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七十七章 防火防盗(书号:760

第九百七十七章 防火防盗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乔小树见这二位防守得严实,终于歇了这份心思。

    现在乔市长需要倚仗科委的地方颇多,陈某人又是出了名的狗脸,着急了六亲不认,原本,他就是存了“胜固欣然败亦可喜”的心思,并没有什么必得之心,眼下收获已然不少,那就只能指望科委的会议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题,就很没营养了,后来,乔市长居然问起了陈太忠去广州和深圳的见闻,最后兀自不忘遗憾地摇摇头,“啧,很多同志反应,当时联系不上你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动,心说我在广州失踪了一天一夜,万一尼克不够谨慎事了,哥们儿被人念叨起来,没准还会生出点麻烦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他决定再扯个谎,苦笑一声摇摇头,“唉,别提了,行李寄存在广州火车站,忘了带身份证,才说要转一转,没想到被联防抓了,直接把我送收容所了,还好……还好我趁他们不注意,终于逃脱。”

    收容站里猫腻很多,很多人弄进去是不登记的,登记了就不好吃黑钱了不是?他这么说,倒是死无对证的事情----这个手段,哥们以后可以常用用的嘛。

    “哦?”那二位齐齐表示惊讶,好半天邱朝晖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这也亏得是你,跑得脱,要换给我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收容遣送制度啊……”乔小树也苦笑一声摇摇头,看那表情是颇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乔市长是一市之长,自是不能公然攻击国家政策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咱凤凰也能暂住证就好了,”邱主任这话,自然是希望凤凰市繁荣昌盛,可下一句话就有点不太靠谱,“咱们也来个矫枉过正!”

    三人是下午三点多钟到的,四点多的时候。乔小树接了电话,是有远方的朋友去家里了,乔市长还待拒绝,却被陈太忠和邱朝晖撵着走了,“小树市长,我们有的是机会汇报工作。正经是先接待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乔小树犹豫一番,终于走了,临走前还不忘记叮嘱一下,“基金的工作先开展起来,我是绝对会支持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。他是希望咱们绝对支持他。”看到他走了。邱朝晖才哼一声。笑着跟陈太忠牢骚。

    “啧。又是一拨啊。”陈太忠叹口气。心说有谁知道。哥们和老邱看着是在享乐呢。却是硬生生地又顶了一个市长?“想做点事情。还真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他居然想跟咱们借钱。”邱朝晖摇头叹口气。颇有点哭笑不得地样子。“欺负我是三岁小孩?钱借到市里。那不是肉包子打狗吗?包子要多也算---可问题咱科委现在还在吃窝头呢。”“以后咱们得低调一点了。对了老邱。这个保密制度该加强一下了。我觉得有必要上一下会。”陈太忠没太多地心思牢骚。他已经习惯了在凤凰地紧张地生活。思路又陷入了工作中去。

    是地。这么做。可以保证他在休闲地时候少受到点打扰。“相关地数据。不但不能让外面地科委知道。收入更不能透明。我再能化缘。也架不住狼多肉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有道理。我强烈支持。”邱朝晖笑着点点头。“这个问题有必要重视一下……防火防盗防记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防火防盗防市长。”陈太忠苦笑一声。“一个接一个地来碰钉子。他们也没个够。前仆后继地。”

    “利之所在嘛,你也不用那么生气。”邱主任宽慰他,“乔市长还算不错了,而且他是咱主管市长,有点小心思也正常……大家都一样,穷得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反倒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在宽大明亮地写字楼里办公,”悻悻之下,陈太忠怪话连篇,“最好休息室里还有桑拿,找小姐都省下开房钱了……还没人来抓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”邱朝晖连连点头,盖楼的事儿,肯定跟他不沾边儿,不但不沾边,十有**还是老对头文海负责,话说回来,就算陈太忠让他负责,他的创新基金怎么办?谁来管?

