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零四-五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零四-五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孔老二”这匪号,已经多年没人叫过了,耳听得眼前这厮出言不逊,跟着孔繁茂的几个汉子,禁不住聒噪了起来。

    孔繁茂脸一沉,手一举,顺势摆了两摆,虽是没说什么话,身后的杂音已经消失了,他很明白,自己对的是一帮有车族---而且还是好车族。

    冷冷地,他问了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“呵呵,原来你就是孔老二啊,你那兄弟钱串子,在临看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咝繁茂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钱串子在临看遭了什么罪,他的心里是一清二楚,眼下听得这话,禁不住大惊失色,“你是……陈太忠?”

    钱串子的遭遇,孔老二是仔细打听过的,不过,打听归打听,老钱惹的人,是连李勇生都惹不起的,他有心帮衬一把,可根本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一声,伸出右手食指不经意地抖动两下,却是眼角都懒得扫他,“你现在给我跪下,孔老二……然后,我就原谅你这一次,你惊动了我朋友,扫了我的兴。”

    孔繁茂登时就呆在那里,有若雕像一般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陈太忠见对方半天都没有反应,终于扭头正视着他,啜一口手上的啤酒,重重地向茶几上一顿,冷冷地话了,“要我说第二遍吗?”

    “二哥。做了这混蛋算了。”有人忍不住了。手向怀里伸去。大热天地穿个西服地。怀里肯定有家伙。

    “操地。找死不是?”有人手快。抄起了门口地落地台灯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停下!”孔老二大喊一声。陈太忠地事迹。他听得太多太多了。他原本就是混黑地主儿。怎么能不知道五毒书记地大名?

    再加上他地“姐夫”李勇生也跟他唠叨过。那个外甥钱串子不学好。得罪了一尊大神。现在好不容易消除了误会处得近了点。繁茂你小子。以后可是不敢乱惹人啊。

    就连这次地出租车闹事。孔老二都是请示了李勇生。李主任听说自己这边有人又占理儿。才点点头恩啊两句。“适可而止啊。老牛那家伙现在可是红着呢。你不看交通大厦那架势。起码得小两千万。才盖得起那楼。”

    喝止了手下地人之后。孔繁茂勉强地挤出一张笑脸来。“陈哥。那个。我不知道是您不是?小屁孩儿不懂事儿。您大人有大量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一咂嘴巴抬起头来,脸上颇有点不耐烦地样子,“我说了什么,你听不懂?是不是想出点意外啊?”

    要是搁在丁小宁在场,就能分辨出。其实他的火气,并不是很大,真的,陈某人在笑脸对人的时候,才是最可怕的,眼下他的喜怒哀乐一览无遗,其实是没太大的情绪,只是很简单地喜怒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孔老二不知道啊,眼见这厮似乎翻脸了。禁不住倒退一步。“陈哥,那啥。我跟马哥关系不错,看在我姐……看在勇生主任的份儿上,您饶我这一遭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啧,瞧你这点儿气性吧,”见这厮死活是一副不肯担当的赖皮样儿,陈太忠也没辙了,伸手不打笑脸的,中间还隔了一个李勇生,他也实在没做恶人的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郑主任是我的关系,以后长点儿眼色,?”他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要说那个闹事嘛,想闹继续闹,啊

    “不敢了,不敢了,再也不敢闹事了,”孔老二赔着笑脸,一个劲儿地摇头,原本他也算是个有担当的汉子,砍过人也捅过人,只是,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自是什么都不怕的,不过眼下他已经略有家财,人也成熟了些许,当然知道什么样的人惹得起什么样地人惹不得。

    没错,他手底下是有小猫三两只,可是跟陈太忠这凤凰的“黑道教父”比起来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;论白道,他那“姐夫”是李勇生,可李主任也怕陈主任怕得要死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手上的那点钱,就更不够看了,人家陈某人跟甯家人关系好着呢,甯家工业园,钱一砸都是按亿算地。

    比啥啥都不如人,孔繁茂哪里还敢再硬气?耳听得陈主任要他再闹事,他只能一个劲儿地摇头,没命地赔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啧,我都说了,让你闹事了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咂咂嘴巴,眉毛也竖起来了,“怎么,我的普通话不标准?”

    孔繁茂怔了一怔,看看郑在富,又眨巴眨巴眼睛,终于明白了,“陈哥,您的意思是说……嗯嗯,我明白了,那个姓周的,我一直看着不顺眼,心太黑了,反正以后,绝对不会连累郑主任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郑在富挤挤眼睛,“是不是啊?老……郑主任?”

    郑在富本已喝得不少了,懵然地看着房间里生的一切,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,敢情这孔老二怕陈太忠怕得要死,听到这问题,下意识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已都打算放过孔繁茂了,看他这表情,心里又不爽了,“我说你有话好好说话,挤眉弄眼地干什么,算是威胁?”

    不挺人则已,挺人就要到底,要不然回头这厮真的恨上郑在富,使出些阴损手段来,他还不如不帮呢,到时候,没准都要惹得丁小宁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哪儿啊,”孔繁茂笑着摇摇头,他可是真没存了威胁地心思,所以倒也不怕面对这个问题,刚才他冲郑在富挤眼,纯粹是习惯性动作---是的,郑主任一向没什么威严可言,他这不是欺负顺手了吗?

