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豪宅魅影(书号:760

第九百六十六章 豪宅魅影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彭家明这两天总有点心神恍惚,因为他觉得家里住进来的两个英国人,实在不像什么做正经事的人,不过,既然是尼克先生介绍来的,再不舒服也得忍着

    彭先生的律师楼经营得很不错,一时兴起就想掺乎一下政治,而他本人又比较反感大6的独裁统治和特区政府的“唯唯诺诺”,那么,同西方国家的政界人士保持亲密的友谊,是很有必要的,更何况是前宗主国的议员?

    两个客人一个膀大腰圆一个矮小猥琐,本来是要住宾馆的,可是彭律师想着自己的别墅够大,客房不少,人家又是尼克议员的朋友,少不得客气地邀请一下,结果那边居然毫不客气地就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让彭家明愕然之余,又生出了一点窃喜,其实他并不喜欢留宿客人,那样总会给家**生活带来些许不便,不过还是那句话,既然是尼克议员的朋友,对方越不见外,那就越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两位来了之后,倒是深居简出的,膀大腰圆者喜欢喝啤酒看足球,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话,以前的球赛录像也能看,那矮小猥琐的,却是喜欢看美女,整天没事了就坐在天台上的凉棚下,拿个望远镜东看西看的。

    现在有个难题,困扰着彭律师,那个猥琐的小个子JeRRy,今天同他打了一个招呼,他俩可能会多待三到五天,而不是明天就离开。

    当然,这虽然不是什么好消息,可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以彭家明的身家,多提供两天食宿算多大点事儿啊?

    然而,杰瑞提出了一个让他极为头疼的要求,“彭,我觉得隔壁的游泳池不错,能不能跟你的邻居商量一下呢?你知道。我很喜欢运动的。”

    古家的游泳池,肯定不错啊,彭律师心知肚明,古家那俩丫头也不错呢,经常一丝不挂地在游泳池里裸泳,你这两天看过瘾了吧?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有游泳池啊。”他笑着解释,“你两位不是在等人吗?万一出去了,客人来了,总是不太方便的吧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你的游泳池比马桶大不了多少,”JeRRy笑着答他,显然,他并不喜欢这个回答,“我很想过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这要求让彭律师有点为难。只从游泳池地大小就可以得知。古家地财势比他要强出许多来。又是两代太平绅士。现在更是在大6红得烫手呢。你这不是给我找事儿吗?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足够地理由。贸然登门是很失礼地。”彭家明只能这么推脱。心里却是惴惴不安。生恐惹恼了客人。

    杰瑞肯定不会满意这个答案。絮絮叨叨地离开了。在抱怨香港人不够热情地同时。不忘解释一下若是在伦敦地话。好客是传统习俗之类地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还当自己是香港地主子嘛。听着不远处传来地嚣闹地足球比赛地声音。彭律师心里有点愤愤不平:你们不知道香港已经回归了吗?

    他正在嘀咕呢。眼前一花。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影出来。来人中等身材。相貌普通。不是一般地普通。是那种扔进人堆马上就认不出来地那种。

    彭家明揉揉眼睛。没错。果然是多了一个人出来。心下不由得大骇。他地别墅不敢说天罗地网机关重重。但好歹也是警卫森严。不但有红外报警。还有录像识别系统。园里还有两只牧羊犬。威猛不足但机敏有余。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地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彭律师强自镇定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。就不乱动桌下地警报器,”来人一语道破了彭家明的心思。“你不用问那么多,杰瑞在哪里?”

    彭律师一听,心头登时大定,指指那吵闹的房间,“就在那边,最吵地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出去了,希望你在半个小时内,不要离开房间,”来人走到房门口,一拉门走了出去,只剩下别墅主人坐在那里呆呆地愣: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彭大律师也算见多识广的了,可是此人怎么来的他没现,此人有什么特征他也没现,此人的口音更是驳杂,根本分不出是哪里的人……杰瑞是怎么联系上这种人的?

