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五-六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五-六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的事儿?陈太忠愣了一下,“你说的是哪件?我的事儿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王浩波和许纯良交换个眼神,还是王书记笑着摇摇头,“你还真忙,就是十佳青年排名的那件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雷蕾一听,脸色就是微微一变,刚想着竖着耳朵听听,却现许纯良看似无意地看了自己一眼,一时就有点坐卧不安了,不走吧,不合适;走吧,不但着相了也有点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“太忠十佳青年的资料,就是雷记者帮着整理的,”王浩波哪里看不出这点道道儿?说不得冲她笑笑,“要不小雷你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雷蕾听得就是一愣,这叫什么因果关系?她还只当是王自己跟太忠关系好,要留人呢,谁想最后倒来了这么一句?

    不过这逻辑也说得过去,反正有这么一句话,她也能大大方方地回避一下了,只是在离开之际,雷大记者心里禁不住有点惴惴:看起来这件事不小?

    这件事当然不小,王浩波将陈某某和雷某的关系都猜得**不离十了,可还是得把她请出去,没办法,这不是许纯良还在这儿坐着呢?

    这件事很有点阴差阳错的味道,主要涉及的还是素波招商办的蒋君蓉和省科委的董祥麟。

    蒋君蓉号称是“素波官场第一美女”,她的父亲是现任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前一届的书记,现在天涯省委任纪检书记,不过在素波的人脉也不小。

    蒋君蓉在市委组织部干了几年之后,放到了招商办任副主任,25岁的副处,也算相当了不得的,工作也做得不错,有人认为,陈太忠不过是搞定了甯家一个大项目而已。真算起来,蒋主任拿得出手的项目更多。

    这只是背景。催化剂是尼克议员在天南宾馆里曾经提起过:他要介绍些投资到凤凰去。

    尼议员原本就是狂悖之辈。当时陈太忠又把家丑捂得很紧。所以他不知道有那么多讲究。卖弄地心思一起。就没管好自己地嘴巴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是真扫了素波人地兴了。于是陈太忠就被收了房卡撵了出去。同时大家加大力度对尼克进行公关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地是。这消息又让董祥麟知道了。妈逼地我们引不来投资。你凤凰科委也别想好过。登时就闹到了朱秉松那里---朱市长你得给我们做主啊。

    朱秉松听了关于尼克地传言。心里本来就闹心呢。又听董主任说。许副省长不让省台再开专题介绍素波科委。理由是避免重复。他这心里地火腾地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跟蒙艺似乎有点关系。这个。朱市长是知道地。不过关系深浅就不好说了。在他想来。能跟蒙书记扯上关系地凤凰人。没有百八十个。也有二三十个吧?

    陈某人是蒙艺心腹地可能性不大,反正蒙书记很久也没表现出什么刻意的回护来,你不表现。我就当不知道了----要是每个跟蒙艺扯得上关系的人,我都躲着走的话,那工作也不用开展了。

    朱市长这个认识符合官场惯例,有一个事实可以说明问题:蒙艺自己都说过的,他同陈太忠之间的差距太大,想帮忙都够不着。

    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沈彤没把自己得罪尚彩霞的事儿跟自己的干爹说,换了朱亦凯这亲儿子都未必敢说----谁傻啊。事情不大又都过去了,还说什么?

    最后让朱秉松下定决心地,还是因为许绍辉对凤凰科委的关照,朱市长很清楚,许绍辉和蒙艺的***不一样,原则上不太可能照顾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,他真没考虑多少蒙艺地因素,他正经是想试探一下许绍辉的反应,一向低调的许省长。会不会一直这么低调下去啊?

