副主子的嘴脸,真把自己当土皇帝了----下马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去了这个毒瘤。还多亏了陈主任的大力支持,”安道忠笑嘻嘻地接口了,他知道眼下需要突出的重点在哪里,更明白在眼下的场合,马区长不会介意自己地功劳被淡化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不错,很不错,”耿主任马上就五十九了。眼下倒着数日子呢,倒是不怕说什么了,“市科委现在也搞得红红火火地,就是我们这区里的科委……我怕是等不到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马区长,耿主任那儿,打了报告要两台电脑呢,”皮大山有眼色,知道该怎么送人情。

    “科委的工作,咱们是要大力支持的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嘛,”马区长大手一挥,两台电脑也不过两万左右,算得了什么?“等一下你给财政上的唐局长打个电话。一定要落实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现在可是沉得住气了。不过饶是如此,也是被马益友一帮人整得晕晕乎乎的。到最后稀里糊涂地表态了,“这个盖伦集团到哪里投资,我是不管落地的,一切都在贾总身上,你们对她做好公关,才是正经地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不是马益友想要的,不过他也知道,人家陈太忠能说到这个份儿上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想到这个,他又不着痕迹地看一眼耿主任,心说这两天一定要把这老头哄高兴了,盖伦集团的投资还是从市科委出来的呢,有这样的老资格不知道利用,这政府办也不知道干什么吃地。\

    所以说,政府事务永远都是那么错综复杂,耿主任在科委不知道被晾了多少年了,眼下因为市科委出了陈太忠这么个能人,居然又入了马区长的法眼了。

    直到酒席要结束了,耿主任实在憋不住了,才问了一句,“陈主任,这个女士,你一直没有介绍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曲阳政府办的,负责农业园的招商,”钟韵秋被一帮人冷落了半天,心中多少有点委屈,少不得扯出大旗来解释一下,以示自己不是大家想的那样,“这次来阴平,是想看看能不能从临铝找两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安道忠马上就明白了,怪不得向阳镇那边黄了,去了农业园呢,敢情是这么回事啊,想到这里,他和葛主任交换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马区长似是没听出来这话的意思,而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小钟你可要抓紧了,今天晚上,靳书记请范董吃饭呢,呵呵,小心项目被我们阴平抢了啊。”

    前面说过,阴平区的书记靳湖生是副厅高配的,由他来接待范如霜,级别比较匹配,而且马区长心里很清楚,这次人家范如霜就是考察下属公司来的,跟投资什么的无关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你们曲阳那儿啥都没有地地方,临铝去那儿做什么?曲阳地麦子里能长出铝矾土吗?

    不过,骂人不揭短,当面指出实在没有任何的必要,那样只能暴露马区长地不成熟。

    倒是耿主任不疑有他,笑着点点头,“这就对了,现在的年轻人,像小钟这样肯吃苦的太少了,想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安道忠还想着饭后给陈太忠张罗一点活动呢,谁想人家自带了女眷,在饭局散掉的时候,就有点犹豫了:太忠不怕自曝其丑留在阴平了,这是给了我挺大的面子了,怎么着也得给人家留点私密空间了吧?

    “我喝多了,先走了,小安你把陈主任和小钟安排进宾馆,开两个套间,帮我招呼好啊,”马区长的身子有点晃动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大家送区长大人离开之际,马益友的手一伸,将安主任拽了过去。轻声嘀咕一句。“你小子天天在县歌舞团泡着,现在是用你的时候了啊,看看人家曲阳开区是怎么做地……”

    马区长真是喝多了,县歌舞团早改成“区”了,曲阳那里也是农业园而不是开区,不过他心里能惦记着这点事,倒也算是“酒醉心明”。

    听了区长这话,安主任心里还真为难了,歌舞团早就今不如昔了,除了一个副团长冷晓红之外。其他地。都是半老徐娘了。

    可是冷晓红,那是靳湖生的人啊,撬靳忠还没那个胆量,而那些三十出头的少*妇……自己的这帮老朋友倒是挺稀罕,可陈太忠能看得上吗?

