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三章 到处要钱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三章 到处要钱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陈太忠这么问,钟韵秋迟疑一下,缓缓摇摇头,又看一眼张梅,犹豫一下方始解释,“后来他听说了宁局长……嗯,反正也没什么了,现在倒是挺好的,不过,我倒不是为了这个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反对这个计划,固然是跟李家有旧怨,但是最主要还是觉得,这桩投资有问题,不单是杨晓阳和侯健的思路有问题,向阳镇的反应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曲阳黄作为一个泛地方性的品牌统称,其价值别人或许会低估,曲阳区却不会低估,向阳镇更没有道理低估。

    镇上想整合这个品牌,不止一次两次了,只不过镇里财力有限,零散势力又多,甚至其他乡镇也有不少生产的村子,而不成气候的曲阳黄,短期内带不来大效益,是的,整合难度有点高。

    但是李跃华书记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来整合这套资源的,道理很简单,向阳镇资源有限,除了曲阳黄就没什么可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镇里眼下的红火,相当一部分是曲阳黄的经济效益带起来的,有收酒的、倒卖的,也繁荣了餐饮和旅店之类的。

    李家正是因为把持了其中部分酒源,并且能影响相当部分的酒源,才活得有滋有味的----你开酒厂了,人家李家吃什么?

    钟韵秋早听人说过,李书记曾经在大会上言,只有镇党委,才有权力决定曲阳黄的开,而在向阳镇,镇党委就是李跃华。

    钟韵秋认为,侯健的酒厂落地在向阳镇,要是自家生产也还罢了,要是靠着收酒来展,前途绝对不妙,不是被折腾得厂子开不下去,就是被李家的势力架空。

    现在。李家三兄弟就提出要入股了呢,一人出十万,要求不高,一共占酒厂的百分之三到五的股份就成----如此一来,也显示了地方上同投资商共进退的决心不是?

    钟韵秋在大学学的就是经济学专业,可是她很清楚。在时下,股份这东西,根本体现不出什么股权来,谁声音大谁势力大,谁就主事----没人傻得以为官商合办的厂子,还真要拿什么董事会说事儿。

    所以。在她看来。恰恰是李家表示出投资**地时候。就显示出了其野心----这不是下钩子是什么?

    向阳镇地地皮。算得也很便宜。李跃华借着这次机缘。搜刮出低价地地皮。将来鸠占鹊巢地时候。成本岂不是会更低?

    总之。厂子要是设在向阳镇。侯健展得起来展不起来。固然跟其营销策略有关。但是更多地。是要看李书记想让他怎么展了。

    听完钟韵秋地解释。张梅先有点忍不住了。“不会吧。区里决定地事情。这么大地投资。破坏投资地罪名。一个镇党委书记怎么担当得起?”

    “这罪名可大可小。关键还是看人家怎么想地了。”陈太忠哼一声。“李书记真要想吃掉侯健这一千多万。那也不是没可能地。不过是个千万富翁而已。凭什么跟官斗?”

    以前他或者不会这么想。可是这两年他经历地事情着实不少。一件件一桩桩地。无时不刻地在提醒他。再牛逼地商人。惹恼了政府里地人。照样日子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任卫星栽了多少百万富翁进去,假日酒店的孟庆东还是香港人呢,不是一样地被章尧东拿下?再加上人家李跃华又是地头蛇。将群众动起来地话。小章村、下马乡可以为鉴----那可是群体**件呢。

    政府是可以被绑架的,民意是可以被强*奸的。不信?麻烦看看素波纺织厂那一幕吧,戏法人人会变,就是看你有没有让别人买账地实力了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啊,敢打我的投资商的主意,”他冷笑一声,“不用我管,呵呵,杨晓阳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……呃,如果那家伙有点责任心的话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已经认定,钟韵秋这话,起码有五成可信,而且他也对那个大名鼎鼎的“镇党委”很不满了,不过,有点问题,他觉得还是要搞搞清楚的好,“是不是你把侯总引进农业园的话,会有……会有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有啦,不过也就五千块钱,还给我报销点费用,”钟韵秋看着他,“你觉得我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不无小补,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当然不会在意这比蚊子腿还瘦的“奖励”,这么说也不过就是斗斗嘴的意思,其实他还满欣赏钟韵秋地爽快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就是不管这事儿,任他们在向阳镇开厂,出了事你就等着看报应好了,另一个嘛,我把他们扯到农业园----我的意思是说,你想报仇还是想赚钱?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并不想干涉杨晓阳的行为,在他看来,男人不走点弯路长不大,而且,在没有造成恶劣后果之前贸然插手,也容易影响小杨的工作积极性,招商办又不是哥们儿一个人的招商办。