    再加上给凤凰科委拨款的时候。范晓军也放了陈太忠一马,想想素波科委的款子在同一位置被卡。这让朱市长越地相信,陈太忠这厮就是个十三不靠----官场中想要左右逢源的人,注定是孤立无援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味道,其实真的很微妙,微妙到笔者写得都费劲了,简单一点说吧,朱秉松就没把陈太忠这副处当回事儿,既然陈某人给素波添堵了,他就小小地出点气,顺便试试许绍辉地反应。

    许绍辉自己也没想到,朱秉松这手是冲他来的,直到前两天董祥麟撇开他,去找广播电视局要专题的时候,扯的是朱秉松的大旗,才隐隐地猜出了一点眉目。

    混官场,很多时候很多东西,都是有若在云里雾里的,不过既然有了猜测的方向,许省长不动声色地略略一调查,真相马上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搞明白这场阴差阳错之后,他真有点想笑,老朱你知道不知道,自己扛上蒙书记了?得,我继续装孙子了,你且得瑟着先。

    亏得他在当时就没有表现出异样,要不然就要顶着朱秉松上了,可见在事态不明的情况下,不随便表意见是混官场必备的素质。

    当然,指望许绍辉默不作声,那也不可能,毕竟朱秉松先出了试手,有欺人之嫌,那么他当然有必要将真相通知某当事人一声。

    同朱秉松不同地是,由于有许纯良这个宝贝儿子,许省长非常清楚陈太忠和蒙家的私交,只是,饶是如此,他也不认为蒙艺会因此做出什么过激行为----理由同上,两者级别差得太远了,这又是不大的一点儿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过激不过激是蒙书记的事儿,他要做的就是让陈太忠明白真相,种子一旦种下,总有一天要芽的吧?

    按说,现在的王浩波就算许省长的人了,只是王书记自己很明白,我不是许绍辉的人,我是陈太忠地人,所以。在揭露幕后黑手之后,他居然有心思强调一句,“太忠你要理解,这件事,许省长不方便出面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是解释许省长地苦衷,许纯良也没在意。可是非常古怪,陈太忠却偏偏地听出了味道,许绍辉这是想借刀杀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计较,许省长做人一向低调,生个儿子也是本份得要命----纯良连这辈子的奋斗目标都不知道,这必然跟许家地家教有关。

    低调的人不愿意出头,这很容易让人理解,而且许绍辉长于律己。也不惹人反感不是?

    “这个朱秉松,还真是有点过分,”他冷冷地哼一声。旋即又苦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算了,我混我的凤凰,他管他的素波,以后互不干涉也就完了,帮人帮到这种程度,真是让人齿冷!”

    不过算了----这种话也就是蒙一蒙眼前的两位,那些认识陈某人几百年的主儿,可是都知道。这厮从来是“得饶人处也不饶人”。

    “算了也好,”王浩波笑着点点头,在他眼里,朱秉松那就是天南省数一数二地巨无霸了,想他靠上许绍辉之后,晚上做梦都会笑醒,又何尝希望陈太忠碰上比许绍辉还硬的朱秉松?“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就是那个尼克嘴不严。”

    “雷记者怎么还不回来?”陈太忠不想再说了,站起身子走到包间门口一张望。下一刻,雷蕾就走了进来,脸上笑嘻嘻的,也没什么不豫的神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饭局开动,吃了没几口,雷蕾笑问陈太忠,“这次在北京待了这么久,见到黄老没有?”

    “见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郁闷的心思一去。卖弄的心思又起来了,“黄老还给我写字儿了呢。你们等一下啊,我拿给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赠凤凰科委?”许纯良是识货的,一眼就看出了要害,笑着冲陈太忠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行啊太忠,你能……真的,大能啦,这字儿往你科委一挂,章尧东要动你,也得掂量掂量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蒙艺要动我,也得掂量掂量就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眼下章尧东还会随便动我?丫脑子又没进水。

    “你这嘴真得注意一下了,幸亏现在没外人,”许纯良正色劝他,旋即笑着话了,“这次去北京,见到什么厉害人物没有?”

