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四章眼光远大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四章眼光远大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你俩谁英语说得好?”

    挂了支光明的电话还不到五分钟,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他看看号码,笑嘻嘻地看看身边两具横陈的**。

    房间没有开灯,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,然而就在这昏暗的光线中,无限美妙的曲线勾勒出的白生生的**,让整个房间凭空增添了不尽的暧昧。

    “我是英语过了四级的,”钟韵秋傲然地回答,“要不拿不上毕业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专业六级,”张梅这话并不是卖弄,她原本就是英语专业的,要不然凭什么能抱着原版《廊桥遗梦》,看得那么津津有味、浮想联翩呢?

    两人只说陈太忠有什么事情,心里正期待呢,谁想那厮点点头,站起了身子,“那我去外间接电话,唉……没事学英语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敢情,这电话正是尼克打来的,陈太忠正在纳闷,那厮回去那么久都不来个电话,别是出了什么意外吧,结果说来就来了。

    事关“悲伤之夜”的赃物,他自然要顺口问一声,本来想着,一边享受手眼温存,一边哼哼哈哈地说点鸟语就不错,谁知道这二位……学历比他这个副处还要高,自卑吖……

    尼克在路上耽搁了一阵,回到英国没几天,一直张罗着联系上议院那帮家伙,还有一些地下的势力,今天收拾物品现了两只景德镇茶杯,才说要摆放起来,却猛地想起,陈让我一回来就给他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那就打个电话吧,尼议员这边把事情也搞得七七八八了,正琢磨着什么时候该去趟香港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找你呢。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,“我这边也差不多了,对了,你那两只茶杯,没去冲茶喝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感觉用这杯子喝水,似乎有点大,”尼克笑一声,“不过,陈。我们英国这里也有卖类似的杯子,好像不是很贵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跟我的杯子比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。“好了,听我说。你现在找点纯净水来,嗯,矿泉水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只茶杯其实就是两块海洛因,他费尽心力才整成了杯子的模样,同时要兼顾不让气味散出。还要考虑透光性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破坏容易建设难。将这杯子还原为海洛因,却是很容易的,向水里一泡再砸碎杯子就成了----海洛因地水溶性不是特别地好,不过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尼克放下电话之后,半信半疑地看看自己手里的杯子,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神话呢?

    不过,有两个杯子的嘛,砸碎一个不是还有另一个?想到这儿,他找个小铁盆来,拎了两瓶纯净水“咕咚咕咚”将水倒入盆里。丢一只茶杯进去。又从门外的汽车里翻出一个大号扳手,手起。杯碎!

    这杯子果然有古怪,比较容易砸碎!他心里正感慨呢,却现那杯子以肉眼可见的度分解开来,眨眼间变成了一摊微黄的白色粉末状物体。

    尼克愣了一愣,才将手伸进铁盆里,沾了一点矿泉水,放进嘴里咂咂,又伸手挖出一点粉末,伸出舌头舔一下,接着就呆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中国的最新高科技?他呆了半天,才侧头看看另一只杯子,心说还好,我只砸了一只,剩下一只,可以拿来慢慢地研究。

    不过这研究……好像也有点难度,交给官方似乎不太合适,因为这杯子的最终形态,是海洛因啊,嗯,慢着,这会不会是走私贩子的最新研究成果呢?

    很有可能啊,他寻思了半天,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,该怎么处理剩下的那只杯子,要不,打个电话给陈,探听一下他地口风?

    “陈,真的很神奇啊,我从来不知道,景德镇地瓷器都是用海洛因做的,哈哈,”尼克自然不会说自己只砸了一个杯子,这种事情,先含糊着吧。

    可是陈太忠怎么可能算计不到这一点呢?他一直等着这厮地电话呢,听到这个反应,也不解释什么,直接单刀直入了,“我说尼克,你该不会把两只杯子都砸了吧?”

    尼克听得登时就是一哆嗦,拿着手机的手一抖,下意识向四周扫了两眼,这个……不会有什么比较古怪的东西吧?他对陈太忠的顾忌,有点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人家这只是随口一问的时候,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一两秒了,他自然不合适再扯谎了,以免引起什么不必要地误会,“呵呵,当然没有,我只砸了一只,正打算砸另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个笨蛋,快住手吧,”陈太忠喊了一声,“只是两块海洛因,你难道想不到,我为什么是给了你两只杯子,而不是一个花瓶吗?”

