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谁给谁钱(书号:760

第八百八十四章 谁给谁钱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这个年轻人左一句跟“老板是朋友”,右一句“要有交待”的,段天涯冷哼一声。“你跟杜长岭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哦,以前那个老板?”年轻人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这摊子我朋友接了一个多月了,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熟人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里最后那点顾忌也没了,抬腿就向外面走去,“时间不早了,该回家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年轻人伸手就去拽他的胳膊,力道倒是不大,“你最先动手的,不许走!”

    陈太忠身边没美女陪着,人长得也年轻,这位显然就小看了他,不过总算还好,陈某人身材高大,刚才出手又狠,英俊年轻人也不敢下大力去拽----谁也不愿意吃眼前亏不是?

    “啧,你再动手,小心伤着自个儿啊,”陈太忠火了,眼睛一瞪,甩开了他的手,“别说我没警告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抽他,”高云风一看乐了,类似的话,当年陈太忠跟他也讲过,不过眼下,他可是跟陈主任是一边的了,“真是不知道死活。”

    同大多数人抱怨的一样,警察总是姗姗来迟的,不过这次,警察们来得还算及时,四个警察在陈某人即将飙的时候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张,谁在闹事啊?”一个老点的警察走了先问了,显然,他是认识英俊年轻人的,一边说着,他一边四下看看,咋着舌头,“啧啧,动静挺大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,”年轻人不耐烦地一指陈太忠,“这个最先动手的,那个……那个叫了一帮人来。现在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儿去。”陈太忠还真的火了,抬手一巴掌,就把他的手指打开了。“真是给你脸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姓张的年轻人可是没想到,警察来了。这家伙反倒是越地嚣张起来了,不过,既然不用担心拿棒子的那群年轻人,来的警察又是熟人,他倒也不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“刘所。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那刘所长抬手就制止了他的话,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“小子。火气挺大地嘛。

    “小子你说谁呢?”陈太忠脸一沉,双手抱拳,捏得指关节吧吧地乱响,“信不信我抽得你满地找牙?”

    那刘所长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愕然地问了,“你,你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行了太忠,”那帕里一拍陈太忠地肩膀,及时制止了他的暴走。又一抬手。从兜里摸出一个证件晃一下,“省政府办公厅的。来,你地警官证我看看!”

    刘所长登时就傻眼了,省政府办公厅?怎么小张会撞上如此的大板?他正要向那帕里索要证件,仔细查看一下,却不防身边有个警察拿胳膊肘顶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刘头儿,”那警察冲着高云风地方向努努嘴,那意思很明显,你看那个清纯的女孩儿不眼熟吗?

    刘所长一眼就看到了,心说坏了,这帮人看来,还真的是省政府的!

    意识到对方不是假冒的,他这警官证,就不想往外交了,不管怎么说,他刚才跟张定坤表示出了相当程度地亲热,这就算是授人以柄了。

    对方拿了自己的证件,显然可以借此收拾一下自己----警察执法,原本就是该公正公开公平的不是?

    “小张?”念及此处,刘所长斜眼瞟一眼英俊年轻人,心说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啊?我可是为你来的啊。

    “哦,省政府的,”年轻人伸手出来,想跟那帕里握握手,谁想对方根本不搭理他,说不得讪讪地缩手回去,干笑一声,“那个……我是张有友地儿子,没准您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“农牧厅的张有友?”那帕里讶然地看他一眼,眉头皱得更紧了,省直机关的正副职,他怎么可能有不知道的?“我说,你老子知道你搞这歪门邪道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搞什么歪门邪道的啦?”张定坤一听这话,有点不舒服了,你都知道我爸是副厅长了,说话多少客气点好不好?真以为省政府那张虎皮能吓坏很多人吗?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厅长的公子啊,”高云风听得就是一声大叫,脸上也是惊恐万分的样子,“农牧厅副厅长,真是吓死人了,大家赶紧跑吧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本人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那意思很明显:你报出老头子的名号,是觉得自己不含糊吗?

    张定坤地脸,刷地就拉下来了,狂地人他也不是没见过,但是这么扫人面子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不过,他更清楚,一听说老爹地名字,就能报出来历的,并不算多,而看出来历还敢如此耻笑的,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做的,也就是把脸拉下来,心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?看起来后台比我还硬?

    农牧厅在天南省,是个不折不扣的弱势厅局,天南省算不上农业大省,跟牧业更是不搭边,不过这个张有友却是罕见的强势常务副厅,影响力几可于厅长相较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比之交通厅的高胜利,张厅长就要差上很多了,行局职责的差异就在那里摆着呢,先天不足的,后天再怎么补也难赶上。

    不过,张定坤也是有所仗恃的,他冷冷地看一眼高云风,转头向那帕里笑一笑,“这个慢摇吧的老板,是个漂亮女孩,跟窦明辉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窦明辉那可是省警察厅厅长,比之高胜利却是一点都不逊色,还略略地要强一点,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,是一副气定神凝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比钱的话,警察厅就差交通厅好几条大街了。

    高云风一听对方搬出这么一尊神来,嘴角冷冷一哼,却是也不好再说什么,说实话,他并不怎么怕什么跟窦明辉沾边的女孩,不过,他总不能为老爷子惹事不是?

