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一十七-八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一十七-八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哎呀,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了,”蒙勤勤被陈太忠这话气得哭笑不得,一不小心就说出了点带有歧义的句子,略一停顿之后,直接转变了话题,“这算是三无产品,是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三无产品?你这话真难听!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边反驳蒙勤勤,一边顺手就给自己套个光环上来,“这是凤凰科委新开的产品,需要省里的支持嘛,这可是天南创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其实用处不大,我注意过,”蒙勤勤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“能挡风挡雨,可是挡不了人为损坏----其实这才是柜员机损坏的大头,也不知道,怎么那么多人无聊啊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总比没有强吧?”陈太忠承认,蒙勤勤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就是那些分行变着法儿花钱呢,”私下里,秦科长还是敢说一说这种事的,“不过太忠啊,你拿着这三无产品过去,跟要赞助没啥区别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真的有点伤人,不过陈太忠也知道,难听归难听,正经倒是大实话,他笑一声,“我这有产品呢,怎么叫拉赞助?”

    “反正银行的钱多得花不完,不买我的也要买别人的嘛,为什么不便宜了我?再说了,秦科长的面子,还不值几个柜员机?”

    蒙勤勤沉吟一下,抬头盯着他看,“太忠你说实话,这东西……是不是凤凰科委自己开出来的?”

    她的话里,“自己”两个字咬得很重,显然,秦科长很介意原创和盗版的区别----起码在这件事上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跟你誓。绝对是我们自己搞地。这东西其实……难度不是很大。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受伤。你这不是小看我们吗?“很多技术都是成熟地。不过就是集成地时候。要考虑得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真地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他一边斩钉截铁地回答。一边拿出了一摞照片。“你看。这就是我们样机地照片。还不错吧?我说……你别笑啊。啧……再笑。再笑我可恼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笑……不笑!”蒙勤勤双手捂着胸口。身子不住地抖动着。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“这个样机。看起来很有喜感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“老土了吧?样机都是这样。”陈太忠见止不住她地笑声。也就懒得再徒劳地解释了。而是换了一副很不屑地腔调。“这又不是生产线上出来地。难看一点也很正常吧?”

    其实。样机地模样。真地不算是太难看。梁志刚花了小五千块钱。弄出这么个东西。虽然有零部件更换地因素。但是。形象问题肯定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看了这个照片,我倒是相信,这东西是你们开出来的了,”蒙勤勤终于止住了笑声,一本正经地点点头----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。果然是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问问吧,”她犹豫一下,终于点点头,“我在市行有两个朋友,还有,我妈在人行和工行也有朋友,一起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市行……要是世界的世就好了,”听说尚彩霞居然能搞定柜员机最多的工行,陈太忠心里。不禁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行啦。不过是……你这个多少钱啊?”直到此刻,蒙勤勤才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可见,层次不同,考虑问题地重点,那绝对不会相同。

    “市场价的话,五万一个,”陈太忠倒也不客气,心说哥们儿都背上赞助的名声了,多来一刀,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哦,”蒙勤勤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,而是说起了别的话题,“听说……你评上十佳青年了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还不清楚?”陈太忠一时大奇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我懒得问我老爹的,他还得问别人,”蒙勤勤撇撇嘴,又拿起手边的报纸晃晃,“反正报纸上事先不会登的,等你们开完会了,我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文件嘛,”陈太忠也知道,这种事报纸上不会先登,很多事情都有个变数一说,****里,变数尤其多,就像任命没有下达,相关人等都不会声张一样----谁知道下一刻,会不会出现一个手眼通天的家伙?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你有没有现场言地任务?”蒙勤勤笑着摇摇头,“团省委的活动,肯定有青年代表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吧你,我二十岁能做青年,已经不错了,”陈太忠翻翻眼皮,他当然知道,能言地肯定比不言的强,“能比得过四十岁的青年?做人要知足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有言,比你强啊,”蒙勤勤掩嘴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十佳青年?”陈太忠傻不愣登地问了一句之后,才反应过来,可不是,人家省委记的女儿,争这么一个名额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?

    “嗯,其实我不太看重虚名的,”他笑着点点头,心说你小子不许再得瑟了啊,到时候我也在会场,再得瑟我在你言地时候丢个莫言术过去,让你再臭美。

    “其实挺没劲儿的,青年代表可不是那么舒服的,”蒙勤勤无奈地撇撇眉毛,“起码有十来个兄弟行都打过招呼了,要我有空去做报告……唉,所以我推了,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扯了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,“我去办公厅找何铁英报到,你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家伙……小气!”蒙勤勤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,“这都十一点半了,也不知道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把你市行的朋友请出来,我请客?”陈太忠微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其实找他们没用,”蒙勤勤撇撇嘴,“还是找我们大行长顶用,你这性质有点那啥。不能按常规手续来走,估计你们科委连票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我们有其他服务业票呢,套开几张零售业票也不是问题,盖科委的财务章不就完了?”说到这儿。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眼睛一瞪,“我说,合着说了半天,你一直在拿我开涮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都不知道谁在拿谁开涮,”蒙勤勤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。“陈主任,该上固定资产帐的东西,你拿了其他服务业地票来,求求你教教我,搁给你地话,你怎么下账?”

