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九百零一-二章(书号:760

第九百零一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咦?慢着,郭明辉猛地反应过来一档子事儿,蒙艺跟陈太忠关系好,陈太忠又知道永泰县的事儿,这个……永泰县的事情,是蒙艺搞出来的吗?

    想想《天南日报》评论员文章出现的蹊跷,他越地能肯定,十有**跟蒙艺有关了,天南省能做到这件事的人,不过六个,而蒙记肯定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这件事就算不是蒙艺起的,他也肯定点头了,要不然,以潘部长的担当,未必就敢整出这么一篇评论员文章来。

    再往下,郭明辉都不敢想下去了,心说我吃撑着了,跑凤凰来做什么?幸亏今天是陈太忠踢了我一脚,要是我踢了陈太忠一脚,这麻烦没准会更大----当时蒙艺可以算是轻轻地放过了“缆车事件”。

    啧,都怪这个该死的胡芳芳!

    郭明辉来凤凰,跟华府花园的命案很有点关系,因为不止死了的两人是他的朋友,那户主胡芳芳也是他的朋友。

    由于胡芳芳想撇清,现场就没怎么收拾,房间里的淫糜现象那也是可以想像得到的----没办法,她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出来,可是她更不想顶上杀人嫌疑犯的名头。

    再由于,胡芳芳现不妙的时候,连打几个求助电话,其中就有给郭明辉的,所以警察到场随便判断一下,就怀疑这是不是涉及到了感情纠纷的情杀。

    还有,谭家兄弟的死状,引了警察们的部分猜想,又现胡芳芳等人神情有些许恍惚,少不得就要安排一下尿检,结果晚上在场的几人,检查出了海洛因分解后的残留物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尸检表明那两人是吸毒过量身亡。这就是还涉毒了。

    还好。在胡芳芳地别墅里。没现海洛因。倒是在一个小抽屉里。藏得摇*头*丸数颗。也算是藏毒了。

    眼见事情有越搞越大之嫌。郭明辉也被警察们问得烦了。索性跑到凤凰来了。谭、谭松哥俩是挂了。不过他不认为跟凤凰地人有关。

    正经是没了那两人。他在凤凰搞房地产也没了帮手。这才是大问题。于是他就想着实在不行地话。换俩投资商来凤凰。

    反正他绝对不会自己出手。所以他来建委。也不过就是随便过来套套交情。以方便下一步搞房地产时。不会受到什么掣肘。

    郭明辉这么做。铁定是没错地。别看他老娘是蔡莉。可是忽略了下面地人。人家要是生出怨恨。一着急地话。不买账还就真地不买账了。

    可好死不死地是。他居然在建委。正正地撞上了陈太忠。倒也算得上是不是冤家不碰头了。更要命地是。由于两人生了冲突。郭明辉开始认真地考虑撤出凤凰地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天南省这么大,哪里不是做呢?不过,蔡莉好歹是在凤凰干过几年,有相当的人脉,凤凰又是仅次于素波的地区,别地地方就要差了些许,毕竟房地产这个玩意儿,是要考虑市场消费水平的。

    算了。先不想了。郭明辉拿定主意,转移了话题。“宋主任,你们这儿,有什么不错的饭店吗?”

    宋主任却是心里奇怪,这位的火来得轻松,去得也是这么稀松?少不得长叹一声,“唉,可惜建委跟科委的合作,已经是市政府批准了的,要不然的话,倒也能让那家伙难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,是他想尝试着拍一下马屁,但背后不无深意,万一郭明辉知道了装修检测的事儿,要他帮忙扯科委后腿的话,他可以视情况而定,事不偕也大可以将责任推到“市政府的压力”上去。

