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八十二—三章(书号:760

第八百八十二—三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二章棒子队

    燕辉和段天涯来“郁金香慢摇吧”玩过几次,要不然,刚才燕辉也不至于建议来这里,所以,两人知道这里的老板叫杜长岭----杜老板跟燕辉念叨好几次了,能不能让市台给做几个三折的广告啊?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说的这号人,”高壮汉子摇摇头,自顾自地走过来拍拍燕辉的肩膀,就想拽着人走,“走,咱哥俩好好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燕辉的胆子未必大,但多少也是见过点世面的,再加上他自己的身份也不算含糊,登时就冷冷地一哼,“拿开你的爪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高云风摸出了电话,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他肯定不会把这帮卖软毒品的家伙放在眼里,不过,他也很想看看陈主任的态度,以决定自己的出手力度----这小胖子可是太忠的朋友。

    陈太忠只是斜着眼睛看着这帮人,看起来根本没有说话和动手的兆头,倒是白泽拿着手机,在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高云风正说这太忠是不是不想动手,怎么连个准备都没有?不过,下一刻他就想起来自己曾经见识过的情景,五个散打队员被陈某人分分钟放翻。

    啧,那家伙本身就是级能打的啊,想到这个,他郁闷地撇撇嘴,抬手开始拨号,心里却是在嘀咕:官场混得这么好,人面儿也这么广,甚至连打架都不需要叫人----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?

    嘀咕归嘀咕,他还得打电话。不过,那帮子狐朋狗友的就不用叫了,直接喊做警察的朋友来吧,也好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知道你是谁。”高大汉子见一桌子人没人敢出声说话,就放心多了,手上一使劲儿,将燕辉硬生生地拽离了座位。“今天叫知道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拿开你的狗爪子,”陈太忠火了,怎么净遇这种不长眼地人呢?“别说哥们儿没给你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那棵葱啊?”高大汉子不满意了,斜眼看一眼陈太忠,“弟兄们,给我圈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。陈太忠不见作势。身子一晃,就出现在他面前,抬手一掌,硬生生地冲着他的右臂来了一下,“喀喇”一声,有骨折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下。他的手想不离开燕辉地肩头都不可能了,不过,陈太忠这一掌力道极大,那汉子抓燕辉又抓得紧,胖墩墩的燕辉肩头被一拽,身子就是一个栽歪,好悬没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汉子似是不相信陈太忠敢先动手,又似是没反应过来对方的行动如此敏捷,好半天才捂着胳膊大吼了一声。“啊

    声音之响亮。过了无处不在的重低音。一见有人动手,跟着高大汉子地一帮人愣了一下。就纷纷冲了上来,眼见一场混战即将拉开大幕,却冷不丁听得“咣当咣当”几声大响,真的是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却是郁金香慢摇吧的玻璃大门被人砸了一个粉碎,哗啦啦地冲进四五十号人来,没冲进来的却还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冲进来的,基本上都是清一色十**岁的小伙子,人人手持两尺长短地木棒,棒子一头粗一头细,跟棒球棒颇有点类似,沉甸甸地样子,一看就是打架专用的。

    持了木棒来打架的不奇怪,奇怪的是,每个人手中的木棒都是一模一样的,换句话说,是来地这帮人的制式兵器,显然,这些人的组织是极其严密的。

    “你往后靠靠,”陈太忠一见这架势,估计自己也招呼不过来同伴了,转头正看见沈彤在那里呆,说不得顺手将她向后一推,“哥们儿顾不上保护你!”

    高云风见状,却是抱起个凳子,身子向后急退两步,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冲进来的人里,领头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,个头不高,精瘦精瘦的,不过看起来身手倒是很矫捷,手里却是拎着一支手枪,两步蹿了过来,冲着白泽一点头,“白哥,是哪些混蛋?”