    “你找大行长,说定了啊,”陈太忠其实不太明白这些财务术语,边说边向外走去,“你要帮了我。我送你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好像谁稀罕你的东西,”蒙勤勤冲着他地背影嚷嚷了一句,声音不算很小。惊得四周的人纷纷侧目,那梳了马尾巴的牛小芳更是站起了身子,仔细看探着自家科头的眼色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蒙勤勤呵斥一声,谁想牛小芳笑吟吟地回答,“芬迪帅哥地好东西,很令人期待哦。秦科回头一定拿过来让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蒙勤勤没由来地又想起了在陈太忠手上绽放的玫瑰,下一刻,她自嘲一般地摇摇头,拿起来电话拨号,口里以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着,“又不是我的,操那么多闲心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别说,她的能量。还真不是盖的。大约在下午四点多,大行长那边就传出消息了:可以考虑一下支援天南省本地的科技展。

    不过五万一台。这个价钱有点高了,每台让上……一两千怎么样?可以地话,先把素波的柜员机装了防护罩。

    当然,大行长回答得这么痛快,还是请示了尚彩霞的缘故,凤凰科委手里有东西,不算是太**裸的化缘,单个价格或许高了一点,但总价不过也就是区区的几十万,谁会在乎?

    正经是借这么个机会,向蒙夫人打个招呼套套近乎才好,反正成本又不算太高----他只需要强调一下,那玩意儿目前还没商标和品牌,那就是一个人情不是?

    不过行长大人也强调了:凤凰科委的技术力量很强,至于这个保护罩嘛,其实可以算到施工维护里去,有没有品牌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尚彩霞的回答也是中规中矩,滴水不漏,“凤凰科委是火炬计划的试点单位,不过,该讲的原则还是要讲地,我认为相同情况下适当照顾一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行长就知道了,这人情有点太小,卖得也没啥必要,不过,卖总比不卖强,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第九百一十八章接待准备

    蒙勤勤将这件好事告诉陈太忠的时候,他正在天南宾馆里闲逛呢,何铁英秘长直接将他安置到了这里,正好,未来伯明翰代表团下榻的地方,也在此处,招呼起来倒是方便。

    现在,整个天南宾馆都在忙忙碌碌地收拾着,只有陈某人,跟着接待组地成员,无所事事地在溜达,没什么人在意这个凤凰来的年轻人,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人是跟伯明翰代表团里某个成员走得比较近的。

    这让最近习惯了作为别人焦点的陈主任感到了些许的不适,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当年初到凤凰招商办一样,基本上是个透明人。

    被边缘化的感觉并不好受,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但是没人愿意用心去对待。

    有个四十多岁瘦高地家伙,似乎想到了什么,走到陈太忠面前,笑嘻嘻地问了,“小陈,你看前厅这个布置,是不是比较符合英国的习惯?”

    陈太忠知道,这厮是天南宾馆的老总,还兼着接待组的副组长,不过他看着此人的笑容有点不顺眼,又受了半天的冷遇,自是不肯认真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考虑他们想要什么,表现出自己的特色就行了,”他很无所谓地回答,其实,这也不算敷衍之词,想他在英国就用筷子吃西餐,自是不会在乎这些俗套。

    迎合客人的审美观点。没的倒是自降了身价,这世界上这么多国家这么多民族,哪里可能有一成不变地接待方式?迎合客人不要紧,但是丢掉自己地特色----那人家在素波。跟在英国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嗯,这倒是个主意,”副组长笑嘻嘻点头,转身而去,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,“你再多看看,多提意见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原意也不过就是随便问问。这是朱市长调过来帮忙的,稍微关注一下,体现出礼节来就行了,一个凤凰来地家伙,比见识的话,副组长还真不放在眼里,我可是专业搞酒店的,住过的五星级酒店,比你见过地还多呢。

    正在无聊的时候,陈太忠接了蒙勤勤的电话。心里少不得欣喜一下,旋即低声问了,“呵呵。这可是谢谢你了,建行还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中行的做好吧,”蒙勤勤哼一声,“花一两个月,完善一下你的东西,装了之后再说别家的吧。最好弄得卖相好一点,别让我丢人啊。”“这个你放心,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他们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挂断了电话,挂机之际,那边隐约地传出,“你送给我的礼物是什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电话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梁志刚一听,陈主任已经搞定了素波中行地十台柜员机。登时高兴得笑了起来。“李健去跟工行的人交涉去了,人家说要上报市行。不过听说,问题也不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先装凤凰工行,有什么情况,好及时反馈和处理,”蒙勤勤不想丢人,陈太忠更不想被人笑话,“素波这边可以等一等,好不容易打进省城呢,要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,”梁志刚在那边笑得很开心,不管怎么说,十台保护罩,足以回本了,科委的这么多项目中,他的火炬计划资金最先出彩,怎么不让他欣喜万分?“我已经跟电子部七六八所商量好了,请他们代

