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六十九-七十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六十九-七十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打算满足韩忠的要求,因为一直以来,韩老板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,不但给面子,连里子都给,王浩波的提拔,离不开他使的劲儿,袁望的欠款,那也是韩老板极力给张罗回来的----陈某人只是在凤凰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也帮韩忠做了点事儿,那就是引见了一下许纯良,还送了韩总点小礼物,可是他不是还打了人家韩天一顿吗?所以多少算是欠了人家一点。

    他现在手头上还真不宽松,不过韩忠打的主意是中行,“咱俩没啥客气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着卡一卡九华房地产?”韩忠的要求出乎他的想像,虽然不算大事,不过操作起来,还是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九华……我怎么好像很耳熟?陈太忠琢磨一下,猛地点点头,“呵呵,是邵红星的九华?怎么,他招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吧,”韩忠笑着点点头,不留神看到荆紫菱出来,冲他一笑,“回头再跟你说,其实……就是点私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对邵红星还真有一点印象,他记得那厮曾经号称秦琴科长是他的女朋友,嗯,还把自己函授班的同学何振华架了去恐吓了一番,做人很是霸道。

    得,这件事就又扯上蒙勤勤了,这秦科长还真是不见不行了,只是眼下已经晚上八点了,倒是不宜联系了。

    他不联系蒙勤勤,蒙勤勤能联系他不是?下一刻。蒙大小姐的电话就来了,“小陈,你在哪儿呢?我和婶婶要去运河公园看夜景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你婶婶?陈太忠眉头一皱,刚想问一句,猛然间灵机一动,“亦……咦?唐、唐、唐姐来素波了?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他差一点说出亦萱俩字,还好反应还算机敏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她来玩玩。过两天就回去,”蒙勤勤在电话那边轻笑,“听说小紫菱跟你在一起。婶婶想见见她呢。”

    这下热闹了啊,不过。陈太忠也没啥可选的了,“呵呵,好的,没问题,要不要我接你去?”

    近两年运河公园好好地修缮了一下。景色极佳,今年加大了投资。将运河两岸上了不少彩灯,湖心还修建了几座小岛,一到晚上***辉煌,眼下已经五月底,增开了夜市。

    能在公园摆摊地,都是经过公园管理处特殊许可的,有小吃也有地摊,还有几座巨舫样子的酒吧和餐厅。

    凭窗临湖,一眼望去,千万盏灯光。映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。狭窄的水道又造就了清凉的夜风,小风吹过。让人心生无限舒爽凉意的同时,呼吸那潮湿的空气,坐看被清风打碎的湖面,实在是一等一消暑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这个夜市,开得相当有争议,一旦管理不善,就会给公园造成大量地污染,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----总之就是那么一句话,管理很严格。

    蒙勤勤早就定好了包间,那个巨舫所处的地理位置极佳,开了窗户之后,能将大部分公园地夜色纳入视野。

    难得的,唐亦萱居然穿了一件白色短袖紧身提花法式衬衣,下身是浅棕色筒裙,修长纤细地小腿下,是一双浅灰色坡跟皮凉鞋,秀美的小脚藏在一双短短的肉色无跟袜内。

    这样的装束,有点休闲有点流行,不过穿在她的身上,却是给人一种慵懒和外刚内柔地纤弱感,会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点怜爱之心。

    有些日子没见,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,陈太忠进屋之后,冲着她点头笑笑,“唐姐你这是越活越年轻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就知道贫嘴,”唐亦萱淡淡地回他一句,转头笑嘻嘻地冲着荆紫菱一招手,“小紫菱过来,让我看看长高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还长呢?”荆紫菱笑一声,冲着唐亦萱走了过去,两人坐在一起,一边侧头看着夜景,一边喁喁而语,两个倾国倾城级别地美女坐在一起,真的是太给人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礼物呢?”蒙勤勤毫不客气地冲陈太忠伸出了手,“你小子居然敢放我的鸽子,我还以为你没买,晚上不敢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你妈怎么没来啊?”陈太忠心里有鬼,不敢去看唐亦萱,不过这不妨碍他随口问那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妈肩膀不太好,吹夜风容易疼,”蒙勤勤笑着解释,“我婶婶不怕。”

