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二章 又见黄占城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二章 又见黄占城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告别了黄汉祥,三个人也没兴趣再玩了,将车开回工作室之后,三人又开始遛遛达达地转悠了,不过荆紫菱对一个人有点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“那个何雨朦很漂亮吗?”她说的是黄汉祥的外孙女儿,刚才屡屡被黄老提起,当着长辈她不好说什么,现在却是将郁闷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她哪儿能有我家紫菱好看?”荆俊伟冷哼一声,旋即又是一声冷笑,“据我所知比紫菱好看的,只有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看到他神情肃穆言之凿凿,陈太忠和荆紫菱异口同声地问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紫菱将来的嫂子,哈哈,”荆俊伟大笑一声,紧走两步,以免遭了自己妹妹的毒手。

    三人正打闹着呢,范如霜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,谈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怎么样?这话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陈太忠犹豫一下,看看荆家兄妹,“走吧,来了北京一趟,还没吃过临铝驻京办的饭呢,今天你们给我个面子,我给自己放假三天,陪你俩在北京好好地玩一玩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像谁稀罕你陪!”荆俊伟白他一眼,脸上似笑非笑的,又斜眼瞟一下自己的妹妹,“这么多年我一个人,不也过来了?”

    荆紫菱左看右看,只当没听见自己地哥哥在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所以。三人的晚饭,就是在临铝驻京办吃的,别说,这里的大师傅还真有两把刷子,做的虽然是普通家常菜,却也是中规中矩的。色香味都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这大师傅一个月得多少钱啊?”荆俊伟吃得也开心,禁不住出声问,“手艺真地不错,我也请一个,省得自己整天煮方便面了。”

    人前风光的老板,人后未必就是那么回事,他还真没有自己的厨子----历经了艰苦生活的人,很多人知道节俭的,铺张只是在表面。

    “月薪六七百吧。”范如霜笑吟吟地答他,“呵呵,就是铝厂的职工,外面有五千聘他的,他不去,觉得不踏实,还是国营企业好啊。^^”

    “这人年纪不小了吧?缺闯劲儿,”荆紫菱才说完话,一盆清汤云吞被重重地顿在了桌上---起码劲儿不小,端菜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师傅。”看此人走了,小铁笑着解释,“小荆你地话,说得声音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甄!”范如霜看看驻京办主任。眼中有着明显的不豫,甄主任闻言忙不迭站起身子。追着那大师傅走了,她才笑着问陈太忠,“下午怎么回事,讲讲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讲两句,范董却是早有类似的认识,一听就明白了黄家避嫌之意,闻言不怒反喜,“呵呵,黄总说了。只要我条件好就能帮忙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他就是这个意思吧,不过没明说。”陈太忠可不想替人打包票,他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范董你今天见了黄总了,回头总能去继续找他了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真要比的话,我也不怕跟人比,不过是怕吃了暗亏而已,”范如霜傲然点头,随即瞥一眼陈太忠,嘴皮子动一动,似是还想要说点什么,但最终还是端起了饮料。

    那甄主任追了出去之后,直到饭毕都没再见回来,想来那大师傅的工作比较难做,不过,荆家兄妹也不是那种没气度的,尤其荆紫菱失言在先,倒是恨不得大家不提此事。

    既然事情办得差不多了,陈太忠也有心情陪着荆家兄妹出去转转了,由于有荆紫菱这个女孩儿在,像什么大名鼎鼎的“天上人间”,那是没必要去了,无非就是三里屯的酒吧一条街上走走,再找个酒吧坐坐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天原本大家说好是要去香山玩的,怎奈走到半路,陈太忠主动要求下车了----没办法,他又有事情可做了。

    “太忠哥,你真忙,”荆紫菱摇下车窗,冲着他撅撅嘴,“有电话忙,没电话也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又扫了你的兴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双手一摊,心说我也不想啊,不过好不容易现了这个姓黄地,没道理轻轻地放过。