    我靠,这是白泽的人马?陈太忠一看有点傻眼,这小村长,果然还有几分不含糊啊。

    可是,这厮居然敢拎着手枪冲进来打群架?他还是有点想不通,说不得仔细盯着那枪看了两眼,才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敢情这精瘦汉子手里拎地是一把电击枪,并不是手枪!

    卖冰毒地这帮人也傻眼了,谁能想到,人家这边随随便便一搞,就冲了这么多人出来?当然,人多不可怕,全是小伙子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对方手中地家伙!

    只冲这统一的干仗家什,就能断定来人都属于一个极其严密的组织,这年头,散兵游勇并不可怕,可怕的除了亡命,就是有组织、有后台的这种混混。

    年纪都是相仿的,武器都是制式的,养得起这么一帮人,幕后老大的身份低得了吗?混社会的不怕打架伤人,怕的是进了号子以后,没人关照----有个有钱的老大罩着,谁还怕打架不成?

    “咳咳,兄弟,误会……”这边的解释还没完呢,白泽冷哼一声,一指他们,“就是这几个小鸟毛,胳膊腿全给我打断!”

    “无关的人,让一下,”精瘦汉子手里的电击枪一指,“小子们,给我揍人!”

    那帮年轻人一听他话,呼啦一下就围了过去,有那嫌桌椅碍事的,直接将桌子椅子踹开,简直就像一帮土匪进村,根本不管一边人的感受。场中顿时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,惨呼声和闷哼声响作一片,偶尔还有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燕辉怔了一下,在那里喃喃自语着什么。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,好悬被人错认,亏得陈太忠手快,一把将他拽到了后面。才堪堪躲过了两支棒子地袭击。

    没打到他的三个小伙子还不服气呢,狐疑地向白泽看一眼,白村长摇摇头,又拍拍燕辉的肩膀。“这是朋友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拍,燕辉才回过神来,转头愕然地看着他,“白村长,这……这就是你们南上庄的棒子队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白泽微笑着点点头。状若浑不在意。不过心里倒是有几番欣喜,我这个准备,果然还是没准备错,这帮贩毒地小混混,还真的不长眼来找死。

    高云风一见是白泽的人马,也放下了凳子。走了过来,笑嘻嘻地一拍白泽的肩膀,“呵呵,白主任,你这反应快啊,佩服……你这个朋友,我交定了!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可是一直没把白村长放在眼里地,可是眼见人家招呼四五十个小子跟玩儿似的。心里真的就生出了几分佩服的心思。

    当然。最关键的是,若不是白村长的人及时赶到。他高某人就要吃眼前亏了,说句实话,他不介意打人,却是半点被人打地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加上眼下这局面,不但顺气儿,将来说起来也算长脸,心情畅快之下,他当然就愿意交一交这个小小地村长了----这年头的人都很现实,级别无所谓高低,关键是你手里得有料。

    高云风也很现实,不过,他还是有点事情搞不清楚,“对了,我说老白,你这个棒子队……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是以前的护村队嘛,”白泽很憨厚地笑了两声,不过眉宇间那一抹得色却是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南上庄这七、八年展得极为火爆,随着村子不断地城市化,村里的私家小楼越来越多,白泽当选了村长之后,觉得人人都把目光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,殊为不妥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拿出了整改意见,将村子又重新规划了一下,反正白泽有钱,而再富裕的村子,也有穷人不是?

    所以,通过土地置换等一系列地手段,他就整出了几片大的空地,修起商业街来,再然后就是一栋一栋的高楼拔地而起了。

    南上庄的流动人口本来就在疯狂地增加着,到了这一步,人口增加得就越来越快了,又不断有本地和外地的商户入住,商业街也日渐地红火了起来。

    流动人口一多,必然导致短期行为的增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,南上庄里鸡鸣狗盗的事情就多了起来,原本大家是指望着派出所呢,可是派出所的人真的太少了一点,只面对这么一个异常繁华地村子,就有点不敷使用地感觉,更别说一个派出所对的是一个镇子,人家有别地事儿要忙呢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南上庄越地乱了,不止本地村民们提意见,连那些商户也在抱怨:白村长,这村子你要再不整治,我们可要搬走了啊。
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三章朋友留步

    白泽原本就是个有担当的性子,眼见村子里越来越乱,火了,警察管不过来,我管!

