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九十七章网球场上(书号:760

第八百九十七章网球场上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由于今天被杨倩倩数落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陈太忠也觉得自己亏欠她甚多,车还没开出管理局,就主动提出,“你说吧,咱们去哪儿玩?”

    “去打网球吧,”杨倩倩提出了一个很令他吃惊的建议,“你会打不会打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”陈太忠心说,哥们儿不会打也陪得了你,不过他对规则还是一知半解的,努力回忆一下电视里见到的一鳞半爪,“这个……什么叫球局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杨倩倩被他这句话逗得直乐,笑了半天才摇摇头,“看来,你今天是要被我菜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原来是没玩过网球的,不过,跟机关事务管理局一墙之隔的“老干部活动中心”最近平整了一块场地出来,搞了一个网球场一个门球场。

    门球是适合老年人玩的,可是网球的活动有点剧烈,一般没人玩,管理局的人看那个网球场总是空着,就隔三差五地过去玩玩,这玩意儿锻炼身体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看他们玩得兴起,有些老人也动了兴趣,不过,他们玩跟年轻人玩不一样,年轻人打,是专门往对手够不着的地方打,老人们玩,却是专门往对手够得着的地方打,这么玩,不但节省了体力,也能锻炼腕力和技巧。

    “你早说嘛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笑着摇摇头,“这就差一个门,我何必开车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去那儿玩,”杨倩倩摇摇头,“容易惹是非,咱们去建委宾馆的网球场吧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自打老干部们对这个感上兴趣之后,慢慢地就霸占了网球场。前来玩儿的年轻人,总要等没人的时候。才能进场玩一玩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正常地。尊老爱幼原本就是中华民族地美德。但是好死不死地是。前一阵市政府行财科地一个小年轻在这里玩儿。对上了前常务副市长、现政协副主席方进才。方副主席在接一个球地时候。摔倒在地。导致小臂粉碎性骨折。

    要是方进才对地是其他老干部。那也没什么说地。大家年龄都相差仿佛。可是对地是年轻人。那年轻人自然就有“不知道照顾老干部”、不识好歹之嫌。方进才地老婆更是找到了景静砾。要办公厅严肃处理此人。

    对这种要求。景秘长实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还好那个年轻人家境殷实也有点关系。最终人前人后照顾了方主席一个多月。目前换来地也不过是“暂不追究”。

    像这种情况。谁还敢再去那里打网球?是地。你不想陪老干部玩。问题是。缺角儿地时候。你一个人干干地坐在那里。对面坐个老干部。大家大眼瞪小眼?所以。近来大家已经不去那里玩了。建委地职工活动中心也是最近刚建了网球场、羽毛球馆之类地。对外营业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买球拍、网球什么地?”陈太忠将车开到职工活动中心之后。有点犹豫。侧头看看杨倩倩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租地。也有卖地。买划不来。最低都是两百多一个。听说也很一般。”杨倩倩笑着摇摇头。“要买这种拍子。还是去素波买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买上一个吧,回头你用起来也方便。”陈太忠既是存了哄杨倩倩开心的念头,倒是不在乎钱了,“正好前一阵有人送我一个球拍,在后备箱里放着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须弥戒里球拍之类的体育用品还不少呢,不过他一向不怎么在意这玩意儿,也就没琢磨过,他只是能确定有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啊?”等到他随便摸出来一个时候的,杨倩倩看着有点兴奋了,拿在手上掂量掂量,弹弹绷线,挥舞两下,“好球拍啊,行了,归我了,你自己再买一个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陈太忠捏捏拳头,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“这个比较轻,合我用,网面也软,不合你用啊,”杨倩倩将球拍抱在自己的怀里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“你不会这么小气吧?”

