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头绪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九章 头绪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高云风这话可不是谦虚,他是真的头大,要知道范晓军在这件事上,都要看一些人的眼色---是的,不止看一个人的眼色……

    沈彤隐隐地听懂了一点,又觉得不是特别明朗,禁不住皱着眉头琢磨起来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里面很复杂?”

    “肯定很复杂的,呵呵,那是高路啊,”高云风笑着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那帕里,“不信你问那处,那处可也是我们交通厅的子弟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高云风的话,那帕里笑着摇摇头,“你少扯我,交通厅……我早就不怎么接触了,里面儿的事情,可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吧,”高云风笑着摇头,“你不知道,那,都一个院儿住着,你哄谁呢?”

    有意无意地,他扯起了交通厅的事情,大致也就是拒绝谈高管局了,这种打岔的手段他自然不缺,沈彤当然也理会得清。

    不过,沈彤还是有点不甘心,找个机会插句嘴,“那我自己去跑吧,云风,听说高管局里,常务副局长李毅光负责这个

    “没错,”奇怪的是,这次倒不是高云风接话,而是号称不了解交通厅的那帕里,他笑着点点头,“李局长那人挺好说话的,也比较识大体,你好好跟他沟通一下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总觉得,那帕里的笑容里。有点说不清的东西,说不得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帕里却是对这种关注极为敏感,几乎在同一时刻,他就转头了过去,对着陈太忠地目光,笑容越地明显。脑袋也不引人注目地点一点。

    哈,果然是有文章啊,陈太忠立刻就将头扭了开去,心说哥们儿这观察能力,果然是大增啊。

    倒是高云风接下来的话,对那帕里的反应做出了一些解释,“呵呵。我倒是忘了,李毅光就是那书记一路从小兵提到公路局常务副局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事儿?你纯粹胡扯呢,”那帕里最是见不得别人评价自己的老爹,眼皮一翻。看上去居然有点要生气地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老爷子做人才叫了一个正直,提拔人是只看能力,从来没有刻意照顾过谁,李毅光现在跟我家走得也不算近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倒是,”高云风对交通厅这点儿事,知道得一清二楚,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彤一听那帕里的话就是眼睛一亮,她本来想着,没准能通过那处长。跟李毅光加强联系呢,可是听到后来这么些解释,眼中的亮光就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倒也是,一个过了气的老书记,别人肯买你的面子才怪。反倒是那书记原本是交通厅的老人儿,她跟李毅光谈的时候要是提到,没准李局长为了避免相关内容在交通厅传开,能答应地都不答应呢。

    这种因果关系,沈总不是第一天遇到,她一开始出来做业务的时候,有几单买卖,那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,可偏偏就是谈不成。

    她实在有点不解。就找人详加打问。结果别人告诉她---你没做错什么,真要说错的话。那就是你在那个单位认识的人太多了!

    按理来说,认识地人多,那只能促进买卖的成功率,但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,这年头采购和销售里的那点猫腻,谁不清楚啊?

    主事儿的一想,收谁的钱不是收?你在我们单位熟人多,那问题就严重了,你不用说给了我多少钱,你只要把自己的成本一报,我这儿难免就要被动,

    你不会报成本?没错,我也相信你不会主动报,谁也不傻不是?可是,你在我们单位熟人多嘛,人家要悄悄地问你呢?你说是不说?

    人和人处,总有那么几个相厚的不是?消息一旦传开,那真的是很快的,所以,为了避免被动,主事者往往宁愿同素不相识地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跟素不相识者打交道,容易被骗----这是毫无疑问的,不过,虽然被人骗和底价被泄露虽然都是很糟糕的事情,但如果不得不选择一个的话,相信大多数人宁可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被人骗一旦事,被骗的不过是警惕心不高而已,而且,被骗地责任不可能由一个人来承担,从主管领导到具体部门到相关责任人,那是一串,没法单独追究某个环节的责任,罚不责众,无非就是个“警惕性不高”的性质。

    说句更难听的,这么多环节,替罪羊也好找。

    底价被泄露,那问题就严重得多了,这属于内勾外联侵吞国有资产,中国这么大,厂家这么多,你偏偏选个认识的人来做生意,还高出底价那么多----似此种种,说没问题,谁肯相信?

    所以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很多地方的市场上,存在一种怪现象,外地的假冒伪劣产品哗哗地卖,正经是本地的名牌产品----还就是卖不动。

    反正,这种怪现状,沈彤是知道地,那帕里既是如此表示,她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自己先跟李毅光接触,实在他不买账地话,云风,我还得拽着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她这意思,就明显地撇开了那帕里,不过那处长没有生气,反倒是笑着摇摇头,“那个地方真的挺乱地,你还是不要拉着小高下水了,实在不行,不做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高云风郁闷地撇撇嘴,点点头,“是啊,天底下钱那么多,怎么赚得完?沈总你也得学会取舍啊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是沈彤跟白泽讲过的,眼下却是被高云风原话还了回来,可想而知,每个人的境界果真不一样,高公子背靠交通厅,来钱的路子更多更便捷,这又是沈总不能比的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着他们聊天,心里却是总觉得,那帕里这家伙,好像是在搞什么,那处长似是也现了他的关注,到得后来,也不怎么说话了。

    约莫七点半左右,饭局结束,段天涯却是还没出现,不过这也正常,天还没大黑呢,夜景怎么拍得出来?

    在燕辉的建议下,几个人到了一家“郁金香慢摇吧”里消遣,听着音乐喝着啤酒,很随意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这次,那帕里就坐在了陈太忠的旁边,寻个机会,陈主任悄悄冲那处长嘀咕两句,“我说,李毅光那儿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,只是有点好奇,今天同那帕里谈得似乎还不错,就有了一点八卦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处长却是以为陈某人猜到了什么,低声笑着回答,“陈主任,你可别管沈彤的事儿,这是我跟李毅光的私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嗯嗯,我不管,我绝对不管,陈太忠心说哥们要管才怪呢,嫌自己事情不够多啊?他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没问题,那处你都这么说了,我肯定听令啊。”“成,陈主任你痛快,将来我自有我的心意,”那帕里慢慢地啜着啤酒,开始不动声色地解释,“其实高云风说得没错,李毅光真是我老爹一手提拔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极为老套的情节,那书记到点退了,别人自然就不买账了,****上人走茶凉的事儿,实在是太常见了。

    有家县级施工队,队长跟那书记是老乡,以前靠着那书记,在公路局时不时能接一点活来做,那书记下了,这家做完手上的活儿之后,接下来就没活儿了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常事,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已,可是,公路局剩下的尾款不给了,这让施工队有点头大,就央着那书记关说一下。

    那这事儿归李毅光管,心说别人不买我的账也就算了,小李应该是没问题的吧?钱又不多,区区的五万块而已。

    李毅光自是满口答应了,却是一分钱都不出,那书记连催几次之后,李局长才拨了五千块出去,“没办法再给了,老,最近公路局资金紧张,回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紧张个屁的紧张!那公路局那点事儿?说紧张是不假,谁家资金不紧张?可是真想给的话,随便手指头漏漏就有了。

    老那混了半辈子****,对“人走茶凉”这点人情世故,其实是看得很开的,不过李毅光这么做,还真是让老头心里拔凉拔凉的----我把你提到正处,这张老脸就值五千块?

    一气之下,那书记也不帮着要钱了,在家里生了两天闷气,才缓过点儿劲儿来,这些事,做儿子的那帕里又如何能不知道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