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八十四-五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八十四-五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哎呀,”钟韵秋被陈太忠拍得轻呼一声,接着又娇笑了起来,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嘀咕,“你别她年纪小,家里片子那么多,她可是看过不少,精通得很,一会儿……别给我丢脸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答应了吗?”陈某人冷冷一哼,“好了别说了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也仅仅是嘴硬而已,对大多数男人来说,活色生香的美女总是不易抵挡的诱惑,是的,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的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陈太忠认为自己还是比较经得住的诱惑的,他将女孩拉上车之后,一直没有正眼看她,一直到了饭店。

    钟韵秋找的这家饭店门脸不大,装潢搁在凤凰市区,也就是典型的街边小店,不过在曲阳这儿,看起来就很像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不大的饭店居然有两层,还有包间,三人进了包间,不多时,一个四十多岁粗壮的女人走进来招呼,“小钟今天有空来了?”

    敢情,这家饭店以前是供销社的定点饭店,老钟在台上的时候,对这里也算照顾有加,等老钟下了之后,这里又活动上了城关派出所,买卖总是比别家的要强上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“酒要九月黄,来只两斤的小芦花……要家养的啊,其他的,你捡拿手的上吧,”钟韵秋淡淡地吩咐了。别看她在市里可怜兮兮地,可是在这里说话。却是很有点威严。

    九月黄是城关不远处一个小酒厂生产的黄酒,也属于纯正地曲阳黄,产量不大,芦花鸡两斤的也是小鸡,肉质细腻口感好,再小就没什么味道了,她笑着对陈太忠摊摊手,“来曲阳你就吃特产吧,高档的东西。真的没办法跟市里比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却是很少见钟家的丫头跟别人这么客气的,她还想着接点区政府的客饭呢,所以对小钟一直挺巴结,听到这话,说不得讶异打量了陈太忠一眼,才转身离开,心说这估计是凤凰来的什么人物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心思,可不在吃上,他琢磨了一下刚才钟韵秋地话。转头看看张巧梅,“你家的商店,被人封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张巧梅点点头,眼睛虽然直勾勾地看着他,脸上却是微微地有点红晕,显然,这丫头还是有点放不开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不能帮你说话。问题是……”陈太忠嘬嘬牙花子,苦笑一声,“关键是,我纯粹就是路过,这次我能压着他们解决了问题,下一次呢?你担保文化局的不再找你家麻烦?”

    “我家也就是不想让他们随便揉捏,”张巧梅的声音清亮且低微。却又带了些轻微的鼻音,这让她的话听起来有点柔柔的味道,而且说话不是很连贯。

    “她家跟以前的局长关系好,”钟韵秋笑着插话了,“任局长上来了,当然就要上自己地人,我估计啊。你家也不会顶着老任干。是不是……巧梅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爸说借个机会。缓和一下,”张巧梅点点头,现在她的神态就有点自然了,大大方方地看钟韵秋一眼,“开店是赚钱的,又不是为了生气。”

    哥们儿这也算拒绝过了啊,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却是琢磨起这个名字来了,“张梅……张巧梅,还真是叫个巧。”

    钟韵秋白他一眼,显然也想起了自己和张梅在某一天中午,同此人的**三明治了,“那也不见你带了张梅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巧梅听得就是脸一红,一扯钟韵秋的胳膊,低声说道,“韵秋姐,其实你帮着说说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她知道钟韵秋找她来的用意,而且看起来,心里似乎隐隐还有点不能接受----当然,也可能是矫情吧。

    “姐说话哪儿那么顶用啊?”钟韵秋笑着对她解释,可是脸上的笑容,看起来有点微微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好像哥们儿多稀罕你似地!陈太忠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,不过,念及这是钟韵秋的讨好之意,倒也不能计较什么。张巧梅的个头并不高,约莫也就是一米六三、六四,身材虽然苗条,可是前挺后凸,该有的也都有了,相貌也是一等一的,只是,陈某人既然不爽了,自然也没有那么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不多时,酒菜上来了,钟韵秋见他兴致不是很高,说话明显地小心了起来,没命地往他的盘子里夹菜,自己却是很少吃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用这么紧张,你又没做错什么,呵呵,”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,抬手轻佻地摸一下她地脸蛋,也不顾忌一边还有一个女孩儿,“我又不是老虎,不吃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吃人的,”钟韵秋吃他这么一摸,心里大定,低声地向他嘀咕一句,眼中却是快要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张巧梅正伸筷子,夹了一筷子油炸小河虾,听到这话,手微微地一抖,几只红红的小虾扑簌簌地掉落了下来,不过,下一刻她还是将筷子放进了自己的小口中,若无其事地咀嚼了起来,只是有一抹红晕,快地从她脸上闪过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丫头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单纯,最起码,她也是听懂了钟韵秋要用哪张嘴、吃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题,就越地暧昧了,不过,饶是两人说话有些露骨言辞,那张巧梅也只做听不见,陈太忠本有心说得更那啥点,好见见这丫头地羞人模样,只是转念想想,自己怎么还是个市里来地副处,多少要考虑一下身份的。

