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七章 致病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七章 致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终于,陈太忠还是没在素波留宿,而且他出给的理由让雷蕾很是不能接受,“我看科索沃解放军不顺眼,不行,要回凤凰了。”

    雷蕾在那里呆了足有十分钟,才长叹一口气:太忠这是不想跟我好了?还是说……南斯拉夫真的跟他有关?

    陈太忠是闷头上了路之后,好半天才捋顺了自己的思路,国家的钱跑出去了,那就是吸民血以资敌,别的省别的市咱管不了----起码不能名正言顺地管,可天南省哥们儿是可以想想办法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素波纺织厂不在凤凰,不属于他的势力范围,蒙艺倒是有心管了,可是……姓蒙的那厮说自己欠了他人情!

    张罗两个亿,赶紧地给蒙艺送过去,那样蒙书记管起来也有动力不是?他觉得这件事情,实在是不能再耽搁了。

    原本,他还想着要避嫌呢,若是自己出现在香港,作为抵押的珠宝将来一旦不小心泄露出去,那他的行程肯定要被追查,再加上悲伤之夜他就住在离香榭丽舍大街不远的地方,这就比较麻烦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麻烦也是小麻烦,毕竟须弥戒这种仙家玩意儿,在别人眼里是比较逆天的存在,但是被调查总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,在陈太忠的计划中,他原本是想着要任娇或者唐亦萱代他去香港走一遭,实在不行,给丁小宁让她一个须弥戒去香港也成,不过那样的话,他得忽悠着“脏活”小董去做随行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用说别的了,干脆自己去得了,也省得让那几个女人担心受怕,还得对小董遮遮掩掩,白白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车到凤凰,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。他琢磨一下,还是偷偷溜到了临置楼,没办法,吴言对他的北京之行挺上心的,时不时地给他个短信问候一下,眼下混回一幅黄老的字儿来。最开心的应该是她了吧?

    吴言正坐在梳妆台旁,拿着纸笔写着什么,见他无声无息地进来,愣了一下,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,低声嘀咕一句,“死人,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话。陈太忠体内压抑了许久地**登时爆了出来。也顾不得卖弄那字儿了。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。冲着她挺翘地臀部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轻点儿。”吴言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。不过。她喜欢他略略地粗暴一点。而且。她更喜欢看他因为迷恋自己而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自己这具身体。还能吸引他多久呢?她正迷迷糊糊地感慨着。只听得几声轻响。下体先是一凉。随后那巨大地火热粗暴地肆虐了进来。她禁不住低声叫了起来。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陈太忠地声音响起。“这大半夜地不睡。你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设计新家呢。”吴言冲他笑一声。**着身子自他上方爬过。伸手去拿那张纸。陈太忠见她白生生地身子在自己眼皮下晃动。禁不住伸手去揉动那两团高耸。

    吴言身子一软。登时坐在了他地身上。陈太忠哼一声。“哎呀。你好歹擦一擦嘛。弄得我满肚皮都是。”

    吴书记不吃这一套,两腿大大地分开,汁液淋漓处有意在他胸腹上摩擦两下,媚眼如丝地看着他。“你还弄得我肚子里都是呢。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死了你,”陈太忠见状。登时雄风再振,一把推她下来,啪啪又是两个巴掌,在她的惊呼声中,“吧唧吧唧”狗舔稀粥一般地声音,再次充斥在房间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吴言才有时间向陈太忠介绍新家的设计和布局,虽然刚才她还四肢无力,几欲昏厥,可是一说起这个,马上又精神头十足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啊啊,”陈太忠心里不太有兴趣听这个,胡乱地点着头,吴言见状就会错意了,小手一伸,攥住了他尚未释放的**,“要不……我用手帮你弄出来?”