    电子部七六八所位于凤凰市高新区边上,现在也算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境况,日子过得比较紧巴,不过里面还是有很多技术人才,也有相当程度的电子产品加工能力。

    梁主任在凤凰的人面儿还是不错的,他这儿要找代加工厂家,正好那边业务三室的主任跟他是同学,那主任背负了“自筹百分之五十的工资”地重担,一听梁志刚这边有活,马上就恶狠狠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七六八所的收费,比其他私人小厂的要高一点,比那些手工作坊更贵了,不过胜在质量可靠。

    毕竟,人家地员工素质和高端设备在那儿放着呢,这还相当于是三室的半私活,要是真的对上七六八所所部,那价钱还得涨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不用跟我解释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只要会上过了,我这儿没说的,对了,新的服务公司,负责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他定下了,这个项目要服务公司来搞,虽然没上会,可是在场地人都没反对不是?应该不算一言堂吧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没定,”梁志刚的回答有点迟疑,“嗯,同志们的意见,分歧比较大,还是等陈主任你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,梁主任也想抓这个项目,毕竟是实打实的创收,赢利了的资金,花起来比那火炬计划的资金方便多了,不过这跟他主要分管的内容有冲突,不得不舍弃。

    可是一说到这个,他还是难免些许怨怼之情,好歹是我找到的项目,还主持了研,这个……别人劈手就抢了过去赚钱,真的好不平衡!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在这个新服务公司地人事任免上,自己该争一争,不过,别地主任也有各自属意的人选,不得不暂时搁置了,“现在是文主任代管,李健协管”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得陈主任拍板啊,这样大家也服气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这话,觉得倒也正常,其实除了那装修检测,文海现在主要负责地,就是科委的传统业务----传统业务约等于无事可做。

    至于说装修检测,卖苦力的却是环保局的人,文主任也就是签签合同什么的,目前代管新的服务公司,倒是挺合适。

    “让他先来素波把合同签了吧,以免迟则生变,”说实话,陈太忠是怕了那些变数了。

    自打他来科委之后,虽然诸事顺遂,但是仔细分析起来,其实每件事的操作,都是磕磕绊绊的,很多时候,都让他禁不住生出“想办点实事儿咋这么难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还好,陈某人终是有点手段的主儿,面对那些或难或易的沟沟坎坎,终是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了,眼下科委的大好局面,搁在半年前,估计大家都会以为在做梦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可能生的一些变数,警惕心是越来越高,也省得自己没完没了地救火扑火,“中行的大行长答应了,不过这些事儿,实在不好说,白纸黑字了才比较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文主任带队去检测装修了,”梁志刚的回答,颇有点惊天动地,“等他回来,我再跟他说吧,让他尽快地往素波赶。横山的房子分下来了,不过估计最着急搬家的人,眼下也不可能装好房子,是的,科委的装修检测,第一个被检验的,居然是对公的----车管所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车管所可是个牛单位呢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心情很畅快,买卖开张了不说,对象还是这种单位,很有样板效果的嘛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,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,“陈处,到点儿了,该吃饭了,”来的这位,是素波市政府秘三处的刘彬,三处分管招商引资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、交通、科技、农业和农村经济,他眼下的专职任务,就是招呼好陈太忠。

    按说,从市长朱秉松到秘长何铁英,对陈太忠都还是很重视的,甚至专门安排了人来沟通,可世间事往往就是这么回事,上面的或者是忙或者是囿于身份不合适接待,而下面的倒是不忙,可同样的因为囿于身份,不知道某些事情,这招呼得就未必勤快----朱秉松会跟下面人解释,说这伯明翰是凤凰市让给素波的吗?显然不会。

    不过总算还好,小伙子刘彬也有眼色,最起码他知道,关照陈处是何秘长亲口说的,殷勤劲儿倒也有一些,还时不时地想从陈太忠嘴里套点信息。

    可是陈主任眼里,怎么会有这种人物?说说别的还行,要是说自己来素波的缘由,就只能说四个字“奉命而来”,绝口不提其他,这时间一长,刘彬也就有一点懈怠了。

    反正,这次素波对伯明翰代表团是异常地重视,接机的时候,朱秉松甚至请动了常务副省长范晓军来撑门面,以表示对客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看着候机厅里两位笑吟吟侃侃而谈的省委常委,陈太忠觉得有点好笑:在场的能有几个人,知道这笑容背后,彼此的算计呢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