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二十六章看不过眼(书号:760

第九百二十六章看不过眼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其实,对于纺织厂的事情,雷蕾自己就比较清楚,凤凰纺织厂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,素波纺织厂的规模和处境跟其相差仿佛,自然是要紧张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,面对素波纺织厂的窘境,大家都束手无策,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,有人从京城来,要收购这个厂子,给出的价钱不高,但却是将最头疼的工人安置问题一口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挺奇怪的,这年头还有雷锋?

    就在纺织厅跟这公司谈判,将答应未答应的时候,忽地有人反应了过来,这绝对是跟纺织厂的地皮有关----如此这般地操作一下,呀,死了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那就无须再说了,京城来的人,不过是商业理念先进一点而已,要说背景几近于无,起码在天南不行,于是买卖就黄了。

    以后,还有人6续地打过素波纺织厂的主意,只是,这时候西城区开的大趋势大家都看到了,登时,纺织厂的身价就一涨再涨了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件很滑稽的事情,厂子开工率越来越低,可是厂子的价值却是越来越高,不过据那个“随遇而安”在报纸上的说法,这属于“城市进程化中必然会生的怪现象之一”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打素波纺织厂念头的人,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,不但成本不断上升,暗箱操作的难度也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又由于素波纺织厂是接受双重管理的,同时搞定素波市和纺织厅难度也不小,所以就磋跎到了今日,任是谁想啃都要掂量掂量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得知这些消息,就是在接了雷蕾下班之后。两个人坐在锦园的小包间里,一边听着雷大记者的陈述,一边看着天南新闻里的“素波与英国伯明翰市结为友好城市”地缔约现场录像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笑容满面的朱秉松。陈太忠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,纵然是在初夏时节,纵然他是体质异于常人的仙人,可是他地身上还是禁不住生出了些许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……初步达成二十余项经济合作意向,以及学术交流、旅游推广、足球等……”听着田甜在那里白活,他只觉的有点心浮气躁,转头看看雷蕾。“你说,这一块钱卖了素纺,朱秉松会不会有份儿?”

    “这谁又能知道呢?”雷蕾也是被他所说的事实惊呆了,作为一个记者,她听过、见过不少阴暗的东西,可是居然有人敢如此**地向国有资产伸手。还是让她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的几个亿的资产,就这么被人瓜分,”她苦笑一声,“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,就是扯了一张虎皮而已。”“狗屁的虎皮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有心再说点别地。却是死活都说不下去了,他还能说点什么呢?

    雷蕾也没心情说话了,一时间,房间里都是静悄悄的,好半天她才叹一口气,“算了,太忠,这不是咱们小老百姓能掺乎得起的,我不能。你也不能。”

    我还不信,这天下没讲理的地方了!陈太忠想到这个,心里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,原本,他以为自己能淡看某些东西,直到事到临头,他才现:哥们儿真的丢不起那个人啊。

    这不是纯粹让外国人看咱笑话吗?再想想素波市政府对他的前热后冷,这心里就越地不平衡了,“我不能?哼。你走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。他一边就摸出了手机,略一踌躇。就拨通了蒙艺家地电话,“尚阿姨,我小陈,陈太忠,请问蒙书记在家吗?我有重要事情要向他汇报。”

    蒙艺不在家,不过尚彩霞倒是说了,“你先来吧,也不知道他几点能回来呢,先在家里等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送你回家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冲着雷蕾笑一声,“这件事情我真的看不过眼,实在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雷蕾自是知道,太忠的抱歉,是说晚上不能陪自己了,她犹豫一下又叹一口气,“我自己回也行,不过太忠,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,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处,得不偿失啊,再说一句难听的话了……你确定蒙艺没掺乎进去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蒙艺要有问题,我再找别人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,顺便摸一下雷蕾的披肩长,“我总得让他们明白,万事不能太过,要不然总有人会看不顺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有很多人啊,”雷蕾着急了,冲着他大喊,“你还笑……还笑!你一个人顶得住那么多人吗?别幼稚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去蒙书记家探探风声,总是可以地吧?”陈太忠笑着举起手来,她的话正说中他的心病,不过这也只是提醒了他,要注意方式方法而已,“呵呵,势头不对,我总能溜之大吉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那种会溜之大吉的男人吗?”那个能闯入数百人中救我的男人,会是胆小怕事的吗?雷蕾盯着他看了半天,苦笑一声摇摇头,“我真的很不放

