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完美主义者(书号:760

第八百八十七章 完美主义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罗天上仙想要害人,那手法简直是太多了,不过想要将事情办得不那么诡异的话,还是要注意一下做事方式。

    胡芳芳的别墅里,一共七个人,其他五个人吸入的海洛因的量不是很多,但是陈太忠相信,在他刻意的照顾下,谭家兄弟应该是活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之后,他也没着急离开,反倒是在别墅里四下翻腾了起来,找钱找存折,至于金银饰就免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偌大的三层别墅里,陈某人只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三万多的现金,这让他有点气愤:不至于吧,胡芳芳你混得这么惨吗?

    就这点身家,也敢号称素波的交际花?不是说胡图龙弟兄俩都有点身家了吗?

    由于心里惦记着谭家哥俩的死活,陈太忠也没着急着离开,而是在别墅里四下乱转,试图再找到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皇天不负苦心人,转悠了多半个小时之后,他终于在书房的书橱背后,现了点小秘密---这里居然藏有一个保险柜!

    保险柜是砌在墙里的,深不算很深,个头却是很大,陈太忠伸手进去,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拿出来,细细一翻看,大有收获!

    这里面倒是没什么金银珠宝,值钱的不过就是两张房产证和四五张存折,他在意的不是这个,而是这里面涉及的东西,简直就是胡芳芳内心的隐秘空间。

    有录像带、有照片,全部都是她跟人鬼混的时候拍下来的,而且那些照片被装帧成册,偶尔还附注一些小小的说明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录像带上也贴了标签。一眼就能看得出内容----“与郭明辉摄于西湖饭店”、“和魏岳在家”之类地。

    这种带子居然有几十盘之多。不过都是小二分之一地带子。倒也不怎么占地方。

    最要命地是。胡芳芳居然还有写**心得地习惯。没错。她挺喜欢指点男人激扬文字地。对接触过地男人。她在两本厚厚地本子里有些详细地描述和对比。

    甚至。她还拉了一个榜单出来。有“主榜”、“副榜”、“名不副实榜”和“令人恶心榜”。由此可见她对品评男人地乐此不疲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心得有一天没一天地。简直可以称做“**日记”了。不过。从简评中可以看出。胡芳芳并不是一个喜欢写字地主儿。经常言简意赅地写一些内容。比如说“蛤蟆完事儿就睡。也不收拾一下”之类地。

    可是这两个名为“龙”“空”地册子。还不能简单地认为就是**心得。其中还间杂了一些收受贿赂地事情。连在干部选举中“买票卖票”、老干部如何掌控局面打压新干部地一些内幕。都有得总之。对陈太忠来说。能找到这两个册子。真地是获益匪浅。里面相关地丑闻。真地是太多了。他甚至很惊讶地现。胡芳芳跟自己地公公。都有那么一手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滥情的一个女性啊,就连陈太忠这么操蛋的人,看到一半也看不下去了,抬眼看看窗外。却是已经微微白了,不得不将东西纳入须弥戒,悻悻地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的时候,谭家兄弟的呼吸已经停止,身体也变得僵硬了,不过,这干哥们儿什么事儿呢?陈太忠心里,半点歉疚的感觉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那帕里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,一觉醒来之后。才觉是过了荒唐地****。等他穿衣起床,昏昏沉沉地推开卧室门。才现陈某人躺在沙上睡得正香,地上到处是东倒西歪地啤酒瓶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就这么睡了****?”那处长轻声嘀咕一句,随手揉揉自己的太阳**,心说一过三十这身体果然是不行了,睡了****居然没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“太忠,去屋里……”他想让陈太忠进卧室,才想起来屋里还有一个光溜溜的女人呢,剩下的话登时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陈太忠却是睡得轻,被他这么一句,登时醒转,蹦了起来,揉揉眼睛左右看看,再打个哈欠,“哈,居然这么睡了一晚上,不行,要赶紧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太忠脚步轻盈地离开,那处长心中有点微微的感叹,果然年龄是个宝啊,小伙子在沙上睡了****,这马上就又精神百倍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不到,陈某人不过是想拉他做个见证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华府花园的命案,那处长最后也没搞清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,倒是朱亦凯被吓了一个半死。