    等到陈太忠这话出口,孔老二也明白了。虽然刚才在院里,陈某人看起来不怎么买郑主任的面子,不过人家还真是挺护短的。说不得细细解释一下缘由。

    “老周那家伙,真的不地道,要不是他做事太过分,我们兄弟也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是?那家伙,真的太心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一个洪亮地声音,在门外响了起来,“怎么这么乱糟糟的。?”

    “呀,牛老大来了,”郑在富地身子,登时挺直,“这是小梁秘书地声音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牛局长来了,孔繁茂那帮人也不做声了,转头离开了包间,溜了回去,没错,就是这样。孔老二敢折腾客运办,却是不敢跟牛冬生炸刺儿。

    交通局的牛局长,那可也是凤凰市数得着地人物呢。手上权重钱多,又跟政法委书记王宏伟交好,据说手下的人里,还有跟道上人物关系铁的,这样的人物,谁愿意去招惹?

    用李勇生的话来说就是---最少两千万地交通大厦。这种手笔市政府都没有。

    见他们离开了,牛局长的胖大的身子就出现在了门口,他冲着陈太忠点点头,大大咧咧就迈步进来了,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,“陈主任你来,也不知道打个招呼,呵呵。”

    敢情,牛局长的秘书小梁看到了院里素波牌子的奔驰车。再一看。又现了凤凰市大名鼎鼎的灰色林肯,就知道陈太忠来了。

    正好牛局长晚饭之后。在一品香的院子里遛弯消食儿呢,人到中年就要注意身体了,他又比较胖,很是在意养生之道。

    听说陈太忠来了,同来的还有素波的奔驰车,牛局长心说这好歹是我地地盘,我去看看陈太忠,倒也不算自降身价,正好借这个机会,问问他一级路的事儿有什么进展没有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牛局长也不问刚才生了什么,笑嘻嘻地坐下来,四下打量一下,“呵呵,都是年轻人啊,一时的俊杰,太忠你介绍一下吧……呃,你是咱们交通局地吧?”

    他很愕然地看着郑在富,皱着眉头仔细看看,终于鉴定出来了,“客运办的郑在富?”

    由不得他不奇怪,这一屋子年轻人,只看架势就知道,都是有来头的主儿,而郑主任平日里做人唯唯诺诺的,半点儿也不像是有资格跟这些人交往的。

    “嗯,”郑在富很局促地坐直了身子,“是处理白天顺达出租公司的事儿,刚才那帮人就是顺达地,我跟陈主任认识,就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周这件事搞得不好,”牛冬生点点头,他对出租车闹事也有耳闻,不过眼下却是不想提这话题了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介绍一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心说,我要是介绍了许纯良给你,怕是你又要旧事重提了,算了,与其让你提,还不如我提,顺便还能提点条件出来。

    第九百零五章细说内情

    “客运办的周主任,很过分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,却是揪住这个话题不放,“听说郑主任还被当枪使了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我说我交通局的事儿,轮得到你插嘴吗?牛冬生心里不痛快了,不给介绍这些人也就算了,手还伸这么长,这是看着我牛某人好欺负?

    不过,牛局长久经****,自是能暂时压住这些小小的不快,他笑着冲郑在富点点头,“嗯,郑主任肯顾全大局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牛局,把那个姓周的撸了吧,”得,陈太忠下一句话,更过分了,“郑主任这人,工作态度挺端正的。”

    我草,你欺人太甚!牛冬生心里,一时大怒。

    慢着,不对!牛局长的震怒,在瞬间就克制住了,他眼珠转转,脸上泛起了开心的笑容,“呵呵,太忠,我说你倒是给我介绍这些朋友啊,你这藏着掖着,算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这是甯瑞远,甯家工业园的老总,”陈太忠已经把要求提出来了,当然就好介绍人了,“甯总地姑姑。是郑主任地外甥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这一下差了两辈啊,”甯瑞远本来正坐着看他们白活呢。猛地听到这个关系,禁不住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幸会幸会,”牛局长一听是甯瑞远,身子登时就站起来了,伸手去握甯总的手,心说郑在富不吭不哈地。居然有这么一层关系?

    照这么看,陈太忠为其出头,倒也是可以解释得过去的,蹊跷处,果然有缘故啊!

