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陆海发飙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六章 陆海发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对6海的银行业来说,光明集团这个招牌是相当响亮的,行业内的都知道,仅仅是这块牌子,就值三到五千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不需要任何抵押,支光明随便走进哪个银行,说我是光明集团的老支,要贷款,银行那边了解一下贷款的用途,只要合理,立马三到五千万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支光明敢操作这俩项目,自然也是考虑了自家的品牌效应,果不其然,深受拖累那两家银行一听说烂尾楼被光明集团买了:这个……付款方式好商量,信不过谁还能信不过支老板?

    可是眼下,这类似于行政命令的招呼一打,那两家马上坐不住了,先是打电话相询,不得要领之后,马上毁约讨要应付款项。

    总算是支光明平日里做事也靠谱,在接手这个楼的时候,就应付款的档期做了严格限定,眼下对方纵然是毁去了口头上的照顾,却是也只能按着白纸黑字的协议讨要,想要节外生枝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且,支光明是搞“外贸”起家的,过手都是现金流,眼下虽然洗白了,手里的现金却是从来不缺的,要不然也不至于很轻松打了“两吨”到凤凰科委。

    是的,仅仅是这点意外,倒还不至于难倒支大老板,不就是按期支付楼款和不许贷款吗?然而,支光明却是没想到,对方的手居然又伸到交通厅来了。

    交通厅的活儿,他是二包,不过头一包是北京的一家公司,注册资产高得吓人,不过与之相比,在全国承包的项目的金额能吓死人!

    有人说这是一个壳公司,其实就是那么几个人敛财的工具,这话显然不是很严谨,因为这公司确实诞生了不少优质工程---反正就是题外话了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让支光明犯愁的。就是这家公司,原本他二包的二十公里,是按照五个标段的计划来施工的,不过现在对方改主意了,两公里一个标段,十个标段同时开工!

    这一下。对支光明地压力就太大了,十个标段同时开工也容易,不过就是多分包给几个施工队而已,可是这十个标段的工程开工之后的延续,那就涉及到资金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再想到这家公司或者已经得到了相关人等地招呼。施工款项没准还会延期给付。这就又是一个巨大地不可知地因素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支光明登时坐困愁城。要知道。就算没有交通厅这儿地变数。他应付起来已经是捉襟见肘疲于奔命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吃相太难看了。”支总出这个感慨地时候。车已经到达了市中心地宾馆。“他们跟老常不对付。非要拿我一把。真是没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要担心地。不是这个。而是血本无归。”陈太忠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客气。听到这里。自是要毫不含糊地指出。“常市长一倒。你以为人家会放过你吗?自古民不与官斗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他们也得有放不过我地本事呢。放不过我?”对于这个可能性。支光明却是不在乎。“我好多关系不过是不方便趟这趟混水而已。他们要是真敢明明白白动我。自然有人说话了。我倒是巴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。陈太忠心里越地明白了。支光明敢插手常市长地事儿。肯定也是有那么几分底气地。要不然那就是傻瓜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地方了,不说了,”支光明伸手拉着陈太忠向宾馆里走,两旁的服务生一边敬畏地看着那辆罗尔斯.罗伊斯,一边热情地带路。

    苏厅长在二十分钟之后才姗姗来迟。他瘦高个子。肚子却是不算太小,身材比例极为怪异。身边还跟了一个四十岁左右地中年人,身材同他仿佛,只是因为少个肚子,整个人显得就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支光明的光明集团似乎有七八个副总,今天陪着的副总,就是光明建筑地老总马朝晖,再加上一个文秘和陈太忠,四个人等着这两位,还好是八仙桌尽够坐了。

    苏厅长自打进来的时候,脸上就沉甸甸的,一副不是很开心的样子,见到在座的四位都站起了身子来迎,才嘴角抽*动两下,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“小支啊,今天咱们把话说在前面,只喝酒,不谈公事,成不成?”

