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八十三章 曲阳行(书号:760

第九百八十三章 曲阳行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当天下午,陈太忠也不得闲,杨晓阳打了电话来,说是明天是酒厂落地向阳镇的签字仪式,想请陈主任过去观礼。

    这个仪式,曲阳的常务副区长洪峰要去,原本,杨晓阳是想请秦连成来的,不过秦主任最近极忙,抽不出身,侯健觉得,自己好歹是一千多万要落地了,市里却没什么像样的人物来,总觉得有点受到的重视不够。

    正好,杨晓阳搞定第一个项目,也挺兴奋的,可是他在凤凰,人面儿还真的要差一点,想来想去,也只有自家的科头能拿来抵挡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这没时间啊,”陈太忠冲着坐在对面的马厂长苦笑,小可乐的老爹,临河铝业动力分厂的马厂长,“这边的事儿安排得满满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,那您再帮着邀个人吧,”杨晓阳那边哀求,“差不多点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就是个签字嘛,陈太忠这心里还真的有点腻歪,我倒八成能邀到景静砾,问题是----你那边最大的才去了一个常务副区长,我把市政府秘书长给你叫过去?

    “中午不吃饭行不行?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想起了钟韵秋丰腴的大腿和顺爽的丝袜,一时间有点心动了,“我可能呆不了那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见他挂了电话,马厂长才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其实,范总明天可能三、四点才能到,曲阳赶到阴平,有三个小时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不好走啊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“范董要的资料,我还没准备好呢,这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马厂长扶正以后,又到了动力分厂这种大厂,这算是仕途大顺了,现在又进入了范董的***。人这心情爽了,黑瘦的身材也变得富态了些许。

    这次他来凤凰办事,就顺便领了范董的差事,要将陈太忠请到阴平去相见,商量点事情,顺便再把陈小马拉下马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不情愿往阴平赶地。心说你范如霜有事找我。不来凤凰让我去阴平。这有点那啥吧?可是人家范董三番五次地惦记着给他送钱。这心意也不算不诚。还保证了。说去一趟阴平。能做到当天去当天回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真没准备好陈小马地黑材料----根本没时间。就算有那么一点点地时间。陈某人都惦记着找什么由头去敲三十九号地门了。

    “人去了就行。范董说了。”马厂长笑着对他说。不过。眼光却是清澈透明。他深明陈太忠同范如霜地恩怨展。当然不会曲解了这话意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陈太忠点点头。心说她让我空手去地话。那我倒也无所谓了。“对了。你家姑娘。是分回厂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回厂了。”马厂长笑着点点头。接着又叹一口气。“可是她想留在素波。唉。真是地。先找个单位给她挂着。反正我还能撑几年不是?”

    对马小琳这种初出校园地女孩来说。省城地吸引力显然比临河那种县级市大多了。而且一旦回到临铝。十有**也就是终老于此了。纵然有个老爹还算有能力。可是给谁谁会甘心?

    “她肯定会回去的,现在地年轻人眼光太高,碰了壁之后,迟早会意识到你这个老爹的作用的,”陈太忠笑一声,也懒得再说什么。素波的机会是多。生活也丰富多彩,可是。回了临铝,有马厂长罩着,马小琳起码也少奋斗十年啊。

    “由她去吧,不让她使劲儿折腾折腾,她也不甘心不是?”马厂长笑着摇头,脸上泛起了浓浓的关爱之色,“谁没有年轻过呢?随她疯几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儿,还是多注意点的好,马厂长你说呢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,心里却是没由来地想起了临铝驻京办的那个大师傅。

    同样的一个临铝,那位求下岗而不得,只能灰溜溜地回厂,而马小琳因为有这么一个老爹,却是能挂了单位,在素波谋展,权势的宝贵由此可见一斑,影响也是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又关哥们儿什么事呢?下一刻,他就抛开了这点感触,那厮既然没有权力地支持,做人也有点不搭调,还舍不得那个铁饭碗,要不然以丫在北京的口碑,赚点辛苦钱脱贫致富,应该也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人是社会性地动物,动物世界,原本就是不公平的,绝对的公平才是最大的不公平,没权没势,那就要去拼去赌去奋斗,否则就不要怨天尤人,天上哪里会掉下馅饼来?

