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八十一-二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八十一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周日,小雨。

    凤凰市委大院的三十九号内,王宏伟坐在那里,向唐亦萱大倒苦水,“……众目睽睽之下,不但砸了周无名的车,还把人家的车扔到劳动局大门口,你说这个陈太忠……唉,我都没办法说他了,怎么也是个副处了嘛,还是天南省十佳青年。”

    “起因呢?”唐亦萱笑着摇摇头,“要是小陈理由足够,这种事儿算不上太恶劣吧?前几年更恶劣的事儿也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起因我倒是听人说了……”王宏伟将自己掌握的材料细细说一遍,居然跟陈太忠了解得差不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有理,不过,他的名声可是越来越坏了,而且,也越来越成为凤凰市一个不安定因素,对我们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铃响起,正是所谓的“说太忠,太忠到”,陈某人手执一把雨伞,走了进来,“哈,王书记也在?”他冲着王宏伟点点头,转头又冲唐亦萱笑笑,“唐姐,那天你的伞落我车上了,今儿又下雨,正好想起来,就给你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敢情,陈太忠看着天空的雨丝,又想起了素河三库,少不得在百忙之中抽空到三十九号探望一下,找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之极。

    王宏伟不疑有他,他原本就是来告黑状的,被人撞到,肯定有几分讪讪。若无其事地打个招呼之后,心说我等你走了再说。

    谁想,陈太忠坐下没两分钟。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,来电话的人也是五花八门,唐亦萱给他冲了一杯茶,怎奈,那茶都快凉了。他都没机会端起来喝

    王宏伟看得有点目瞪口呆,好半天抽个空子才叹口气。“太忠你这是……忙得赶上联合国秘书长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儿有我忙?”好不容易,陈太忠得了空子,才端起茶杯来喝几口茶,站起身去接水,“说实话。我现在俩手机轮着用,每个手机四块电池。唉……这哪儿叫人过地日子?”

    “多去现场指挥,可能会好一点吧,”王宏伟这是想撵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觉得不是那么回事,侧头看一眼他,沉思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?是不是想等我不在了说我坏话?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了,我放鞭炮庆祝。”王宏伟瞪他一眼。有意将“不在了”三个字咬得极重,“我是看你忙。好心提醒你一下!”

    陈太忠刚才那么说,虽然是觉出了一点不妥,可大抵还是想找个理由赖在三十九号,眼下,既然王书记这么说,他倒是有了理由了。

    缓缓地摇摇头,他又笑着端起了茶杯,“不行,还是躲在这儿好一点,上次去了科委没半个小时,就让你手下的张建林堵住了----好歹今天是星期天呢,打死我都不办公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“张建林”这三个字,王宏伟真的坐不住了,丢人啊,警察系统内部地纠葛,居然要靠“撞瘟神”来明志,传出去的话,他这政法委书记的脸往哪儿搁啊?

    “成、成,你躲着,我走,我走还不成吗?”他哭笑不得地站起身子来,“我不说你坏话了,最起码今天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出去转转吧,”唐亦萱见状,站起了身子,“外面空气不错,小陈开车,拉我在街上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打死我都不出去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坚决地话了,“要不你出去吧,我给你看门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无非是撇清自己的来意,唐亦萱听到他这话,却是摇头笑笑,“你这无赖,唉,真的该让王书记好好收拾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宏伟一点都没怀疑两人之间会有什么私情,听到唐亦萱这话,生恐她说出别地什么让自己挂不住,站起身子就走了,“唐姐,我走了啊,你不用送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王宏伟离开,唐亦萱笑吟吟地走到陈太忠身边,弯腰拿起雨伞,“我怎么不记得落了伞在你的车上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见她靠近,不由分说地一伸手,就将她地身子拽了过来,唐亦萱一时没防备,整个身子就跌进了他的怀里,敞摆的天蓝色中腰裙上翻,露出了一截白生生、圆润细腻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”唐亦萱伸手轻轻打他一下,下一刻,那小手被大手捉了个正着,陈太忠左手一圈,将她的身子搂紧了,大嘴向他地红唇上吻去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就是这样,一旦生了什么,很难再回到从前的样子,唐亦萱欲拒还迎地微微挣动一下,下一刻就双手环了他,激烈地拥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吻到情浓之处,她感觉一只大手,又悄悄地滑进了自己地衣襟,只是两人拥得太紧,那手试探两次之后又放到了她的大腿上,这次比之前一次,却是又向上了些许。