    废话,唐亦萱才多大啊?陈太忠瞥她一眼,从包里取出一块宽约十厘米、高约十四五厘米的浅黄色石板递给了她,“小心啊,挺重的呢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接过来掂一掂,果然有点份量,怕不有五六斤,她上下左右翻看一下,眉头皱起来了“我说这是什么东西啊?玉的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玉的,”唐亦萱正跟荆紫菱聊天呢,见陈太忠拿出这么个玩意儿来,笑着插口了,“看起来倒像是块软石头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伸手过来,取了那石板走,昏黄的灯光下,浅黄的石板越衬出了她葱葱十指地白皙。

    触目那黑色地指甲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涌上了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这东西怎么用?”唐亦萱翻看了半天,又伸出指甲轻划一个小角,“怎么感觉就是一块软石板呢?刻章的话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“糊弄我呢?”蒙勤勤不满意地瞥一眼陈太忠,“听起来挺便宜地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陈某人出手,就没次品,”陈太忠眉飞色舞地一笑,抬手打个响指。“服务员,给拿个敞口的玻璃杯过来……要这么大的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敞口杯子拿来了,盛冰块地那种,陈太忠又让她将杯子注满水,得意洋洋地拿起石板,向三个女人前前后后地展示一下,“看明白了吧?什么都没有,是吧?”

    他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出来。那服务员都不走了,站在一边看着,似是期待他弄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摆弄完毕。陈太忠拿起那石板,向水杯里一放。石板斜倚在杯子里,不多时,上面隐隐透出了不规则的墨色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啊,我知道,”荆紫菱一看就明白了。“石头质地有松有紧,水里泡得时间长了。会出现各种不规则的图案,要是看起来像山水,或者鸟兽人物之类的,就算极品了……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那种玩意儿也能叫极品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,“切……你等着慢慢看吧。”

    约莫十分钟过去了,石板上墨色愈来愈浓,已经隐约能看出,是一个人的半身像,长飘飘,看起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勤勤姐吧?”荆紫菱再度话了。她转头看看蒙勤勤。“要真是的话,那这可真是不错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看呗。”陈太忠双手抱在胸前,抬头望着天花板,那表情,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了。

    约莫又过了五分钟,整个图案终于完全显现了出来,可不就是蒙勤勤?虽然只是一个类似黑白照片的效果,但是那神态风情,却是刻画得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蒙勤勤登时就呆在那里了,好半天才转头恶狠狠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个混小子,什么时候偷偷*拍我了?”

    话说得挺狠,可是她的眼角眉梢,是遮不住的喜意,甚至在说话地时候,嘴角都不可抑制地向上翘着。

    “我画画儿本来就不错,”陈太忠斜着眼睛瞥她一眼,笑着问了,“怎么样,这个礼物,还算拿得出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挺不错,”蒙勤勤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喜好,美不滋滋地看着杯子里的自己,左看看右看看,看了半天,都不舍得把眼睛移开,嘴里还问呢,“婶婶,我地下巴没有这么圆吧?好像有点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唐亦萱却是没有答她,而是笑着问陈太忠,“这块石板,我看着好像不是合成的,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能说了,”陈太忠怎么可能跟她们解释这些?他摇头晃脑地回答,“反正这东西,就是我能搞得出来,别人不行。”

    改变石头结构,肯定用到他地仙力了,不过这玩意儿未必就是别人做不出来的,所以倒不算引人注目,而且这种花哨玩意儿,也就是女孩子们喜欢,有固然可以,没有也无所谓,不存在什么刚性需求一说。

    没刚性需求,又有制造出来的可能,他这儿就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了----反正就算有人能造出来也造不了他这么精细,再加上这东西的成本,完全可以解释为三五百块钱,也不存在个什么行贿地嫌疑,走到哪里都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兼且,这礼物又照顾了女孩内心深处地爱美爱炫的**,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这次为蒙勤勤准备的礼物,完全把握住了人心,其效果,基本上接近完美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情商提高的具体表现吗?

    下一刻,荆紫菱问了,“太忠哥,你怎么会想起送勤勤姐这个东西呢?”