    反正,他也没有要将张巧梅如何如何地想法。有意挑逗的话,岂不是高看了她?没得自降了身份。倒显得像是个色中恶魔。

    吃喝间,楼下传来了嘈杂地声音,这里包间的隔音效果,不是很好,大约就是一帮什么人进来了,吆五喝六的,不多时,那嘈杂声居然上了二楼,直奔这个包间而来。

    还好。到了包间门口,声音就小了下来,轻微得几近于无,有人在门口咳嗽一声,“请问,里面是凤凰的陈主任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诧异地放下筷子,眉头一皱,钟韵秋已经款款地站起了身子,走到包间门口。一拉门,却见门口站了俩警察,其中一个是三级警督,手里还捏着一个小巧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陈太忠,”陈太忠侧头看看这二位,也不站起来,就坐着笑嘻嘻地问了,“找我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哈。我说下面的林肯的是谁的呢,”那三级警督哈哈一笑,也没计较他的懈怠,两步走了进来,冲着他伸出了手,“我是城关派出所地所长焦印,跟开区的李乃若所长是把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城关派出所的定点饭店。现在正是饭点儿,焦所长一行人来到饭店,啥话还没说呢,就有人看到了门口的汽车,“草,林肯啊,这车少见。”

    焦印一见灰色的林肯。马上就想起了种种传说。曲阳算是县区,对市里的消息不怎么敏感。不过焦大所长跟市里联系得尚算紧密,见状少不得就给李乃若打个电话,报一下车号。

    李乃若当然能确定,这就是陈太忠的车,焦所长一琢磨,“我说老李,你说就这么上去跟他打个招呼,合适不合适?”

    曲阳区撤县改区不久,而且地域广阔,经济展也一般,区里的干部还保留着以前县里的那套作风,吃饭地时候,遇到能套上关系的能人,都是要套套交情的。

    像陈太忠这种人物,在焦印眼里,那就是了不得的主儿了,曲阳的警察系统,也有不少人听说市里出了这么一号瘟神,可是焦所长有那么个结拜老弟,对陈太忠的事迹当然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这是能让凤凰市政法委记头疼的主儿啊,而且,瘟神的恶名虽然挺吓人,但是李乃若也说了,陈主任那是有大能耐地,害人拿手,帮人也没的说,只要一开口,王宏伟鲜有不卖面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说实话,焦印这城关派出所虽然在县区里,但却是相当有油水的一个位置,比一般乡镇的派出所强多了,焦所长有心交好陈主任,也不是一定要图个上进,最起码,认识这么一个贵人,万一有点小事,没准就能搭把手呢----谁还没有个不及不就的时候?

    “啧,”李乃若咂咂嘴,琢磨一下,给他个回答,“太忠的性子冲,人也傲,你得姿态低一点,别拿你那一套土匪作风出来,对了,千万记得报我地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作风好像比我强多少似的,”焦所长笑着嘀咕一句,挂了电话,就带着一干人往进走,大家都是聒噪惯的了,一路上熟人招呼不断,自然有几分喧嚣,直到走到陈太忠所在的包间门口,焦所长才示意大家噤声。

    果然,陈某人一如传说中的傲慢,见了警察不站起来不说,面对焦所长伸出的手,也停了片刻,才伸出手来,人却还坐着不动,“哦,老李的兄弟,呵呵,幸会啊。”

    见这架势,焦印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对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地模样,这饭是蹭还是不蹭?