    那花瓶得好大的个儿才行吧?尼克心里嘀咕一句,慢着……这个还可以做成花瓶?真地是太神奇了啊。

    “听着,我的朋友,那个杯子,是让你用来对付你的竞争对手的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陈太忠大笑了起来,“不需要我再教你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尼克脑瓜一转,就反应过来了,趁人不备的时候,将这个杯子放到自己的竞争对手家里,然后捡个合适的机会,如此如此操作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主意太棒了,”他哈哈大笑着,心里却是在嘀咕,这个陈太忠还真是会算计啊,居然能在送自己海洛因的同时,想到这一招后手,这种眼光当真令人害怕。

    “嗯,很高兴你这么开心,”陈太忠也笑了起来,“那么,我想……你委托我的另一件事情,利用我地能力对付你地竞争对手。我也办到了,是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因此损失了一块那个玩意儿,”尼克这帐可是算得细,事实上,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弱智而已,“陈,你答应给我地是两块。”

    “做这种事情,你难道不需要准备一点成本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不理会此人的纠缠。“好了,我打算近期到香港。让我们计划一下行程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通电话打完,基本上就下午三点多了。陈太忠有心杀贼也无力回天了,只能放了那两位起身,自己琢磨一下,给黄占城回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黄占城这两天规矩得很,每天一早一晚按时打个电话给陈太忠。大概他也想通了,同陈某人作对。没有任何地意义,所以纵然已经来了凤凰五天了,也没有任何的不耐。

    他倒是对陈主任将要交给自己什么任务,很感兴趣,时不时地旁敲侧击地探问两句,似乎颇有期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可能提前告诉此人?他将这骗子配到凤凰来干等,本意就是磨磨这厮的性子,省得丫挺的又觉得自己不含糊,整了什么幺蛾子出来。

    黄占城身上有他的神识,这是没错的。就算跑了。他真想找人也确实不难,可是陈太忠现在忙得一塌糊涂。骗子黄真要拔腿走人,他根本抽不出来时间计较。

    所以,好好地晾一晾这人,消磨其一点气性,才是陈某人的本意,不过眼下,他又要拔腿走人了,对方表现得又尚算顺从,说不得就想把活儿派出去了。

    黄占城住在福利宾馆里,这其实是民政局的招待所,建于八十年代中后期,格局尚算大气,可设施什么的都老化了,很低调地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吃得起苦,也享得起福,”陈太忠打量一下房间的设施,感觉自己地科委也不是很拿不出手了,“这墙皮都掉得一塌糊涂了……怎么不见小刘啊?”

    “住这儿低调,也方便随时换个身份出现,”黄占城笑吟吟地解释,态度是出奇地好,“这不是不知道陈主任你找我是什么事儿吗?怎么敢高调住进来?”

    “你做事倒是周到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也挺佩服这厮的谨慎,能行非常事地,果然都是些非常人,“小刘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咱们男人间的事儿啊,”黄占城低声嘀咕一句,似是提醒又似是牢骚,不过显然,陈某人第二次问的东西,他必须回答,“她在假日酒店呢,我俩这么住,方便身份转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怕她突然闯进来而已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着摇摇头,“老黄,不好意思,告诉你一件事,我好像不需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嗯?黄占城狐疑地看着他,这话……似乎不是什么好话?

    故弄玄虚这一招,哥们儿还是跟你学的呢,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好半天不说话,黄占城也不吭声,室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跟你计较了,给你一个小任务吧,”陈太忠也没指望对方说什么,沉吟一下还是话了,“帮我从素波科委骗出点钱来,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,黄占城还真地上套了,他还只当这厮要翻脸了呢,耳听得有了任务,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小事儿一件啦,呵呵,是不是火炬计划的扶持资金啊?”

    能问出来这样地话,可见这家伙这五天在凤凰也不是干待着的,事实上,做黄占城这一行的,对情报收集工作历来是相当重视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