    看着她大眼睛里的好奇,陈太忠干咳一声,“咳咳,这个,就不能跟你解释了,我的创意,那是无限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没办法解释,在广州呆的那一天里,陈某人在街上无所事事地转悠的时候,有小贩上来向他推销不干胶美女图,一般都是火柴盒大小地,也有大地是可以贴到水杯上的。

    那些美女通常是身着三点式,那三点地衣物,其实是褐色的化学原料,遇热即转为透明状,也就是说拿打火机一烘烤----或者向贴了图的杯子里注入开水,那衣物就登时不见,露出了化学原料所掩饰的要害,就成为**裸的色*情图画了。

    等到一凉。那色*情图画就又变为“三点式”地美女图了,如此循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见到这些不干胶的图,陈太忠登时灵机一动,才做了这么一份礼物出来,不过这灵感的由来实在有点那啥,叫他怎么跟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解释?

    蒙勤勤听了,估计也会暴走的吧?

    第六百七十章两件事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蒙勤勤终于停止了“对镜自赏”,又听说这东西一时半会不会出来类似的,终于极其满意地点点头。“算了,这次饶你一遭,马马虎虎算过关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。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吧?”陈太忠不满意了,“这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。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蒙勤勤当然明白,说不得就在鸡蛋里挑挑骨头,“时间太慢嘛,要是一泡进去,马上就出来的那种。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倒是有开水一倒,马上就消失的那种呢!陈太忠瞪她一眼。“石头吸水不要个时间啊?你不觉得,等它慢慢出来地过程中,那种期待也是很享受的吗?”

    陈大仙人如此解释,灵感还是来源于那色*情贴图,要是那图被烤半个小时,化学原料才能慢慢见效,然后又很迅疾地恢复的话----更能挑动人地情绪吧?

    话在人说,蒙勤勤一听,笑着点点头,倒也认可了。“好吧。算你不容易,你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两件事。”陈太忠手指一竖,对他来说,眼下三个女人都不是外人……

    九华房地产的邵红星,蒙勤勤当然有所耳闻,中行地贷款大户呢,不过九华的业绩倒也不错,属于那种银行倾向抢着贷款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然,细细分析一下九华的资金链的情况,中行地人也知道九华不敢跟自己牛逼,玩房地产需要的资金真地太多了,九华又在急的扩张中----不管怎么说,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,占得越多,开得越快,展也就越迅。

    所以按常理来说,中行给九华一点苦头,倒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再多也就不可能了,不管是将其推向别的银行,还是九华资金链断裂轰然倒地,两个结果都是中行不想见到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按常理来说,事实上这个规律并不适用于九华,邵红星同中行合作多年,上上下下基本上都熟悉了,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,怕是没人会出头为难。

    蒙勤勤的结论就是,“警告他肯定没问题,真收拾他的话可能要费点劲,不过也不算什么,可是,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因为他说你是他女朋友啊,陈太忠刚要这么说,觉得这理由实在说不出口,人家蒙勤勤是谁的女人,跟他有什么关系?更何况看起来,这个邵红星跟秦科长的关系普通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遗憾地是,刚才韩忠地话,因为荆紫菱的出现被打断了,陈太忠也不知道韩老板为什么要对付邵红星,他原本就是帮亲不帮理地----反正他跟九华有旧怨。

    现在吃秦科长这么一问,他就有点尴尬了,想要不管不顾地要求一下,又觉得有点说不过去,少不得磕巴着掩饰,“回头给你书面材料好了,嗯,这个……还有件事儿,不知道你清楚不?为什么林业厅现在都没有厅长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就是他们折腾得太不像话了,”这件事,蒙勤勤居然还真知道,原来,那俩斗得你死我活的也就算了,居然还有不止一个人推波助澜,目的却是等这俩两败俱伤之后,从别的地方空降个厅长过来----是的,绝对是不懂业务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原本也正常,偏偏地,有意向空降过来的那三位也不是很强势,正是因为不够强势,所以局面才越地混乱。

    蒙艺对这种情况挺恼火的,“由他们折腾去吧,等他们折腾完了,我直接从部里要个人过来,以前还讲班子的团结呢,现在倒好,为了一个小小的厅长,连脸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蒙勤勤隐约能猜到父亲的想法,眼下这五个有想法的家伙各自走了各自的门路。要是父亲出面,肯定能决定了事态展,不过未免会惹得其他人心里不快。