    总算是钟韵秋出面救驾了,“呵呵,焦所长,待会儿有空地话,过来喝两杯啊。”

    第九百八十五章群众不理解

    焦所长看着钟韵秋也面熟,毕竟曲阳区的繁华地段不多,又是这么娇媚地一个女人,他愣了一下,脱了警帽挠挠头,“你是……区政府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办公室的,”钟韵秋又是捂嘴一笑,“早听说过焦所长了,没想到今天撞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,想起来了,”焦印一拍脑袋。“呵呵,钟主任的女儿。是不是?你们先吃着,我把那帮小子安顿一下,再过来聊……”

    等焦所长离开之后,张巧梅看陈太忠的眼神,就有点不同了,钟韵秋将陈主任夸得极为厉害,但是在她心里,还真没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会有那么大地本事,无非就是一个市里的副处长。虽然不算小,但是这样地官儿,市里好像也很多的吧?

    当然,她也没因此而小瞧了陈太忠,不过,传言中的厉害,远远比不上近在咫尺的震撼,做为本地人,她太明白城关派出所所长的威风了。

    就焦印这样的人。在陈太忠面前,大气儿都不敢出,握手都是一边站着另一边是坐着,纵然是受到了这样的待遇,韵秋姐一旦出过来敬酒的邀请,那焦所长居然还就美不滋滋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似乎比韵秋姐说的,还要厉害啊。张巧梅心里,真地动心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她今天是被钟韵秋央求着来的,说是要介绍个贵人给她认识,只要那贵人出面,你家的那两万,最少也打个对折。

    甚至。钟韵秋都打包票了,说只要她肯那啥,陈主任若是不管或者管不了的话,她负责解决一万----至于说是垫一万还是砍一万下去,那巧梅你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姐妹俩关系挺好,钟韵秋也不掩饰对陈太忠床上功夫的赏识和惧怕,巧的是张巧梅平日里偷偷地看了不少类似的片子。听她说得夸张。心里也有点跃跃欲试,想品尝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比较矜持的。就扭扭捏捏地埋怨当姐姐的没个当姐姐地样子,顺便又问一下到底是为什么,结果换来的是一声长叹,“姐也不过就是想保着自个儿,不让大家说是破鞋,既然死活要靠个码头了,还不得靠个瓷实点儿的?也省得受那么多闲气!”

    那么,张巧梅也只有“仗义出手”了,不过,两个女人共同侍奉一个男人,这种事对一个大姑娘来说,真的是有点难为情,尤其是曲阳的风气,还不能同那些大城市相比,比较封闭和落后。

    还好,总算是有个张家“被欺负”的幌子,她就这么扭扭捏捏地来了,只是她的心里,不过是想着姐妹情深再加上一点点的好奇,对陈太忠地势力,虽然也重视了,但眼下看来,她重视得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男人对女人,是因为爱而产生尊敬,女人对男人,却是因为尊敬而产生爱,这种****情缘,谈不上什么爱不爱的,但是不可否认,强势的男人就同美貌的女人一般,极易获得异性的好感。于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言谈举止间,她就放开了许多,陈太忠现在也算得上是花丛老手了,自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不过,刚才这女人让他不爽了,少不得就拿了点架子出来,“嗯嗯啊啊”地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焦所长又出现了,这次他是打定主意赖在这里了,不等钟韵秋招呼,自顾自地扯了一个椅子过来,“陈主任,听乃若说你好多次了,这次有机会撞上了,那就是有缘,来,先走三个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这厮嘴边动不动就带了老李出来,当然不好不给面子,而且他地心胸原本就不算开阔,心忿张巧梅小看自己,又知道那个小姑娘态度转变的缘由,自然就不可能对焦所长的殷勤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焦印的酒量奇大,眼见陈主任放下了架子,跟自己盏到杯干,心里登时欢喜了起来,十来分钟两人就干掉了差不多一斤黄酒。

    张巧梅见状,却是担心陈太忠醉了之后,有些话就不方便说了,终于逮个机会话了,“焦所长,我们丽音音像暂扣的那些货物,现在该还给我们了吧?”