    原本着,他还想要联系胡芳芳出来玩呢,由于有郁金香慢摇吧横生枝节,所以,第二天晚上,他才想起似乎要到华府花园转一圈,却不防那里已经戒严了。

    朱公子也因此被警察盯上了,不过好歹有那么个老爹,再加上他跟胡芳芳来往并不是很密切----怎么说,胡某人也算蔡书记地儿子郭明辉那个***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朱亦凯倒是没受什么牵连,只是简单地被讯问了两句而已。

    这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陈太忠早已回了凤凰,那边已经积攒了一堆事情等着他办理,市里已经就创新基金的监管问题开始做研讨。

    毕竟是两千万摆在了那里,以后陈主任还能再拉来多少钱,谁能说得清楚?统筹全局着眼于未来,总是政府机关该有的认识和责任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创新基金到底能走到哪一步,该派什么样的人来监管,陈主任的意见绝对不能不重视,这是所有人都承认的。

    就在陈太忠赶回去的当天下午,体改委主任周国栋就找上到了凤凰大学边上地科技展处,他听说陈主任一回来就先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遗憾地是,陈太忠正生闷气呢,“我说杨帆啊,你不是说,能保证元器件匹配的合理性吗?怎么还在实验阶段,这卡就时读时不读地?”

    袁望的朋友单水,以对远望公司做技术支持的名义,派了一个心腹的技术员来,还带来了大量的资料,杨帆找了两个以前的好友,再加上科委的一个技术员,就开始了技术攻关,

    资料都是现成的,甚至原始电路板都有,大家要做,就是将部分元器件做替换,看看能不能将可靠性提高一点。

    杨帆可是不服气,搞技术的人,就是这个性子,他绝对无法容忍陈太忠的指责,“你这么乱晃一下肯定不行嘛,角度对正了,稍微停顿一下……你看,中创的读卡系统也是这么用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要为客户着想,为客户着想你懂不懂?”陈太忠也生气了,直着嗓子嚷嚷了起来,“你的客户是广大市民,你说,你要把角度和这个……这个延迟,向每个人都解释一遍?”

    “中创,哼,中创最可能是咱们的对手,咱们作为后来者,已经迟到了,迟到了你知道不?以赶上它为目标,就永远都赶不上,必须要以越它为目标!”

    “你上嘴皮碰碰下嘴皮,倒是挺容易的,”杨帆不服气地嘀咕一声,“才接手几天,这已经算是好的了,起码解决了电源的稳定和功率匹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陈太忠气得想骂人了,不过再想一想,又硬生生地咽下了那口气,转头看看张志宏,“老张,你也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“这个卡上,是要存钱的,所以刷的时候,难一点,我看不是什么问题,这也是对市民们负责嘛,总比晃一下就刷一下强,这玩意儿又不能退钱,”张志宏谨慎地表态,“万一多刷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退钱?这是个好点子啊,”陈太忠眼睛一亮,“咱们就是要做得比别人强,嗯……起码要有这个雄心!”

    “读卡和写卡是两回事啊,”张志宏随口回答,接着又怔了一下,才缓缓点头,“按次退钱,好像……好像也能操作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就更麻烦了,”杨帆愣头愣脑地接话了,“又要上模块了,不但增加成本,而且,这其实并不利于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老邱你看呢?”陈太忠实在是没话了,转头看向邱朝晖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效果不错,就是看批量生产能不能达到这个效果了,”邱朝晖笑着点点头,“时间不等人嘛,咱先拿下单子,慢慢地再改也成,眼下要考虑的,是别让这个单子跑了,有点小缺陷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听得挠挠头,邱主任这话肯定是不错的,不过他还真有点受不了,因为从某些角度上讲,他还算得上是完美主义者----不但有处*女情结,连算计人都要算计到操蛋的地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