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一十九-九百二十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一十九-九百二十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今天是阴天,不过代表团的专机还是准点抵达了,遗憾的是,陈太忠虽是尼克议员指定想见到的人,可现场的省部级和厅级领导实在太多了,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副处凑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一系列的仪式,英国人客人穿过花的海洋,手臂组成的树林还有活泼可爱的少年们的歌舞声,终于坐上车,庞大的车队,一路警报驶向天南宾馆。

    尼克眼尖,在即将上车的时候,看到了陈太忠,趁着那乱哄哄的闹腾劲儿,径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张开了双臂,看那样子是想给陈太忠一个拥抱的,不过,看到陈某人只是伸出了右手,那也只得入乡随俗了,干笑一声伸出手来,“呵呵,陈,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扰乱秩序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伸手与他相握,“不过我真的没想到,你居然会把我时不时地挂在嘴边。”

    “秩序的存在,本来就是为了扰乱用的,”尼克不介意他话里的刺儿,“而且,英国人并不全都是绅士,比如说,我就是阿斯顿维拉队的球迷,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在伯明翰同阿森纳的比赛时,向阿森纳队扔臭鸡蛋。”

    阿斯顿维拉队和伯明翰队,同处在在伯明翰市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想扔的是手榴弹,我知道,”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,“好了。车队要开了,你不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坐你的车好了,”尼克笑吟吟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希望你不要告诉我,你地车不能加入礼宾车队吧?”

    汗,陈太忠真的有点汗颜,他的林肯车,一开始还真的加不进车队里,总算是他这辆车卖相不算太差。又有省委的通行证,他托刘彬争取了一下,市里考虑着此人跟伯明翰的某议员交好,才破例同意了。

    而眼下尼克地要求。证明了市政府在这件事上。做地决定很英明。

    不过。在别人地眼里。这辆林肯车就很扎眼了。车队拉着警报。穿行在素波地大街小巷地时候。不少人很奇怪地问了。“有部队地车也算了。怎么还有凤凰地车啊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尼克不是一个人上林肯车地。另外还有一个鹰钩鼻、眼窝奇深地男人。也上了这辆车。很久之后。陈太忠才知道。这个同尼克关系很好、叫布莱克地家伙。习惯在英国媒体上布一些丑化中国地文章。

    此时地布莱克。手里就拿个相机。不停地拍着素波市地大街小巷。陈太忠注意到了。这家伙最喜欢拍地。就是各个街道口被交通管制了地、拥堵地人群。

    这家伙算是什么爱好啊?陈主任心里有点不满了。斜眼看一眼被逼到副驾驶位置上地尼克。“我说尼克。你不能劝他拍拍高楼或者路边树什么地吗?”

    尼克耸耸肩膀。心说人家就是要拍你们丑陋地一面呢。不过这话。他是没勇气当着陈太忠说。没错。眼下他算是贵客。不过等到半夜被人摸进门地话。那就装孙子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谁想布莱克倒是听到了这话,笑着回答了。“这个不着急。回头有的是时间,我只是喜欢挖掘一些细节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挖掘的。是什么呢?”陈太忠沉声问了。

    “就我的感觉,**也是有**地好处的,哈哈,”布莱克大笑着,鹰钩鼻也显得越地扎眼了,“看着这些被禁止了通行的人,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帝王一样的享受。”

    尼克一听也笑了起来,“没错,这种感觉,实在是太美妙了,在西方国家,哪里感受得到?连g7峰会,都回回有人闹事。”

    可见,同一桩事情,换个角度来看,就能得出不同的结论,批判**的是某些人,但是轮到他们享受时,则又不同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可见不惯他们这副样子,心说你们享受礼遇就享受吧,话还这么多,也不知道段卫华去曼彻斯特地时候,有没有这种待遇?

    不过,见不惯也不能毒打他俩一顿不是?他郁闷地撇撇嘴:这厮要敢再这么语出轻佻的话,少不得要找个机会,好好地收拾丫一顿了。

    机场离天南宾馆不近,足有四十公里,可是大部分道路路况极好,又有交通管制,一路畅通无阻,所以用了二十来分钟,就顺利抵达了天南宾馆。

    宾馆也是张灯结彩、大红横幅高挂、彩球飘飘、鲜花繁茂……似此种种热闹,倒也不必多言。

    飞机从北京起飞,到天南不过两个多小时,到宾馆一通忙乱之后,就接近中午了,去北京接人的,是素波常务副市长,人到宾馆,第一场宴会,陪客却是范晓军和朱秉松。

    尼克是随行的议员,不受政府的约束,事实上,他对素波也没多大兴趣,所以众目睽睽之下,扯了陈太忠坐到小餐厅的一角,这举动让素波市一干人等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反正,一个是特立独行的英国议员,另一个却是胆大包天的罗天上仙,都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,对此倒也没什么不适。