    呃,我打算自己用来的嘛,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好了,送你了,不过你不许再生气,嫌我总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后再说吧,”杨倩倩伸手又拎起球拍袋子,转身向网球场蹦蹦跳跳地走去,陈太忠锁了车,四下看看,现一个小商品柜台,花了368元买了一个球拍,却是看起来明显不如自己拿出来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东西这么贵,看来送礼也不错嘛,他一时有点走神,直到杨倩倩伸手招呼他,才兴冲冲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倩倩的球打得很一般,经常打得陈太忠满场地乱追球,尤其是陈某人还穿了一双皮鞋,不像她是一双旅游鞋,那真是有点惨不忍睹了。

    不过陈太忠地球技就更渣了,网球经常就直接弹到了边网上----这是室外球场,球场周围围了三米多高的铁网,用来省去捡球时间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两人嘻嘻哈哈地打了十来分钟之后,还是杨倩倩先撑不住了,“不行,要歇一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要玩这个,你该穿上运动服的嘛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杨倩倩穿地是七分裤,弹力不错,不过总归不如那些打网球的穿个短裤跑得轻松,“我去换双鞋,要不皮鞋要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买瓶水啊,”杨倩倩看着他离开,手拢在嘴边,大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太忠从林肯车里再出来的时候,不但换了鞋,还换了一条休闲裤和一件短袖T恤,等他走回场子,才现场子里又多了两个人,冲着杨倩倩的球拍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之后,两人又打了起来,没过多久,活动中心的人就越来越多了----快下班了,大家活动一下。浪费点体力,然后洗个澡正好吃饭。

    “这俩打得好臭……”几个人站在铁网边上指指点点。不过场里那对兀自不觉,美不滋滋地打一阵歇一阵。

    又打一阵,两人在场边坐下来,边喝水边聊呢,管理员走了过来,“好了,有领导要玩呢。你们收拾一下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,我不是交了两个小时地钱吗?”陈太忠不干了,按说他对玩这个的兴趣不是很大,技巧也掌握得差不多了,不过被人清场,却是他不愿意接受的,更何况杨倩倩打得正高兴?

    “交钱是交钱,这是职工活动中心,有领导来,你们必须让。”四十岁左右的管理员大妈绷着个脸,好像自己就是领导一样,“你们俩。那个科室的?”

    “对外营业的,我凭什么让啊?”陈太忠脸一绷,也有几分不怒而威地架势,“交了钱我就要玩,你们有没有点儿服务意识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好好说。我们也不是不能让,”杨倩倩见管理员这样,也不高兴了,“现在还就不让了,我们花钱是来消费的,不是受气地!”

    “想受气?我成全你!”女管理员冷笑一声,转头招呼起来,“二毛,有人闹事……你们几个死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她地妹夫。是建委保卫处地处长(科长)。仗了这层关系,才承包了职工活动中心。平日里也有点小小的跋扈。

    她从农村来建委已经有几年了,惹不起地人,她都认识,她妹夫搞保卫工作的,也不是什么善碴,自然不可能把一般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离网球场很远的地方,站了几个人向这里张望,显然就是她嘴里地领导了,领导们都这样,下面人清场的时候,绝对不会出来的,只需要装作不知道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然,相关人等若是态度不积极、清场不利的话,他们马上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相邻的网球场的人都停止了打球,凑过来观看事态的展,这里有两个网球场,这也是让陈太忠不爽的一点----为什么清场是清我俩,不清那一边?

    不多时,三个男人跑了过来,手里还拎着胶棒,气势汹汹地冲到了陈太忠面前,“小子,是你闹事儿?”

    陈太忠右手的网球拍轻轻击打左手手心,就那么看着眼前三位,滞了一滞才淡淡地回答,“我花钱打球,怎么就叫闹事儿了?是不是不花钱的,就不叫闹事儿了?”

    这种话其实不符合他地性子,不过,陈某人好歹在****里混了一阵了,眼下又难得地想跟杨倩倩安生一阵,所以说得很是“收敛”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个因素不得不提及一下,目前科委同建委在合作搞那个装修检测,眼下在建委的职工活动中心,陈主任为了顾全大局,倒也不好过分张扬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