    不过,彭家明心里也清楚,尼克的政治主张是比较排华的,想着这杰瑞既然是尼克议员地人,没准也联系了一些什么**势力之类的,有这样的神秘人物出现,倒也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斯文森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兴高采烈地看着电视里的射门集锦,猛然间,有个人影正正地挡在了他的前方,一时间大怒,“杰瑞,你这家伙不能安心地看你的《花花公子》吗……呃,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杰瑞可就在他身边,侧躺着翻看《花花公子》呢,听到这话,猛地一抬头,才现电视前站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他下意识地侧头看看房门,没错,房门还紧紧地闭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等的人,”陈太忠随手一指拿着啤酒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斯文森,“这混蛋是谁?不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杂碎在骂谁?”已经接近夜里十二点了,斯文森地啤酒喝了不少,加之被人打断了看足球的兴致,登时就有点口不择言了。

    “闭住你的嘴,混蛋,”陈太忠手一扬,斯文森整个人就定在了那里,接着他转头看向杰瑞,“我想,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杰瑞头上登时就冒出了冷汗,因为看杂志而性起的裤裆也顿时塌陷了下去,“这个……是这样的,我是负责的,斯文森什么也不知道,他只是负责保护我和货物倒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陈太忠想想,确实如此,尼克只说让他联系杰瑞,也没说就是只有一个人。于是点点头,“知道怎么接手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”杰瑞非常配合地点点头,自家老大交待了,接收四个密封的旅行包,包里有什么不许问。而且……千万千万不要激怒对方,因为那是很恐怖的一帮人,他誓,从来没见过尼克老大有那么郑重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”陈太忠冲着门口一指,“好了,四个旅行包,我可以认为,你收到了。是这样地吧?”

    杰瑞向门口一看,愕然地现,门边地落地盆景的一旁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四个大大地黑色旅行包,他怔了好久,才走上前去,上下打量一番。

    没错,四个方方正正的旅行包,加起来将近有一立方了,不但打着封条,开关处还打着铅封,他下意识地做出了判断:这绝对是自己在等的东西和人。

    “四个包没错。”他看看陈太忠,心里一边纳闷这东西是怎么进了自己的房间的,一边皱着眉头问了,“不过……请恕我冒昧,您是不是应该先给我打电话的?”

    “按程序讲是这样,不过,我这么做,只是想通知你身后地那位先生一声,没有我们到不了的地方。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所以请你转告他:我们不希望见到有什么意外生----嗯,我的意思你不需要明白,你要做的,就是完整地转述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他恐吓的手段,因为这东西是交给尼克作抵押的,可是自古财帛动人心,一般人很难想像得到,一堆珠宝摆放在一起。那种满目的璀璨和奢华。会带给人怎样的心理震撼----那足以让淑女变成荡妇,绅士变为屠夫。

    陈太忠不怕尼克捣蛋。但是还是那句话,他怕麻烦,尤其那厮还远在英国,虽然靠着神识能锁定对方位置,可有个闪失的话,终究要多出许多手脚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索性就卖弄点神通给他们看,适当地卖弄----就像进入彭宅,就像将四个旅行包带进房间,比较出大家地认知,但又不是特别地骇人。

    “我会转述的,”杰瑞已经被吓傻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我们不希望见到有什么意外生----是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他甚至连语气都是学着陈太忠地,可见此人能当得尼克的看重,自是有其不一般之处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陈太忠的身子,慢慢地走向房门,当他离门大约一米左右的时候,也是杰瑞同他的距离最近的时候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杰瑞退了一步,犹豫一下才骨气勇气话了,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太忠转头看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什么事?说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斯文森,”杰瑞指一指在那里一直保持着端啤酒的姿势而不动的家伙,“他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嫌他麻烦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笑,手一扬,斯文森手里地罐装啤酒登时跌落在地,随即那厮出一声低吼,“狗屎,怎么回事?我居然拿不住啤酒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他还沈浸在刚才的思维中,“混蛋,你在骂谁……呃,人呢?”一边问,他一边转动着脑袋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是的……人呢?杰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陈太忠扬手的时候,他还在关注对方的动作---那个手势,看起来似乎有一点奇怪?

    可是,斯文森的低吼,让杰瑞登时吓了一跳,既是欣喜又是担心,顿时扭头看去,他心喜的是那家伙没事,担心的却是这厮说话还这么冲,那可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等杰瑞将目光再次转回的时候,才愕然地现,他就是这么一分神地工夫,身边的这位神秘人就消失不见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