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八十六章 虎头蛇尾(书号:760

第八百八十六章 虎头蛇尾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段天涯和燕辉叫得倒是挺凶的,不过,眼见事情越搞越大,连常务副市长的女儿吸毒都牵扯出来了,两人悄悄嘀咕一下,也就是派人将摄像机送过来,至于说汇报台里……还是等等吧。

    今天牵扯到的大人物的,实在是太多了,两人四下里到处乱跑眼界匪浅,可是在一件事里,大人物如此地扎堆,却也是生平第一次听说,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沈彤接了电话之后,唠叨了约莫有五分钟,才黯然地将手机递还了张定坤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这件事,有点小问题,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两句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解释,我明白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点点头,用点小手段,沈彤和朱亦凯的对话,他都听到了,“他不是要过来吗?等见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将这家郁金香慢摇吧的底细,基本上摸了一个差不多。

    原来那齐国民以前是朱秉松的同事,关系尚算可以,只是现在一个混得风生水起,一个就略略地有些磋跎了,不过,两家倒也算小有交情。

    齐小艾就是这么认识朱亦凯的,去年她同朱公子谈朋友,在那啥的时候,故意将避孕套扎个小孔,结果怀上了孩子,朱亦凯为之大怒,强迫她堕胎之后,顺手甩掉了。

    事情闹得两家人都知道了,朱秉松觉得在老同事面前有点难看,说不得将齐国民由双龙区的副区长提为了上谷市的常务副市长。

    上谷市是县级市,按政府组织法的规定,县级市,主要领导的级别可以高配,但整个县的级别还是县处级,不过。各地基本上都将县级市待遇提高半格,视为副地级,常务副那就是正处,而且问鼎市长的概率也高。

    这就算有了交待了,齐市长当然也算满足了,不许自己地女儿再折腾了,可是齐小艾在素波上学,却是家里管不住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。她就又同朱亦凯腻到一起了。朱公子也就当她是个临时炮友。前一阵不知道为什么。铁下心思要跟她断了来往。就资助了她一点钱。让她盘下了这个慢摇吧。

    后来。齐小艾又跟张定坤好上了。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张定坤也知道这是朱公子用过地旧货了----有事都知道该找谁帮忙。不过小艾年轻貌美。张某人愿意。别人倒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还真够乱地!陈太忠觉得。自己在这个***里混得越久。就越觉得乌烟瘴气地。不过他总觉得。窦厅长应该不至于卷进这种乌七八糟地事里。

    估计就是姓张地小子乱扯虎皮呢。他心里这么判断着。就在这个时候。那帕里轻轻地拽听他一下。陈太忠侧目一看。才现那处长刚将手机放入口袋。

    他一头雾水地跟着那帕里走了几步。才听到那处长低声地嘀咕。“太忠。不行就算了。朱秉松地儿子好像跟这女人不清不楚地。要是来了……总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是你不想让朱秉松、沈彤和高云风碰头吧?这是陈太忠第一个反应。那三个人碰了头地话。高管局那边。没准会出现一些变数?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对那处长深沉的心机,还真有点忌惮,耳听到此人如此要求。一时就有点犹豫。是的,他一点都不想让那处长记恨上自己。

    高云风也走了过来。“太忠,走人吧,把这帮小逼弄走就成了,我也不想见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混到高云风和朱亦凯这步,大家就多少都能对对方有点耳闻了,不过这种级别差不离的衙内,基本上没可能扎到一个***里玩,最多不过在一些场面上萍水相逢时,笑嘻嘻点点头招呼一声就是了。