    果然,郭明辉还不知道这档子事,不过,他也无心提这档子事儿,反倒是说起了杨倩倩,“那女孩儿不错,拿地拍子怎么也要一千左右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就是转移话题了,宋主任见状,又请教了一些关于网球拍的事情,终于算是将这场尴尬彻底地揭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倩倩却是在饭店里拎住了陈太忠在问,“他既然是蔡莉的儿子,怎么那么虎头蛇尾地,那个永泰县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永泰县啊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心说有些事情,是不能讲给你听的,只爱人妻郭明辉---这话委实有点邪恶,不能污染了你纯洁的心灵。

    可是,架不住杨倩倩使劲儿地唠叨,说不得他隐约地透个口风出来,“就是永泰有个干部,想求他办事儿,郭明辉那啥了他老婆,结果女人没心理准备,事后跳楼摔断了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干部有心理准备?”杨倩倩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也懒得忌讳那么多了,“你以为这世界上真有**犯不成?没人配合,他郭明辉怎么搞得进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了,”杨倩倩伸手给他肩膀上重重一拳,心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看你都是从哪儿知道的?”

    当然是从胡芳芳地笔记上看到的啦,陈太忠笑笑,却是不肯再解释了,“这件事影响不小,郭明辉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郭明辉要是眼下在场,听到这话起码要吐血三升,我靠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没错,陈某人说的大致没错,那干部瞒着老婆,搞了这么一出戏出来----没办法,不瞒的话,那女人不答应啊。可是,这么屁大点的小事,怎么能看在郭明辉眼里?他是将事情压下去了,可是也给那干部办成事儿了,至于说女人跳楼,却是那干部自己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你要把自己的女人送上来,关我郭某人什么事儿?话可是那厮自己说的,“只要日子过得去,哪怕头上有点绿”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真不是好东西。”杨倩倩兀自愤愤不平,“太忠。将来你可是不能学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学他,呵呵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说我也没比他好到什么地方去,念及此处,禁不住叹口气,“我倒是不想学他呢。架不住有人没命往上凑啊,你干爹不错,不过段卫民是怎么回事,你总是知道地吧?”

    陈某人这话,实实在在是有感而,他自认自己还算个眼界高地,也不算特别地花心,但是走到这一步,他才有种感觉,不是自身定力不够。而实在是……主动送上门的诱惑太多了。

    主动送上门地,比如说钟韵秋,人家一早就打算好要献身的了。阴差阳错地,他收了这女人,可是他陈某人拒绝过地更多啊,比如说那个朱月华、湘香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猜测,若是他能表示出一些兴趣,那沈彤十有**也会倒过来。不过,那女人他实在是不喜,也没进一步展地兴趣。

    “花花世界,渐迷人眼啊,”想到这个,他禁不住长叹一声,杨倩倩也被他这话弄得情绪不是很高了。

    “唱歌去吧?”陈太忠建议了,“去金凯利,今天好好地陪你玩玩。呵呵。谁知道能遇到郭明辉这个讨厌家伙呢?”

    不过,惦记着玩的。却不止陈太忠一个,他这厢的话才说完,手机就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甯瑞远,“太忠,纯良从素波来了,晚上一起玩啊,说好了,不许推……”

    甯总最近一直在致力于工业园的事情,白天倒还好,晚上就难免有点无聊,这凤凰市里,他认识的人也不多,于是基本上除了去几个市领导家拜访,就是满大街地找花街柳巷去玩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居然现了不少比较隐秘、好玩的地方,虽然名气不怎么响,但是档次也不算低,相对来说,还比较清净。

    今天他向陈太忠介绍地,就是这么一处所在,位于文庙区一处较为偏僻的巷弄里,名为一个“一品香”的kTV歌城。

    歌城的门不大,还有高墙,不过进了高墙之后,景象豁然开朗,偌大一个院子里,耸立着一栋三层小楼,周围就是花草树木,还有两行平房分列南北。

    “这儿的公主挺不错的,会调酒,还会点雪茄,”其时已是五月初,虽然已经晚上七点了,可天才微黑,三辆车停进车场之后,甯瑞远指着院子,不无得意地问着大家介绍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地,许纯良和李英瑞是开了奔驰5oo来,陈太忠和杨倩倩是林肯车,倒是甯瑞远甯总,带了梁天驰这么个男伴来,开着一辆奥迪a6。

    两人甚至连司机都没带,就是梁天驰驾车,直接无证驾驶了,不过,在凤凰市内,倒也不虞有人找麻烦----万一有事,就算陈太忠不出面,甯总随便打个电话给章尧东、段卫华或者王宏伟,谁还能不买账不成?