    听他说起邵国立和奇丑无比的孙姐,许纯良琢磨了半天,还是苦笑着摇摇头,“这俩我都没听说过,不过这个姓孙地,可能家是部队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一说你也混北京呢,”陈太忠笑着指着他,“根本不认识几个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多,你这话说得一点道理都没有,”许纯良白他一眼,“莫不成你以为大家都该认识和知道?真是懒得说你!”

    第九百四十六章一潭浑水

    所谓的“风水轮流转,明年到我家”,这顿饭吃到末了,雷蕾终于一反沉寂,“陈主任,你让我了解地那件事,也有点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让你打听事儿了?”陈太忠一听,那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倒是王浩波笑着看他一眼,心说人家女孩子脸皮薄,找个由头跟你单独坐坐,你怎么这样啊?

    雷蕾却是对这一眼分外敏感,她一向没什么绯闻传出去,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坏在王书记手上,于是轻咳一声,“那个厂子的事儿嘛,我帮你问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就不能再说什么了,素波纺织厂也是事关重大,到底有什么人牵扯进来了,那也不好当着人明说。

    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仔细衡量一下,终是觉得,许纯良算是比较对眼的朋友,还是问一句的好,万一许绍辉牵扯其中,劝其脱身也算是分化对方阵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直觉地感到,这件事应该跟许省长没什么关系,人家低调那是出了名的,不过,他还是要叮嘱一下,“小良我问你一件事儿,要是不关你的事,你就当今天没听到,成不成?”

    许纯良很随意地看他一眼。漫不经心地笑着点点头,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素波纺织厂那边,跟你没啥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那边怎么了?”许纯良还真是一点都不清楚,可见他活得确实挺浑浑噩噩的,“这跟我肯定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倒是听说过。”王浩波在素波这几十年不是白混的,一听就听出点名堂来,“那里水可是深,想动那儿地人不止一个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就当今天我没说这事儿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现在的他已经比较清楚,什么合适跟朋友说,什么事不合适跟朋友说了。

    可事情还就怪在这儿了。他不想说,王浩波不干了,“太忠你就说说嘛。大家又都不是外人,再说,小雷能打听到的事儿,我和纯良真想知道的话,也不难问到,你说一半留一半算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王书记输诚的暗示,使劲儿地把关系往近里拉呢,陈太忠原本也是性子粗疏之人,觉得这话也有理。说不得看一眼雷蕾,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雷记者这是报复呢,”许纯良笑了,“嫌我们刚才撵你出去了?不过刚才地事情真的有点不方便你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素波纺织厂厂长纪德云操作的,”雷蕾笑一笑,有气无力的样子,她心里也不服气呢,我打听到地消息。你们一定能打听到?哼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也知道她来小性子了,笑着对那二位诚恳地解释,“其实这件事麻烦大了,你们不沾边最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令两人有点悻悻,许纯良还好点,是个无所谓的性子,王浩波心里倒是有点算计。看来以后还真不能随便开罪雷蕾了。

    饭毕。这俩就这么走了,倒是雷蕾大明大方地留下来。这次,也没人猜测那些风花雪月了,显然,雷记者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纺织厂地情况还真有一点蹊跷,现在大力推动卖厂的,就是厂长纪德云,当然,大家都知道他是幌子,可是幌子背后有谁,还真的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就是在伯明翰代表团抵达的这两天,纺织厂刷地拿出这么一份方案来,要说是临时之举那绝对是胡说,可见纪厂长图谋已久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是获得了市政府的认可了,秘书长何铁英更是大力支持,所以说这里有朱秉松的影子,基本是定局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并不仅仅如此,传说中下一步开纺织厂所在土地的公司都有眉目了,德赛隆房地产公司,一个下海地供销社主任搞地。