    牛冬生自是知道甯瑞远的份量,也清楚甯家工业园对凤凰市委市政府意味着什么,要是郑在富真地心存怨怼,没准也能为此在甯瑞远耳边吹吹风。

    总之呢,郑在富跟甯瑞远有亲戚关系,牛局长不知道就算了。知道了不照顾也成,但是绝对不合适去为难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梁天驰了,甯总的副手。这个……牛局长也比较客气地握握手,介绍到许纯良的时候,陈太忠只简单地说了一句,“许纯良,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地。”

    省字号的,牛冬生也不想怠慢。接下来的李英瑞,那也是投资商比较有钱,倒是杨倩倩,就是个凤凰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。

    不过,杨倩倩身份虽然似乎差了一点,却是坐在陈太忠旁边的,牛局长握了一圈手了,自然不会吝啬这最后一下了。

    这是陈太忠的人嘛,牛冬生笑眯眯地握一握杨倩倩细嫩的小手。又侧头看一眼甯瑞远和梁天驰:这俩家伙一个人俩小姐。这个陈太忠和姓许地小伙子,却是带了自己的女伴。

    姓许?许纯良?猛然间。牛局长觉得自己脑子里有点什么东西一跳一跳的,握着杨倩倩的手,就那么呆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还好,他握手的力道不是很大,杨倩倩见他愣,等了一等,慢慢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,不着痕迹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手里一空,牛局长才回过神来,笑着坐了下来,他侧头看看许纯良,“小许,你认识不认识高云风啊?”

    “认识,”许纯良也笑着点点头,脸上波澜不惊,心里却是犯起了嘀咕,这个云风,唉,真是……长了一张什么样的嘴巴啊。

    “哦,”牛局长脸上,就越地灿烂了,他已经确定这许纯良是什么人了,强压着内心的欢喜,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苦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啊太忠,今天我要是没过来……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咂咂嘴巴,下颌扬一扬,指向郑在富,也没回答什么,只是苦笑了一声,不过那意思很明白了:你的客运办地周主任,把郑主任欺负成这样,你说我有心情联系你吗?

    牛冬生哪里会领悟不了这个?他刚才还有点狐疑,虽说这甯瑞远能量大,可跟郑在富的关系还是远了点,值得你小陈悍然插手这事儿吗?

    可是眼下他就全明白了,人家陈主任的意思是:你要联系许省长,现在就联系得上了,不过郑主任受了点委屈,做为回报,你就把郑主任提成真地“正主任”吧。

    “小郑不错,我刚才就说了,”牛冬生笑着点点头,却是也不肯多说了,话贵精不贵多---尽管他刚才的意思和现在的意思,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玩儿,”牛局长也不多说,站起身子,顺手拉起了陈太忠,“走,去我房间聊一聊去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有点不想去,哥们儿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,可是偏偏地,牛局这动作做得煞是自然,又表示出了强烈的亲近地意思,实在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说这肢体语言,也是一门学问,毫无疑问,牛冬生对这门学问,已经掌握得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 将陈太忠领到三楼的一间套房,牛局长也不客气,大大咧咧地直接问了,“太忠,听你的意思,许省长那边有戏?”

    没戏的话,陈某人怎么可能提出撤掉小周换上小郑呢?这是明摆着的----虽然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的,眼下的牛局,认为这是再小不过地事儿了,根本提都不值得提,却是浑然忘了,刚才他差点因此而大怒。

    “前一阵儿有戏,现在不太好说了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看着他,“之所以没跟你说,主要是因为,这活儿未必是二包,有可能是三包。”

    “三包也干,四包都干,”牛局长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搞错吧?你这么说,我可不敢介绍活儿给你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没命地摇头,“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?”

    “啧,不是偷工减料啦,唉,”牛冬生摇摇头,拉着陈太忠坐了下来,“你听我细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家家有本难念地经,牛局长要争取这修路的权力,不仅仅是因为要赚钱,他还要面子呢。

    走到了他这一步,钱并不是什么唯一地追求目标了,凤凰市的标段不全在凤凰交通局,这是很正常的,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,里面有不可抗因素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不属于凤凰交通局的标段,也是要人来干的,现在本事大点的势力,目标都转移到高路上去了,所以很多地方,真有人弄到了三包四包的---蚊子小那也是肉嘛。不过这么一来,牛局长脸上就挂不住了,凤凰市交通局接不到的活儿,让别人接了,换个没心没肺的主儿,倒也无所谓,可牛局不但在交通局强势,还是一个级爱面子的。

    他不能容忍这个现象出现,在他看来,这隐隐有挑战他权威的意思,要知道,除了市局,很多县区交通局的领导,手下就养着小包工队等活呢----这要传出去,真不是好听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挣钱,这个也接,”牛局长笑嘻嘻地一拍陈太忠的肩膀,旋即又叹一口气,“你光看到我领导这么一个大局的风光了,可是不知道……这队伍难带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靠谱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这话怎么听怎么邪行,杀头的买卖有人做,赔本的买卖没人干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商人,我是干部,能一样吗?”牛冬生瞪他一眼,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意思,“许绍辉怕出事,我就不怕出事?谁不想落个善终?”

    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,虽然牛局长的理由很充分,他还是有点怀疑,真的。

    “啧,再难听的话,你也不用指望我说了,”牛冬生见他油盐不进,也是叹一口气,“你干过工程没有?知道不知道工程款会怎么支付?”

    这话陈太忠当然听得懂,牛局长的意思是说,这里也是一块儿,有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,想靠着四包五包的赚点银子,变数也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在修好的路上找毛病、克扣保证金、拖延支付款项……这些道道儿,陈太忠不是很懂,但是想当初,市政工程公司的任卫星任书记把吕强逼到什么地步了,他还是清楚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