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三章 绝妙的点子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三章 绝妙的点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嗯?情报?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禁不住微微一动,必须承认,虽然他真地想除掉此人而后快了,可究其原因,也不过是他自己的意图被对方猜到之后的恼羞成怒而已,要说刻骨的仇恨----这厮配吗?

    反正,哥们儿听完情报,再翻脸不认人地拿下这家伙,倒也未尝不可嘛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个,他双臂一用力,崩开了小刘地胳膊,看一眼黄占城,不屑地哼一声,“本来没工夫到东北找你这混蛋呢,没想到两天不见,主动跑到北京送上门来了……什么情报?说!”

    黄占城则是被陈太忠的暗示彻底击倒了。

    按惯例,他每次行骗之后,都要找个地方躲躲风头,这次被陈某人吓得从天南狼狈而逃。不但收获不佳,他躲藏地时候,也谨慎了许多,躲在东北的事情,甚至连小刘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眼下自以为隐秘的行踪,被对方一语道破。骗子黄心里的震惊,那是可想而知的,其实,只冲着陈太忠能找到这里,已经是很惊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姓陈地家伙真如支光明所说的那样,是个手眼通天的家伙,这一刻,黄占城心头涌上无穷的悔意:早知道是眼下这种结局。当初我瞎跑什么啊?还不如乖乖地留在天南做个配合,倒也未必会遇到什么严重地事情。

    是地,他已经知道,陈某人找自己不会有太要紧的事情,道理在那里摆着,人家没心思谈了,想直接报警!

    黄占城是个善于总结经验地家伙----错非如此也不能忽悠得那么多人上当,眼下他都忘不了一边迅琢磨判断,一边牢牢地将这懊悔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。他必须马上说点什么,“我新开地这个公司,是搞风水勘测的,嗯。有不少政府机关和国企,对这个有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。微微来了点兴趣,就竖着耳朵等下文,谁想对方居然就此打住,不肯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他有点奇怪,好半天之后终于出声问了,你丫倒是快点更新啊。“这个就能利用很多啊,”黄占城看着他,眼神煞是无辜,却是又不敢再作怪了,“我可以提供名单给你。你还可以指定人选要我去公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陈太忠终于明白了这件事里的味道。纵然他有心收拾黄占城,可是这一刻。他的爱才之心再次涌现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桩阴人的法宝啊!他真的有点感慨了,黄某人这一身歪才没走正道,要是能走了正道,那能造福多少人啊?

    殊不知,这又是他高看了黄占城了,这世界原本不缺法宝,关键是看使用者有没有祭起法宝的本事了,他自己是有能量的主儿,自然会认为这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孙悟空的金箍棒……不错吧?能大能小,随便动动就是翻江倒海,可是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,没本事的就算拿上它,也直接被压死了。

    当然,黄占城也知道,陈某人是祭得起这金箍棒地,所以这又是投其所好的建议了,虽然他已经打定主意无条件配合了,但是仓促之间就能找到陈某人的长处,并且有针对性地做出暗示极强的解释,不得不说,这家伙也确实算得上是个歪才。

    “行啊,不简单,”陈太忠点点头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马上去凤凰,每天早晚八点向我报到一次,帮我办完事儿,我饶你这次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他已经走出了房间,只剩下些许余音,袅袅地在房间里回荡着。

    等了好半天之后,小刘才战战兢兢地话了,“占城,不行地话,咱再换个地方吧,这北京城,不是咱能呆的了。”

    黄占城地脸色赤橙蓝白地变幻半天,才黯然长叹一声,“你觉得,咱们能躲得开这个魔星吗?算了,我还是去一趟凤凰吧,这家伙没马上带我走……人家凭什么啊?咱躲得过去吗---不能再给脸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自是不无道理的,他自忖智商和情商惊人,然而,实力上的差距能极大地弥补其他方面的差距,陈太忠的实力……肯定是用不着怀疑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陈某人只是觉得,这两天没好好地陪荆紫菱玩,已经是有点对不住人家了,而且,带着死猪一样的黄占城坐飞机的话,也有诸多不便。

    而眼下,既然黄占城认栽了,那么他不介意再给这家伙一个机会,也好让这厮以赎前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一件事也在困惑着陈太忠,刚才他用神识搜索的时候,不但现了黄占城,也现了凤凰市商业银行的左媛左行长,这让他有点奇怪:商业银行不是凤凰市地地区性银行吗?来北京做什么啊?

    不过,年轻地副主任很快就为自己的疑惑找到了解释,他能来北京跑动政策和项目,人家自然也能,商业银行草创之初,估计有不少政策,也是要听从上面地指导的吧?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他在北京就玩得比较开心了,尤其是他现黄占城乖乖地回了天南之后,心情更是大为好转:这一下,哥们儿就可以放手对付素波的董祥麟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直对省科委的董主任耿耿于怀,可一时半会儿还没什么好的报复手段,当他听说,朱秉松打算为素波也申请试点的时候,终于生出了一些歪点子。

    黄占城的长处,在于能准确地把握人心,并且无中生有地制造出一些事情来,借此敛财骗人,而素波科委马上要有钱了。

    让黄占城去素波忽悠上一趟,导致素波科委扶持失败的话,那一定是一个极为有趣的场景,每每想到这里,陈太忠都能情不自禁地出微笑,这主意简直是太棒了!

    陈太忠从来就不是一个肯为别人着想的主儿,素波科委损失与否,干他鸟事,你们完全可以不上当嘛----没缝儿的鸡蛋,苍蝇想叮也得有地方下嘴不是?

    当然,想要实现这个目的,至关重要的是要完全地控制住黄占城,那厮的鬼点子和门道太多了,多到陈太忠想起来都有点头皮麻的程度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当他现黄某人识破了自己有利用其的心思时,马上就无法控制地大怒了起来:不听哥们儿的,那就毁掉你!

    不过眼下看来,那厮是打算服软了,所以,这是一个极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然,不好的消息也有,那天范如霜见到了孙姐,居然也就此知道了邵国立的事情,而同时,孙姐也知道了陈太忠北京之行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是的,范总并不怕把自己活动的目的告诉别人,几家争着立项那是事实,她这边藏着掖着的话,不但不符合大家的认知,也算是示弱,正经是大大方方地坦承,能在给对手施压的同时为自己造点势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些事情还是要隐瞒的,比如说黄汉祥的态度就必须隐瞒,造点势是必要的,但是造到众矢之的就很没必要了,这样也有盛气凌人的嫌疑,反倒可能遭致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孙姐一听,就有心撺掇一下,“其实这事儿找邵总就好办,他在改委有关系呢,你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范如霜一听就动心了,今年三月,国家计委改成改委了,按说在她这一块,计委能起的作用不是很大,可是据说下一步,改委的职能会大幅扩张,未雨绸缪一下,倒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北京之行,从请黄汉祥出面到荆老的题字,她欠陈太忠的实在太多太多了,而且还全是关键地方,事实上双方比较起来,她才更像是一个帮忙的,而陈某人倒像是事主了。

    所以,范董纵然是有这个心,也不敢这么应承下来,只打算着旁敲侧击地暗示一下,绝对不合适再用正厅的威风去压那个副处了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几天,陈太忠玩得高兴得很,忙得人影都不见,范如霜也继续跑她的立项,总算是在即将返回素波的时候,两人才再度碰面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