    “算算,不用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勉力让自己集中一下精神,“嗯,刚才你说这儿要弄一个玄关?”“是啊,风水上是这么说的,”吴言才待继续解释,见他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终于长叹一声,“要不,你先出去找她们泄泄火吧,我实在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心说我是想到个骗子而已嘛,不过,你居然也能容忍“她们”?这倒是好事儿啊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我先跟你说点高兴的,”他一蹦而起,去自己的包里摸出那卷轴,“看看,这可是好东西哦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见那幅字儿,吴言登时就兴奋了起来,也顾不得谈自己的装修大计了,上下左右地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接着,她将那字轻轻地放在梳妆台上,轻盈地蹦到了他的身上,一手抓着他,一手分开自己,旋即身子向下一沉,眼中直欲滴出水来,“好人,我又想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双手托着后脑勺,看着她在自己身上生涩而卖力地起伏着,心中有些许感慨:权力这玩意儿,有时候拿来当**,真地是满不错的嘛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该你了,”吴言终是不擅长这个体位,不多时就滚鞍下马,“这次一定要弄出来啊,我受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吴书记因身体微恙,跟区里打了一声招呼,说是不去了,登时引来无数人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陈太忠又被事情缠住了,心里这个恨啊,那就没办法说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,他就给秦连成打了电话,原本,他是想问问去香港能不能用因公护照,自打升了副主任之后,他的因公普通护照就交到外办保管了,可是眼下有现成地护照,总比办新的省事吧?

    可是秦主任根本没等他说话,马上热情洋溢地招呼了起来,“哈,太忠你回来了?来招商办吧,有几个招商办的想来取经呢。”

    有取经意向的,不止通辽、青旺这种欠达地区,省会素波都来人了,而且那位蒋君蓉昨天亲自来了,今天正要办座谈会呢。

    “顾不上,真的顾不上啊,老板,”陈太忠苦笑,他的事儿都快忙死了,再说了,他对蒋君蓉这个名字有些过敏,想想这女人害得自己名次滑落,要说他心里全无芥蒂,那才叫哄鬼呢。

    秦连成一听陈太忠喊自己“老板”,就知道这厮是铁下心不来了,老板是什么?那是压榨员工的职位,不过,他也没办法逼着陈太忠来不是?

    “啧,我说太忠,把你那科委的事儿放一放就不行啊?”他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人家小蒋是点名想跟你交流呢。”

    “啧,我不过就是一小兵,还是秦主任你统筹安排得当嘛,”陈太忠不管不顾地先送个马屁过去,“秦主任,我是想问一句,香港回归了,咱去那儿用不用护照啊?”

    “办个港澳通行证就完了嘛,”秦连成随口回答,接着又是一怔,“不是吧,太忠,又有大项目了?”

    “倒不算大项目,先接触一下吧,”陈太忠一听就有点着急了,我这香港之行,秦主任可千万别惦记上,要不可就不得自由<MARQUEE onmouseover=this.stop() onmouseout=this.start() scrollAmount=1 direction=up width=1 height=1 delay="1">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淘宝网女装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malsc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malsc.com">天猫淘宝商城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hu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hu8.com">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了,“算是私人性质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你就去忙,”秦连成开心地笑了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总觉得,这笑声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挂了这边电话,陈太忠也死了用公务护照地念头,想一想又拨个电话给联防队员小董,“小董知道港澳通行证怎么办吗?要什么手续?”

    小董还真知道,他对局里的事情,基本上就是门儿清的,不过,让陈太忠不爽的是,这个港澳通行证办起来,还真的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交钱啦证件啦什么的先不说,关键是凤凰不是香港的自由<MARQUEE onmouseover=this.stop() onmouseout=this.start() scrollAmount=1 direction=up width=1 height=1 delay="1">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淘宝网女装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malsc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malsc.com">天猫淘宝商城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hu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hu8.com">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行城市,不能支持个人旅游,想办通行证得有那相关旅行社的旅游票,可是凤凰连有资格组团香港游的旅行社都没有。

    是地,要办通行证,还得去素波买旅游票,这才叫麻烦!陈太忠一怒之下,“算了,办边防证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他也想明白了,既然这么麻烦,不如办个边防证去深圳,然后直接过关算了,正好还可以证明自己没有去过香港边防证办起来倒是简单,就是身份证、照片还有单位介绍信,这招商办去是不成了,陈太忠只能去科委开介绍信了,还嘱咐着小董马上赶到科委----陈主任办边防证,还用自己去市局吗?就算他想去,别人也未必待见他。

    结果,他一到科委,又被缠住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