    当然,不快也就不快了,可是,蒙艺根本就没觉得哪个人值得他支持,又不想举荐别人趟这混水----最起码目前没什么合适地人选,索性就任由他们折腾了。

    正经是有个悬而未决的位子,才能更好地制约一些人、鞭策一些人,同时又能生出点文章来以备不时之需。这种机会等闲不得一见,又彻底地跟蒙艺无关,他自是要短期内不予考虑的。不过,这个手段的微妙之处。就不是蒙勤勤所能理解的了。

    治大国如烹小鲜,治省亦然,很多东西是没有教科书的,全靠人审时度势做出判断----总之就是这么一句话,蒙书记觉得眼下的林业厅。不需去管。

    “有个被双规过的家伙,叫祖宝玉。在天南没什么人气,”陈太忠跟蒙勤勤解释,“现在是副厅长,混吃等死呢,能不能让蒙书记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蒙勤勤对他这话的反应,相当直接,“说说他的背景吧,在天南没人气不要紧,不过他要是身后没什么拿得出手地人,我觉得都不用问我爸……那个地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。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将情况一介绍。蒙勤勤一听,这事儿还有关说的理由。略略犹豫一下,终于点点头,“那我试着问一问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话至此,自然就算告一段落了,事实上,见他俩说得热闹,唐亦萱和荆紫菱早停止了交谈,一边看着河边夜色,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俩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陈太忠说完了话,荆紫菱插口了,“太忠哥,我也要这么个礼物,你不能光给勤勤姐,要不太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撇撇嘴,没说什么,斜着眼睛看着他,陈太忠一想,我不能就这么答应了她,要不这礼物未免显得稀松平常了,小蒙不怎么领情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她不领情,就不能帮着在蒙艺面前关说了,这礼物岂不是送得适得其反了?

    “啧,不好弄,”他咂咂嘴摇摇头,又叹一口气,“紫菱,这个玩意儿要看机缘的,求人一趟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口,蒙勤勤地嘴角抽*动一下,显然是强忍住了心里的得意,唐亦萱看向他地眼中,就多了一份戏谑之色:她见识过他的手段,自是想像得到,八成就是这厮亲历亲为来的,还胡说什么求人?

    “想想办法嘛,”要说荆紫菱,那聪明是真聪明,可是她比较于人情世故,见猎心喜之下,就忘了观察那二位的脸色了,侧过身子坐到陈太忠身边,抱着他的胳膊晃一晃,“太忠哥……”

    呃,咱们可以私下谈谈地嘛,见她这么着急,陈太忠心头禁不住生出点邪念来,可是眼下却不是趁火打劫的好时机,说不得咳嗽一声,道貌岸然地摇摇头,“这个没什么可商量地,不是我不肯帮你做,而是……条件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眼中的戏谑之色愈地浓了,蒙勤勤的嘴角翘起一个小弧,荆紫菱眼珠一转,“对了太忠哥,你好像还答应了我一个条件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你了吗?陈太忠奇怪地侧头一看,现这妮子的眼中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意,猛地想起,可不是?上次求她扮演女朋友,应承了人家一桩事情来的嘛----眼下那起因,正在一边坐着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爷爷身体好点没有?”他马上转进话题,小紫菱,那啥,帮你爷爷治疗,可也算答应你的条件了吧?

    荆紫菱的回答更绝,“爷爷身体还是不太好,练练字没问题,基本上还是不能写字儿”---我说,你以为“杖看南雪”那四个字是白给你写的不成?

    “呀,那回头得再去看看荆老,”陈太忠服了,少不得暗示一下,我说来日方长地嘛,你不要这么毛糙好不好啊?

    这话荆紫菱要是再听不出来,也就枉称天才了,甚至她都没看蒙勤勤一眼,怔一下就笑着点点头,“好啊,明天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拜会一下荆老呢,”唐亦萱听到这里,柔柔地出声了,“小紫菱,上次你可就答应好我地哦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刚答辩完,正好没事呢,”荆紫菱笑着答她,一边说她一边侧头看看蒙勤勤,“勤勤姐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我正忙着接收你们这些答辩完的学生呢,”蒙勤勤笑着指指她,却是没想到那么多,“某些人还嫌我不够忙,乱上添乱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瞥她一眼,正好手机响起,一看是杨晓阳打来地电话,他本待随手接起来,转念一想,站起身子冲大家点头笑笑走了出去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