    至于高公子和许纯良地交情,那是比较异数的,而且联结这两位的纽带,是同学关系而不是别的----所以,眼下这种情况,高某人当然不想遇到朱某人。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咂咂嘴巴,叹口气,侧头恨恨地瞪了张定坤一眼,转身施施然向外走去,“好了,大家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总不能同时扫了沈彤、那帕里和高云风的面子,这个……得罪人太多,总归不是什么好事,尤其是那个那处长,最好不要得罪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啊,太忠,”沈彤几步跑过来,笑嘻嘻地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你们先走,我等一瞪跟亦凯说两句,做人总不能搞得这么乱七八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你还是担心你自个儿啊,听说小朱是生冷不忌,熟不熟都敢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沈彤柳眉倒竖,轻叱一声,接着又莞而一笑,“其实亦凯人不错,喜欢玩而已,倒是这个小艾,做事很有心机,亦凯最烦算计他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玩进水上人家,自然喜欢玩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中天集团那档子事儿,“算了,懒得跟你说了……看你的面子,大家散了。”

    走出狼籍不堪地慢摇吧,一时间几个人都有点意兴索然,陈太忠率先走向自己地林肯车,却是被那帕里喊住了,“太忠,跟着我的车,再找个地方喝两盅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地离开,那刑警队的王队凑到高云风面前,“云风,这个女老板……你看?”

    “算求了,今天弟兄们算是白忙一场了,草!”高云风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不过你等等朱亦凯吧,这个人情你总不能不做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”王队笑着点点头,“要不是怕给你小高添乱子,我还真敢把这帮人全拘回去,抓了现行,就算朱秉松,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高云风笑着点点头,心说要不是我在,估计你就要拔脚走人了,不过人家一番殷勤之意,他自是不能不做个姿态出来,“呵呵,等个一半天,大家一起去金色年华海皮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搂着小演员也施施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跟着那帕里索性换到了一家宾馆开个套间继续喝酒,也省得再有人骚扰,当然,这不是说他没喝过酒馋成这样,而是说他今天晚上不是要办谭松吗?索性就找俩见证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两人就是很随意地在侃了,说点体制内外的传言,倒是那个女主持湘香,听得有些一头雾水,既插不上嘴又不好走。

    所以,她倒是三人里倒的最快地一个。

    那帕里也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的,不过他倒是记得,由于自己挺兴奋,所以在一具柔软的身体上折腾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陈太忠进入胡芳芳的别墅的时候,才现自己让雷蕾帮自己打听地址,简直是太没必要了,谭松在来素波的当天晚上,就住进了这里----有这么强烈的神识指引,怎么可能摸错地方呢?别墅是三层,里面住了七个人,不过却都是青年男女,分了三对,一对是胡图龙和一个女人,另五个人却是在二楼的同一个房间里,还好不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陈太忠蹑手蹑脚地将七人全部封闭了六识,才细细地打量了起来,谭松左拥右抱同两个女人赤条条搂在一起,不过这两位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胡芳芳。

    同房间的另一张床上地女人,倒是十有**是胡芳芳,不可否认,这女人果然是长得漂亮,纵然是闭着眼睛在睡觉,也颇能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不过,放荡地生活,还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岁月地痕迹,皮肤有些松弛了……嗯?这个男人会是谁呢?

    赤条条搂着胡芳芳的男人,当不是易与之辈吧?只冲着空气中那股淫糜的气息,陈太忠也猜得出,前不久这房间里应该是大杂烩来的,眼下大家不过是在歇息,自己若是不来的话,清晨应该还有“战事”生的。

    将头凑到这男人面前仔细看看,有点遗憾,这位年纪大约三十出头,应该不是什么名人的公子,慢着……他跟谭松长得很像啊。

    估计是谭吧?想到弟兄俩在同一个房间,共用三个女人,陈太忠摇头笑笑:这种玩法得有点乌龟肚量呢,哥们儿可是要差一点了。

    既然两兄弟都在场,那就全部搞定算了,陈太忠在须弥戒里四处查找一下,找到了仅剩的七块海洛因,小心地拎出一块来。

    将这些海洛因送进这些人的体内,就是很简单的事儿了,罗天上仙刮一点下来进手心,烘烤做气体,引导着送进每个人的鼻孔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