    妈逼的你小子拿老子钱的时候,也不见是这样子,支光明心里腹诽,脸上却是笑盈盈的,“呵呵,本来就是嘛,大周末地,请您出来自然是喝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就最好了,”苏厅长脸上的笑容,登时就自然了一些,他扫一眼在场的四位,眼光扫到陈太忠时候,明显地顿了一顿----这位穿的衬衣是浅灰的,不是光明集团的蓝色暗格的华伦天奴,应该是外人吧?

    六人落座之后,一个足有一米八的女人出现了,相貌只能说尚可,身材却是一流,“老板,要陪酒地公主吗?”

    这就是大堂或者领班了吧?陈太忠看着她,心里有点感慨,怎么这年头,找个大堂都得是像打过排球的?

    “要,不好看不给钱,”支光明的手很随意地一挥,眼睛在桌子一扫,“我不要,找五个来……呃,小陈也不要,四个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跟陈太忠在天南玩儿过多少次了,自是知道,陈某人眼里,没有这种庸俗脂粉,而他带了秘书来,没必要点陪酒的。

    苏厅长听到这话,又看了陈太忠一眼,却是没说什么,可是陈太忠被他这一眼激得有点受不了啦,于是微微一笑,“苏厅,你这总看我,是个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包间里登时就是一片寂静,苏厅长也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笑了起来,“呵呵,这个小朋友,请问从哪儿来啊?”

    “苏厅苏厅,这是我一兄弟,”支光明赶紧掺乎,“介绍一下,陈太忠,天南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,就是路过,呵呵,请苏厅来,也就是介绍两位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”苏厅长一听对方是天南那落后省份来的,又是凤凰那小小的地级市,心里登时就升起了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知道支光明不是那种做事不靠谱的主儿,又听出支总今天摆酒的用意,是介绍他跟这个年轻人认识,心里就明白了,这小伙子身上,八成有故事。

    不过,有故事就有故事好了,凤凰市地市长或者市委书记来了,苏厅长想不给面子,也就不给了,换个副省长都扯淡呢,何况是个招商办地主任……还是副的?

    “凤凰市去年……展得怎么样啊?”他笑眯眯看着陈太忠,“财政收入,有没有三十个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,不过眉毛却是不由自主地一皱,他自是知道,眼前这厮是在将自己地军,6海的经济,要远天南,可是指望他服软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你丫是不是有病啊?苏厅长上下打量他一眼,不过心里也懒得跟此人叫真,只是暗自里嘀咕:这是谁家孩子,怎么这么不懂事儿?

    “小支你就打算给我介绍这么个人?”他不冲陈太忠火,而是将目标转向了支光明,嘴角微微露出些许的不屑来,还夹杂着些许痛心,“啧,我说你干点正经事行不行?我愿意照顾你,你也得差不多点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断定,他干的就不是正经事儿呢?”陈太忠没等支光明说话,自己先说了,这里是6海,跟天南毛的关系都没有,他在天南遵守官场规则,那就足够了,来了外省还委屈自己,那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“话不投机,我走了,”苏厅长一听就火了,登时站起了身子,只是眼光还是不看陈太忠,“小支,我这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可以,小心后悔啊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眼光也不再看着他,而是伸手端起了酒杯,若有所思地看着手里血一般的葡萄酒,毫无表情地话了,“别说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
    光明集团的一干人看得都傻眼了,心说这么彪悍的人物,连苏厅长的面子都直接扫了,怪不得支总大张旗鼓地来接人呢。

    苏厅长登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按着他往常的脾气,必定是一走了之了,他眼里可是没有外地的领导,6海的经济在全国省级行政区里排名前五,而交通厅又是一等的大厅。

    可是,苏厅长真的很清楚支光明的能量,那是能跟省长坐在一起吃饭的主儿啊,虽说他很多时候未必要买账,但是人家想向自己这厅长引见个人,这人简单得了吗?

    这是京城去天南镀金的?不可避免地,他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,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种可能,他想迈出去的脚,登时就不听使唤了,往日的傲慢之气,想散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陈太忠这种什么都不怕的鸟样,还真给别人一种太子党的感觉,再加上这厮身材高大,仪表尚算得上堂堂,拿来充门面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哦,你打算怎么让我后悔呢?我倒是想听一听,”不着痕迹地,苏厅长又走回来坐了下来,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眼中大有深意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