    她的手一伸,捉住那只手,重新塞进自己的衣襟,同时挺身收腹,微微地露出点空隙来,好方便他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做这一切的时候,她的丁香小舌甚至还在同那大舌头纠缠在一起,不过,陈太忠已经明白了,人家不许他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地,他的手又爬上了那座雪山,窗外的小雨,使得空气在清新中略带了一丝凉意,他的大手,宛若一座火炉,似是要融化着亘古不化的冰山。

    唐亦萱觉得,自己地身子有点燥热了,那温暖地大手,带给她的是温暖和呵护地感觉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唇分。她将他的手,移到了另一座山峰上,却同时将脸藏到了他的脖颈处。没有勇气去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受了这个动作地刺激,陈太忠空着的手再也无法忍受那自内心的冲动,掀起了她的裙子,很坚决地向大腿之间那方寸之地伸去。

    唐亦萱有若受了惊的小鸟一般,两腿登时并拢。大腿也绷得紧紧地,“不要。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,”陈太忠的手,已经触到了那小小地棉质内裤,不由分说地向内伸去,下一刻。他触碰到了她的毛,“今天。你一定要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”唐亦萱的脖颈微微地泛红了。

    好吧,陈太忠抱起她轻盈的身子,向卧室走去,她却是又话了,“不要在家里,我……这会让我有罪恶感,感觉对不起……老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带你出去呼吸新鲜的空气,”陈太忠不想违了她地意,笑着放下了她。只是。那只在她胸口作恶的手,兀自舍不得离开。带起了她地衣襟。

    衣襟起处,那胜雪欺霜的肌肤展现在他的眼前,她的肌肤真的是太美了,太细腻了,腹部居然没有一丝的赘肉,在昏暗的光线下,散放出晶莹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你的肚脐,很漂亮……”目瞪口呆了半天之后,陈太忠由衷地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儿了,”唐亦萱被他这话说得有些脸红,狠狠地拽了他的手下来,整整自己地衣衫,抬头看看他,轻笑一声,“今天挺乖地,乖孩子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乖了,”陈太忠一听,一伸手又将她揽入了怀中……

    当然,说归说,他能做的,也不过是在尺度之内,是地,他真的不想让唐亦萱不开心,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低声抱怨,唐亦萱轻轻吻他一下,“在冬天第一场雪的时候,好吗?”

    啧,这女人们,怎么都喜欢玩儿这个调调啊?陈太忠皱皱眉头,“要不,我现在带你去个下雪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就在凤凰,等等好吗?我需要调整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一冬天不下雪呢?”陈太忠哼一声,开始讨价还价,“要不……下一次下雨的时候吧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的美,”唐亦萱斜靠在他身上,钗横鬓乱衣衫不整,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晕,白他一眼,“太容易到手的,你不会珍惜的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在意自己对她的感觉,陈太忠的心又乱了,手一伸才待继续放肆,却不防手机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。“咦?我记得关机了嘛,”他这心里,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站起身子就跑了,却是落了一只拖鞋在地上,秀美的赤足脚不沾地一般地闪动,眨眼就躲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啧,人还是不能太好心啊,”陈太忠苦着脸摇摇头,一看来电,又叹一口气,“范如霜这会儿给我打电话,会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范如霜的电话,却是提醒他,阴平分公司那边的果子熟了,“小陈,再不动手的话,我可不等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我回头安排,呵呵,谢谢范董好意,”陈太忠一谈起这个,反倒是想到了另一件事,“对了,邓健东那儿……我那个朋友的事儿你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,他说了,那个王浩波一点问题都没有,根本不用他管,”范如霜笑一声,“他要管的话,起码就是升副厅长了,那个副书记原地不动好了……怎么样,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第九百八十二章平衡

