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七章 包里有硬货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七章 包里有硬货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苏厅长此举,大致可以理解为服软的迹象,当然,事后他也可以解释为不服气,想要跟这狂妄的年轻人叫真的行为,反正,嘴在他身上长着呢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见这厮如此地上杆子找抽,陈太忠刚想再说两句狠话,却冷不丁看到了支光明投来的求助的眼神,略一沉吟,他终是点头笑笑,“呵呵,苏厅长坐回来喝酒,那就不会后悔了,要不然,回头一定要找个时间,让苏厅喝得吐血才能罢休。”

    老支啊老支,哥们儿挺你这也算挺到位了。

    支光明却是有点坐卧不安,有心将其他人请出去吧,桌上也没几个人,反倒是落了痕迹,不过转念一想,不成,今天苏厅这丢人模样,实在不能传出去,说不得还是使个眼神,那秘书和马副总一看就明白了,不着痕迹地找了借口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反倒是跟苏厅长同来的中年男人不知进退,就僵在那里,不但不走,反倒是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“让苏厅喝得吐血吗?呵呵,陈主任打算在哪里摆酒啊?”

    “地方你随便选,进不去是我的问题,”陈太忠不屑地看着他。冷笑一声,装逼不是错,别到哥们儿跟前装好不好?“要是我选。那是难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麻烦你难为一下我吧,成不成?”那位明显地也恼了,说话也口不择言了起来。“说个地方出来就成,我要是真地难为了。自罚三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显然的,这家伙也是号人物,说话做事不但有底气,而且能将结果引到“罚酒”上。就越地减轻了场面上的不和谐气氛,其社交功力也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你想去仙界呢。去得了吗?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不屑地笑容,淡淡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摇摇头哑然失笑,“呵呵,不说了,我说咱们还是喝酒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一定得说来听听,”这位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,缓缓地摇头,脸上挂着的笑容虽然温和。眼神中却是大有深意。“我真的想开开眼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这是我老板呢。刚才我跟你说了啊,冷总,”支光明笑嘻嘻地插口了,“有什么好地方,跟冷总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冷总就是支总上面那家一包公司地副总冷尧迭,负责6海省的一级路工程,开工计划地变动,就是由他通知给光明建筑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支光明不欲两人弄得太僵,同时估计又有让陈太忠略略打压一下此人气焰的想法,才如此话了,不过很遗憾,他并不知道,陈太忠所指的地方,实在是出了大家能想像得到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陈太忠知道这厮身份不低,可是也没想到刚才说过地人,立马就冒出头来了,他上下看看那冷总,还他一个说不清味道的笑容,“那可是失敬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冷尧迭被他这两眼看得有点不舒服,只是他争强好胜惯了,自然还是要继续刚才那个话题,“朋友,你还没说出来那地方在哪儿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呆呆地看了他半天,旋即展颜一笑,也不理他,转头看着支光明,“刚从北京回来,弄了幅字儿,老支看看写得怎么样,给点评一下?”

    他匆匆地回了凤凰又匆匆地离开,倒是忘了把黄老地字儿留在科委了,那卷轴就在须弥戒里装着呢,眼下被这姓冷的一步步地紧逼,是叫真不好,不叫真也不好,仓促之间灵机一动,想想这字儿倒是能拿来抵挡一番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黄老虽然已经远离政治中心,可是回乡一次,蒙艺和杜毅还得紧紧地跟着,其威望那是可想而知的了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陈太忠一边将手探入搁在一旁的手包里,再拿出时,那卷轴已经在手上了。

    支光明心说这北京来的字儿,估计是有什么名堂的吧?笑吟吟地接过来,展开一看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呀,是黄……这字儿果然写得不错,呵呵。”

    苏厅长和冷总见这年轻人拿出一幅字儿来,两人交换一个眼神,却是自持身份,坐在那里不肯动,待到听支光明说这字儿不错,冷总终于忍不住站起了身,走到支光明背后探头一看。

    “呀,是黄……黄老的字儿?”冷总一见,心里登时一凉,好悬没把黄老的大名报出来,想到身边这年轻人一定跟黄老有些渊源,登时硬生生地改

    当然,冷尧迭也知道,黄老已经远离政治中心了,但是其影响力也没人敢小看,黄老的字儿,也不是没有流传出来的,但是近年还真没听说什么人能再劳动了其写字。

    而眼下,这个年轻人手里拿地字,却是刚写了没几天地,好吧,就算这厮是托人求着黄老写了几个字,可是很随意地装在包里,顺手就能拿出来,似乎不是很珍惜的样子----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地。

