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六十七-八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六十七-八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人呢?哪里去了?刷地一下,杰瑞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,他不但没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,甚至连走动时该带动的空气流动,都没有感到。

    听到斯文森还在不住地聒噪,他终于低声怒吼一句,“闭嘴,斯文森你这蠢货!你真的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斯文森听到他的声音,终于反应过来了一点,别看他粗壮异常,可还真的害怕杰瑞生气,忙不迭手忙脚乱地捡起啤酒筒,又四下看看,才将头转向杰瑞,“我刚才……好像看到一个人,你看到了吗……呃,那箱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不是你的幻觉,”杰瑞沉着脸点点头,随即指指箱子,“这就是我们来的目的……你知道吗?你很幸运,非常地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上帝,这些箱子……是怎么进来的?我难道是睡了一觉?还是说那个杂碎对我动了手脚?”对这种自然现象,斯文森完全无法理会。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只蠢猪,你现在说的话,他能听到的,”杰瑞冷冷地话了,这是他的猜测,“不想死的话,你就给我闭嘴,你的任务是配合我,你这个蠢货!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猜测是真实的,陈太忠还真的在场,这点珠宝他不放在心上,但是答应了蒙艺的事,他得兑现不是?既然已经到了香港,偷偷观察一下对方的行动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反正,做这种事,他是极其擅长的,上一世里他甚至靠着这种手段阴掉过两个比他法力还强劲的对手,眼下对上凡人更是简单至极----只是感觉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闭嘴。”斯文森举起了双手,示意自己不再争辩了,然后转头去看电视,禁不住又嘀咕一句,“狗屎,射门集锦过去了……那家伙呆了多久啊?”

    可是,杰瑞哪里有闲心理他?

    那个律师彭,并不是一个可靠的家伙!他仔细琢磨了一下,初步做出了判断。这次的合作伙伴很强大,但是若没有彭家明的配合,事情肯定不会如此蹊跷----简直违背了自然规律嘛。

    回去以后。一定要向老板汇报一下,要跟这个律师保持距离。杰瑞拿定了主意----彭家明若是知道,自己地一番心血被人如此误会,估计得气得吐血。\

    其实,这时的彭宅主人也没闲着,陈太忠才一离开。他就拨通了尼克的电话,“尼克。你的朋友会见的人,有点古怪。”

    尼克当然知道陈太忠古怪,少不得轻笑一声,“呵呵,是斯文森还是杰瑞……哦,杰瑞啊,那个人我也不是很了解,不过,他接触的人,大多都比较危险。好在他能控制了局面。“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吧?”纵然得到了如此的解释。彭律师还是出声问了一句,当然。他是真的担心,还是提醒对方自己所冒的风险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有杰瑞在,没事地,”尼克有气无力地笑笑,心说陈太忠怎么顾得上理你?不过,他倒是挺想知道生了什么事,“你能跟我说说古怪在哪里吗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彭家明的电话挂了,杰瑞的电话又打了过去,他要向老板汇报,货已经到手了,当然,他肯定也要将陈太忠地古怪和他自己对彭家明的怀疑,一并报告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啊,”尼克挂掉电话,若有所思地嘀咕一句,随即无奈地摇摇头,泛起了一丝苦笑……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事情地展,倒是符合了杰瑞的猜测,彭大律师已经拿定主意,不去管这两个英国人的事儿了----这帮人赶紧走掉才是正理!

    所以,杰瑞从外面买回四个旅行包来偷梁换柱,彭宅主人只当看不见,到最后兀自不忘提醒一声,“你们不是买了八个吗?为什么不全部拿走?”

