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八十七-八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八十七-八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二天依旧是阴天,天在五点多才微微放亮,陈太忠悠悠醒转,一时都有点迷糊了:我这是在哪儿啊?

    他侧头向两边看看,钟韵秋和张巧梅一人抱着他一条胳膊,睡得正香,张巧梅不怎么怕冷,薄薄的毛巾被下,整个人就那么赤条条地一丝不挂,一条腿也极不老实地搭在他的身上,耻骨间的毛触碰着他的胯骨。

    倒是钟韵秋身上还穿着睡衣,不过她睡得正香,前襟大开着,跟没穿也差不了许多,这丫头昨天玩得极疯,这让陈太忠隐隐觉得,平日里她跟他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时的羞涩,或者是因为相互不够熟悉吧?

    可是,纵是如此,她还是没有张巧梅玩得疯,音像店小老板还真不是盖的,花式、体位极多,什么东西也都敢尝试----最初的羞涩过后,三人酣战之际,彻底地显出了她放浪的一面。

    就在张巧梅最后一次登顶云端之后,虽然整个人都已经如烂泥一般瘫在了那里,却是兀自不忘叮嘱一句,“太忠,以后要常来曲阳哦……”

    联想一下张梅的人前端庄,她的羞怯青涩也就好理解了,越是内敛的女人,在床上多半越是风骚,人的七情六欲总是要释放,无非就是释放的场合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并没有应允张巧梅,这只是个很简单的交换而已,而且这荒唐****的人情,真要算的话,他要算到钟韵秋身上,是的,这是钟韵秋想刻意讨好他而已。却是跟这音像店小老板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权势,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呢?就是梦醒时不知身在何处,身边永远有陌生或者熟悉的女人相陪?抑或者,还有下面人地胆战和觳觫吗?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陈太忠摇摇头,将这些纠结抛在了脑后,反正,能让政府办的女人心甘情愿地做老鸨。想方设法地讨他的欢心,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    由此可见,权势确实是个好东西,嗯,将来到了仙界,我也要建立自己的势力,小弟们得小甜头,哥们儿得大甜头。有了权势的话。操蛋一点就无所谓了……

    向阳镇离区政府所在地差不多有六十公里,只是,由于这些天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下雨,路十分地难走,陈太忠是八点半动身的,到了向阳镇却是已经接近十点了。^^^^

    钟韵秋同他一起前往了,对于她这个行为。他有点不解,“你不怕别人说你什么吗?还是说……你指望我不顾大局,当场给李跃华一个大难堪?”

    “我好歹也是个干部呢,怎么会那么不懂事儿?”钟韵秋白他一眼,“反正咱俩的事情。也瞒不过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曲阳这里虽说相对比较封闭,但是很奇怪的是,大家对官员们有情人却是习以为常,而且,这个县区说大够大,但是论起****这个***,说小也是极小地,谁谁和某某不对付,或者是oo和xx有私情,只要是当事者其中一方级别够。在一天之内。小道消息绝对能传遍整个***。

    像宁建中对钟韵秋的垂涎,就是在很短的时间传开的。那时候李跃华的大儿子正骚扰钟韵秋骚扰得起劲儿,结果在****之间,他就再也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至于说钟韵秋终于要来了一直卡着不放的经费,自然也有那无聊者去细细琢磨,不久之后,就有传言说,她傍上了招商办的陈太忠----可见防民之口,真的是胜于防川,广大人民群众地智慧和想象力,那真地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钟韵秋,肯定也听到了这个传言,既然消息传出去是不可避免的,大家对领导们的风流韵事忍耐力又是奇高,她当然没必要遮着掩着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真的是太多了,你看看市委组织部和团市委,里面有多少漂亮女孩?”钟韵秋对陈太忠的大惊小怪,颇有点不以为然地意思,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那里机会升迁机会多嘛,涨级别的地方,”陈太忠笑着随口一答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毛就皱了起来,“你是说…“每个漂亮女孩的背后,都有最少一个大人物,”钟韵秋瞥他一眼,轻轻一笑,雪白的贝齿在阴郁地天色中显得越地洁白,“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,你说的是这个啊,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,这很正常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龇牙咧嘴,哥们儿还真没注意过呢。