    张定坤见对方跳得最欢的家伙,听到窦厅长的名头也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忐忑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,不无得意地斜瞟着白泽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可是没想到,那最先动手打人的家伙,居然笑了起来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“小子,这话可是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,”张定坤嘴角也是一丝冷笑,他怎么会被这种小伎俩吓到?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窦明辉知法犯法了?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,越地灿烂了起来,他随手一指倒地不起的那帮家伙,“身为警察厅长,私下坐视、纵容甚至包庇这些贩卖冰毒的违法犯罪份子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张定坤的脸在瞬间沉了下来,他怎么想得到这厮居然敢如此大胆,当着众多警察就公然指摘窦明辉?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知道,诽谤国家干部,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?尤其是,你诽谤的还是窦厅长,真的是不知道死活“你少跟我废话,扯这个你可是差得太多了,”陈太忠脸上笑嘻嘻,嘴上却是毫不客气,“诽谤罪是自控罪,告诉的才处理----知道什么意思吗?被害人不告,法院不受理,你懂个毛啊你?”

    张定坤又噎了一下,他对诽谤罪知道得不多,自是不知道还有一个“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”的说法,听到这话,他倒是琢磨了起来,难道说,对方是个律师之类的?

    “这些人尝试向我们兜售冰毒,在被拒绝后,有意对我们进行报复,”那帕里冷冷地接话了,“我可以做证,而且我也可以证明,你说了,这里的老板跟窦厅长关系好。”

    我靠!张定坤真的傻了,他心里生出了一个直觉:眼前这帮人,估计还真的是不怕窦明辉!当然,这只是一种感觉,但是那帕里有恃无恐的样子,任是谁也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大家都让让,不就完了?”那刘所长见势不妙,赶紧插口,他已经琢磨出来了,这帮人显然不是易与之辈,说不得就存了和稀泥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白泽,“不管怎么说,你们是砸了人家的场子了,没多有少随便意思一下,哈哈一笑,这事儿不就过去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定坤和白泽的脸色,都不是很好看,不过两人倒也没接口,只是陈太忠哼了一声,越地不依不饶了起来,“要我们赔钱?做梦吧,想都不要想!”

    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这事儿里,还真是透着蹊跷,“给我们点压惊费,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你们看着办啊。”
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五章有猫腻

    陈太忠要倒过来要压惊费了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他终于现,以刘所长为的一帮警察,一来之后就纠缠于打砸慢摇吧一事,却对己方提出的“贩毒”一事不闻不问,这显然是极其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政法委记,陈太忠太清楚了,对警察而言,涉及吸贩毒的案子,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,那真是要名有名要钱有钱。

    贩毒的案子,绝对会带给当事人荣誉,吸毒的案子,嗯,什么法外容情高抬贵手之类的,腰包鼓起的度,绝对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只说钱途,搞这个就是比抓赌赚得多也赚得稳,比抓卖淫嫖娼都合算,也安全----吸毒的性质太恶劣了,哪怕抓了外商都不怕。不像卖淫嫖娼那种,抓了投资商的没准还要受处分。(电脑阅读..net)

    听到他还要“压惊费”,刘所长登时就是一愣,才要说什么,却是又稀里哗啦地进来了六个警察,这就是高云风喊来的刑警大队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得晚点,片儿警总是比那些朋友离得现场近些,那边还要招呼几个人帮衬,倒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两帮警察之间,有彼此认识的,相互打个招呼,高云风直接拽了一个人过来,耳语了几句,那位犹豫一下,还是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接手了,”刘所长笑着跟来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警察办案的规矩,除非重大案件,先到者有先到者的优势,尤其是涉及这种人情、被人喊来的警察,一般来说,也要给对方个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关系好的话。那就可以不认先来者账了,可是,这种“好”可绝非普通意义上的好,照常理来说,同行之间鲜有不相互买账的----谁知道将来自己有没有求人地时候?

    听到这话,得了机宜的那位瞥一眼高云风。一时有点犹豫,他肯定是不能撤的,不过,该找个什么理由留下来呢?

    陈太忠见状,走上前一拍高云风的肩膀,冲着在地上躺做一堆的毒贩子们努努嘴,“一边儿管打砸,一边儿管吸贩毒嘛,大家各忙一摊。”

    “吸贩毒?”那位眼睛一听,眼睛就亮了。paoshu8.net“肯定有贩毒的?”

    “啧,王队,这是我朋友,怎么可能哄你呢?”高云风笑着拍拍他地肩膀,“我可以做证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又听了几句,那王队笑着点点头,走到了刘所长面前。“你们接手你们的。这是刘所吧?呵呵,这样吧,你们负责的打砸的事儿,我们是接到了举报,有人吸毒贩毒,咱们各忙各的。成不成啊?”

    吸贩毒的被抓了现行,那就是功劳,而且,就算窦明辉也未必愿意再插脚进这泥淖来,又是有名有钱的,谁傻了会放过这个机会?