    “当然是啦,我才不是二愣子呢,”陈太忠笑着冲她挤挤眼,顺便捏起了隐身术的法诀,快地隐现一下身子,“呵呵,记得吗?我不报应还有天报应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脸上那意味深长地笑容,雷蕾终于想起来了,这家伙其实还有点不被人知道的秘密呢,眼下旧话重提,也不过是让她放心:好了,我不会蛮干的。

    “总是小心点好,”她叹口气,探嘴在他脸上亲一口,拎过手包站起了身子,“好了,我自己走,你赶紧去文峰路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来到蒙艺家中的时候。已经接近八点半了,蒙书记依旧没有回来,不过已经打了电话通知,九点之前到家。

    尚彩霞对陈太忠倒是挺客气。尤其是她对那个“aTm机保护罩”有点兴趣,在她眼里这事情并不大,不过眼下她看陈太忠比较顺眼,自然就愿意多问问情况,也好出手相帮。

    蒙勤勤倒是不客气,拎着他要礼物,可是陈太忠压根儿还没想到。自己该送她什么呢,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过两天去北京,去北京转转,有好东西帮你带点回来,成不成啊?”

    “勤勤。你这丫头,”尚彩霞佯怒地斥责她,在做母亲的看来,两个年轻人保持这样的关系就不错,相互帮忙,却是建立在有来有往的基础上,亲近而有分寸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不是一直很少来我家吗?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蒙勤勤不敢顶老妈。眼珠一转,又提出个古怪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不来,是不想让人说我钻营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一摊手,心说若不是实在看不下去那些人的行为,今天我也不会来,你当哥们儿喜欢在别人面前装孙子啊?“这话你可是说错了,”蒙勤勤摇摇头,得意洋洋地教训他。“只会钻营不对,不过只会埋头傻干不会钻营的,那就更不对了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勤勤,不要胡说八道!”尚彩霞又是一声轻喝,不过声音并不算严厉,可见对自己女儿地说法,做母亲地倒也是默认的。

    眼下地喝止,只是场面上地事儿而已。或者最多。蒙夫人也不想让自家乱得有如火车站候车室,所以展示一下原则。

    正热热闹闹地说着呢。蒙艺就推门进来了,严自励也探头进来看看,现没什么事情,随手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蒙书记见到了陈太忠在客厅,不过就只当没看见一般,径自走进了自己的书房,顺便还招呼一声,“勤勤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进去一阵之后,才走到客厅冲陈太忠耸一下肩膀,“太忠,我爸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你家毛病多,以后没事都不会来了!陈太忠心里真的很不舒服,虽然你是正部我是副处,可咱俩中间也不过才差了四个级别,有必要那么目中无人吗?

    真要比起修仙的级别,你跟哥们儿差了十条大街都不止呢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好的感觉?

    当然,腹诽归腹诽,该做的姿态,他还是要做地,说不得只能淡淡一笑,规规矩矩地走进了蒙艺的书房。

    蒙书记还是那个姿势躺在躺椅上,蒙勤勤跟了进来给老爹按摩,等了约莫有一分钟,蒙艺才咳一下清清嗓子,“小陈,什么事儿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算是亲热的了,可是这副做派,还是让陈太忠心里微微地有点不爽,不过,眼下他也没能力计较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蒙书记,是有这么一件事儿,我觉得,里面可能有点问题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