    “市里的要注意一点,不过这世界上也没什么不透风的墙,”钟韵秋苦笑一声,“漂亮女人在****,多半都是这种结果,数遍凤凰市,可能……可能也只有吴言是例外了。

    “吴书记确实……确实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,”陈太忠绷着脸,凝重地点点头,下一刻将话题转移了开去,“嗯,向阳镇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遇到了章尧东这个怪胎,”钟韵秋轻声嘀咕一句,经过昨天的事情,两人的关系越度亲密了,她居然敢当着他编排市委书记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签约仪式在镇子上的小礼堂里举行,陈太忠到了的时候,礼堂外已经停了大大小小二十多辆车,能容纳五百多人地礼堂里已经有两百多人了。

    常务副区长洪峰已经到达了礼堂,洪区长是本地人熟悉路况,一路又有警车开道,到得早点实属正常,不过,让陈太忠奇怪地是,他在会场还碰到了熟人,曲阳科委的主任赵永杰。

    “哈,陈主任来了,”赵主任隔着老远就打了招呼过来,瘦高地身子也挤了过来,“听说你要来,我一大早就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儿……有什么事儿啊?”陈太忠有点挠头。“我来,因为我是招商办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酒厂规模挺大,要做矿物质含量、酒精含量这些鉴定的嘛,”赵永杰笑眯眯地答他,“在他们的化验室建起来之前,这个工作总得有人来做不是?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呢,杨晓阳走了过来,“主任,来。坐前面吧……这位是?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着将赵永杰引见一下,至于他身边的钟韵秋,倒是没有介绍,不过赵永杰偏生又认识钟韵秋----曲阳区政府里大名鼎鼎地美女,又有几个不知道的?

    小礼堂的主席台上,摆放了一张长条桌,上盖红布,还有两把椅子。大概这就是签字仪式现场了。常务副区长洪峰和几个人坐在台下临时摆放的沙处,正在说笑。

    “洪区长,”杨晓阳招呼一声,将自己身后的陈太忠引见一下,“这是我们招商办的陈主任,专程赶来,参加咱们这个签字仪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?”洪峰笑眯眯地站起了身子。伸出了手,“幸会幸会,感谢招商办对曲阳经济展的大力支持啊。****”

    陈太忠也伸手相握,洪区长长得又高又壮,穿着笔挺的西服。虽然外面持续地下着雨,身上却是不见半点狼籍,连脚上的皮鞋都是锃光瓦亮,一看就是一个极其注意仪表地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镇里的书记李跃华,这位是镇长游杰,”杨晓阳还真的深谙其中三味了,介绍副区长就是只称呼姓,介绍这镇长和书记,就是连名带姓,火候掌握得极佳。

    李书记的气质跟文化局任局长类似。一副老实巴交的农民模样。初见之下,任是谁也想不到。这就是在向阳镇横行了十数年的“镇党委”。

    游镇长也长得满有特色,尖下巴金丝边眼镜,格子西服,头梳理得油光,销瘦的身材加上那双未语先笑的眼睛,给人感觉像是电影里鬼子地翻译官那种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向陈太忠伸出了手,不过有意无意间,李书记微微地侧出了小半个身子来,手离得他就近一些,游镇长似是习惯了李跃华地强势,倒也不去争抢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不理那只近在咫尺的手,胳膊前伸,握住了游杰的瘦长的手,“呵呵,游镇长,今天是你主持仪式还是洪区长主持啊?”

    李书记的手悬在空中,脸在一瞬间就涨得铁青,他在镇里横行惯了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扫过面子?尤其是,还当着洪区长的面。

    游镇长的眼中,却是有异彩一闪而过,抓住了陈太忠地手轻轻摇着,握得却是极紧,长长的四指紧紧地包容住了陈太忠大手的掌缘后侧,很难想像,那么销瘦的手指,居然能有钢钩一般沉稳。

    他显然是不想蜻蜓点水一般简单地握一下,游杰是想让整个礼堂的人都看到,李跃华吃瘪了,我跟市里地陈主任先握手呢,这镇长和书记的关系,通过一个小小的动作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镇里想要洪区长主持,不过区长有意替我们向阳镇打牌子,就让我主持了,”当然,游镇长不可能只握手不说话,他眉开眼笑地笑着解释,“有陈主任和洪区长这么强大的后盾的支持,是向阳镇的幸运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跃华见游杰伪作不知自己的手还在悬空,居然叨叨个没完,心里一时不由得大怒,悻悻地将手放下来,不管不顾地又坐了下去。^^^^

    第九百八十八章这字不签了

    李跃华这个动作,就极为不礼貌了,甚至比陈太忠表现得还要过火,洪峰看在眼里,眼皮都要禁不住地跳一跳,老李你是疯了?