    “能并案的嘛,给个面子了,”刘所长的脸色,真的不好看。“王队。这本来就是一码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贩毒地案子,我们接了。”王队脸色一沉,“听说你们过来是维护治安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两边要翻脸了,刘所长也狠了,“我跟你说,今天这事儿,我还就管定了,信不信我现在向分局反应?”

    “我挺奇怪的啊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手指对方,“刚才你们对一帮吸贩毒人员不闻不问,揪着我们说个没完,就是要赔偿摇吧损失,现在倒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段天涯终于狠,也顾不得惹人了,摸出了手机,“行了,那我打个电话给省台吧,这可是个不错的新闻素材,来现场抓拍再好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燕辉也跳了起来,“行啊,你给省台打,我给市台打,真就不信这个邪了。”

    刘所长和张定坤都傻眼了,后来的王队也傻眼了,转头一拽高云风,“这都是谁啊?要叫记者来,多少给窦老大留点面子吧?”

    “人家本来就是省台和市台的摄影记者,”高云风笑嘻嘻地回一句,又将嘴巴凑到了他耳边,“这帮人可是一个比一个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认栽了,成不成?”张定坤一看这架势,知道再坚持下去也没意思了,“要赔偿,是吧?一万成不成?”

    陈太忠几个相互看看,好半天没人说话,最后还是那帕里说了一句,“陈主任,要不……算了,时间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张定坤才知道,原来自己以为这个屁都不是的年轻人,居然还是个主任,也不知道是哪门子地主任----体制内地吗?

    “不行,那处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”陈太忠冷着脸摇摇头,笑着一指张定坤,“就今天这事儿,你看他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拿二十万来,我们走人,”他脸上笑得灿烂,话却是难听,“这是你自找的,明白不?本来都懒得理你的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衣着暴露地女孩儿从包间内走了出来,目光呆滞走路精神头却是十足,连蹦带跳浑身哆嗦着,说话有点含含糊糊的,“定坤……怎么还没完啊?”

    “这是吸食了软毒品的!”王队一眼就看出来了,手一挥,“给我控制起来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迅疾地冲了过来,刘所长愣了一下,好像是想拦着,犹豫一下,终于是叹口气摇摇头,“小张,你可是把我们害惨了!”

    这女孩的状况,他一眼就能看清楚,别的不说,进了刑警队,再拖十来个小时,尿检都跑不了----铁铁的阳性。

    女孩显然没想到,居然有警察冲她动手,她非常亢奋地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,小背心和热裤之间,露出了白嫩的肚腹,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,“混蛋,放开我,信不信我把你们这群混蛋统统开除了?我老爸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张定坤冲她怒吼一声,“别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老爸是上谷的齐国民齐市长!”女孩声嘶力竭地喊着,根本不理张定坤,“你们这些混蛋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张定坤似乎挺在意这个漂亮女孩,见状也没了法子,摸出手机一转身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上谷是素波市下辖地县级市,以重工业为主,齐国民任那里地常务副市长,在场的,还是有几个人知道地。

    沈彤听得就是一皱眉,上前看看女孩,“好像真的是小艾哎……真是,几年不见,这孩子怎么这样了?”

    小艾倒是认出她来了,“沈姐,沈姐……帮我教训这群混蛋,他们欺负我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沈彤站在那里愣了半天,转头看看那个刘所长,脸色冰冷地问了,“齐小艾是不是这儿的老板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,”刘所长嘴里打个磕绊,却是很坚决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家慢摇吧等着封门吧,”沈彤叹口气,拿出了手机,刚要拨号,张定坤转头过来,手上的手机还没放下,却在那里忙着点头,“没错,她就是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沈彤捏着手机,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,最后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咽口唾沫,“这个,太忠……给我个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给!”陈太忠一摇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,他手一指齐小艾,嘴角是一丝冷笑,“这种人也能做你朋友?对不起,现行就是现行,别逼着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高云风正跟那王队嘀咕呢,一见他这样,高公子禁不住叹口气,心说这陈太忠还真是狗脸,说翻就翻了。

    见到沈彤扭头看向自己,他无奈地一摊手,苦笑一声,“沈总,这是你跟太忠的事儿,别拉我垫背啊,你俩我谁都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王队听得有点纳闷,伸手拽拽高云风,低声问了,“这俩人都是什么来路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朱秉松的干女儿,她爹是省人民医院院长,”高云风低声解释,说着手又指向陈太忠,“这个是蒙老大的关系,全中国最年轻的副处!”

    全中国最年轻……王队听得,登时也是一口凉气,下一刻,他侧头看看高云风,“没错,这俩都挺大个儿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张定坤将手机递给了沈彤,“你是沈彤吧?朱亦凯的电话,你能不能接一下?”

    朱亦凯是朱秉松的儿子,他的电话,沈彤自然是要接的,说不得拎了过来,她这厢在接电话,那边王队已经开始安排人,把那些贩毒的家伙,往车上拽了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还不忘记打电话请求支援----这八个人手断脚断的,两辆车都放不下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