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八十八章 项庄舞剑(书号:760

第八百八十八章 项庄舞剑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仔细琢磨一下邱主任的话,终于摇摇头叹口气,“唉,老邱你这话倒是再实际不过了,可是,我也不想把咱们科委的牌子搞砸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砸呢?”邱朝晖笑着摇摇头,“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,最关键的就在于在应用中现问题,逐步完善,没有应用,哪里来的完善?”

    陈太忠又不傻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邱主任说了:只要你有关系,拿得下单子的话,相关的说法还不是在人解释?

    反正,这年头办事情,掌握了话语权就一切都好办,套政策谁不会啊?

    “你这话倒是没错,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终于点点头,哥们儿也不是迂腐的人,有势可借,不借的是傻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对有些东西,还真的是难以释怀,“现在还有什么大的问题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啥大问题了,”邱朝晖笑着摇摇头,“除了要考虑生产过程中的焊接工艺,其他的就是使用中可能遇到的粉尘污染,还有……电磁干扰和防锈蚀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错,”张志宏点头表示支持,“公交一卡通,那是要装在车上的,可能遇到的情况很多,长期的颠簸和碰撞,使用环境很复杂,对工艺的要求也很高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问题,倒是敢说没啥问题了?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你们商量吧,我只管谈单子,”陈太忠终于现,自己根本不该往这一块儿伸手的----原本,大家就是各有所长的。

    管那么多,哥们儿会累死的,意识到这一点,他也不再坚持了。“好吧,你们继续努力,目标一定要定得高一点,我要的是大家的工作态度,现在,我就强调一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。陈太忠地言谈。已经颇具一些领导地风范了。他四下看看。掷地有声地出了宣言。“工作允许犯错误走弯路。但是一定要负责:谁要砸了科委地牌子。我陈某人就砸谁地饭碗!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地意思。很唯心也很主观----能犯错误不能砸牌子地界定。是很模糊地。不过。他把话撂下之后。就不再操心了。转头看看坐在一边地体改委主任。“呵呵。周主任。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找你说点儿事儿。”周国栋笑眯眯地一扯他。“走。外面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离开。邱朝晖不屑地哼一声。“躲什么躲啊。不就是惦记着监管创新基金吗?好像谁不知道似地。”

    他这两天被人问得都烦了。心里难免有点焦躁。做为创新基金地分管副主任。邱主任当然不希望被人监管。不过。这是大势。一开始科委地几个主任就考虑到了这点。所以他也并不是很排斥----好事儿呢。就算犯错误。老子也有陪绑地了。

    只是。一想到别人垂涎三尺地盯着这点钱。恨不得扑上来痛咬几口。他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地郁闷:拜托。你们只是监管。决定权在科委。搞明白了没有啊?

    当然,这决定权什么的,也不是大家公认的----最少市里还没就此表态,可是陈太忠是这么说的,那么,在邱主任心里,这就是事实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心里对那些人的兴奋,多少有点或多或少地腻歪,看你们那点出息吧,陈主任的钱也是那么好动的?

    那些人就算得逞了,终于也会意识到所谓的监管不过就是“只监不管”,有些许的失落肯定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有意监管的很有几个部门,最后将权力拿到手的,能量肯定不会很小,唉……别人惹不起陈太忠,那么自己这个分管副主任没准就会成为出气包,想到这个,邱朝晖心里就更腻歪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跟着周主任出来,也没去别的地方,就直接上了他地林肯车,“周主任,什么事儿?找个地方坐坐?”

    “就车里吧,”周国栋笑笑,也不怎么矫情,“太忠,咱俩也算老关系了,听说了市里有监管你们科委那笔基金地意思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在素波就接好几个电话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建议还是我们科委主动报上去的呢,主动报总好过市里跟我们要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倒是看得远,”周国栋笑着点点头,他当然明白,主动报上去那绝对是市科委在向上级部门卖好:我们很识相,也对领导们很尊重。

    这种小窍门,基本上在官场混过两天的,就都能想到,可是愿意将手里的权力拱手让出一部分的行为,却是没几个人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当然,相关的解释是不缺地,说得冠冕堂皇一点,那是为了减少中间环节,避免相互扯皮,以便提高办事效率,说得诛心一点,利之所在谁肯后人?

    所以,周主任对陈太忠的科委居然这么大方,倒也是有几分佩服的心思,“你知道市里是怎么计划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想法的部门很多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不过这可是真正的苦笑了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想监管这个创新基金的,不下五六家,犹有甚者还嚷嚷着要“代管”,不过那就是扯淡了,任是谁也想得到,科委找钱回来,交给别人花,那不是做梦吗?

    那么说的,无非就是狮子大张嘴,表明了监管的决心----我们让让,不代管了,监管总是跑不了地吧?

    现在市里地意思,比较倾向于统计、审计和政研室三家牵头,搞个创新基金的管理审核办公室出来,当然,大家都是兼职,主要职权还在科委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外人,有啥话我就直说了啊,”由于在吹风会上支持过陈太忠,周国栋半点都不客气,“太忠,这个监管,其实不用那么麻烦,我们体改委,就完全能胜任了这个职责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太忠讶然地看他一眼,这讶然倒也不全然是装出来地,他当然知道体改委有兴趣监管这个创新基金,可是周主任能这么开门见山地说出来,倒是让他颇有一点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跟体改委的职能,倒是有些关联,”他犹豫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这里这里也算是试点嘛。”

    体改委里,是有“指导地区、部门、行业、企业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试点工作;组织和推动改革开放试验区和城市综合改革试点工作”的职能的。

    听到陈太忠这话说得本本份份的,周国栋可是就有点着急了,陈主任的性子,他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,八成,这是人家有点生气了吧?

    最起码,是比较生分了,念及此处,周主任就不得不解释一二了,“太忠,我可是没打你的钱的主意,不过,别人争了,我们体改委为什么争不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没说不让你争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心说不打钱的主意,你这么心红眼热地跳出来做什么?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是念着周国栋在座谈会上,死命挺了科委一下,虽然不过是顺水人情,可是有了这层渊源,有些话也不好说得太过,“这是市政府的事儿啊,周主任你找我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”周国栋知道,误会已经初现端倪了,要不能快刀斩乱麻地解释清楚,放任下去的话,没准都能结下梁子。

    跟陈太忠结梁子?那可是周主任绝对不想见到的,省里的火炬计划动员会他去了,自是知道郭宇都头疼陈太忠,还偏偏没法子收拾。

    常务副市长都啃不动的主儿,他怎么有兴趣得罪?

    “主要是,我们体改委现在,感觉有点被边缘化了,”周国栋咳嗽一声,脸上露出了苦笑,若有所思地看着车窗外,却是不肯同陈太忠对视,“你看看别的省,好多地方体改委混得风生水起的,就是咱们天南省,不见动静啊。”

    苍凉的声音,无奈的眼神,再加上感慨的语调,一时间,周主任显得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他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叹一口气,“监管科委这个基金,不过就是提醒大家一下,体改委本来是有很多职能的,只是,大家都忽视了。”

    哦,这个……听起来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,陈太忠对体改委的现状,也是略有了解,周国栋这话,倒也未必就是敷衍之词。

    当然,周主任肯这么直说出来,那也是瞅准了科委在被监管一事上,不想受到太多的掣肘---是个人就能想到,这建议虽然是科委提出的,但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的那种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