    陈太忠在彭宅,也呆到了第二天,而且他还跟着杰瑞找的车走了一路,直到到了码头仓库,才施施然返回----事实上,昨天杰瑞和尼克的谈话,已经让他相信,这次买卖地风险,不会出在这个层面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隐着身在香港转悠的时候,很意外地在一家宾馆地门口看到了熟人,北京的邵国立邵总,那个想邀他去澳门****的家伙。

    与邵总相伴的是一男三女,五个人年纪相当,说说笑笑的看起来情绪很高,他们身前和身后不远处,都有三四个精壮汉子,一看就是保镖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家伙赢钱了吗?这么高兴?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也就懒得再琢磨了,丫赢不赢钱关哥们儿鸟事儿,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回广州才是正理儿。

    回程也很顺利,几乎在天还没黑的时候,他就抵达了广州,找一家宾馆住着,第二天就飞素波了。

    这一趟,事情办得还算顺利,不过,饶是如此,等他在素波出了机场,也是周四下午四点多了,周五从凤凰出,周四回来,一周时间就这么飞快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他就不能再不负责任地从素波离开了,上次蒙勤勤都狠了,所以,这次他自然是要见一见的----事实上,他没有那么体贴,只是6海那边提出了交换条件,他怎么也得打问一声不是?

    不过,说陈太忠什么准备都没有,那也是胡说,最起码,他是准备了一个比较精致的礼物,送给蒙勤勤的。

    他这计划是着实不错,遗憾地是,在机场他碰到了熟人,红山区地区委书记王小虎也来了,王书记接到了一个半老的徐娘,两人正说说笑笑地走着,正正地撞到了他。

    陈太忠没太在意。笑着冲王小虎点点头,他知道王书记目下比较合章尧东地意,渐渐地有点风头了,虽然比之他的前任邝舒城还有所不如,可也正在向章系的核心***里靠拢。

    王小虎却是被他弄得一惊,怔了一怔之后,才笑嘻嘻地迎上来,“哈,太忠。你也刚从广州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去那边办点儿事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顺便瞥一眼那半老地徐娘,果然是风韵犹存。“王书记接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一同学,小学同学,从美国回来的,”王小虎笑着点点头,眼神却不是很自然。“她……她手里有点钱,这不是拉点投资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啧。这可是我们的失职,需要小虎书记亲自出马,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当然,他的表情未必有多么诚恳,这原本就是一句套话,招商办再大能,也不可能包办了市里所有的投资项目不是?

    事实上,招商办招来的投资。能占市里引资总额度的四分之一。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,要说能过半。那一定是搞定了两三个天大的项目----众志成城可不仅仅是一句口号,经济挂帅地年代里,大家都会各尽所能的,跟诸多政府机关、行局委办的工作人员相比,招商办总共才几苗人?

    可是王小虎不这么认为,他笑着解释,“陈主任这话才是客气,既然遇见了,那就没啥可说地了,一起坐坐吃顿便饭吧?”

    “刚约了人,”陈太忠苦笑着指指自己的手机,“没办法,劳碌命,真是不得清闲,还没出机场呢,就得准备继续工作了。****”

    王小虎侧头看看那徐娘,低声向他解释,“太忠,我这真地是为了招商,你可千万不要想歪啊,我老王不是你想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陈太忠被他这紧张劲儿逗乐了,“我什么都没说呢,你心虚个什么劲儿啊?小虎书记你放心,就算你是那种人,我也能证明,你是为了凤凰市的经济展,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了……为工作献身,挺值得尊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嘴里,就没个好话,”王小虎被他气得乐了,不过,两人好歹是共同整治过梁建勤,王书记又出席了太忠库的揭牌典礼,再加上吕强地因素,两人平日里虽然走动得不算勤,可是说关系的话,还真地挺近。

    “我同学刚死了老公,继承了点儿钱,小学……小学毕业以后,她缠了我好一阵,”王书记低声解释,“太忠,给个面子,参与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正好?我觉得她不错啊,”陈太忠冲着他直乐,“起码配你不成问题的嘛,你这长相搁给别人看,怎么也感觉五十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开玩笑,真的,”王小虎脸一绷,郑重其事地说道,“太忠,你是不知道你嫂子那脾气,我要单独跟她在一起,明天你嫂子就能闹到纪检委纠风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我看见了吗?我要没看见,你都未必仅仅是吃饭了吧?”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现在的情商,提高得不是一点半点,“我绝对不说出去,还不成吗?我真的有事儿啊……小虎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这个面子?”王小虎也不解释,只是悻悻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不想耽误你的好事儿?你同学……真的挺不错的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。

    第九百六十八章捧场

    最后,陈太忠还是扛不过王小虎的再三邀请,笑着点头答应了,****里就是这样,真心的邀请和假意地敷衍,大家都感觉得到,人家热情相邀,他要真地不给面子,对方心里,难免会有点芥蒂。\

    ****无小事,吕强很随意地让王小虎搭了一下车,梁建勤就斩断了多年的交情,李毅光不过是没搭理那老书记地关说的拨款事宜,那帕里就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王小虎或者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,但是……何必呢?何必做出那些可能得罪人的事儿呢?