    反正杨晓阳背后站着杜毅呢,除非他甘愿承认失败,否则的话,那个“镇党委”一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都想,”钟韵秋沉吟一下,杏眼弯做了半泓弯月,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你帮我把侯总拉到农业园,然后再教训一下李家那个老大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顾不上,我忙得很,没时间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顺手在她的要害处掏摸一把,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笑,“你的表现也很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李家几个家伙,他怎么会看在眼里?不过真的是忙得顾不上,而且钟韵秋这话,明显有点小看他,哥们儿出手,只收拾一个李老大……那厮配吗?

    “好了,”陈太忠重整旗鼓,刚想再次起冲锋,手机却是响了,果然是真地“好了”,好日子到头了。

    来电话的是支光明,“太忠,最近手头有点紧,能不能支援点钱来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正要找你呢,”陈太忠闻言轻笑一声,他手上还有一千多万的英镑等着兑换呢,蒙艺这笔钱要得挺紧,尼克那边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方便,所以,先期还是要靠这点钱来打底子,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张一次嘴,不会太少的,呵呵,”支光明轻笑一声,“我抽一千万我的钱走,再跟你拿一千万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不要想,”陈太忠一口回绝了,“你的钱不许动,那钱好多人盯着,我还要面子呢,我给你找两千万,成不成?”

    支光明笑一声,听起来挺开心的,“呵呵,那敢情好啊,我去拿钱,不过太忠……这是一期的款,半年内可能还要一些钱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谁让你同时开两个上亿的项目,”陈太忠哼一声,接着又清清嗓子,“半年内还差多少?估个数,我给你先张罗上!”

    难得地,以支光明那么豪气地性格,也情不自禁地打个磕绊,“嗯……五吨吧,最多五吨,其他地我自己想办法了,逼得我急了,草……太忠,记得给我烧纸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实在挂不住了,都不好意思说五千万,直接用上黑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烧给自己,我没空,”陈太忠又是哼一声,语气虽然操蛋,话却是熨贴,“不过几吨,看把你愁的……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啊?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商场真地不好混,支光明不知道遇到什么事儿了,居然想到了死,不过这也难怪,他玩的以偏门为主,赌性又重,遇到点尴尬时候,真的正常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欧洲之行,一共带回来一千六百万出头的英镑,已经换了五百万,还有一千一百多万,按一比十三算的话,一共能换两亿出头的人民币,留给支总五千万的话,蒙书记那儿一时半会儿就凑不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,凑不够就凑不够了,那又怎么样?陈大仙人认为支总是值得一交的朋友,那么,扛上些许麻烦又算多大点事儿啊?

    两个亿,换给谁一下能凑齐?耽误个把月……十年八年的,不也就耽误了?大头上去了,还说什么说啊?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现在的思维,真的是越来越贴近官场了,虽然,还略带了一点点匪气。

    “真有五吨,那我就烧别人了,”支光明哈哈大笑了起来,他知道陈太忠上次收走六千多万,不过饶是他再高看陈某人,也没想到这六千多万就归丫独吞了。

    “别瞎撑着了,你鼻子底下不是有嘴吗?还差的话,张嘴就完了,”陈太忠猜得出,这厮大概是遇到什么麻烦了,不过对方既然不说,他也就不问,“对了,你不用来了,正好我去你那儿一趟,有货在路上呢,还是上次的货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又有了?”支光明一听,明显地语气更踏实了,“还是五百个?嗯,我马上给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一吨多吧,”陈太忠笑着问他,“吃得下吃不下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幸好你提前给我打电话了,”支光明一听,心里也是一把汗,这家伙随随便便地,就弄来一吨多?真是大能,“你还有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吨呢,不过不走你这儿了,”陈太忠想着自家须弥戒的里的珠宝,美不滋滋的,这些可是能直接用英镑来投资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