    不过,李跃华的资格,实在是太老了,老到洪峰都不好说什么,虽然他是常务副区长,可是对上这种老资格,还真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人家都不想上进了,他还能拿什么来卡人?无欲则刚嘛,更何况,向阳镇被李书记经营多年,威望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说不得,洪区长也只能去取茶几上的茶杯,我什么也没看见!倒是游镇长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白活。“……这个压力,真的很大,不过我们也有信

    陈太忠也有点受不了游杰地絮叨了,咳嗽一声,打断了他地话,“呵呵,压力大是应该的,侯总可是小杨费尽心思从素波请来地金凤凰,游镇长。说句不客气地话,侯总要是受了什么委屈,我们可是不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一定一定,”游杰只当对方在说套话,连连笑着点头,“谁敢给侯总委屈的话,第一个不答应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可不是空口白话。”陈太忠见他如此反应。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坐在那里的李跃华,脸上虽然还是挂着灿烂的笑容,可是话里就多出了几分凉意,“小杨不会答应,我也不会答应,呵呵,听说过阴平的下马乡吗?”

    “下马乡?”游镇长觉得他这口风有点不对劲。笑容登时收敛了些许,“那里有什么典故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笑不答,不着痕迹地从他手里收回了自己的手,心说我把该点的已经点出来了,哥们儿不是一年前地愣头青了。说话也是要讲究技巧的不是?

    殊不知,他这却是又把事情弄拧了,他说话的对象若是一个县长或者区长,这么说自然是不错的,可是对了乡镇的干部,其实……大大咧咧地说才是正理,着了急骂娘都无所谓,层次不同,决定了办事方式的不同。

    坐在一边的洪峰却是终于听明白了,敢情这陈太忠真的是对李跃华有成见。所表现出来地冷淡是有意为之地啊。^^^^

    洪区长当然知道下马乡是怎么回事。那里是一大批亡命徒,动用武警了。还不少,死的人也有几个,被抓的就海了去啦,据说被抓的里面最大个的,是个到点下台的乡支书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说了,快到点了,该各就各位了,”洪峰是听明白了,可却不想点破,他笑吟吟地招呼大家,“来,陈主任,咱俩坐第一排去。”

    杨晓阳和侯健却是听出不对劲儿了,不管不顾地扯了陈太忠到一边,侯总性子急,“陈主任,这是怎么回事啊?好像向阳镇不太对劲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对劲儿,我就是敲打敲打他们,这儿天高皇帝远的,保护好你地投资,总是没错的吧?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随意地推他一把,“上台去吧,该就座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啧,好像……好像把厂子设在农业园也不错哦,”侯健认可陈太忠的解释,不过一听“天高皇帝远”五个字儿,一时又有点犹豫,迈向主席台的脚步就变得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主任,不会像你说的这么简单吧?”杨晓阳低声问了,“是不是……我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只冲着小杨同学将陈主任之前地“陈”字去了,该主任就不能敷衍了事地回答,更何况陈某人自打进入****,对手下人一向还是比较关注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跃华不是好鸟,土霸王,”他笑着拍拍杨晓阳的肩膀,“不过,你不会怕他,我也不会怕他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杨晓阳当然知道,自家主任指的是他身后杜省长的背景,可是,一省之长又哪里是那么随便用的?用杜毅对付一个镇支书---不带这么欺负省长的吧?

