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四十章黄老有请(书号:760

第九百四十章黄老有请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南宫毛毛这话,陈太忠还真的有点惊讶了,“不是吧,我正要出去呢,北京的事儿完了,我要四下转转,然后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你能约出来黄汉祥,孙姐是使了劲儿的啊,”南宫毛毛看着他,“给个面子啊,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上午他被陈太忠把卡退回来之后,第一时间就通知的孙姐,孙姐一听就火大了,“我说南宫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吧?就算你丢得起这份儿,我也丢不起这人啊“这么着。他答应给你地我不管,他退给我的,你给我送回去,”孙姐真地恼了。“咱这***地面子,还轮不到天南地人来扫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办,”南宫毛毛也没话说了。隔着电话就点头哈腰了。当然,他要解释一下自己地苦衷,以免对方觉得是自己在作梗,那就大不妙了,“不过我说孙姐啊,这家伙真的挺吊的,您也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姐当然知道陈某人吊得很,昨天牌局散了他们几个还在说呢,不过别人不爽,她却是没这种感觉----这是我找地人。嗯,挺涨面子地。

    听到南宫毛毛这么说。她略一迟疑,又问了,“对了,他这次来北京,是要办什么事儿,对不对?你帮他搭把手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毛毛本来就打算帮陈太忠说说好话呢----年少有为的英雄豪杰,又是豪爽人物,谁也愿意结交不是?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他又得了孙姐的机宜,少不得认真地关说一下。阴京华一听。孙家小丫头都话了,南宫又点给他十万现金。这就是里子面子都有了,自是要极力帮衬此事。

    阴总心里透亮的,在外人眼里他能结交上通天人物,实在了不得的,可是真是核心***里的人想为难他,基本上就是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儿。正经是做得麻利点儿,还能卖孙家小丫头一个人情,虽然人家未必就记得这人情了,可是真有那不及不就的尴尬时候,别人不记得,他自己不会说啊?

    所幸的是,黄汉祥中午还真不是很忙,所以,阴京华终于不辱使命,成功地完成了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解说到这里,南宫毛毛不无得意地看着陈太忠,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:看看,你得等孙姐来吧?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恩怨分明,”陈太忠地回答,挺符合他的期待,不过下一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“钱我拿走了,嗯,我记得欠她一个人情,这总可以了吧……你让让,我着急去北海划船呢。”

    南宫毛毛好悬没被他气得喷出血来,想去北海划船啥时候不行?下午人家孙姐要来看你呢,多难得地一个机会啊?

    而且,你丫的口气也太吊了一点吧,欠孙姐一个人情?人家那人情,恐怕你欠起来都费劲儿啊,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欠别人人情的!

    他想是这么想的,可是看到陈太忠拎了装钱的皮箱向外走,一时还不敢就这么拦住,人都是有各自的气质的,而眼下这厮的气质,绝对是目空一切的那种。

    还好,他不肯拦,总有人会适时出现,陈太忠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,大门开启,孙姐带着四五个人昂然走了进来。“咦?小陈……你这是去哪儿啊?”孙姐见到他,登时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“去给女朋友送钱,顺便去北海划船,看看白塔什么地,”陈太忠晃晃手上地皮箱,“可是谢谢孙姐厚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客气个什么劲儿啊?”孙姐笑一声,豪爽之气不输男儿,“是你该得的……怎么样,最近事情办得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挺顺利,就要回了呢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其实也挺欣赏这女人,可惜地是,丫实在是太难看了一点,要不然也能做个朋友----陈某人的眼界还没恢复到仙界时的水准,不过近来坐卧花丛,庸俗脂粉已经不能入他的眼了,更何况是如此骇人的芳容?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着急,”孙姐笑着摆摆手,浑然不以为意,径直走到大厅的沙边儿上坐下了,“多呆几天吧?给你介绍几个地方玩玩儿?”

    “单位事儿多,忙不过来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这么说吧,孙姐有什么事儿直说,我看你是痛快人,我也不喜欢玩儿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朋友,想去澳门玩玩儿,你见过的,就是邵国立,”孙姐点点头,看得出来,她也喜欢陈太忠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,“他希望能请你一起过去玩玩,我有点不待见他,不过他张嘴了,我也就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是这么说的,可是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地理解,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也扯不开,比如说陈某人和凤凰市的王宏伟局长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怕是没时间,”陈太忠摇摇头,脸上虽然挂着笑容,却是一点都不肯买账,说穿了,其实谁都没欠谁的,说那么多干什么?

    “这样吧……”孙姐沉吟一下,似是要提出什么条件来,却不防陈太忠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荆紫菱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陈太忠还待解释,自己或者要晚一点去的时候,荆紫菱已经在那边嘟囔上了,“太忠哥,去不了北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,你倒知道了?”陈太忠心里一时惊讶无比,下意识地回头看看孙姐,丑女人却是瞪着小眯眯眼,不解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黄伯伯要我下午去他家,还有哥哥和你……”荆紫菱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无奈的样子,“咱们买点什么礼物好?”

    难怪她不开心,来北京几天了,就没好好地玩过,每次总有莫名其妙的事情打断游兴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,有老辈人招呼着去他家呢,不好意思啊,”陈太忠搁了电话,冲孙姐一摊手,苦笑一声,“你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儿倒是没了,”孙姐一听说,人家不情愿去陪邵国立,也就没话可说了,刚要起身就走,眼一斜看到了南宫毛毛,“南宫经理也在啊?”

    岂止南宫经理在?范如霜还在呢,下一刻,范董事长从楼梯上走下来,出现在了大厅里。

    倒是陈太忠见人多了,打个招呼就转身扬长而去了。

    敢情,黄汉祥一回家,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拿着喷壶给花浇水呢,人老了就是这样,贪生怕死不瞌睡,他见状马上把手里的东西献宝一样送上去了,黄老一见就精神起来了,“这小荆还记得给我写这么一幅字儿,嗯,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边说着,秘书就很有眼色地拿过了放大镜和老花镜,供老长把玩欣赏,“这家伙的字儿有点变化啊,不过,这个杖看南雪……是个什么讲究呢?北京这是北边儿啊。”

    秘书侧头看看黄汉祥,黄总很无辜地一摊手,示意自己也不知道,那位见状,二话不说就转身出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秘书就走了进来,满脸的笑意,“呵呵,老长,这个杖看南雪,是荆老调侃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黄老呆呆地听完解释,哭笑不得地一拍桌子,“这个家伙,他白头了是身子骨儿不行,我还没白呢……小周,设计个好词儿,咱们回敬他一下,我写!”

    您那是染黑的,秘书笑嘻嘻地点点头,转身又出去打电话了,黄老这才看看自己的儿子,“我说,这字儿你是怎么搞到的?”

    黄汉祥自然知道,自家老爹心里明白着呢,少不得将这点事情一一解说一下,甚至还不忘说一下天南省电解铝项目在争取立项。

    “啧,倒也难为他们了,”黄老一听,摇头笑笑,“天南的事情,我的态度你知道,不过人家找的是你,倒是把小荆家那俩小孩儿喊来我见见吧,礼数总得讲……嗯,还有那个小家伙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