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同样的问题(书号:760

第九百二十八章 同样的问题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蒙艺的话,乍一听起来有点无情,不过陈太忠略略一琢磨,就明白了,蒙书记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呢:小子,我是支持你的,可是,你千万不要仗着我的支持胡来,明白不?

    事情是大还是小,违反原则与否,那都有一个度在里面,这个度就是很唯心的东西,反应过来这句话的轻重之后,陈太忠脚步轻盈地离开了蒙宅。

    友好城市虽然缔约了,但是伯明翰代表团也没离开,原因很简单,不但有些事情需要完善一下,还有一堆领导要见伯明翰的市长呢。

    范晓军是去接机了,不过那体现的是对客人的尊重,接风宴之后他就消失不见了,是的,两人还没在私下会面过,范省长觉得哪怕单纯从礼仪方面讲,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,也得表现出来点地主之谊吧?

    杜毅也有接见代表团的心思,同伯明翰结为友好城市的是素波市,但是,伯明翰在英国就是一级的行政区了,可素波在中国那是铁铁的二级,咱不能让外国友人带了遗憾回去不是?

    所以,三天之后,伯明翰代表团才离开了盘踞几近一周的天南宾馆回国了,接下来,就是天南省十佳青年的评选委员会及相关人等的进驻了。^^

    事实上,颁奖典礼原计划是昨天举行的,不过,由于伯明翰代表团尚未离开,入驻的只是部分组委会和团省委的人,大部分与会者都住在附近的酒店,省里的活动,自然是要为外事活动让路的。

    等到伯明翰的代表团离开之际,天南宾馆里就只剩了零星的华商队伍,在市政府办公厅的统一组织下,住到了相邻不远地“富华大酒店”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富华大酒店的硬件和软件设施,同天南宾馆不相上下。差的不过就是一个名头而已,可是在大多时候,名头的差异,就足够表达出某些信息了。

    就在推迟了两天的颁奖典礼上,让陈太忠郁闷的事情,再度生了,原本他是排在第三的,现在居然排到了第十了。

    搁在两年前。他绝对不会对这种事情在意,可是眼下名单的变化,就让他很不爽了,显然,这是某些人想给他点颜色看了。\在这种场合,不注意排名地人很多,这种人就算他们注意了也没用,可是注意排名的人,就能体会出其中的味道,尤其对那些靠近核心的。知道了名单变动的人来说,陈太忠这次算是颜面扫地了。

    原本是十佳青年的第三,现在排到第十去了,这变动很大的,颁奖典礼再推迟一个月,名单上可能就没这一号人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可不是一个吃哑巴亏的人。这心里就算是把团省委记住了,倒不是说他又加了一个仇人,而是说他想着什么时候方便,一定要去团省委问问去,这到底唱得算是哪一出。

    还好,下一刻,他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事情转移了:原来蒙勤勤也没在省十佳青年地名单里。哈哈,这还真的好玩了,谁敢把蒙书记的女儿涮下来?

    省十佳青年的活动是团省委组织的,所以,今天到场的省级领导里,最大地就是负责宣传口的副省长许绍辉了。

    站上小礼堂的主席台时,陈太忠心里还在琢磨,这件事情,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问问许省长。到底是什么缘故,就把我弄到第十了呢?嗯,还有,蒙勤勤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给他颁证书的,是团省委副书记张玲,不到四十的女性副书记,个子不高微微有点胖,脸上始终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。

    估计这张书记也不怎么得志吧?陈太忠知道,站在十佳青年最后一个。给他颁奖的领导地地位那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反正。硬着头皮捱了半个小时之后,陈某人终于可以回到他的座位上了。心里这疑惑一生,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了,直接虚拟了一个本体在他的座位上,本人却是溜出了会场,给蒙勤勤打电话,“我说你怎么落选了?”

    蒙勤勤一听就笑了,“呵呵,早跟你说了,我推了嘛,你还不知道这个?对了……什么时候去北京?”

