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五十一章 践诺(书号:760

第九百五十一章 践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听完张建林的解释,愣在那里半天都没说话,呆了好一阵才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:你不用这么糟蹋自己吧?

    张建林只当他不同意,虽然陈主任没介意,他这已经算成功一半了,可是不能让其帮忙关说,总不是那么完美的吧?

    “陈主任,好歹我也是第一个支持你们工作的啊,”张所长楚楚可怜地看着他,打同情牌之余,不忘记阐述一下可能带来的危害性,“再说,要是我因为这个被那啥了……别的单位看见,肯定也要寒心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王书记打电话了,他既然让你来的,你不会回头去找他解释吗?”陈太忠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,“你为什么卡我们科委,就这么解释一下,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那当然可以了,卡了你们科委,还能全身而退,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!张建林心里也清楚,不过,他还是希望陈太忠能帮着说两句,谁知道那厮会在什么时候撺掇刘东凯再下手呢?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又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冲进了科委的大院儿,却是小董来了,一下车就奔着陈太忠而来,“陈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还真热闹呢,”陈太忠指指李健,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“小董,你跟我们李主任去开一下介绍信吧,快点把手续办了吧,再在凤凰呆下去,我估计就走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小董跟张建林关系也不错,还经常从张所长弄点好车牌号。打听清楚细节之后,磨磨蹭蹭地走到陈太忠身边,“陈哥,那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帮他说两句,成了吧?”陈太忠还真不好拒绝小董的要求,苦着脸点点头,“不过小董啊。你知道不知道,我是心里这个气儿不平啊。好像跟我作对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……那我成什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是瘟神啊,”小董低声回一句。下一刻就笑得蹲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惹得我火了,给你一脚……”陈太忠轻骂一声,却是又叹口气,开始给刘东凯打电话,老刘你拿科委做引子。有点那啥吧,看我的面子放那张建林一马算了。

    刘东凯当然应承下来了。不过,由于有小董在场,这话还是很快地传进了王宏伟耳朵里,王书记愣了半天之后,长叹一声,“看来这陈太忠不但是瘟神,也是试金石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陈某人终于在警察系统有了第二个绰号,联系一下南沟小沈的际遇,不得不承认。这个绰号也算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边防证到手地时候。也才不过中午,可见陈某人现在的招牌。是出了名的好使,反正已经被大家堵住,动不得身了,几辆车一起动身,浩浩荡荡地杀奔仙客来酒店。

    钟韵秋也跟着来了,她找陈太忠,却是因为侯健的事儿,杨晓阳通过努力,终于说得侯总打算在曲阳搞酒厂了,她觉得,侯总将厂址选在农业园,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点事情,你也要找我说?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匪夷所思,不过想想钟某人的丝袜,曾经带给他的光滑顺爽的感觉,又强自压下了心头地不快。

    “可是侯总觉得农业园地皮贵嘛,”钟韵秋轻声嘀咕一句,“他就看不到那儿运输便利、基础设施好,总是想着能省则省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跟我说的,不仅仅是这个吧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地地方,“是不是你们的农业园也有引资任务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,我早完成我地任务了,”钟韵秋白他一眼,眼神里的味道很明显,你不知道我为了完成任务,付出了什么吗?

    “我其实想说的是,你们招商办那个小杨……”她看一看桌上的其他人,犹豫一下,终于叹一口气,“要不,等吃完饭我单独跟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里要是没有“小杨”两字,难免就会让其他人心中生出点歧义来,不过眼下,自然不会有人想歪。

    要想歪,也只能是陈某人了,是的,陈太忠听到这话,登时浮想联翩了起来,此时地凤凰已经有点炎热了,想想在燥热的午后,寻个幽静一点地房间,空调吹上,一边再有清凉的丝袜美腿,这个享受,嗯嗯……

    不过她这小身板不行啊,他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,昨天由于有黄老的字儿助兴,吴言被他折腾得都腰酸腿疼了,钟韵秋的战斗力,可是似乎还逊于白书记呢。

    该给她找个搭子才对,陈太忠脑子里琢磨着,眼睛无意识地扫一眼桌上的人,目光猛地在张建林身上停下了----张所长穿了警服的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?”张建林知道刘东凯放过他了,心情自然不一样,于是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他的关注,笑着问了,“喝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想起点儿事来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这个,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,想安置一个人进你们系统,我就是问一下,你那儿还缺编不缺了?”