    第九百零二章一品香

    “点雪茄很难吗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有点纳闷,转头看着甯瑞远直笑,“呵呵,不就是点个火吗?要不要回头我烧了你的工业园,示范一下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我跟你这粗人没话,”甯瑞远不屑地摆摆手,“什么叫点个火?那都是学问,点雪茄之前要预热的,烤出香味和柔软度来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他又不抽烟,自是不怕往阴损里说,“要是能把焦油尼古丁什么的烤出来,那就又是一项填补国内空白了,我马上把公主招到科委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正斗嘴呢,又是两辆小车驶了进来,车上下来六七个人,其中一个人,却是陈太忠认识的,丁小宁地舅舅郑在富,客运办的副主任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是没看到陈太忠,而是笑吟吟地冲着一个二十七八的中年人招呼着,那人身材瘦高,春末夏初了,兀自是一身笔挺地西服,头上剃个板寸,看起来煞是精干强悍。

    “老二,这儿很不错的,”郑在富满脸堆笑。“今儿大家好好地玩玩,帐就都算在我身上了。你们就不用管了……呃,小陈,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那被叫做“老二”的板寸,一下车就注意到了离自己车不远的三辆车,奔驰5oo的扎眼,那就不用说了,对车稍微有点了解的。也知道林肯车是什么档次。

    就是那最不起眼地奥迪a6,也不是一般人能开起地,开这种车的,绝对不会差钱,只不过是想低调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惊见这三辆车扎堆在一起,车边又是一帮嘻嘻哈哈地年轻人,老二自然要细细打量一番,郑在富觉得对方心思不在自己身上,少不得回头望望,才现了陈太忠。于是出声招呼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没有理他的心思,不过听丁小宁说,她的这一帮亲戚里。也就还这个舅舅对她有点照顾之情----如若不然,她连“仙人跳”都没资格玩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他还是笑吟吟地冲对方点点头,“嗯,听说这儿不错,跟几个朋友过来转转。怎么郑主任今天也来啊?不怕李大姐说你?”

    “应酬,应酬一下,”郑在富笑着点点头,脸上却是出现了些许的尴尬,略一犹豫,他还是走了过来,低声解释,“这地方,是牛局的干闺女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太忠听了。点点头,心说怪不得这么气派。要真是牛冬生地干女儿,那倒也不足为奇了,交通局有地是钱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这儿消费,是为了照顾牛局吧?”陈太忠低声笑着,斜眼看他,心说你这倒也是会做人,招呼朋友之余,也不忘记拍领导的马屁。

    “啧,这是一帮混蛋啊,真是没治,串连了一百多辆出租车,难为我们客运办呢,”郑在富叹一口气,面有难色,“太忠,能不能帮想想办法?”

    “想办法,你这不是想了办法出来了?”陈太忠本来还纳闷呢,听到是这种事儿,笑着摇摇头,“玩一玩不就搞定了?何必多弄出那么些麻烦呢?”

