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九章 隔山打牛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九章 隔山打牛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支光明出去之后不久就回来了,眼下屋里就剩下了光明集团的人和陈太忠了,支总坐下冲着陈太忠点头笑笑,“今天可是没想到,老苏会把这冷尧迭带来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正经是该在北京混的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“只以为上面复杂,其实下面也不简单,说实话,我是见不惯这种人的优越感。”

    “猜猜老苏找我出去说什么了?”支光明看着他,一个劲儿地笑。

    “老支你这么个笑法儿,我真的不待见,总觉得你憋着劲儿使坏呢,”陈太忠也不管周围全是光明集团的人了,笑嘻嘻地一指对方,下一刻,他的脸一沉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,“我说……不会是提亲什么的吧?”

    支光明正笑嘻嘻地看着他,谁想这厮居然来了这么一句,怔了一怔之后,支总哈哈大笑了起来,人都笑得趴到了桌子上,手不住地捶着大腿。

    好半天他才止住了笑声,抬起头来,看着陈太忠,也不管对方铁青着脸,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哈哈……不好意思,我实在忍不住了,哈哈

    “我这是少年得志一表人才的,怎么,难道不是很抢手吗?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了一声,端起酒杯慢慢地啜饮了起来,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跟那个无关,”支光明摇摇头,脸色终于变得正常了起来,“是这么回事,听说你们省林业厅现在都没有厅长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摸出了一下,奇怪了,到底谁是天南人啊?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?”

    还别说,支光明说得还真是那么回事。陈太忠打个电话给王浩波,马上就问出了情况,林业厅已经有一年没厅长了。

    党组书记和某空降的副厅长斗得你死我活,双方都有点背景,却又没什么太大的背景,所以眼下还是个势均力敌的场面。由本该到二线去的常务副厅长主持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苏厅长刚才听到陈太忠说跟蒙艺关系不错。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。那谁。老常地对头那边。不是有个谁谁地。就在天南省林业厅任副厅长吗?

    苏厅长跟常市长地关系好。没错。那是真地好。不是假地。可是常市长这边地事儿。出得太快也太蹊跷了。虽然事后大家分析。那搞能源公司地家伙实在是扛不住了----除非他身后有比常市长还硬地关系。能弄来更多地钱来周转。

    丫没有。所以跑路了。

    可常市长真没防住这手---市长们整天日理万鸡地。怎么可能有心去仔细查证一个公司地经营明细呢?有此疏忽。原本也不是不能理解地。可是这事得太突然了。突然到常市长基本上是同警察局同时得到坏消息地。是地。局面没控制住。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政敌地攻击。如洪水一般地涌了来。所幸常某人身后真地有人。斗争艺术和经验也远同侪。所以才勉力维持了一个不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。苏厅长实在没办法出手相帮。他可跟老常不同。没有九条命可折腾。

    可是,两不相帮的话,他就算比较能划得清界限的了。常市长的对头那里闻之,本着“团结任何可以团结的力量”地精神,对他也就比较善意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苏厅长就在偶然的机会里,得知那一系的某人,有个关系不错地世交兄弟,在天南的林业厅混得不怎么如意----就像刚才苏厅长点评许绍辉一样,这里是6海的官场,说说天南的事儿。其实并不打紧。

    当然。这种逸闻趣事说来听听就完了,天南和6海隔得实在也有点远。可是刚才苏厅长听到陈某人夸口跟蒙艺的关系,登时就想起了这桩公案----陈太忠或者觉得自己没夸口,但是不许别人这么认为啊?

    于是,苏厅长登时灵机一动,要是我能把天南的林业厅搞定,老常这边就能做个人情出来,以换得对方不再继续追查此事。而且,他也明白,追查老常的这拨人,也已经将实力挥得差不多了,眼下无非就是“胜勇”对“穷寇”,看谁先撑不住,基本上就是为了一个面子了,他若是能借此居中调停,八成也是美事一桩,两边都能落下人情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苏厅长当初听到这事儿的时候,纯粹是当一个笑话来听地,是的,他甚至不记得想上位的那厮姓什么叫什么,所以,他要赶回去落实一下,而这边的事情,自然就是交给支光明打理了。

    所以,支总现在的任务,就是说服陈太忠回去向蒙艺吹风,“太忠,这无非就是个利益交换,就好比将来你的儿子,来我光明,我肯定怎么着也给他个副总,我儿子去了凤凰混,你提拔他当个组织部长----天底下的事儿,不就这么回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不能马上答应你,老支,我跟你不见外啊,”陈太忠听得懂这话,心说你不用解释得这么多,这种事官场上多了,我招呼你的二奶,你提拔我的小舅子,可是,“你连那副厅长叫啥都不知道,你叫我怎么跟蒙老大说啊?”

