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零八章吃拿卡要(上)(书号:760

第九百零八章吃拿卡要(上)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孔处长接到求援电话,二话不说就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,文主任跟陈主任在一起,不过这事儿找文海显然没用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主任手里正掐着那患者一岁的孩子在那里摆姿势呢,没错,就是掐着,陈太忠没有抚养孩子的经验,抱的姿势煞是难看。

    孩子的奶奶看着心疼,却又知道这是财神,得罪不得,还好,在陈某人刻意地回护下,那孩子倒也没觉得自家受了虐待,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东看西看。

    结果,还没等摄像机的镜头转移过来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孩子登时“哇”地大哭了起来,孩子奶奶连忙接手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陈主任的心情,有点小小的不爽,等到听孔处长说明原委之后,这小小的不爽登时就被放大了若干倍,“嗯?他们说了是科委的,就被打了?”

    孔处长也是有心人,听到陈主任如此问,马上解释,“我问清楚了,大概那店主以为小葛他俩是别的店派去捣乱的,一定问他们的来路,他们才说的——安排暗访之前,我强调过纪律的,不许借此吃拿卡要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孔处长解释得明明白白的,也就不再多问了,“好了,把那个店子的名字和地址告诉我,我倒是奇怪了,科委就没有考察一下市场的权力?”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,陈太忠的车就停在了那家店铺的门口,四下看看,没现科委的人,径直走了进去,抬脚就踢飞了挡在那里做演示的两块木板,“老板呢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他这一动作,登时涌过来三个精壮的小伙。嘴里嚷嚷着,“妈逼的,小子你找揍啊?谁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。这家店子也没这么嚣张,不过刚刚打走两个人,大家地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,陈太忠的架势又太过野蛮,这么说话倒也是正常了。

    没等这话说完。陈太忠抬腿就踹飞了此人。旋即一指另一个汉子。“再问你一句。老板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汉子见他来势汹汹。身手又惊人。就想解释一下。谁想。陈某人见他罗嗦。二话不说。抬腿又是一脚。顺势就转向第三个人了。“听见我问什么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去派出所了。刚走地。”这位见势不对。马上做出了回答。“刚才有人捣乱。派出所喊老板过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有人捣乱?”陈太忠闻言。冷哼一声。“捣乱地那俩呢?说。科委地人去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也在派出所啊。”这位一听。敢情这是科委地人搬来地救兵。心里就是咯噔一下。科委地人。跟黑社会还有联系?

    不过。咯噔归咯噔。他倒也不敢不回答。努力地挤出一个笑脸来。“这真地不关我地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这个,”陈太忠手一竖。心说关不关你地事儿。咱们回头慢慢说,“这儿归那个派出所管?”

    “大昌派出所。”这次,这位回答得挺利索,他心里有算计,自家老板跟派出所关系还成,你既然这么牛逼,那去派出所找人去好了,我倒要看看,你能不能囫囵着回来。

    这家的老板跟大昌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是小学同学,虽然有若干年没联系了,可是在这儿起了摊子,自然就接续上了往日的情分。

    像刚才就是,做老板的将人打走之后,原本是想着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不成想那俩人居然没走,远远地站在装饰市场的一头,冲着这里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,心里不爽了,派了几个人去追,结果那俩一见有人追,撒腿就跑,这边的人往回一撤,那俩又冒头了,烦人啊。

    混个科委就很牛逼吗?听说那儿上一顿不接下一顿的呢,老板真的火了,少不得就给自己地同学打个电话,说自己这儿有人捣乱,希望派出所能管一管,维护一下市场秩序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没打算把科委这俩搞成什么样,他只是想让这二位知难而退:这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,老子手眼通天,你们就不用瞎惦记了。

    同学之情那肯定是没问题的,副所长这边觉得自己混得不错,也愿意在帮人地同时,向昔日的同学显示一下自己的能量——人嘛,都是社会动物,有点虚荣心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大昌派出所派出三名干警,将科委两个人硬生生地捉了回去,想邀请这老板同去做个见证,不过那时候店子来了买卖,老板说等一下处理好这一单大买卖就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处理好这一单呢,派出所那边又来电话了,要老板马上过去落口供,老板一听,也没了脾气,想着这买卖单子比较大,反正留下了联系方式,放一放就放一放吧。

    于是,摊主甩手走人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清了解释,也懒得理会对方的暗示,转身上了林肯车走人,这边几人见他走得远了,才恨恨地嘀咕两句——你牛逼,看江所长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大昌在红山和湖西的交界处,属于红山地范围,眼下上规模的装饰市场都是这样,位于城乡结合部,城里费用高,而太靠城市边缘,又难免交通不便。

    陈太忠到达大昌派出所的时候,科委的两个人正同摊主对峙呢,三个警察在一边束手站着,一副不偏不向的样子。

    科委的人拿出破烂不堪的眼镜,“你看,这就是你们打烂的,我们没动手吧?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晃晃**的左脚,“我地鞋还在你们店里呢,谁在我背上砸了两拳?你总不能说,我把自己地鞋扔出去,打了你们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怒气冲冲地闯了进去,手一指那三个警察,“谁姓江?给我站出来,你们放心。我今天来,是讲道理来地。”

    讲道理来的,通常就是打算不讲理的。这点事情,三个警察明白,一个长了招风耳地警察笑嘻嘻地招呼上了,“您是陈处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形象,在凤凰的警察系统,快人所共知了,这位一看对方地年轻身高。就判断出个**不离十来。

    “处不敢当,就是副处,”陈太忠这话里,透出了八分的怨气,别跟哥们儿扯那么多,我不吃奉承,今天来就是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科委的人,他还不是认得很全,不过这二位在科委本部,别的不说。只看眉眼他也能分辨出个一二来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人押到这儿,不知道是个什么说法儿啊?”他冷哼一声,斜眼看着那招风耳的警察。“我说……谁姓江,站出来我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江所出去打双抢了,”招风耳笑着解释,心里却是在嘀咕,这瘟神的嚣张,还真不是盖地。百闻真的是不如一见啊。

    当然,相关的遮掩还是要有的,“这个,今天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说是有人打架斗殴,这不?就把当事双方叫过来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科委这一方,被殴打的样子我见到了,打架总是双方的吧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。随手一指那精壮汉子。“他们这边,谁被殴打了呢?”

    招风耳听得就是一愣。心说这瘟神果然名不虚传,找借口和理由,都是一找一个准,说不得就只能拽拽陈太忠的衣角,“陈主任,有点误会啊,咱们借一步说话,成不成?”

    成不成?肯定成啊,自打他进来,人家态度一直挺端正,陈某人好的就是个面子,王宏伟又是整天冲他摆个死人脸,警察局长的面子,该照顾的时候,那得照顾一下。

    等到招风耳把他拽出去,如此这般地一解释,他才明白过来,摊主那边打招呼了,科委地这俩原本是该一进来就吃点苦头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江副所长一听这俩是科委的,登时就有点六神无主了,那可是瘟神地地盘啊,好吧,就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,科委的若是作奸犯科,国法也容不得徇私,可是人家是在工作的时候,被派出所抓进来了,这问题可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江所给同学打个招呼,要他也赶紧来派出所,把事情说清楚,等到他从同学口中听明白原委,不由得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啧,这事儿麻烦了,科委可不是好惹的,你赶紧地找点理由啊,你先呆着,最近清湖双抢挺厉害,要支援呢,我出去一下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科委那破地方,不是好惹的?”摊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还没反应过来呢,自己地同学已经抓起大檐帽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