    于是,南上庄就组织了棒子队,参加的大多数也是村里的年轻人,这年头村里已经没地可种了,大家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坐在家里,收收房租打打麻将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既然村里给工资,报名的小年轻肯定不少,尤其是这些人里,原本就有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,能正大光明地打人,村里反倒是少了不少是非。

    白村长给棒子队配了十辆摩托,还有对讲机等一干物事,一辆小巴,没事的时候,摩托车分两队每队十人,两个小时之后再换二十个人,轮流在街上溜达,遇到拦路抢劫的、小偷小摸的,二话不说上前抡棒子就打。

    这反应度,可是比警察快多了,而且棒子队一旦出动,最少十个人一组,另外十个没准离这里还不到五百米,遇上难缠的,还能呼叫本部让小巴出动。

    那些拦路抢劫盗窃的蟊贼,虽然也是有组织的。但是面对这么庞大地护村队,那也只有跑的份儿----不跑不行,那棒子都是白村长特意从北边弄过来的核桃木做的,一棒子下去打晕人。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棒子队都是不讲理地,哪儿跟你讲什么证据?自由<MARQUEE onmouseover=this.stop() onmouseout=this.start() scrollAmount=1 direction=up width=1 height=1 delay="1">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淘宝网女装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malsc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malsc.com">天猫淘宝商城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hu8.com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hu8.com">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taobar8.com">www.taobar8.com</A></marquee>心证就不错,喊一声“站住”你敢再跑的话。那就只能指望腿脚够快了。

    打错的人也不是没有,不过,白泽本身就有钱,南上庄现在也有钱,合理地赔偿一点也就算完了,当然。这些人若是指望狮子大张嘴来讹诈。那是不可能的----听到喊站住了你还跑?

    再说,这整顿治安,原本就是大好事,谁要再多说两句,没准就成了全村公敌了。

    几场围剿下来之后,南上庄地治安。马上一片大好,尤其是大家知道,被棒子队抓了的小偷和盗匪,都要先打个骨断筋折之后,才会送往派出所,一些大的小偷小摸的团伙登时就销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有些新疆来的小偷团伙还不信邪,指着民族政策能保护自己呢,结果被棒子队抓了四个小孩六个大人,直接打断腿脚。大冬天地绑在院子里冻了整整一夜。天亮才送到派出所。派出所讲民族政策,可是南上庄护村队不讲啊。所以慢慢地,棒子队的名声就传了出去,南上庄地环境,又恢复了往日地平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世界什么时候也不缺瞎眼的,时不时地有些过路的蟊贼,还偶尔地想伸一下手,所以,这棒子队也就这么维护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东湖区的警察局长为了这个棒子队,专门找白泽谈过心,“老白啊,这帮小家伙,你得控制好啊,要不然,没准要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的时候他们在,我不干了,棒子队就散,”这是白村长打的包票,而警察局这边,也从南上庄得利不少,自是不好再较真了。

    毕竟,棒子队把人打断胳膊打断腿,才送进派出所地行为,很容易遭人诟病,为此,南上庄这边也要向警察们意思一下:不好意思哈,乱世用重典,下手狠了点,大家帮着遮掩一下嘛。

    不过,正是因为如此,棒子队在素波的名声不响,也就是燕辉,整天为了拍新闻到处乱跑,知道这些事情,高云风之流就未必清楚,至于陈太忠……他要知道才叫怪呢。

    白泽是棒子队当之无愧的灵魂,那些小鬼们,虽然看起来是要听那精瘦汉子“二哥”的话,但是事实上,大家是觉得自己离白村长太远----是的,白村长那是高高在上,能跟区长喝酒,跟区委书记打麻将的主儿啊。