    不过,德赛隆背后是蔡书记地儿子郭明辉在主事,这基本上算是人所共知地,而这卖厂方案又得到了素纺所在地西城区区政府的肯和推荐。

    西城区地区长牟英华跟朱秉松走得不是很近,倒是跟素波的书记伍海滨关系尚可,这就又是一拨势力了。

    德赛隆的股东里,还有素波的老混混李小刚----在韩天之前,他是道上老大,韩天就是踩着他上位的。

    当时韩家兄弟带着霰弹枪和手榴弹直接冲进了他家,“活不下去了,小刚哥给口饭吃吧”,看着拉弦儿套在韩天手指上的两颗手榴弹,李小刚当机立断地表示----以后我不玩了。

    后来韩家兄弟才知道,李小刚算是洪门中人还带了辈分儿的,于是又缓和了关系,海外不少豪杰,也是通过李小刚认识的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陈太忠预料的一点都没错,这里面各方势力都有,乱成一锅粥了,倒是因为市政府地支持,纺织厅这次没再出异声,或许是比较干净的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雷蕾的分析,朱秉松和蔡莉并不是一条心,所以朱市长这次,倒真的可能没什么私心,只要土地归了德赛隆开的话,朱秉松的势力公然介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纺织厂的地段是次热门地段,不是最热门,也就是说这里最大的优势是地方大,统一部署开能保证最大地利润,真的要是几家分摊,又是相互不买账的话,那就真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所以目前看起来,最让人头疼还是蔡莉----这也好理解,人在人情在,下都要下了,临走之前不捞点也亏得慌不是?

    当然,其他的像伍海滨、牟英华之流也不能小看,纺织厂纪厂长人面儿也极广,李小刚倒是不算什么,可人家在海外华人圈里还有点关系----要不然十几年前就被严打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内幕,雷蕾怎么可能当着王浩波和许纯良说出来?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就好,一帮土鸡瓦狗,我就不信蔡莉和伍海滨敢公然冒头出来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蒙艺铁了心要拦住的,他们算什么?不过这个郭明辉,最近活跃得有点过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始资本积累阶段,大家都是有原罪的,”对这一点,雷蕾倒是看得很开,“有钱人我接触过不少,谁敢说自己就那么干净?”

    陈太忠认可这话,可是,“吃相总不能太难看吧?做得这么肆无忌惮,当别人都是白痴啊?有没有考虑到政府形象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想到了6海省某人跑路之后,留下了一栋价值七、八千万的烂尾楼,“谁又能保证他们原始积累的钱,能用在经济展上,而不是卷款潜逃?”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陈太忠地认知,又跟大家地不尽相同,他从来不认为,原始积累阶段有点卑下的手段是不可饶恕地,毕竟有了积累,资金形成了规模,才能打造出规模化的产业,从而更快地推动经济的展。

    可是,有个前提是,你自己想活得好,别人也要活不是?吃相太难看是要遭天遣的,而眼下这帮人居然不顾物议,就想**裸地绑架政府,任由这么展下去,怎么得了?

    人做事,要有个度才好,有些红线,是必须坚持的!

    而且从原则上讲,干部子女是不允许经商的,郭明辉敢吃这么大一块,就不怕将来万一有人调查?

    当然,蔡莉一旦下了,被查的可能性不大,可是郭明辉不怕的可能性更小,那这笔钱的去向也就好猜了,有没有钱留在国内展经济,那不敢肯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会有不少钱直接流到境外去。

    哥们儿能坐视你们原始积累,是指着你们拿这钱展经济呢,你们不但吃相难看,还要把压榨的钱搞到国外去,繁荣欧美房地产市场不说,还为那些白毛猴子创造就业机会,反倒是忘了生你养你的祖国?

    就算这钱没投到外国的实体经济上,投入虚拟经济也是不该的,让他们国家的税收上去了,好有钱搞研究,研制出武器,制造出军火,好炸中国的大使馆?

    呃……慢着,驻南斯拉夫大使馆,好像现在还没被炸吧?

    雷蕾含情脉脉地看着陈太忠,见其久不出声,终于禁不住咳嗽一声,“晚上不回了,跟家里打招呼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“南斯拉夫的形势怎么样了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