    两人之所以呛起来,原本就是因为一点小事,各自不买账率性而为,陈姓年轻人断没有提前几天就能知道这场争吵,而将这字儿放在包里的道理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一句话,字儿或者不是很吓人,黄老在6海的影响或者也不是很大,但是,有人能随便这么拿出来,那就不能不让人心存忌惮了。

    而这年轻人这么做。原本是想表明一件事:有些地方你确实进不去。这一刻,冷总不得不承认,这厮如此行事虽然有卖弄地嫌疑。但做为一个暗示,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苏厅长听到冷总这声惊呼,犹豫一下。也站起身子凑了过来,呆呆地看了半晌之后。两手一拍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黄老这字儿,是越写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苏厅长未必见过黄老的字。可是话却不得不这么说,要不然地话。这个台阶还真的不好下了,他现在真的能理解陈太忠地嚣张了,人家随便一出手,那就是硬货,这种主儿谁愿意开罪?

    “呵呵,果然是该我喝酒了,”冷总也痛快地缴枪,就坡下驴了,他一边笑着摇头,一边走回了座位。“看来以后啊。还是不能随便打赌,我现啊。我的赌运从来都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他没办法不认输,就算陈太忠跟黄老没有太亲密地关系,他都得认输,否则的话,消息万一传到黄老耳朵里,指不定被歪曲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这种后果别说他这个副总承担不起,他头上的老总也承担不起,黄老现在确实挺低调的,可真的因为私事儿怒了地话,朝中大员中也没什么人愿意轻攫其锋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关系,老支你也不早说,”冷总笑吟吟地看支光明一眼,“你这不是存心要我好看吗?还好只是罚酒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太忠就是聊得来,哪儿知道他能求上黄老的字儿啊?”支光明笑嘻嘻一摊手,“说实话,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你就装吧,没想到你就敢怂恿他给我报几个地名?冷尧迭可不知道这是支总地良心话,只当是那厮得了便宜卖乖呢,心中不禁有点暗恨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,桌上的气氛就大为缓和了,苏厅长走回座位,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,“小陈,你能帮凤凰科委求字儿,也帮我求一幅吧,黄老这字儿,我是越看越喜欢。”

    黄老这字儿要是挂在墙上,用来护身的效果,并不是很大,像陈太忠这样用才是正理,装一幅写了没几天的字儿在包里,不及不就的时候,貌似很随意地拿出来救驾,保准见者马上远遁。

    可是有一幅字儿,总比没这字儿强,苏厅长看看支光明,“小支,支总!帮我说句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兼着凤凰科委的副主任呢,”陈太忠见苏厅长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忙不迭地解释,“不是帮人求,是为自己求的,黄老的脾气可大着呢,我不敢应承下来你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确有其事,苏厅长闻言,苦笑着摇摇头,状若甚是遗憾,心里却是不禁腹诽两句:刚才你牛逼地时候,也没见你不敢做什么啊,还说要我后悔呢。

    想归这么想,他当然不会那么说,“那就看机会吧,我可是支总地好朋友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种种先前的不快,大家就算揭过了,支光明这心里,就生出了点期待,于是就想扭转一下被动局面,“冷总,说句题外话,十个标段一起开,压力有点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,老支,刚才苏厅都说了,咱不谈公事儿啊,”很出人意料,冷尧迭居然笑嘻嘻地顶了回去,“有啥事儿咱哥俩回头沟通,成不成?”

    说这话地时候,他甚至都没有看陈太忠一眼。

    冷总这个反应,其实很正常,这么说吧,他对陈太忠的退让,是基于他冲撞了陈太忠本人的事实上,既然他已经认栽了,表也示出对对方的尊重了,那么按照规矩,陈某人的面子就有了,事情就算揭过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对支光明的态度,就说明了另一个规矩:谁的事就是谁的事,姓陈的,面子我给你了,我惹不起你还不成吗?不过我跟支光明是另一段公案,不关你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你俩是朋友,这个我认,我也不会很难为他,但是我这么做有我这么做的苦衷不是?你要明白事儿的话,插手之前掂量一下吧。

    只要能撇开黄老那幅字儿,其他方面的事儿,我还真未必要买你地帐。当然,你真想要插手,咱们也能好好地说道说道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