    不过陈太忠还得解释一下,“这么着吧,你们先找地方住,我得去中行办点儿事,真的约好了的,咱们晚饭的时候联系。成不成?”

    你说我要早点碰到你也算啊,刚挂了蒙勤勤的电话,就撞上了,他心里这个郁闷,那也就不用说了,算了,找个酒吧跟秦科长随便坐坐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,”王小虎笑着点点头,随即看一眼那女人。凑过来低声问了,“太忠,能不能找俩撑场子地朋友?”

    “撑场子的?”陈太忠侧头看看王书记。心里挺不解的,蒙勤勤撑场子就不错。不过,“小虎书记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十多年没见了,”王小虎苦笑一声,语气颇有点感慨,“虽然她不说。但肯定以为我现在也不过是个土霸王,我这个……隆重一点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明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怪异地看他一眼,“还说没啥呢,你就嘴硬吧,都摆开排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上飞机前才通知的我,我能赶到已经不错了,”王小虎瞪他一眼,“来不及安排嘛,我说你小子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解释了。”陈太忠笑得直打跌。“不跟你扯了,说正经的。要什么人撑场子?大款还是领导?要不……学术界的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两个人就行了,气质风度好一点,”王小虎的要求倒是不高,“咱就是表现出对投资商地热情和郑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你是憋着劲儿想做点什么呢,好了,交给我了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就那么扬长而去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在素波的朋友其实不多,真要算得上气质和风度好的,也就是许纯良了,嗯,再加上荆紫菱……

    打个电话预约一下,许纯良晚上有约了,倒是荆紫菱上午才过了论文答辩,兴高采烈地答应了,“正说要庆祝一下呢,来天大接我吧?”

    “自己打车,我还要去找蒙勤勤呢,”虽然是顺路,不过总是要拐那么一小截儿,他就懒得费那时间了,“要不在家等着,我办完事儿去接你。\”

    荆紫菱怎么可能那么循规蹈矩?陈太忠地林肯驶过转向天大的路口地时候,荆紫菱白衣飘飘地站在路边向他招手,“太忠哥……”

    既是如此,他也不能再视而不见,停车将人载了上来,“你这就算毕业了吧?有接收单位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毕业证书出来还得一个多星期,”荆紫菱摇摇头,“我有八十万了,打算先开一个带花店的陶吧,自己当老板……你找蒙勤勤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等下你就知道了,”陈太忠抬手又给蒙勤勤打电话,通知她晚饭取消了,“……能不能现在出来,喝杯咖啡?”

    “现在出不去啊,你不知道现在正是毕业招工的**时期?我们人教科活儿多呢,”蒙勤勤犹豫一下,“那就明天吧,嗯……忙着呢,就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我不忙似的,”陈太忠悻悻地句牢骚,“大家要都像我这么忙,到2o1o年中国就铁铁地过美国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贫嘴!蒙勤勤也懒得理他,从耳边拿下手机压了挂断键,心里却是琢磨:这家伙也不知道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将断未断之际,话筒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“太忠哥”……她听得就是一愣,才说停一下,怎奈手机已经挂了

    这混蛋果然很忙啊若有所思地撇撇嘴。

    蒙勤勤怎么想地,暂且不说,陈太忠挂了电话,心里就郁闷了,“真是过分,看来今天又回不成凤凰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跟你们那区委书记一起坐坐,不就完了?”荆紫菱奇怪地看着他,“大家认识一下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是不宜碰面地,而且我找蒙勤勤有要紧事儿呢,不方便当着别人说,”陈太忠斜眼看她一眼,仔细琢磨一下,想着在素波再找俩陪客吧,还真不那么好找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王小虎,多少长时间不见,一见就给我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活儿,”****上的朋友实在不好找了,陈太忠琢磨一下,得。就联系一下韩忠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才愕然地现,其实,大家都混****的话,多找几个人捧场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,其间错综复杂,捧场没准就变成砸场子了----他这个认识有点晚,好在一直没出过什么纰漏而已。