    刚才路过一个院子的时候,他感到了强烈的不安,意念一动,才很欣喜地现,敢情那个要盖“亚洲第一大楼”的骗子黄占城,就在这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!该用这厮做点什么,陈太忠心里已经有了算计,既然撞到,那当然要好好地谈一谈了。

    这院子挺大,里面有办公楼也有宿舍楼,应该是个什么大一点地单位,不过陈太忠走的不是正门,倒也没在意,反正门口没警卫,随便进出地场所。

    黄占城正在一栋办公楼的顶层指挥工人安装家具呢,身边站着那个妖艳的小刘,看来也是老搭档了,“我说,这些桌椅什么时候才能装好?下午有重要客人来呢!”

    “重要客人……说的是我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走了进来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黄总,你走得太快了点吧?连个招呼都不打,有点没礼貌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一见是他,就算黄占城心理素质极好,也禁不住怔了一怔倒吸一口凉气,好半天才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其实我安置好之后,就要给你打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用打了,我自己找上门来了,”陈太忠大剌剌地坐到一个包装膜尚未扯开地椅子上。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没想到黄总买卖越做越大,展到北京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黄占城默然,陈太忠也不说话了,事实上他心里正感叹呢:从来没现中国姓黄的这么多啊,果然也是大姓。

    好半天。黄占城才话了,“不知道陈主任来北京,有什么事?没准我帮得上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跑北京很奇怪吗?”陈太忠并没有打算客气,有些人真的是客气不得的,尤其像眼前这位,想要其就范,只能采用高压政策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他还是带着笑在说话,可是许久不见的刻薄在这一刻重现。“你黄总的手都能伸到北京来兴风作浪,我这公务员倒是不能来都办事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承认是我不对,”黄占城举起两条麻杆一般细地胳膊,表示认栽了,别看这家伙瘦得跟人干似地,说两句话还真像那么回事,“既然能找到这儿来,是打是罚都由你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装赖皮,”陈太忠却是不吃他这一套。“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拽回天南,提起公诉?”

    “你要肯提起公诉,就不会跟我说这么多废话了,”黄占城这心眼。还真不是白给的,他见自己地姿态不能让对方买账。说不得又故态重萌,笑嘻嘻地摇摇头。“说吧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?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陈太忠火了,也就顾不得起初的计划了,摸出手机拨个“11o”后放在耳边,也不看这厮一眼。

    死了张屠夫,就要吃带毛猪了?哥们儿还就不信了,缺了你办不成事儿?靠,这年头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各个儿的感觉这么好……

    “陈哥、陈哥……”黄占城一见他拨号。心里就知道自己把对方惹毛了,忙不迭扑到一边。打开一个黑盒子的开关,“您听我解释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他见陈太忠高壮,估计一时半会儿抢那手机费事,没准还要吃了耳光,索性就打开了干扰仪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他行动古怪,拿下手机一看,刚才还是满格地信号,马上就空荡荡的了,一时大怒,站起了身子,冷着脸走向黄占城。

    “牛逼大了啊,还有干扰仪呢?”他冷笑一声,“小子,你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,你要能活着从天南的看守所出来,我跟你的姓儿!”

    搞诈骗的主儿还要买干扰仪,可见此人所图非小,既然不服管教,那索性整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陈哥,我错了……”不得不承认,黄占城还真是号人物,闻言登时就是双腿一跪,抬手冲着自己就是几个大耳刮子,将一张脸扇得噼啪山响,“我打你这臭嘴,我打!”

    “晚了,”陈太忠不理他,抬手就要去关那干扰仪,“给脸不要……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呢,什么杂碎!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那小刘从他身后跑过来,死死地抱着他不肯松手,“求您饶黄总一次吧……”

    怜香惜玉的心思,陈太忠还是有的,不过肯定用不到这位身上,“我数三个数,拿开你的脏手,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钱,我出钱总可以了吧?”黄占城见势不妙,疯狂地试探着,“要不情报,我有情报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