    敢情,今年的省十佳,金融系统的有一个指标,省中行本来是报了蒙勤勤上去的,不过秦科长婉拒了,后来上去的虽也是业内人士,却不是中行的,因为这个,大行长还有点耿耿于怀的意思。^^

    嗯,那蒙勤勤没事,可是我有事啊,这个结果,可不是陈太忠想要地。

    颁奖典礼之后又是会餐,陈太忠看着自己这一桌子带着红花的男男女女,总觉得有点别扭,恍惚之间,跟别人聊天的兴致也不是很高了。

    挨着陈太忠坐的,一个是素波市粮食局服务公司的老总周兴旺,一个是天南工业大学的副教授胥强,两人都是三十出头。

    周兴旺也算素波大名鼎鼎的人物了,三年前他上任的时候,服务公司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服务部门,手下小猫三两只,四五间门面房,大家都是混日子地。

    在他手上,服务公司创造了一个餐饮品牌“合家欢”,由于有自己地特色,定位合理,在宣传上也下了大工夫,短短一年就闯出偌大的名气,到目前,全国已经有连锁店五十余家,去年总销售额达到了惊人地二点二亿元,被选为十佳青年自是当之无愧的。\

    有点成就的人,待人不免就有了点霸气,虽然明知道,自己这一桌的人里,全是一时俊杰,不过周兴旺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在他眼里,在大会上作为青年代表言的苏永刚也不过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见苏永刚春风得意地在说笑,而身边的陈太忠在一个人怔,周总抬手拿起酒杯,向他一伸,“来,小陈,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木呆呆地举起杯子,脑子里兀自乱七八糟地在寻思,端起酒杯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和一个字,“干!”

    嗯?周总登时就觉得,此人有点没眼色,我纡尊降贵地跟你碰一下,你居然就不表示一下?总不会连我是谁都不认识吧?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计较的心思,更没有计较的时间,许省长已经跟团省委的书记和省委副秘书长走了过来,笑吟吟地向大家寒暄。

    许省长手里也端个小酒盅,每次倒勉强盖得住杯子底儿的一小点,挨个跟大家碰一下,就一饮而尽,对省里的常委而言,这么做已经是相当给大家面子了---指望人家跟你“满上”,那你也得有那个资格不是?

    许绍辉转到周兴旺面前的时候,居然很客气地拍了拍周总的肩膀,“我是久闻合家欢的大名了,小周,一定要再接再厉,不许骄傲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您放心,”周兴旺这心里,别提多高兴了,忙不迭举起杯子,“许省长,我们合家欢邀请您在有空的时候,过去视察指导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倒是会来事儿啊,陈太忠听出来两人是初次见面,不禁对周兴旺交际的本领生出些许赞赏来,这么冒失的话能这么合时宜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对陈太忠,许绍辉也没什么过头的表示,只是微微点点头,还是那么一个小杯子底儿的酒,“嗯,小陈不错,拉住了甯家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甯天嘉是他亲自请到天南来的,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算少,而陈太忠负责搞定了甯家投资,许省长这么说,自然是公对公,经得起有心人琢磨的。

    周兴旺见许绍辉对陈太忠居然也有话可说,心里就有点惊讶了,等一帮领导离开之后,低声问了,“小陈,你凤凰市政府的?”

    周总这话,问的实在有点那啥,不过,今年的省十佳,他是早早就内定了的,自然不会关心其他可能的竞争对手,能冲着陈太忠喊出“小陈”俩字来,也不过是因为陈某人左胸别着的红花下方挂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招商办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还在琢磨,我的排名为什么会掉到最后一位,是不是该问问许纯良啊?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他入世之深已经过了他计划,现在居然会计较起这种无所谓的排名了,当然,这也可以说是官场混得久了,本能地产生了保护自己的警惕心。“哦,招商办的啊,”周兴旺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合家欢马上有进军凤凰的计划,希望到时候,你大力支持哦。”

    “合家欢?”陈太忠挠挠头,同周兴旺一样,他也没琢磨一桌人的来历,不禁尴尬地笑一下,“呵呵,这个肯定欢迎了,不过……这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