    他正为难呢,陈太忠遛遛达达地走过来。轻笑一声,“马区长这任务安排的不怎么样,咱俩好久没见,找个地方看看阴平的夜景就成了,嗯。尤其是这样的下雨天里。”

    纵然是安道忠喝了不少酒,听到这话也未免有点不好意思,“不是吧,这样你也听得见?太忠你这是长了一对什么样的耳朵……”

    雨在夜里停了,第二天却是又下了起来,高强的情人、碳素厂地老总盛小薇听说陈太忠来了,也约了他中午吃饭,等到回去地路上,又遇到雨水冲垮了路基,所以。陈太忠回到凤凰的时候。已经是周三晚上六点多了。

    半路上,陈太忠接到了杨倩倩的电话。说是段市长挺重视香港来的“博睿”咨询公司,要他好好地接待一下,看能不能劝得对方多投资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,一到凤凰,陈太忠将钟韵秋放在花都酒店,就跑去赴杨倩倩的约会,为了更好地了解情况,他还打了电话给邱朝晖,要邱主任有空的话,就来蝴蝶山庄一聚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好像挺忙的?”杨倩倩今天穿了一身淡青色地牛仔中腰连衣裙,既保暖又将青春的活力无限地展放了出来,“听说好久没在凤凰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不我会常去看你的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纠结,对这个高中同学,他是有点歉疚的,可是眼下分身乏术,他也只能用谎言来掩饰了。

    对杨倩倩,他一直有点若有若无的好感,人家是帮过他地忙的,虽然明知道,自己其实给不了她什么承诺,但是,要是坐看她投入别人的怀中,他还有一点点的忿忿和不舍----这人心呐,真的是难说。

    可是要让他全心全意地对杨倩倩,那也不可能,唐亦萱怎么办?那么多女人又怎么办?或者……还有荆紫菱?

    其实还是修仙好,省去了那么多的烦恼,这一刻,他有点为自己入世这个选择而后悔了。

    邱主任来得比陈太忠想得还要快一点,他和杨倩倩聊了还不到十分钟,才刚刚开动筷子,邱朝晖矮胖的身子就出现在了包厢外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还以为你要陪着博睿的人吃饭呢,”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没等人就吃起来了,“那边没人接待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是人接待,”邱朝晖一听这话,就有点郁闷,“郭宇的人来了,素波地蒋君蓉也来了,我就奇怪了,这保密守则是白强调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就来呗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冲杨倩倩一努嘴,“喏,这不是?段市长地人也来了呢,不过,他们打交道的对象,最终还是科委,还是你邱主任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笑,他一边替两人做个介绍,尤其强调了一点,说杨倩倩是他地同学,大家是“铁哥们儿”。

    这陈太忠到底认识多少漂亮女孩儿啊?邱朝晖都觉得有点眼花了,不过眼下他也顾不得寻思那么多了,“太忠你可算回来了,再不回来,我真的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香港博睿咨询公司,是带着六千万英镑的投资来的,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,一时间,科委在凤凰大学门口的办公点,差点被纷纭而至的人流挤爆。

    昨天的时候,博睿公司的人对邱朝晖还比较尊重一点,无非就是上车去吃饭的时候,觉得富康神龙的车窗是手摇而不是按钮式的表示出了一点点的不满,“邱主任这车很老旧了,该换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今天,就完全地不同了,上午高新区的武振华副主任来的时候,带了一辆卡迪拉克来,硬生生地从邱朝晖的手中抢走了中午接待的客饭。

    不知道武振华同博睿的咨询顾问大卫.王说了什么,原本说好的投资协议,博睿公司那边在下午变卦了,“凤凰科委拟定的投资报告,不是很完善,投资方的建议权和监管权过小,不符合国际上的投资惯例,而且给出的担保,约束力不够,我们要重新考虑。”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就在这个时候,蒋君蓉带着素波的一帮人赶到了,蒋主任带的车,是加长林肯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