    所以,白泽有信心自己在的时候,将棒子队管好,自己不在,将这队伍解散,也正是因为如此,刚才他觉得那卖毒品的家伙有点不太靠谱,索性一个电话打将出去,很随意地召唤了棒子队在外待命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换个时候,白村长还真不会这么搞,因为这么行事实在是太张扬了一点,可是,今天他身边全是镇得住场子的贵人,张扬一点也不打紧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那帕里似乎差点,看起来没什么实权,可是省政府办公厅地傲慢,白泽地心里也一清二楚,人家混得再差,玩得也是省级政府核心部门的***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今天要办地事情没办利索了,心里就忍不住有一点卖弄的心思,其实还是心里那点怨念在作怪:我南上庄的村长,也不是一无是处的……就让你们感受一下我的能量,日后大家相处,也省得你们带了有色眼镜来看我!

    我白某人,不差你们多少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dJ台上的音乐彻底地停了下来,一个浑厚的男低音响了起来,“大家好,我是老板的朋友,场子里好像出现了一点状况,我想说的是,大家坐下来谈好吗?”

    不过,他喊他的,棒子队该打的照打不误,这帮小年轻也算是狠人了,眼里除了白泽和“二哥”,硬是容不下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,比起红星化工厂,这帮人还是要差一点,不管怎么说,人家红星厂的武装部和民兵,都是国家认可的,荷枪实弹的,不论是比组织还是比装备,棒子队差得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陈太忠这一帮人倒是有闲了,抬起头看看话的地方,却是dJ台上站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,相貌英俊身材挺拔,正望向己方这片儿。

    他在说话,dJ台一旁也围了几个保安和服务员,却是没有人敢过来,想像一下就可以知道,几十根棒子在空中乱舞,胆气再大的主儿也要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段天涯原本想上前问问,杜长岭去哪里了,不过想一想这个慢摇吧居然坐视毒品交易,而且居然在出事时也不进行管理,这让他觉得有些无法忍受----今天要不是跟了一个村长来,估计就要挨打了吧?

    这一切,说起来话长,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事儿,三五分钟内,那帮卖冰毒的家伙全被放倒在地,哼哼呀呀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接下来,在区区的半分钟内,一干手持棒子的年轻人一哄而散,不过,撤得倒也挺有章法,忙而不乱,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架他们常打,熟手了。

    当然,人是走了,不过只要白泽需要,怕是随时都能召唤出来,这一点大家都很确定,南上庄离这里不算太近,白村长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显然外面有机动的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“走吧,真扫兴,”看着一地的狼籍,沈彤叹口气,这当然不是她怕事,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扫兴,确实是太扫兴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,留步,”那英俊的年轻人却是已经挡在了他们前面,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白泽,“砸了场子就这么走了,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场子有人卖货,你不管就合适?”段天涯的口才,比燕辉还要便给,张嘴就来了,他怒气冲冲地看着对方,“真的想谈谈?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不管,”年轻人摇摇头,“他们也是客人,你们也是客人,其实……我并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依旧是看着白泽,显然,他认为白村长是这些人的头儿,虽然其他人看起来也是一副不含糊的样儿,但是不管怎么说,刚才的小伙子们却是此人喊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打算不讲理了,是不是啊?”按说,高云风是最不该生气的,燕辉跟他没交集,又有陈太忠扛着大头----那厮可是动手了呢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拍了白泽的肩膀,高公子可是很要面子的,而且他招呼的警察朋友也在路上了,那还有什么客气话可说?

    英俊年轻人一听此人说话这么霸道,禁不住转头看他一眼,得,这一眼别的没看到,看到那小演员正抱着此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认出这个小有名气的女演员,眉头一皱沉吟一下,说话就客气了一点,“我没打算不讲理,我都说了,这是我朋友的摊子,她现在不在,我在看着呢,你们这么走了,我没办法交待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