    刘彬见状,也跟着陪坐了过来,如此一来,那些不明就里地人才搞明白,敢情那个高大地年轻人,就是从凤凰来的陈主任,看起来……果真跟英国友人有着非同寻常地关系啊。

    可是,尼克对刘彬坐下来,微微有些意见,他原本就是狂悖之人,眼里除了陈太忠再无他人,不过眼下既然陈某人没反对,他倒也只能咬牙受着。

    “这次邀请市长来,我可是费了不少心血的哦。”最终,他决定无视此人,“太忠,你可是欠我一份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刘彬也是大学毕业,英语过了四级的,虽然基本上说的能力都还给老师了,可是在秘书三处呆得久了,听地能力还是保存下来了一些,闻言登时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知道。这家伙估计又惦记着海洛因呢,想借着这个人情,让自己心里有所不安,继而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可是。对着尼克,他怎么又可能有“不安”这种情绪?少不得笑一声,“哦,那太感谢了,作为回报,我会在你游览素波的时候,介绍一个称职的向导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。我更想去你所在的城市,凤凰市看一看,不死的芬尼克斯……呵呵,这是一个美丽的神话,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尼克这话就是说了:我缠定你了,给你办成了这么多的事情,你小子怎么也该意思一下的吧?

    “那我代表凤凰市欢迎你,”陈太忠笑吟吟点点头,却是没注意到。身边的刘彬脸色已经有点变了,“陈处,先请他在素波玩一玩吧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那是肯定了,不过。他要非去凤凰地话,我也没辙,这家伙很倔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中文,”尼克不满意地用汉语大声嚷嚷一句,却是说得怪腔怪调的,“不过,你们能说得慢一点吗?”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这话重复了三遍,陈太忠和刘彬才彻底地听明白了。这个时候。小餐厅里的目光再次集中了过来。

    倒是同来地英国客人已经见怪不怪了,一起来的。谁不知道尼克这个异类?就算丫做出更离谱的事情,也没人会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刘彬知道,朱秉松对伯明翰代表团很重视,而且对招商引资的期望值也很高,若不是凤凰市在去年年底才去过伯明翰招商,朱市长甚至有兴趣在近期再组织一个招商团去伯明翰走一趟---友好城市了嘛。

    所以,刘彬不能容忍尼克对凤凰的青睐,不过他也知道,在陈太忠面前,自己只有建议权,而且还得客套一点,不管怎么说,级别的差距在那里摆着呢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素波市政府的,可以不理会凤凰市地副处,可是眼下他的任务是陪好陈太忠,而不是挑衅陈主任,这个关节,须拎得清才好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做的,就是婉转的提醒而已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尼克的中文实在糟糕得可以,根本听不懂刘彬在说什么,而陈太忠也不可能向他解释素波的担心,所以,他还在源源不断地向陈太忠释放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诚意,多半还是冲着陈太忠个人和凤凰市的,当他说起,自己还跟服装业几个“关系不错地家伙”联系了一下,说服了对方在中国大6设厂,做贴牌代工的时候,刘彬真的有点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陈科,素波纺织厂,都到破产的边缘了啊,”他禁不住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第九百二十章都在变化

    对刘彬屡次三番的提醒,陈太忠真的有点烦了,他能理解小刘所考虑地东西,可是却又不合适说破----我们凤凰,其实不稀罕这点东西,你安生一会儿好不好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非常清楚尼克的目的,所以眼下他只能笑嘻嘻地听着对方白活,却是绝对不会去试图改变其思路。

    尼克虽然顽固,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改变其思路不难,但是可想而知,那厮绝对会顺水推舟地提出某些要求,这才是他头疼的,那玩意儿只剩下六块半了啊。

    等到听刘彬提出素波纺织厂的时候,陈太忠实在忍无可忍了,侧头看他一眼,压低声音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刘彬,你说的我都知道,反正凤凰纺织厂已经倒闭了,你稍微沉住点气好不好?还没开始谈判,让这家伙听到咱们的底牌,总是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刘彬这才想到,其实人家尼克议员还是学过中文的,虽然说得一塌糊涂,但是。谁能担保对方不会像他一样----能听不能说呢?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话里地怨气,他也感受到了,“凤凰纺织厂已经倒闭了”,这种口气,傻瓜才听不出来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陈处跟别人打交道地能力,真地挺棒地。我要是能有您这能力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你拿两百块海洛因出来,我马上能让你跟他的关系,变得和我一样好!陈太忠看他一眼,没再说什么。而是转头跟尼克白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饭毕,范省长和朱市长相继离去,算是留给英国客人午休的时间,不过尼克却是以“不适应时差”为由,拉着陈太忠去喝咖啡。

    这就是私人交情了,刘彬再不甘心,也无法在一边陪着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玩意儿不多了。”尼克倒是不见外,两人在咖啡屋一落座,他就低声嘀咕上了,“陈,我还想再得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上次我也是偶然得到了一些,现在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了吗?我可以花十二万来买,你知道。我说话一向算话,”尼克微笑地看着他,“先来五十块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说话也算话,”陈太忠直勾勾地看着他,目光虽然恬淡。却是不容商量的味道,“我想,在言行一致的这方面,白种人在黄种人面前,不应该有任何的优越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是个比我还要激进的民族主义者,呵呵,”尼克不以为意地笑笑,表现得倒是挺奇怪地,“好吧。看起来我们都有强烈的自豪感。”