    “老郑,”板寸地那个老二见郑在富跟陈太忠说个不停,走过来轻轻地一拍他的肩膀,“你们认识啊,不给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话,当然是存了攀附的心思,眼前这帮青年男女,显然都是家里有点办法的,人在这社会上混,多结交几个强势人物,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“那郑主任,我们玩去了啊,”陈太忠看都不看那板寸一眼,冲郑在富点点头之后,转头朝着甯瑞远笑嘻嘻地打个响指,“瑞远,带路,我们哥俩看看你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甯瑞远这些人,眼里都是不揉沙子的,眼见陈某人不搭理那帮人了,说说笑笑地就走了过去,直把那帮人视若无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,挺大能的嘛,”板寸不高兴了,当着这么多人涮他地面子,他有点不甘心,说不得冷哼一声,“老郑,这帮鸟人什么来头啊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我不认识,就是跟我说话的那个,是我外甥女的男朋友,”郑在富被一句一句地“老郑”叫得有点恼火,却是又不敢脾气,当然不会认真介绍陈太忠。

    而且,他心里存了点小算盘,就更是不肯说出陈太忠地官职,反倒是强调了一下:这个年轻人,跟我是亲戚。

    这“一品香”的包间不是很多,不过包间里摆设得古香古色,尤为难得的是,地上没有地毯,就是大理石,对空气敏感的某仙人抽抽鼻子,“嗯,还真是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,古香古色并不是说就没有现代化的东西,人家这里的电视也是二十九寸地,还是纯平的那种,比陈太忠买给自己父母的平电视还要高级一点。

    总之,这里的摆设跟其他kTV包间比起来,更像一个用于商务谈判或者朋友相聚的会所,陈太忠看得挺满意,“回头得让十七也搞这么几间房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儿可就是十七告诉我的呢,”甯瑞远轻笑一声,“他也有兴趣搞成这样,不过间数不能多,还要隐蔽一点,招待一些够档次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早该这么做了,”陈太忠想起碧园、海上明月也好,还是素波的万豪也好,都有那么几间普通人进不去的包间。

    “幻梦城地档次,也该升一升了,不能只是富丽堂皇、纸醉金迷地场所,顺便搞搞商务会所也不错,现在不是流行这个吗?”

    几个人说话间,门开了,服侍的公主进来了,穿着小背心短裙,看起来风尘气不是很足,反倒是显出了几分青春,些许活力。

    甯瑞远倒是不见外,抬手一招呼,“找几个小姐来,要好看地,腿长的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杨倩倩转头看看李英瑞,似是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预兆出来,不成想李英瑞冲她一笑,“行了,你同学从来不要小姐的,跟小良一样,都是祸害良家大闺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,瑞姐,你看这话说的,”许纯良看她一眼,又好气又好笑,“太忠能祸害,我可是本份人呢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初听李英瑞的话,脸色就有点白,不过再听许纯良的话,就知道大家是在开玩笑了,嘴角禁不住向上翘了一翘。

    “切,我才是境界高呢,”甯瑞远笑着插嘴,抬手拍拍胸脯,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那说的就是我甯总了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咱四个啥时候都是,一要就是四个小姐,你俩一人俩,”陈太忠瞪甯瑞远一眼,抬手拍拍杨倩倩,“倩倩别理他们,就是想在同学面前败坏我形象呢……”

    杨倩倩笑笑,煞是随意的样子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总觉得她有点不高兴似的,说不得眼珠一转,拎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家伙出来批判,“对了纯良,我今天见到郭明辉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明辉?”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奇怪地看着他,“这个人很有名吗?怎么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蔡莉的儿子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“那家伙居然也跑到凤凰来了,在建委混呢,刚才我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蔡莉的儿子,”许纯良点点头,嘴角微微地上翘,那是掩饰不住的笑意,“怎么你想起来跟他放对了?不折腾,你不安生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不折腾的,”陈太忠撇撇嘴,“算了,你既然这么看我,那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错了还不成吗?你说说吧,”许纯良本不喜欢听别人家的闲事儿,不过蔡莉的儿子,那可是例外……

    约莫八点来钟的时候,陈太忠和杨倩倩正站在那里唱歌,门猛地推开了,郑在富跌跌撞撞地进来了,“不行,太忠,我在你这儿躲躲,那帮人喝酒太猛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