    水利厅彭重山病退,空了一个副厅长的位子出来,厅长张国俊有意让一个副书记占了此位,将腾出来的副书记的位子,让给王浩波。

    在行局里,副厅长总是要比副书记多出点实权的,不过王浩波这次是正处升副厅,原本他干的也是党务,按说有这个结果,他已经该知足了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像范如霜说的那样。副书记不动地话,王浩波升副厅长,显然是更好的。那样可就是实权位子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待一口答应下来,想想又不合适,这样一来,别让张国俊有什么想法,以后给王浩波小鞋穿。那可就不妙了,一个厅长想让一个副厅长无所事事。真的太简单了----到时候,没准比副书记地权还小呢。

    这件事,我还是得问问王浩波!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不得不说,在这种条件下。他还能设身处地为王浩波着想,这情商长进得不是一点半点。换给个脑子不够的,大概已经开始考虑该怎么迎合邓部长了。

    王浩波在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,好半天没说话,最后才蹦出来一句,“太忠,这个选择,你怎么看啊?我的心有点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知道你们水利厅怎么回事,一个行局一个样子,每家的实际情况都不一样的嘛,我没法替你做主。才打电话问你地。”陈太忠现在看问题,还真是客观的很。“你自己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厅长谁不想干?”王浩波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可是张老大恼了地话,麻烦可就大了,后患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敢欺负你,我把他也弄下来,再给他个胆子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说不是那些,我是说你在厅里没自己的班底儿,中间又夹了一个韩忠……你想怎么选择啊?”

    “韩忠……我怎么忘了他了?”王浩波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,听到这个名字,才幡然醒悟,这可是张国俊的铁杆呢,“你说我先问问他,合适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没啥合适不合适的,韩忠也是我朋友呢,问不问在你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答他,“反正,只要你做出选择了,我挺你到底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才挂了电话,唐亦萱又冒头出来了,这次,她改了装束了,下身地裙子去了,换了一条宽松的七分裤出来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在换裤子,我肯定直接扔了电话就进去了,”陈太忠冲着她邪邪地一笑,“没看到,真地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小心,没错,”出人意料地,唐亦萱并没有计较他的出言轻薄,而是分析起了刚才的事情,“没必要跟那个厅长在小事上认真,该给他留点面子就留了,福祸无门唯人自招,他要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,那这个厅长做得也太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,王浩波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韩忠说了,张厅长的意思是,我做了副书记的话,还可以兼任设计院的书记,还有水电系统农电改造的监理事宜。”

    水电系统农电改造,那也是一块儿肉,说肥不算特肥说瘦却是绝对不瘦,当然,做监理地,通常都是摆设,可绕是绕不过去地,多少也算是个有存在感的岗位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性质,就要远一般副书记地责权了,一般的副书记,也是有分管口的,可是分管归分管,下面听不听你的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分管副书记再牛,也抵不上分管副厅长不是?

    而王浩波能兼了以前的设计院书记一职,那么,在设计院这个口上,就算是他的地盘了,不但分管和兼任,还是起家的位置,分管副厅长不想碰个头破血流的话,最好绕道行之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个工程监理,王浩波这就是里子和面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工程监理很容易被架空,可张国俊知道王浩波的实力,自然不会行这损人不利己的勾当---工程监理跟纪检委类似,说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有意把事情搞大的话,那就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王书记有让大家吃不了兜着走的能力,那么,占据了这个位子之后,别人就不会轻慢这个监管。

    可是,说是不轻慢,就是把该有的尊敬表示出来,也就完了,纪检委能执行政府职能吗?不能,完全不能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,陈太忠才知道,张国俊在听了韩忠的转述之后,犹豫半天,叹了口气,“这家伙胆子太小了,呵呵。换了我绝对不会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反正,不管怎么说,王浩波是不需要麻烦邓健东特意出头了。得了这个消息之后,陈太忠马上打电话告知范如霜,“邓书记的厚爱,我们心领了,不过。班子地团结,也是要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回答。范如霜也不能说什么,具体情况具体对待,这世界原本就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,人家如是选择,肯定有这么选择地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。她还是有点微微的失望,“小陈。其实……就是邓书记一句话而已,你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复杂了?”