    “她要是能拐个金龟婿回来,我倒也不反对,”马厂长听到这话就笑了,“最好是像太忠你这样的,那我也好沾沾女儿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老马,不待这么占便宜的啊,”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家那马小琳比我还大呢,我知道我很阳光……不过不会考虑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马厂长笑着点点头,也没计较这厮的自吹自擂,“有了小紫菱这种女孩,你眼里哪儿还能放下别人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地,不过,有一抹失望,从马厂长的眼中快地掠过,快到陈太忠都没有注意到……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嘴里所说的“年龄问题”,并不是真正的问题,那不过是个随手拈来的借口,因为在当天晚上,他就悄悄地跑到了曲阳,去找大他好几岁的那位。

    他是周五回来的,今天周一,凤凰的地,他好歹轮流浇灌了一遍,那么这次,就要找钟韵秋来品尝一下许久没有体会过的“丝袜漏*点”了。

    钟韵秋撑着一把碎花雨伞,曲阳城关口地大转盘处等着他,一边还停了一辆带斗的三轮摩托车,车上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,正在同她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见到林肯车自远处缓缓驶来,钟韵秋伸手招招,待车停下之后,热情地介绍那个女孩,“太忠,这是张巧梅,我的好妹妹,从小在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张巧梅家里是开音像制品商店的,颇有点钱财,打扮得也花俏,比之钟韵秋丝毫不逊色,而且还多了几分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啊?”陈太忠见小姑娘羞羞答答地,头都不敢抬,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,少不得扯了钟韵秋,悄悄地问个端详。

    “我怕一个人陪不了你,”钟韵秋倒是不瞒着他,笑吟吟地介绍,“这次你又没带别人来,找个人凑角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不是扯淡吗?”陈太忠脸色一整,道貌岸然地话了,“那丫头还没长开呢,你觉得……我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真的一个人扛不住你啊,”钟韵秋低声解释,“你体谅体谅我,好吗?你看,侯总都在向阳镇投资了,我也没为这事儿纠缠你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成,”陈太忠很坚决地摇摇头,不过下一刻,他的话就暴露出了他地本来面目,“你知道,我不喜欢那些公共汽车……太脏。”

    “她男朋友吹了一年多了,”钟韵秋笑吟吟地白他一眼,低声解释,“我知道你怎么想地,不过,她身体里脏东西再多,现在也流干净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个……”陈太忠侧头看看站在车边的女孩,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,说实话,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双飞三飞什么地,这对他没什么吸引力,不过那小姑娘……长得确实也挺勾魂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负责,帮她办点事儿就成了,”钟韵秋哪里不知道他忌惮被人缠上?“她家的商店,被人查封了。”

    敢情,这张巧梅家的音像制品商店不但买卖录像带Vcd碟什么的,也租售,在曲阳区算是排名老大的。

    前一阵曲阳“扫黄打非”,在她家的店里,现了淫秽音像制品,所以门被封了,带子和碟子也被一锅端走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大家见得多了,其实就是一阵风,不过这一次,张家的货被扣了之后,交了罚款都迟迟没有要回来,商店也没有启封。

    结果,张家一打听,新上任的文化局局长的弟弟,也刚开了一家音像制品商店,里面违禁的东西要更多,只是由于历史原因,目前比不过张家这个老字号,就想出了这么一个歪招。

    张巧梅前两天就找到了钟韵秋,要她帮忙关说,不过相关人等开价挺狠的,最少两万,才能活动出来那些东西、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找吕主任啊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“那不是你老板吗?他出面,文化局长还不得买个面子?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的事儿,我能找他,可是这不是又隔了一层吗?”钟韵秋叹口气,“关系远了,吕主任也不好出头不是?文化局也少有这种捞外快的机会,那叫断人财路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斜眼看看她,“你这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姐,不过就是一万块钱一次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她家是想争个面子,要你说一句话,以后也省得文化局再找麻烦了,”钟韵秋捂嘴轻笑,“再说,你以后不得时常来曲阳?方便的时候,还能找她凑角儿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啊,越来越像个老鸨了,”陈太忠左右瞅瞅,现四下无人,伸出手去,重重地拍一下她的屁股,今天钟韵秋是穿了长不及膝的一步短裙,短裙下是白色丝袜,那软绵绵的手感,让他登时有点蠢蠢欲动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