    “那你不早告我,”他一着急就开始抱怨,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,“到现在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摔打摔打你,你印象不深刻,呵呵,不过,我这也是防患于未然而已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倒是没介意这语气,这个小杨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却是挺愣,敢这么跟领导说话----不过,哥们儿喜欢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杨晓阳有点抓狂了,“电视台的来了,洪区长也来了,场面这么大……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叫后悔来不及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脸上还是笑嘻嘻的,“咱业务二科的,想后悔就后悔了,就凭这几个鸟毛敢拦着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侯总……已经背运好几年了,”杨晓阳叹一口气,不忍之气十分明显,“不过。我也知道,不该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后悔,就上去拦住啊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冷冷一哼,“你以为我在这儿站着,能看你被别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晓阳胸脯一挺,就想迈腿,不过下一刻。他又停在了那儿,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,“主任,我这……我真地不够资格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扶不起来!”陈太忠这次可是真生气了,转头就向主席台上走去,想想不对劲儿,转身又走向洪峰,“洪区长。这个。我们改主意了,觉得这个酒厂,可能还是设在农业园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洪峰地嘴巴,登时就愕然地张大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呆立半天,才嘴角抽*动一下。“这个……陈主任,你的意思说,现在停止?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不是……想征求一下洪区长地意见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是这么说地,不过既然这么离谱的事儿都打算做出来了。显然只是为了照顾洪峰的面子,所谓的相互尊重的意思。

    洪区长又怔了一怔,随即淡淡地一笑,“呵呵,这个无所谓,都在区里的嘛,不过向阳镇可能会有点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李书记就挺有情绪的嘛,”陈太忠龇牙一笑,转头冲主席台上的侯健招招手,“来侯总。下来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。准备得轰轰烈烈的签字仪式,终于被临时出现地“特约嘉宾”扼杀在了摇篮里。陈太忠、杨晓阳同侯健简单地谈了几句之后,侯总干脆俐落地决定了:这字儿啊,我不签了!

    这一刻,李跃华和游杰的脸色,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里面若是选个最难过的,当是属李书记,陈太忠一行四人还没出礼堂大门呢,游镇长就叫了起来,“李跃华你这书记还真牛逼啊,不跟人家陈主任握手,看看,这就是结果……这就是结果,一千万飞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跃华恨不得伸手掐死游杰,可是他还真的作不得,礼堂里两百多号人,大家都是有眼睛的,他怠慢了陈太忠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倒是洪区长好城府,似乎没在意白跑一趟,转身冲着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那我就在区里,恭候陈主任大驾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,走吧?”钟韵秋本来已经消失在礼堂中了,却是在这时神奇地出现了,她冲他甜甜一笑,这次却是没有捂嘴,那一刻的万种风情,令不少人就那么呆在了那里,“您不是赶时间的吗?”

    钟家的闺女!李跃华见状,登时恍然大悟----敢情是这么回事啊,小丫头,行啊,你够狠,活生生地坏了爷地买卖。

    洪区长看了钟韵秋一眼,眼神煞是古怪,偏偏地,还带了笑容微微点头,“呵呵,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小钟啊。”

    钟韵秋不怕陪着陈太忠来,但是也没想着不知羞耻地一直陪着他,可是,眼见陈太忠活生生地给了向阳镇一个响亮地耳光,心中的欢喜,实在是再也按捺不住了:人活一辈子,可不就是争的这么一口闲气吗?

    尤为重要的是,她还跟农业园的招商挂得上关系,这种场合就算站出来,别人也不能说她什么,至于那些嚼舌头的无聊者---哪怕她不站出来,依旧会嚼舌头。

    看着钟韵秋领着人就那么离开,李跃华心里这个气,真的是到了无以复加地地步:钟韵秋猜的一点都不错,他已经存了吞下侯健的心思,甚至相关的手段都设计得差不多了,却是没想到,就在大局将定的时候,杀出这么个家伙来,令他功败垂成!

    偏偏地,游镇长还在一边聒噪个不停,这让他越地生气了,见过恶心人地,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,“这件事绝对不算完,我要告到市里去,姓陈的小子,他就给我等着好了,李爷我不是好惹的说这话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想到,是自家先种了恶果在先,又是存了毒心在后,他想到的,只是自己的委屈,自己的损失,自己的颜面!

    “这个陈主任,还真的是嚣张得离谱啊,”有人附和着他地口气,做愤愤不平状,“不过就是个小小地副处,居然敢因为点私人感情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省省吧,啊?”曲阳科委的赵永杰主任冷哼一声,他怎么能容忍别人说陈太忠地坏话?“这对向阳镇未必是坏事,你们还是打听一下下马乡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