    “编得一塌糊涂了,呵呵,”做警察的就是痛快,张建林说话一点都不带打磕绊的,“不过陈主任你朋友地事儿,那没问题……你跟刘局说一声就完了,我这儿铁定给他安排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找刘局只找你地话,这事儿没法办,是不是?”陈太忠是笑着问的,不过他眼中一掠而过地寒意,被张建林现了---要不说是做警察的,观察能力就是强呢?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刘局出面的话,手续办起来方便,名义上也好听,”张建林觉得。自己的腿肚子有点抖了,还好,刚才的话,他真的没存什么推卸责任地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出面的话,手里没指标,刚才我都说了,编得厉害,”他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。他深深地知道,这个时候若是眼神恍惚。那就是有说谎的嫌疑了,“最多就是先借调。然后我找机会把关系转过来……那个人有正式单位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回头我让她找你吧,成不成?”陈太忠对他的解释挺满意,笑着点点头,却是有意将自己跟张梅的关系撇开了。

    是的。他心想给钟韵秋找个搭子,又触目张建林的警服。自然就想到了自己曾经答应一个女人,要将其调进警察系统:外贸的张梅----他自认自己是一个说话算话地男人。

    车管所算得上是警察系统的肥差了,陈某人这么做,绝对对得起自己曾经许下地诺言。

    “成啊,”张建林笑着点点头,这个要求对他来说,真的有点困难,不过这也无所谓,每年他地手里总是有点机动名额的。

    车管所是朝阳产业而不是日薄西山,只要肯张罗还真不是问题。名额时常有。而巴结瘟神的机会,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状。寻个机会出去一趟,给张梅打个传呼,不旋踵又走了回来,心说哥们儿的女人里,只有她没有手机,有个传呼还是数字的,回头给她配一个手机好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想法,显然有点落伍了,没过三分钟,一个陌生地手机号码就回了回来,陈太忠一见,想也不想地就接了起来,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来电话的却是张梅,她去素波一行,不但没有被骗,反倒是略有斩获,手头略略地宽松了一点,就给自己买了一个手机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是她,就站起身子向远处走去,身后兀自传来梁主任地感慨,“这陈主任……还就是忙,啧啧,什么时候我要能像太忠这么忙,那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梅听说自己能借调到车管所去,自是兴奋不已,“谢谢你了,太忠,真的……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呢,去了素波一趟,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的是有点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以后,出来吧,我想你了,”陈某人自然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,“花都酒店,你在大厅等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梅沉默半天,才期期艾艾地问了,“就是我一个,没有雷蕾在吧?”

    “雷蕾不在,不过有别人,”陈太忠的回答,一点都不含糊,“嗯,别想岔了,你们都是我的女人,最近庞忠泽没碰你吧?”

    “唉,”张梅那边,登时就是一声长叹,大约停了有三分钟之久,才低声话,“他越来越消沉了,太忠,我要跟别人一起……伺候你,你能不能帮着把老庞调一调啊?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说法,我喜欢你,才帮你,他算什么?”陈太忠冷冷一哼,拒绝得煞是无情,“对了,你穿丝袜过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和韵秋,是两个极端,”陈太忠**的身子趴在张梅身上,轻吻着她的鬓,花都宾馆里地窗帘很厚,空调凉意十足。

    两人不仅上半身紧紧地拥在一起,下身也紧紧地契合着,混合地体液,将两人肌肤交接处打得**的,纠结做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很棒,”张梅地双眼闭着,鼻翼轻轻地翕动着,双臂紧紧地箍着他的背脊,甚至抓得他感觉有些生疼,可说话却是软绵绵的,“也很霸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忘了,是你主动送上来的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顺便伸手拍拍一旁钟韵秋**的肩头,“她也一样,我要是不领情,没准你们还会恨我呢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钟韵秋下意识地蜷一蜷身子,她和张梅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,人前风情百种,一旦上了床,却是反倒很拘束,不是很放得开。

    张梅则是恰恰相反,人前端庄贤淑,想做点什么也推推脱脱,可只要进入了状态,就会变得狂热无比,再不顾忌身边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今天她初次同钟韵秋一起愉悦陈某人,初开始也是犹犹豫豫的。可到最后却变得主动和疯狂起来,甚至能在他同钟韵秋运动时,很投入地自背后推拉着他以助兴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并不知道,他在她心里的名字是“罗伯特.金凯”,要不然,罗天上仙怕是要再度暴走了,他绝对无法容忍自己被人视作一个白皮猴子。那是对他极大的侮辱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