    焦印却是早在认出钟韵秋之前,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儿,张家是做生意的,接触的人五花八门庞杂无比,张巧梅平日里抛头露面地机会比较多,她地美貌声名远扬。

    不过,张家的闺女平日里口碑倒还不错,不但人长得清纯,也没啥绯闻传出,所以焦所长在言谈间,用眼角地余光。很认真地观察和分析了一下陈太忠和张巧梅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焦印本身就是积年地老干警,眼睛毒辣无比。兼且酒量又好,虽然喝了点酒,可真要肯琢磨的话,很少有东西能逃过他地眼睛。

    观察了不到五分钟,焦所长就能断定,张家的丫头,跟陈主任没什么关系,倒是钟主任的女儿,十有**跟他有一腿----这丫头命好啊。能攀上这么个高枝儿。

    希望不是一场空吧,焦印还没能力总结出“傍老不傍小”这种哲理,却是也知道,一般的女人仅靠美貌,也不好驾驭住那些年少得志的年轻干部。

    焦所长正琢磨呢,耳听得张巧梅冒出这么一句来,禁不住斜眼看了陈太忠一眼,才笑嘻嘻地话了,“这个啊……这是归文化局管的。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见到城关的警察了,”张巧梅不肯放过他,“那个姓赤的副所长也在,区里联合执法,你们也出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人是出人了,可是这事儿,不归我管啊,小赤管着刑警中队呢。”焦印一边回答,一边大大咧咧地看着陈太忠的脸色,嘴上不肯有半分客气。

    县区里就是这样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地,够字号的基本上全都认识,不认识也有耳闻,可是真要办起事儿来。那还是要说关系的远近。

    如果陈太忠不刻意偏袒,他当然没必要买张巧梅的面子,这道理走到哪儿都说得通的,而陈太忠有意偏袒的话,那岂不是就有人情可卖了?

    “太忠哥……”张巧梅这下,可是真的服软了,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太忠。“你帮我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你韵秋姐帮着说的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不肯多事,他见识过的美人计。可不止一次了,蒋君蓉那是副部级领导地女儿,美艳跟这张巧梅也不相上下,他不也没买面子吗?

    焦印一见这架势,心里就明白了,八成啊,是瘟神想如何如何这女人,但是丫不肯,瘟神自然就要借此拿人一把,以便要挟其就范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说话,那肯定管用了,”焦所长笑嘻嘻地点上一把火,说句实话,他处理的小姐之类的也不少了,鲜见如张巧梅一般动人的美女,可是,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张嘴的女人,可不遍地都是吗?漂亮?有权有钱的话,什么样的漂亮女人玩不到?

    所以,他当然要凑个趣儿,最少也不能傻不拉叽地就这么帮了张家地忙,陈主任还没得手呢----他要是贸然相帮,十有**就遭了瘟神的记恨了,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呢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算不算逼良为娼,就不是他所关心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小钟说话的话,”焦所长笑着摇摇头,又咂咂嘴,“我看啊……难!钟主任下了,别人未必肯卖面子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……”钟韵秋话了,她看看陈太忠,“给我个面子,帮个忙啦。”

    啧,陈太忠挠挠头,心里有点不情愿,不过,钟韵秋算是他的女人,话一出口,他不能不管,琢磨一下,叹口气,“这事儿啊,你们找焦所长还真不合适,他就是一所长而已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我权力有限,”焦印笑着连连点头,吃了这个肯定以后,他心里嘀咕一句:谁说瘟神不讲理了?人家明明挺讲理的嘛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找人说一声吧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摸出了手机,侧头看看钟韵秋,“分管文化地,是王伟新还是乔小树来的?”

    呃……焦所长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凉气,怎么听着,陈主任跟这俩副市长,关系很不一般?哈,这次老任可是撞正大板了啊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王市长吧?”钟韵秋犹豫一下,她就在县政府办上班,对于这种分工,那是绝对搞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调个号码出来,随手拨一下,焦印眼尖,已经看到那电话簿的名字一栏,赫然写着“王伟新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……”焦所长轻声嘀咕一句,想要阻拦他拨号,结果,陈太忠很随便地扫了他一眼,眼中透骨的凉意,直浸焦大所长的心肺。

    “伟新市长吧?我陈太忠啊,”下一刻,陈太忠的声音,在寂静地包间里回响着,“有个朋友在曲阳地音像店,因为涉黄被这儿的文化局任局长封了,罚款交了还再要两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封就封,这很正常,不过我听说,任局长地弟弟的商店,情况要严重得多,也没什么事儿,这个……很多群众表示不理解啊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