    “倒没有,”陈太忠回答得也很模糊,“倒是邓书记这番好意,王书记说,他会铭记在心,一定好好工作,报答邓书记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他领不领情,可不关我的事儿,”关键时刻。范如霜还是沉不住气了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,也不仅仅是因为她只是混在企业而不是机关。最重要的是,她有些话,必须要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陈,我对你地事儿,也挺上心的吧?今天啊,大姐有点事情,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能帮得上地,我一定帮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“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范如霜沉吟一下,“这样吧,明天下午我去凤凰找你,你记得腾点时间出来,对了,陈小马的事情,你尽快安排啊,不宰白不宰。”

    啧,这事情可是大条了,陈太忠挂了电话,悻悻地咂咂嘴,他已经想到了,范如霜找他,绝对不会是小事----小事的话,电话上就直接说了,正是因为事情不小,电话上说不够郑重,也容易被人拒绝,范董事长才肯纡尊降贵地亲自跑一趟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说的怎么样?平衡才是王道,对吧?”见他挂了电话,唐亦萱轻笑一声,“太忠,你要学的东西,可是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得瑟,小心我那啥了你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悻悻地回她一句,脑子里却是想着,真地啊,要说起上层斗争来,唐亦萱还算一个不可多得的见识广地人呢。

    “换了裤子了,”唐亦萱笑吟吟地抖抖腿上的七分裤,随即脸色一整,悻悻地看着他,“以后你在,我绝不穿裙子……你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裤子,我随便就能撕烂百十条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也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,并没动手见真章,“下一次下雨啊,记住……这是你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场雪,”唐亦萱看都不看他一眼,小鼻子俏皮地翘一翘,皮卡丘的凉拖,在她雪白秀美的脚上一抖一抖的,“我喜欢银白色的世界,纯净,没有肮脏。”

    “唉,头疼,”见到她这副样子,陈太忠越地不能忍受裆中的鼓胀了,站起身来,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细密的雨丝若有所思,“前天在素河三库,不该放过你地,现在倒好……你有心理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嘀咕呢,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地是王小虎,“太忠,出来坐坐吧?这天气,咱去水库钓鱼去?”

    吕强的太忠库,终于建得七七八八了,不过,最近地雨水有点多,倒是用不着水库统一调度,水位过了的话,直接放出去就完了,白凤乡眼下,真的是一点都不缺水了。

    唐亦萱也跟着陈太忠一起出来了,用她的话说就是,蒙艺已经知道陈太忠同蒙家一家交好,有些嫌疑,倒也不用避,否则倒显出了什么不自然来----这也是她能坐陈太忠的林肯回凤凰的原因。

    王小虎也不出意外地带了同学张丽琴来,同来的还有一个洪山计生委的大妈,想是避嫌用的,不过,一到水库边上,那大妈就不见了去向,四个人坐在两把大阳伞下躲避着细雨,优哉游哉地钓鱼。

    陈太忠觉得,有必要了解一下那代工产品了,“张总,你那东西,有样品没有?我对电机厂比较了解,帮你分析一下,看看他们能不能加工。”

    张丽琴拿出的图样,还真的挺简单,一时间,他就有点为难了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应该是问题不大,张总去谈谈吧,需要的话,我帮你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他只能打招呼而不能参与谈判,要避嫌的嘛,再说了,眼下这点钱,怎么可能还进得了陈主任的法眼?

    所以,当天晚上,很难得地,陈太忠回了一趟家,交待了一些事情后,再度消失,李继波听说陈主任回来了,立马拔腿赶了过了,怎奈千赶万赶,还是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周一,就是科委的例会了,听到乔市长的计划,几个主任热烈地讨论了一番,最终还是决定:科委的大楼,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这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,以前科委想盖楼,申请六百万的资金死活批不下来,现在倒好,乔小树张张嘴,光地皮就得小两千万----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