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九章撞瘟神以明志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九章撞瘟神以明志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车管所是好单位,从三四年前开始,买车学车地人越来越多,随着权限地加大,这里的工作人员不但变多了,进人地门槛也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张建林知道,单位里有几个家伙,身后的人是自己不宜招惹甚至需要巴结的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相关人等要求暂缓搬迁的呼声挺高----大家都身娇肉贵的,小心一点总不是什么坏事,而其中就有那些来头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,张所长不能忽视了群众的呼声。

    原本,纵然是这样,也轮不到张建林迁怒于科委,当时他不给钱,还真是因为手紧,说是过三天到五天,收点钱上来肯定就付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陈太忠在科委,可是就算是瘟神,也得讲道理的吧?我车管所是你科委的第一单,是最先对你的工作表示支持的,迟付两天算多大点事?

    谁想,就这么几天之中,车管所内有一股谣言蔓延,说是此次检测之所以不过,是因为张所长在装修中吃得回扣太多,那些装潢公司的人将材料以次充好了。

    这谣言迅地甚嚣尘上,不多时。居然招来了常务副局长刘东凯的关注,张所长很痛苦地接到了刘局地电话,“你那楼怎么搞的啊?花了那么多钱,怎么会检测不合格呢?物议很大啊……”

    得,这个检测第一单的作用。真的体现出来了,不过是副作用。以讹传讹之下,大家都不太清楚这甲醛污染其实是避免不了的。只不过需要重视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刘东凯地语气尚算和气,不过以张建林的敏锐,自是听出了刘局长磨刀霍霍之意,小子,你得给我个交待。

    其实。张所长很清楚这谣言来自哪里,不就是因为我当了所长。那厮没当上吗?真是事事不忘给我下绊子啊,真他妈地过分。

    不过对这种尴尬,他也没什么好招数,那位跟刘局长走得近啊,而张建林是靠着王智宏混的。

    王局长以前管人事,没被病退之前,张所长地日子要好过很多,而且还能跟王宏伟说上几句话,可王智宏一退,莫名其妙地。连王宏伟都不待见他了。他的地位登时就飞流直下三千尺了。

    车管所大楼晚建一年的话,没准都盖不起来了----真相就是这么残酷。

    接了刘东凯的电话。好一阵张建林都是精神恍惚的,最后才打个电话给文海:文主任,你们科委能不能帮我宣传一下,这个气体污染,其实在装修中是不可避免地?

    “这个私下里,我是完全可以向车管所的工作人员解释一下地,”文海回答得挺客气的,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算计:装修可能产生的危害性要提,但是“不可避免”这种话,最好还是不要说得那么绝对。

    要不然,大家都知道不可避免了,还要咱科委检测做什么?最起码也会对家装那块收入产生影响不是?私下说说并不打紧,但是拿到相当场合上去说,却是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张建林的想要的,他甚至还想科委给开出证明呢,总之,是越权威越好,刘东凯也就不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。

    可文海原本就是没担当的性子,私下解释已经是能做的极限了,一听说要对方还想开证明,在体制里混了二十年的文主任心里马上就明白了:姓张的这十有**是受了倾轧了。

    不成,警察系统地事儿,我可不想掺乎!

    张建林沟通半天,得了这么一个结果,心里盘算一下:得了,啥也不说了,这检测费啊,我先慢慢地拖着吧!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找陈太忠沟通地打算,可是文海把话说得挺明白,这一块儿就是我负责,再说了,人家陈主任也不在啊撞瘟神就撞瘟神吧,张所长横下一条心来,他知道,自己这钱扣得时间长了,陈太忠肯定要找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真地没办法啊,刘东凯霍霍的磨刀之意,张所长感受得十分清楚,可偏偏地还讲不出口,诋毁领导不要紧,可是背后没人就诋毁领导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合适跑到王宏伟面前袒露自己的清白,他该怎么说?啥事儿都还没有生呢,就来一句“我这车管所大楼没吃回扣”?

    那样的话,都不用等刘局长动手了,王局瞪一眼就拿下他了。

    瘟神大名,在凤凰的警察系统基本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,张建林此举,也实在是被逼无奈:大家看明白了啊,我为了证明自己清白,不惜跟瘟神扛膀子了啊,我***要逼着瘟神给我个说法!

    陈太忠才挂了给王宏伟的电话,却是又有电话打进来了,一个很那啥的名字----钟韵秋!

    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啊,他琢磨一下,还是接起了电话,然后他就很惊讶地现,钟韵秋的声音,其实也不难听,这是……哥们儿憋得太久了?

    小钟同学是得了谢向南的通知,才知道陈太忠回来了,正好她现在就在市里,想过来找他说点事儿----是正经事,她强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就来吧,陈太忠看看院子里站满了人,心说也不差多这么一个半个的了,有啥事儿一次性都解决了就算了,“邱主任看来最近工作挺忙的,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张志宏就从出租车上下来了,“真巧啊,几个主任都在?这样,我们科技展处想申请点资金买辆车,我们自筹一半行不?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邱朝晖的意思,邱主任大约是觉得基金草创就要车,自己也觉得难为情,所以不好意思露面,索性就派张志宏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是不是“真巧”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文海和梁志刚正嘀咕这个奖励该怎么执行呢,一听到这话,登时停止了说话,齐齐地看向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这个,等等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知道,文海和梁志刚绝对不会在他之前言表态,否则的话,难免就有小肚鸡肠、破坏班子和谐的嫌疑。

    事儿还没办就要车----邱朝晖这想法看似冒昧,其实不然,这是邱主任在抗议呢,文海有配车松花江面包,梁志刚没车,却是长期将科委里的昌河车据为己用,至于陈主任那就不用比了,大家不在一个档次上玩儿。

    作为科委领导层,就是他邱朝晖没车,有车没车邱主任未必在意,可是要是不弄辆车,岂不是显得他的地位不重要?工作没能力?

    可明明地,眼下科委最大头的款项,就掌握在邱主任手里呢,还肩负了创收的任务,在邱朝晖看来,自己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----如果不算陈主任的话。

    文海和梁志刚知其用意,怎么可能贸然冒头出来,说什么应该配车还是不应该?让陈主任做主吧。

    见陈太忠反对,张志宏自然要据理力争,他苦笑一声,“陈主任,我们只是想随便搞辆面包车,要不然,一说还负责创新基金项目的审核,连辆车都没有,这实在是有点那啥……不好开展工作啊。”

    有意无意间,他将“面包车”三个字强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你不用强调,我也知道邱朝晖的心病,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个没错,刚才我们也在讨论奖励机制,你和邱主任的担子很重,大家都是知道的,但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意顿了一顿,直到将所有人的眼光吸引了过来,才轻咳一声,“我认为,以前的事就过去了,咱也不翻什么老账,从现在开始,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,不劳不得!”

    “我支持陈主任的意见,”文海最先跳出来了,“不翻老账,从头算起,大家都努力向前看,同心协力打造一个新的科委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你在将我呢,不让我翻你老账,陈太忠笑嘻嘻地看他一眼,倒也没当回事,而是转头看看李健,“那两千万放在工行,他们没点儿什么表示?”

    “说是一个月给六万的消费卡,市和饭店的随便咱们选,现在商行逼得他们乱跳,”李健笑着回答,“不过还是不敢直接返点,没政策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