    韩忠接了他的电话,倒是颇有点喜出望外。“你那朋友住宿安排了没有?没有地话,住我的港湾好了,那儿比锦江还强呢。闲人也少。”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王小虎还真就是找到锦江住去了。前台正接待登记呢,接到老板地电话,马上招呼了,“王先生,我们韩总说了。给您在港湾留了房间了,那比这儿清净点。”

    王书记虽然是被拒绝登记了。可是面子真地就挺足了,不过这倒是吓了王小虎一跳,这陈太忠在素波混得也太好了吧?随便一个宾馆的老板都认识?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住这里,”王书记地权威,那还是要的,最后他跟韩老板通了话,两人纠缠两句,韩忠实在拗不过区委书记,“成成。你就住这儿。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王小虎也知道,能在素波搞起这么大的酒店地主儿,绝对不会含糊了,“老韩,待会儿过来喝两杯啊。”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关系多好地朋友呢,事实上,两人根本没打过照面儿。

    韩忠眼里哪里会有这么个小小的外地地区委书记?不过陈太忠的面子他得买不是?

    到最后,陈太忠又抓了袁望过来,好歹是帮王小虎把场面撑起来了,韩忠是锦江的老板,荆紫菱是荆以远的孙女,这袁望不但是凤凰的投资商,还有眼色,又说得一口好京腔,也拿得出手。

    王小虎地同学叫张丽琴,这次回来,是想找一家代工的企业,她接了个汽配地单子,单子不大,就是五六万美元的模样,要生产的东西也没啥技术含量,虽然有专利卡着,但是上家给了她授权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零件在美国做,成本太高不划算,转移到中国是没什么问题,单子不大胜在细水长流,一个月七八万一年下来就是百八十万的,只要这边出了合格的样品,那边能按年度授权。

    反正按张丽琴的说法就是,只要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,今年一年是没问题的,明年的授权,那就明年再说了----谁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代工吧,”百十万美元也算点钱了,不过在座的也都没当回事儿,韩忠笑嘻嘻地怂恿张丽琴,“你得多找点项目,这点钱在大6不错了,可是在美国肯定不够花地嘛。”

    “还成吧,”张丽琴说话细声细气地,不过倒也算痛快人,“王小虎跟我说,咱这边成本低,算一算也能有点赚头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侧头看一眼王小虎,现王书记脸上略略有点尴尬,心里不由得暗笑,再让你装,这不是暗通款曲好多日子了吗?

    “这倒是,做外贸利润大啊,”袁望笑着点点头,他那一口京腔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玩得多大呢,“不过我说张姐,这点钱地话,您在这儿找个人看着,自己坐在太平洋那头等着收货就成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又看王小虎一眼,王书记终于受不了啦,怒视他一眼,你小子眼睛有病啊?老看我做什么?

    反正,一顿饭下来,也没费了多长时间,对王书记和张丽琴的关系,陈太忠还是没能弄明白,不过他倒是知道了,这配件,好像凤凰电机厂就做得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可能在桌子上就伸手要活儿,那样不但没面子,而且说句实话----电机厂那帮领导,做事实在不是很靠谱儿,万一出点篓子,他丢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口碑了,口碑不好,别人想照顾你都得思量,这么想着,陈太忠居然又有所得:哥们儿的招牌,那可一定要注意了,不能自己砸了!

    酒桌上的另一件事,也挺蹊跷,韩忠居然对王小虎和张丽琴挺巴结,韩老大的做派,陈某人是见识过的----当初人家可是连王浩波都看不在眼里的呢。

    见状,陈某人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:这家伙今天怎么就变了性子呢?

    事实证明,韩忠的殷勤,那真的不是白献的,饭局散后,韩老板扯了陈太忠到一边去,“太忠,我记得你跟中行关系挺好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一般,”陈太忠侧头看看他,心说这家伙也要玩贷款了?“不过有什么事你说吧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