    所以,邱主任不吝于表示对陈主任的支持,“就算咱们无视下面人的想法,但是楼一竖起来,肯定又招人惦记,这件事情要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咱们一直就这样,行不行?”陈太忠突奇想,又是一个点子,“老邱,到时候咱科委成名了,别人来一看,呀……这么艰苦的办公环境,创造出这么大的效益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也不说了,微笑地斜瞟着邱朝晖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太好,作秀的味道太浓了,”邱朝晖琢磨一下,还是决定实话实说,他摇摇头正视着陈太忠,“等咱有了钱,提高了大家的生活质量以后,该改善地东西就改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忠,我冒昧地说一句,你想上进的心思我理解----我还想上进呢,但是标新立异这种行为,偶尔用一两次不要紧,要记住:上得山多终遇虎,官场正道随大流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理,呵呵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颇有几分不以为然,你搞不定标新立异的后果,当然会觉得不是好事儿了----没有那些标新立异,哥们儿能成为全国最年轻地副处吗?

    不过,人家邱主任是真的想为他好,说的也是老成持重之言,这个他自然也听得出来,“哈哈,我还以为是你舍不得动你的基金的收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话,可是不利于咱科委的团结,”邱朝晖也知道他是玩笑,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下一刻却是说起了别的,“对了,这个三千万英镑,什么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“我回头催一催吧,估计要一段时间呢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要是到不了的话,我还得跑一趟欧洲……唉,这就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邱朝晖一听这钱还早,心里就纠结起来了,沉吟一下,“太忠,这光明集团地钱,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这钱马上就到,”陈太忠对支光明,还是有点信心的,“不过我是真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钱,用在什么地方?”邱朝晖这话,问得有点过了,可是,关心则乱嘛,再说,他也知道,陈太忠真的不会特别在意----真在意的话,谁脑子进水了会说出来?

    “一个多亿吧,先进我朋友的户头,”陈太忠还真的没怎么在意这问题,不过他肯定不会交待这钱的用途,等钱到手了做就是了,不信到时候谁还敢歪嘴。

    “一个多亿……进你朋友的户头?”邱朝晖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手不自觉地抽*动了一下,“咣当”一声,可怜的不锈钢茶杯,第二次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话,可不敢随便说啊,”邱主任都没心思去捡杯子了,紧张地左右望望----虽然包间里铁定没人,才叹一口气,“太忠,你可得管好你这张嘴巴,传出去要出大事地。”

    “屁的大事儿,”陈太忠哼一声,根本毫不在意,“我倒是希望,有些人跳出来兴风作浪呢,他们会死的很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……有这种把握?”邱朝晖心说,这才是我认识的陈太忠,不过他还是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,“不是吹牛吧?”

    “老邱,咱俩认识也几个月了,也一起应付过一点事儿,你觉得我是那吹牛的人吗?”陈太忠坦坦荡荡地看着他,“不过这事儿,你也不用跟别人说了,咱科委好不容易安生一阵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实在是被眼前繁琐的事情弄得头太大了,居然领悟到了不折腾地可贵之处。

    “那是,”邱朝晖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盘算着,能让陈太忠心甘情愿地被敲诈地,怎么也得是副省级的干部吧?

    没准就是蒙艺或者杜毅呢,意识到这个问题,邱主任登时就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打他管上这两千万之后,其间地辛苦,真的是不提也罢,就在陈太忠不在的这一个月里,写条子打招呼的人不计其数,有亲朋故旧也有相关领导,搞得赋闲多年的邱主任上窜下跳忙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开始,邱朝晖还挺享受这种感觉,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总是不错的事情,然而,随着一些重量级人物的冒头,他渐渐地现,这众矢之的,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郭宇,给他的压力太大了,找人为中关村街化过缘,也为监管的事情找人关说过,邱主任这厢受的压力那是不用再说啦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不得不祭起陈太忠这面旗帜,来抵挡众多压力,哪怕自降身份也在所不惜了,“我批的条子,都要陈主任审核呢,诸位,我就是一打杂的,你们先跟太忠主任沟通一下,成不成吗?”

    别说,陈太忠的旗号,还真的挺好用,最起码,陈主任当时不在凤凰,别人找人也得费一阵功夫不是?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因此对邱主任口出不逊,比如说郭市长的人,就说过很多难听的话,搞得邱朝晖是计较不是,不计较也不是,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。

    我要是借着这件事,阴两个人的话,不知道能不能成功?邱主任登时就寻思开了,他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是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