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陆海风云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五章 陆海风云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还好,陈太忠对黄占城是存了高度重视之心的,听到这话,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要是黄某人懵懵懂懂的,没准他反倒要略略地失望一下。

    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少天才这玩意儿,陈某人也是天才,但他只是修炼天才,这是他最大的实力,上一世他借此埋头修炼,从而睥睨苍生,倒也没觉得这世上天才如何地多了,现在控制住自己最大的能力,融入红尘。反倒能真实地体会到,“行行出状元”这话,真的不是乱盖的。

    “除了扶持资金,还有创新基金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,却是一点意外地表情都没有,这个反应,让黄占城越地觉出对方地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不过,这原也是黄某人的强项,听说对方只要求自己骗几笔款子。这并不是什么太难办地,“这个我也想到了。”干巴瘦的骗子笑着点点头,非常诡异的笑容。却又不乏一点点讨好的意思,“嗯,我可以连扶持资金和创新基金一起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搞到很多创新基金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都不希的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可以帮忙啊,让他们申请去贷款。”黄占城的笑越地邪恶了,下一刻。他咳嗽一声,慢慢将笑容收敛,“不过,我需要相关的政策,消化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果然不是什么好鸟,不是一般的黑啊,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心说也不知道丫会不会把事情玩得很大,很让人期待啊,不过。他才懒得帮此人去找政策。“自己找吧,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操作。这个总够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这么大大咧咧的行事,反倒让这件事看起来,更加像是临时起意地。

    黄占城点点头,又犹豫一下,才迟疑着问了,“这件事完了,咱俩就两不相欠,是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下一次再要找你地话,我会支付你酬金的,”陈太忠知道,跟这种聪明人打交道,没必要在小处说谎,倒也不隐瞒自己地意图,“反正这次你能骗到钱,我也没有跟你瓜分这笔钱的意思,你看,我是不是很够意思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,这本来就是我赚来的钱嘛,黄占城只觉得自己这骗子遇到对方这种蛮横,根本没有挥的舞台,禁不住有点悻悻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这点事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只剩下黄某人呆呆地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,好半天才长叹一声,“唉,还好,难度不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这点事情办完,又同尼克约好了日子,陈太忠也不怠慢,驾着林肯车直奔素波,当然,一路上手机不断,那简直是必然地。

    尤其是谢向南,听说他就这么撒腿跑路,居然破天荒地在电话里多说了好几句话,用意无非就是说,这交流会因为你回来了,还说推到明天了呢,陈主任你跑了不要紧,让我怎么办啊?

    “你家学渊源,完全搞得定的嘛,”陈太忠大笑一声,不管不顾地压了电话,心里却是有几分纳闷,怎么不见秦主任打电话过来?

    这厢电话才压了,那厢蒙晓艳地电话又打了进来,痛斥他不该回来转一圈就走人,接着又是丁小宁……还好,就在这样的狂轰滥炸中,陈太忠居然能抽出时间,央着王浩波代自己订一张飞往6海的机票。

    真是身心疲惫啊,好不容易陈太忠在将近九点的时候赶到了素波,实在是再不想起来了,却不防蒙勤勤的电话追了过来,“我说你挺能的嘛,大周末的跑到素波来办事?找借口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?”

    显然,蒙校长心里有疑惑,少不得就打个电话跟自己的堂妹说道说道,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“呃,今天是周末啊?唉……看这日子过的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跟太多的人解释过了,连火地力气都没有了,“我有事,要去6海然后深圳,周末就怎么了?明天我们招商办还不是一样要开会?”

    “给我带什么礼物回来了?”敢情,蒙勤勤还惦记着这事儿呢。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陈太忠这下算是躲无可躲了,盘算了一下,“带了可不错地一件玩意儿,不过现在九点多了,明天一大早飞6海,那啥,等我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该给她准备点什么呢?

