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九十九章 力撼郭明辉(书号:760

第八百九十九章 力撼郭明辉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克拉玛依的大火,是个禁忌一般的话题,可是内参报道过,《焦点访谈》想播来着,只是实在太触目惊心了----连中视记者都黯然落泪,最后节目被砍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件事在小范围内传播,若干年后网络达了,更是为大多数人周知,其中鼎鼎大名的一句就是“让领导先走”。

    陈太忠这么说话,就委实有点诛心了,不过,他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妥,眼前这些人巴结领导的心思,还不是一样?

    “把他们撵走!”宋主任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,看到又有几个保卫处的人来,终于怒喝一声,什么鸟毛嘛,在这里说三道四搅风搅雨的,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家孩子。

    “呦喝,百宝丽拍子?”那脸上有胎记的年轻人,打量了杨倩倩两眼之后,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她手上的网球拍上,登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什么百宝丽?”听到他如此说话,宋主任登时就是一愣,旋即展颜一笑,一指杨倩倩手上的球拍,“明辉你认识那个拍子?很有名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名是很有名,还算不上顶级的,”那被唤作明辉的家伙笑着摇摇头,又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杨倩倩两眼,“不过能在凤凰见到这牌子,倒也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宋主任一听,转头又瞪了那女管理员一眼,心说你倒是挺能的,整天管着活动中心,也看不出人家拿的这拍子有多高档,没事给我招惹这么两个人。

    管理员心里却是挺憋气的,这一对青年男女,看穿着也就是普通人嘛,我总不能不撵他们,去撵旁边企管处的李副处长去吧?

    反正,宋主任的话已经说出口,就不可能更改了。在凤凰市,他惹不起的人也不多。于是冲着几个穿了警服却是没警衔的家伙一努嘴,“你们撵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明辉一抬手,硬生生地止住了几个人,然后笑吟吟地走到杨倩倩面前,手一伸,“请问。你的拍子我能看看吗?”

    杨倩倩肯定不想给他看。对这帮打扰了自己和太忠玩闹地家伙。她有着本能地反感。不过人家说得客客气气地。她若是不给他看。反倒是显得有点小气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她犹豫一下。并没有没有回答。而是转头去看陈太忠。很明显。她是在征求他地意见。

    明辉却是也没指望她回答。见她侧头。径自伸手就去她地手里抓球拍。看那大大咧咧地样子。显然并不在乎这个持了名牌球拍地女孩。

    突然地。一支网球拍伸了过来。这球拍出现得是如此地诡异。却又没带给人迅疾地感觉。就像原本就在那里。不过是隐身而已。

    网球拍正正地拦住了明辉地手。接着一股雄浑无比地力道。将那手慢慢地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郭明辉?”陈太忠手持球拍。斜眼看着胎记青年。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地冷笑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听到这话,郭明辉登时就是一愣,随即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心里顿生警觉,这家伙是谁呢?

    他可是真没想到。在这么一个小破地方。还有人认得出自己,当然。认得出自己也就算了,最关键的是,对方认出自己之后,不但将拦了自己的手,嘴角居然还带了点不屑出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不屑,虽然是很淡很淡的那一种,可是郭明辉看得出来,也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他脸上些许的轻佻,登时不见了踪迹,取而代之的,是郑重的问----夹杂着些许的警惕和愤懑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这个问题不重要,关键是,这个场子是我先来的,”陈太忠沉着脸,眼皮耷拉了下来,看起来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,“你去别地场子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郭明辉又是一怔,接着眼光就落到了陈太忠手里的球拍上了,不禁摇头笑笑,“这两三百的玩意儿,你拿着有点掉价吧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陈太忠**地顶他一句,转身就要离开,猛然听到远处有人喊,“太忠……太忠!”他回头一看,看到李勇生正从远处跑过来,李主任个头比较低,身子却是圆乎乎地,两条小短腿不住地在地上交替着,看起来颇有一点喜感。

    “李主任,这人你认识?”宋主任一听,李勇生居然认识这个放肆的家伙,还没等李主任人到现场,就远远地问了。

    “认识啊,这就是科委的陈主任,呵呵,”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,李勇生跑了过来,一脸的笑意,“对了,前天的聚会,陈主任不在,难怪宋主任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科委地陈主任?宋主任一听,就觉得嗓子眼有点干,建委和科委的合作他很清楚,自是知道,那晚上没露面的陈主任,才是推动这一计划的决定性力量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道陈太忠的背景,只说能让三个委办行局合作,增加一项前所未有的收费内容,这种能量也是颇令他叹服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多少知道了陈某人的一些来头?耳听得这个年轻人居然是陈太忠,宋主任一时觉得头皮有点麻,禁不住又狠狠地瞪了女管理员一眼。

    **,别说任命没下,人家耿主任还没退呢,好了,老子的前程,又增加变数了!

    女管理员很无辜地望着主任大人,心里这个纳闷就没法说了:你都不认识地人,怎么,你觉得我该认识?

    倒是郭明辉听了这话,轻笑一声,拍了拍手,“呵呵,科委地主任,好大的官儿啊,怪不得这么气粗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透着轻松,又有一些愤懑,当然,味道最浓重地,还是傲慢和不屑。

    宋主任的脸,却是越地苦了起来,他咽口唾沫伸伸脖子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最终却是转头去看李勇生,“李主任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勇生没理他,侧头看看郭明辉,眉毛一皱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他啥也不是,不过就是会投个胎而已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盯着郭明辉脸上的胎记左看右看,最终咂咂嘴巴,“结果……啧啧,还是不免有些遗憾!”

    这就是**裸地笑话郭明辉脸上那块胎记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说话,原本就是一等一的阴损,今天又被接连撩拨了几次,好不容易忍了下来,到最后却不防身份被戳穿,郭明辉居然耻笑起他来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“骂人不揭短,打人不打脸”,错非出离愤怒,陈太忠倒也不至于说得如此难听,不过郭某人实在是太嚣张了一点,居然敢公然耻笑国家干部,真真的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。

    郭明辉怔了一怔,好像在反应对方在说什么,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,想也不想地冲过去,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,“我让你骂人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吧,”陈太忠抬就是一脚,直接将人踹了出去,“你还以为是在永泰县啊?凤凰这片儿,还轮不到你撒野!”

    这一脚出得毫无征兆,郭明辉根本没想到,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不但敢说大话,还敢还手,身子禁不住蹬蹬连退几步,仰面朝天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还好,他身后不但站着宋主任,还有几个其他人,几双手一伸,硬生生地托起了他,不过,陈太忠这一脚势大力沉,一个小个子被郭明辉身上的冲力带得硬生生地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给我走着瞧,我要……”郭明辉被这一脚踹得有点懵,挣脱众人,再度跳了起来,不过下一刻,他就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永泰县的事儿,很少人知道啊应过来陈太忠的话之后,他心里实在有点纳闷,少不得侧头看看此人,那要狠的话,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唉,真扫兴,”陈太忠见他没什么下文,也懒得理会了,转头冲杨倩倩笑笑,“郁闷死了,没心情玩了,你呢?”

    杨倩倩没说话,长叹一声,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”陈太忠拍拍她的肩膀,两人去拿网球拍袋子和网球,等他回转的时候,见郭明辉恶狠狠地瞪着自己,禁不住灿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毛病,越是生气,反倒越是爱笑,抬手一指郭明辉,“呵呵,这次就算了,下次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了,你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郭明辉哪里还有再玩的兴趣,他一转头,看看宋主任,脸色铁青地问了,“能不能把这家伙弄进警察局去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已经顾不得周围有人旁观了,没办法,这面子跌得太狠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