    凭你也配跟我比?陈太忠心中冷笑。没打算接这个话题,好半天之后。见尼克也没有说话的意思,才叹一口气,“可以考虑送你两块,最后的存货了,这是为了感谢你地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两块,”尼克苦笑一声,脸上的表情煞是怪异,“最后的……按我的理解,你以后都不打算沾手了这玩意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知道呢?没人能知道明天会生什么,你不能,我也不能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已经告诉你了,上次的事情,其实就是个意外,我不得不承认,这种小概率事件,其实很少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许会因此失去我的友谊,”尼克直勾勾地盯着他看,目光有一点无情,“来了中国我才知道,其实你们很介意我们地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陈太忠的语气,登时生硬了些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眼睛却是转向了窗外,手里的咖啡勺缓缓地搅动着咖啡,“我本来是打算感谢你的友谊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只是开个玩笑,”尼克笑了起来,笑得很轻松,“真的,只是个玩笑,陈,我打算竞选议长了,所以这种买卖,下一步对我来说也许会带来麻烦……看来这真的是上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敢情,尼克同学也想上进了,这次来见陈太忠,心情自然难免纠结一点,既想着能弄点货回去赚钱,又有点犹豫……这买卖做下去地话,一旦传出去,是不是不太好啊?

    他原本就不是一个长于自律的家伙,要不然也不至于私生活那么不检点了,陈太忠这话,就算帮他拿定了主意----他就算想卖,也找不到货源了。

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个买卖停止交易,还必须是陈太忠主动提出来才好,若是他主动提出来,中国陈恼怒之下做点什么出来,不管是对公众曝光,还是对他私人进行报复,那都会是很不幸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说,眼下陈太忠的直言,倒是他最期待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对上帝地敬意,我表示怀疑,虽然我认为那个家伙并不值得尊重,”陈太忠一听是这个结果,也有些瞠目,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这对他也是一件好事,他笑着点点头,“好吧,说句正经的,我希望你能如愿以偿。说句实话,他还真的没想到尼克居然有这样的打算,原本他还想着,这家伙要是不满意,哥们儿也不介意翻脸收拾一下,这倒是歪打正着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此人劣迹斑斑的,居然想当议长了,可见老话说得好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,只是……如此道德缺失之辈的上台,就算是民主的结果吗?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希望,”尼克不知道这厮在腹诽自己,脸上的笑意越地浓烈了起来,其实他足可以称得上美男子,现在的笑容让他地面庞显得有一点妖异地英俊,“我一定会比别人做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没准你会考虑让吸毒合法化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棒子,以打醒他的白日梦,“好了,现在让我们说一说,接下来还有什么可以合作地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对这个……一窍不通,”尼克笑嘻嘻地摇头,“说句实话,这次来,还想求你帮我处理一点事情,在可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尼克想上进,这是好事儿,不过显然他的竞争对手不会很高兴,而那几位的势力和口碑,比他也只强不弱,他想麻烦陈太忠一下----你手底下的人,能不能在合适的时候,帮点小忙什么的?

    没错,某议员一直认为,陈某人是为某个机构或者组织服务的,只是他不敢让陈太忠帮大忙,以免贻人口实,做个傀儡议长显然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哥们儿阴人的点子那可是多着呢,随便指点你两个,就足矣了,“说点招商引资的事儿吧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资金我能帮你找一点,亚洲金融危机……这个你也知道,英国也受了一点牵连,现在投资中国是个不错的选择,”尼克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至于说搞实业什么的,我再想想办法吧,实在不行介绍一些法国和德国的朋友给你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现在最想要的,还真的是资金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直接拆借过来吧,我搞了一个基金,要长期借贷关系,短期的……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五千万够不够?”尼克笑着点点头,“我认识几个上议院的家伙,可以从他们的经理人那里搞点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要的是保证资金安全,至于收益,那就看情况了,你也知道,上议院那帮贵族老爷们,很多人投资都比较保守。”

    “政府财政担保,怎么样?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心说你小子该放心了吧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尼克犹豫一下,终于硬着头皮话了,“我说,还有别的什么方式吗?这个贵国政府……我刚才都说了,上议院那帮家伙,很多都是老顽固。”

    你这骂人骂得挺隐晦的啊,陈太忠有点不爽了,不过意识形态这个东西,一旦计较起来,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明白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说明白了,人家也得接受不是?陈某人琢磨一下,哥们儿好歹是在帮素波协调友好城市的关系呢,太不利于团结的话,就不要说了吧?

    可是这么憋着,也不是他的性格,而且那五千万英镑,听起来真的很吸引人的啊,能换个什么东西来抵押呢?

    陈太忠的脑子,在类似的时候是非常好用的,下一刻,他就隐约想起了七百多年前的往事,那是他上一世经历过的事儿了---好像有好几个被外国抢走的水龙头,后来被中国人花好几千万买回来了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