    “你就扯吧,带着送我的礼物飞6海和深圳?”不知道为什么,蒙勤勤心里腾地冒出了一团火,叹口气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哥们儿这是招谁惹谁了啊?陈太忠挠挠头,也叹一口气,难道说她知道飞6海地是下午的飞机?不过,下次倒是真得送这丫头一些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到了6海,就是周六下午五点多钟了,支光明早早地在机场等着了。这次支总挺给面子,直接带了七八个人来接机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男女老少不等,都是统一着装的,藏青色西服西裤,连支光明都是一样,陈太忠心说,这半路出家的就是半路出家的,搞了公司了还带点匪气……是玩儿黑社会吗?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众人的着装,支光明笑着解释,“工作服啦。公司统一地,他们跟我说要讲企业文化。呵呵,就学一学。看起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多给他们点工资,比什么都强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我是粗人,对这什么文化的没言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跟我以前想的一样,不过。入那行就得懂哪行的规矩啊,”支光明笑嘻嘻地拉着他的手,亲热地向外走,“走,给你准备了接风宴。”

    支光明的开了三辆车来,头一辆奥迪V6比较普通,不过却是警用牌照还挂了警灯,第二辆是大名鼎鼎的罗尔斯.罗伊斯,第辆是辆奔驰五百。

    这罗尔斯.罗伊斯居然还是辆新车,车上散着淡淡的皮革味儿。陈太忠叹口气。“老支,你还有闲钱买这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撑门面的。再紧张都要买啊,刚接了俩单子嘛,要不别人肯信你呢,”支光明笑着看他一眼,“我们这儿没仇富一说,有钱开什么车都没人管……不过,也都是些水货,你知道的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儿就不行,”陈太忠想起自己开了开奔驰,都要被人要挟曝光,心里就是一阵一阵地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混官场的,肯定不一样了,”支光明笑着摇摇头,“对了,我还约了交通厅苏厅长一起来坐坐,认识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对他没兴趣,见不见都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倒是你这儿怎么回事啊?突然间钱就不够用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能有什么?不过就是有人不想放过常市长呗,”支光明苦笑一声,“今儿咱不说那些麻烦事儿,就是给你接风呢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陈太忠摇摇头,回答得挺坚决,“我赶时间呢,呆不了两天,你要真不想说,我也不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常市长就是那倒霉市长了,本来说有支光明横插一杠子,又有上面地人关照,就能躲过这场无妄之灾了,谁想他的对头却是不肯让他轻易脱身,无论如何也要将他调整下去----打虎不死,必有后患,这谁也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常市长怎么甘心就这么下去?肯定是要挣扎一下地,结果他后面的人有点生气了,觉得此人有点不识大局,你能从这趟混水里囫囵着出来,已经不错了啊。

    “这也就是在6海,经济达一点,涉及大几千万被翻出来,不过就是个厅级,还想保位子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也叹口气摇摇头,“要是在天南,被调整都要念佛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,不管是6海还是天南,整人跟涉案金额无关,在哪儿也一样,”支光明看他一眼,笑着纠正他的错误认识,“不过总算他的数额不算太大,所以没被直接放弃,呵呵,就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一样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他心里虽然已经认可了这个解释,嘴上却是兀自不肯服软,“还是6海富裕啊。”

    支光明也懒得跟他较真,自顾自地讲了下去,“我这也是受了常市长地无妄之灾了,毕竟,我现在成了他的屏蔽了不是?想拿老常就得先拿下我啊。”

    事情地因果就是这样,那边对支光明的插手很是不忿,常市长这边又没了后盾,于是,省里的建行和工行就得到了招呼:一段时间内,不要给光明集团放贷了,省里现在正查这个集团呢,他们有骗贷嫌疑。

    按说,只有这俩银行得了招呼的话,也不打紧,不是还有中行、农行、商行什么的吗?其实不然,各个银行之间,都是沟通的,尤其像光明集团这么有名的企业,一旦出了问题,马上就传遍银行业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支光明和他的光明集团,在一夜之间就臭了大街,正应了陈太忠昨天的牢骚:再硬的企业家,你也扛不过政府。

    然而,光明集团受到地影响,还不仅仅于此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