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八章高管局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八章高管局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件事情,白泽不是没打过沈彤地主意,不过沈总直接推了----搞什么狗屁玩意儿,世界上钱多了,你挣得完吗,这种钱也敢挣?

    可是话是这么说,白村长还是不能无视这件事情,原本,沈彤赚钱就比他白泽轻松很多,自然比较能收放随心一点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南上庄的村民也惦记着这事儿呢,村子里有了钱,大家是可以分润的,白泽你这个村长想干不想干了?

    甚至,大家连办法都想好了,实在不行就趁市里跟红星厂扯皮的功夫,先把楼盖起来,形成既成事实,这不就好办了?

    所以,白泽现在,就是要找个机会,让市里先跟红星厂扯起来,南上庄盖楼的时候,阻力肯定就会小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你找我来办?”陈太忠听得很是有点不可置信,眼睛瞪得老大,盯着白泽,“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不过他也承认,这件事虽然是有点荒唐。但确实是能拿到桌面上说的,当然,他帮忙的时候和帮忙之后,会得到南上庄怎样的支持和表示,那就不合适在桌面上说了。

    “省里要是能出面,肯定就简单多了,”白泽谄笑着。“陈主任,您的能力。大家都清楚不是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那帕里咳嗽两声。向大家示意,喂喂,这儿就坐着一个省政府办公厅地呢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的时候,那处长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白村长。你真的不要害人了,这件事指望市里或者区里还可能靠谱一点,指望省里,那是想都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级别越高的政府机构,处理这种争议事情的态度就越含糊。一旦明确表态,杀伤力和引的影响力,绝对出事情原本地范围,所以说,那帕里很不客气地指出,白泽是在害人。

    “区里……级别太低啊,”白泽倒是没计较这个指责,他叹一口气,心里还在纠结呢。“红星是副厅级别的厂子啊。没法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正经是你们村子出面,才是最合适地。”燕辉好不容易有机会插话了,自然要跳出来表一下见解,他搞新闻有年头了,所见极广,自然听得出那帕里的话意,“合着你怕出事,别人就不怕出事啊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对对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“跟他们干一仗,要是村子里有几个被打坏地,这事儿就好办得多了,那时候就可以绑架区里或者市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大家生活都那么好,谁愿意出头啊?”白泽悻悻地嘀咕一句,这个念头他不是没想过,可是人家红星厂的武装部里据说还有机枪呢,谁敢真的冲上去引械斗?

    而且,南上庄的村民,近年来的日子也好过多了,盖楼地钱大家都想要,可让人冲上去打架……那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想吃肉不想挨打怎么成?”高云风不屑地哼一声,“老白我不是说你,就你这点担当,成不了气候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点重,不过白泽也只能咬牙受着,别说高云风是陈太忠的朋友,只说沈彤刚才提的“高老大”,那位他就惹不起。

    而且,他何尝不知道,自己这要求有点过分?不过是利益在前,又有些许规则可以拿来引申一下,天上掉馅饼了,不捡的总是傻的吧?

    “其实你跟红星厂地商量一下,不就完了?”陈太忠哼一声,觉得此人实在是舍近求远,“求同存异共同开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领导都归部里管的,”白泽这心里,委屈可就大了,你以为我不想啊?“要是归省里管,那片地也轮不到我们村琢磨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实话,来上任的厂领导,都是步履匆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哪怕是有本地提拔起来的,到了这个地步,也没什么人愿意止步这里,事实上相对而言,素波市、天南省政府,在他们眼里,赶不上几个军代表重要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这个缘故,那片土地才没人关心,红星厂才对南上庄村民的耕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换给省属或者市属企业,哪里有那么好说话的?

    “这个话题,就此打住了,”陈太忠不想再谈了,“白主任你还是喝酒吧,啊?”

    白泽话里所说的“部属企业”,勾起了他对北京之行的期待,而且他很明白,白泽这种举动,看似愚蠢,但真要碰对了人,还真就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要是把张开封换到东湖区来,这件事没准就能操作,张区长党政一肩挑不说,最关键地是没盼头了,既然没盼头,破罐子破摔谁也会地。

    想想张开封在清湖区,也搞了存量土地来搞房地产,陈太忠心里就有一点淡淡的无奈,不过这让他又反应过来一件事,既然谭松不能在清湖兴风作浪了,那么回头完全可以跟张开封合作一把地嘛。那存量土地,将来没准就便宜了什么人,既然便宜了别人,反倒不如便宜了我,哥们儿手上那么多人要安置呢,再说了,那些离退的干部,多少给他们找点事做也不错嘛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,他实在有点后知后觉了,不过倒也情有可原,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,陈太忠依旧不认为那些人民纸有什么用途,不过是大家都看重,他有样学样,将这东西作为成功与否的指标,来衡量一下自己便是了。

    见他不让白泽说话了,沈彤也没有帮腔的意思,反倒是跟高云风不依不饶地嘀咕,一定要他帮着自己搞定那些福利。

    高云风被纠缠不过,只得苦笑着摇头,“这样吧,公路局那边,我帮你问一下,高管局我可真是够不着……对了,多大单子?”

    “一单的话,就一百来万,不过每年冬夏两次的嘛,还有节假什么的,”沈彤笑吟吟地回答,“一年做下来,也有四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冬夏福利和春节是数额大,连不在编制的都有,像中秋元旦之类的福利,面向的群体就小多了,虽然福利的档次高,不过数额反倒是算不得太大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美的,你哪儿知道这里面水深水浅?”高云风瞪她一眼,“有一两单做就不错了,做长期?公路局局长也没这雄心,这种没啥技术含量的活儿,拿着部里的条子来的人都能挤破门,谁还没俩亲戚故旧?”

    “一百多万,部里写条子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,“这条子也太不值钱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关键这东西准入门槛儿低,是个人就能做啊,赊点货转手买了,连成本都不要,”高云风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据我所知啊,没人能包得了公路局的福利。”

    那还是高胜利做人小心,陈太忠撇撇嘴,心说换个强势的厅长,部里写的条子,这边也未必要全认的吧?

    “那高管局,为什么不行?”沈彤一听,也认可这个解释,心中不禁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“高管局是崔洪涛兼着局长呢,那可是常务副厅长,”高云风笑着摇摇头,“那里面现在可乱,跟通张高总指挥部的职权有交叉。”

    通张高的总指挥是范晓军,这表明省里对这条高路的重视,后来也形成了规矩,当然,基本上范晓军到现场的机会不多。

    总指挥部下设工程建设领导小组指挥部,办公室就设在交通厅,办公室主任由厅长高胜利兼任。

    可是纵然是这么个格局,由于高路的修建还要牵扯到国土、规划甚至沿路各县市的配套资金的催付,远远不是一个交通厅能搞得定的。

    交通厅派崔厅长下去兼任高管局局长,也是在力挺高管局的职权,不过饶是如此,由于高管局是新局,高路里面的利益又错综复杂,虽然表面上负责高路的招标,其实真正能做得了主的地方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有交叉”那只是一个说法,事实上,高管局的职权并没有理顺,所以一听说是高管局这块儿,高云风就头大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