    “没准是蒙老大不待见地主儿呢,你这不是难为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可能,”支光明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不骗你啊太忠,老苏说了,这事儿就是几个副省在斗,正经的,那俩正部在看笑话,要是你家蒙老板真的肯话,也是简简单单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,实在不行,我再给你补点周转资金好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副我很郁闷的样子,“为这么点儿钱找蒙艺张一次嘴……还有可能被拒绝,我真丢不起这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,我都不想说你什么了,”支光明也挺郁闷,悻悻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我说,太忠,这事儿要是成了,你觉得我还需要你的资金帮忙吗?我自己就扛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要面子我也要面子啊,真要办成这事儿,我老支脸上……有光不是?说出去别人也得伸个大拇指,能搞定天南的厅级干部人选,这得多大面子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真……”陈太忠一时都没话可说了,不过转念想一想,人家支总这话也在理,无非就是跟蒙艺打个招呼说一说嘛,拒绝就拒绝了,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会不会成功呢?

    到时候,支光明在别人面前露脸,可是我在支光明面前,也挺露脸不是?想到这个,他居然觉得,自己有点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算我怕你了,早知道我就不来了,”陈某人的嘴是数鸭子地,不管心里怎么想,嘴上那是从不肯服输地,他长叹一口气,“其实,我也是不想让蒙书记为难啊。”

    我靠,说你胖你就喘上了?你能让中央委员为难?支光明还真不信这句话,刚才你丫不是还说,张不开嘴什么的吗?

    不过,想起陈太忠刚才地狂妄,支总隐隐又觉得,对方说的,没准还真是实情,算了,不想了,反正不管从权还是从钱上说,这次一难,有小陈帮忙,大概是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去酒吧,我带你去6海最好的酒吧,”他笑嘻嘻地站起了身子,“太忠,我知道你眼界高,不过既然来了,怎么也得见识一下6海的娱乐行业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动,不过,想想自己的来意,最终还是苦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有正经事儿要办呢,深圳那边跟人约好了,耽误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我最佩服你的,就是这一点,公是公私是私,”支光明再度冲他竖起大拇指,随即深吸一口气,又重重地吐出一口满是酒气的浊气,“好了,说正经的,你的人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到了,就在外面等着呢,”陈太忠扫一眼其他人,漫不经心地话了,“就咱俩走吧,其他人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这话实在有点狂妄,客人居然就帮主人做主了,不过支光明没感觉有什么不妥,他手下的那几位更没觉得不合适。

    这可是敢当面叫板北京公司和交通厅厅长的主儿,待人不客气点是应该的,客气了反倒是说不过去了呢。

    陈太忠坐着支光明的罗尔斯.罗伊斯转悠了一阵,终于喊一声,“停下,就这儿了,支总,一起去看看?”

    支光明二话不说喊住了司机,自己下车,晃晃悠悠地跟着他走进一条灯光昏暗的小胡同,又左转一下右转一圈的,到了最后,支总有点按捺不住了,“怎么我觉得,你才是本地人呢?你来的这地方,我都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前面了,”又转一个弯,前面豁然开朗,是一片小树林,不远处是一个建筑工地,一辆丰田沙漠王静静地停在那里,正是上次支光明上次送给陈太忠的那辆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了,现在完璧归赵,”陈太忠笑一声,抬手打开了沙漠王车门,远处工地上的大功率碘钨灯的照射下,车里一叠一叠的钞票显得那么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真有一吨多啊,”支光明喃喃自语,顺便又打个酒嗝,“太忠,你什么时候要钱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