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三十六章肥田一块(书号:760

第九百三十六章肥田一块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和荆紫菱才出了那小院儿,就接到了范如霜的电话,说是阴总已经约好黄汉祥晚上见面了,请尽快赶回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要带着荆紫菱一起回去了,不管怎么说人家是荆老的孙女儿啊,半个小时之后,等两人赶到临铝驻京办的时候,范董事长却很遗憾地告诉二人……估计黄总不能来了,有事儿了,可是大家不能散,得等消息。

    看人眼色的滋味,还真不是一般的郁闷啊,陈太忠看着愁眉不展的范如霜,感触颇深地叹一声,“范董,其实我现,你也活得挺累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,谁说不是呢?”听到这话,范如霜登时就是一声苦笑,脸上挂满了失落,再也不见人前的那种意气风。

    不过,她倒是个控制情绪的高手,下一刻,她就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“迟早有一天,你也会遇到这种事的……对了,今天手气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不怕把事情学给她听,如此这般地解说了一遍,“……不过,我也不知道他们赌的是多大的,赌相也不是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你问我,那就是问道于盲了,”范董知其心意,不禁笑着摇摇头,“这种***我也少接触,要不然哪里会像眼下这么被动?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赢的那点钱……”她略一踌躇,心说不让人家要也不好意思,怎么说也两百多万呢,可是再想想眼下自己的窘况。终是咬咬牙,“能不能送南宫毛毛一个人情,少要一点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有点犹豫,他不是舍不得这点钱,而是他觉得,范如霜你这要求,提的有点过分吧?你拿自己的钱慷慨,我绝对没二话,凭什么干预我地收入啊?

    换个时候,怕是他已经开始歪嘴了。只是才见了范董事长坐困愁城,他倒也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,“少要多少?”

    要是拿出一两成给南宫毛毛做谢礼,那是他早计划好的,这年头独食不肥,不过要是你的要求太过分的话,那么就……哼哼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,最好能全免,”范如霜还真敢说。不过,范董做事,自然不会像陈某人那么不着边调。“你在这儿的损失,回去我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补给我?怎么补给我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?斜眼看看她,“两百多万呢……没啥名义的话,我可不敢收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范如霜看看荆紫菱,欲言又止,只是,以天才美少女的脑瓜,对这种明显的暗示,岂能不知情?于是嫣然一笑站起身来向外走去。“我去给我哥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孩儿真的不错,太忠啊,你要错过了,我都要为你感到可惜,”范董看着她地背影,由衷地感叹一句,“可惜就是个子高了点儿,搁在我们那个年代,这叫大洋马。不过,眼下时代不同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絮叨两句,方始转入正题,“临铝阴平分公司的帐很乱,总经理陈小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只要你反应他的问题,我就下手去查……这家伙这几年手脚很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是张永庆的人?”陈太忠一听,就直指问题的核心,没搞错吧。你欠着我的人情没还。眼下又要撺掇着我排除异己?

    “是老张的人,”范如霜相当痛快地承认了。一点也不隐瞒,“当时怕影响太大,我说了不动那里的主要领导班子,谁想到这家伙胆子挺大,以为没事了,现在还是我行我素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你出面,这件事我会一查到底的,”她笑着向他解释,“主要是我不好出尔反尔,你一出面,我借势挥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对我有什么意义呢?”陈太忠死活想不清楚里面的关窍,忍不住出声问了,“这事最后就交到你们临铝纪检委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要真地处理他,还要上报呢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最多就是让他稀里糊涂下了就完了,”范如霜冷笑一声,“我还得考虑临铝的形象呢,你说是不是?”陈太忠默然,范董这话说得真的够**也够坦诚,这女人强势的名声在外,他只当她在铝厂就是一言堂了,谁想要考虑的问题也不见得就少到哪里。

    “那其实换个人,也能配合的,是不是?”他很谨慎地问了,说句实话,他一时都没反应过来,这话题怎么就扯到这里了,“阴平招商办的安道忠,是我党校同学,关系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他这么说,不过是心里下意识地存了躲避争斗、远离漩涡地念头,倒也不能说就是不妥当,只是却是忘记了初衷。

    “当然,给谁办这事儿都行啊,”范如霜笑着点点头,看着他的目光却是有点异样,“不过,我忍了这么久,既然已经把他养得这么肥了,八位数的身家……又何必便宜了外人呢,小陈你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呃,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,看着范董事长脸上淡淡的笑容,不知道为什么,他只觉得背心处有些凉飕飕的,“范董你是说……榨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吃的,怎么给我吐出来,”范如霜点点头,脸上的笑容开始结冰,“我不想把事情闹大,不过既然动一次手,他又这么不识趣,不让他伤筋动骨……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从中间可以得到的东西,是有限的吧?”陈太忠彻底明白了,谈这种事情,荆紫菱还真地不合适在场,同样一件事,体制外的人能听得胆战心惊,而体制内的人则是能比较从容地消化。

    “你能从里面得到多少。在于我地人的暗示方法,”这一刻的范如霜,已经不再是一个厅局级干部,看着她冰冷的眼神和翻飞的嘴皮,陈太忠觉得,自己更像是在同一个叱咤商场的奸商谈一笔大买卖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现在可以给南宫毛毛一个面子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她,终于将思路返回了原位,“这是你地回报,是这样地吧?”

    可是范如霜闻言。却是明显地会错了意,她苦笑一声,“你要是信不过我,那也可以当我没说,这只是我突奇想而已,呵呵,我对这个项目期待得太久了……不能容忍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无所谓信得过信不过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刚才还真没意识到。范如霜会如此地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,这简直将资源最大化了,是地。这才是斗争地艺术。

    没有出尔反尔地出手,就维护了她的威信;杀而不死,就维持了自家的颜面和微妙的平衡;将人养肥再杀,那就是没有枉下这么一刀:将这缘由转告自己,却是又卖了人情……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也清楚,从陈小马身上挤出的油水,不可能落到范如霜手上太多,她不会这么傻地授人以柄。然而谁能得到更多的油水,却是范董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计算,简直令人叹为观止,一箭双雕或者三雕他能想到,可是范董事长这一箭,最起码射落四只雕,还是顺手拈来的这一种……是地,在十分钟前,她还不知道他赚了两百多万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种能力啊?陈某人自认。他就算水平挥,也不过就是如此了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还好,他也有得意的地方,那就是范如霜算计这么多,总有一处是算计错了----其实人家未必是错了,不过是某些人不服气,有意叫真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两百万不要我都无所谓地,”他笑着话了。“能给凤凰吸引来更多的投资。才是我想要的,范董能再照顾我两个项目。那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我回去找找吧,小陈你既然这么说,我肯定是要大力支持的,”范如霜可没认为,他是如此地大公无私,她只是想:这家伙倒是滑头,居然知道趁火打劫多要点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能冲着她的面子,吃了两百万的眼前亏,这一点还是让她颇为赏识的,年纪轻轻就敢这么豪赌,怪不得升得这么快呢,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努力帮范总搞定这个项目,”陈太忠笑着一拍大腿,一时也顾不得吴言说的养贼自重了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女人家都这么痛快,他作为个男人,又是个仙人,总不好过于斤斤计较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荆紫菱推门而入,轻盈地迈动长腿,坐到了他地身边,悻悻地撇撇嘴,“论文答辩提前了,提前了五天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