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七章土地纷争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七章土地纷争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接到沈彤的电话,陈太忠第一个反应,就是想拒绝,肯定是帮高大全说话来了嘛,可是再想一想,还是捏着鼻子认了,中午的事儿,烦是真的烦人,不过说穿了,他原本也没有打算在素波兴风作浪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二七路的大草原红焖羊肉馆,你来行,白主任来也行,不过……我不想见到姓高的,”他很干脆地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等他再抬头的时候,才现高云风愕然地看着他,手上的酒还在咕咚咕咚地倒着,不但已经漫过了酒杯沿,桌上都溢满了,正在向桌子边儿流去。

    燕辉手忙脚乱地拿着餐巾纸在擦拭,高云风却是苦笑一声,酒瓶向桌上重重地一顿,一边拿着餐巾纸吸那桌上的酒,一边随口问,“太忠……你这有话直说嘛,姓高的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跟你无关,”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,好半天才止住,“今天遇到一个讨厌的家伙,不想让他出现,败坏大家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高大全?”燕辉一边收拾酒渍,一边问了。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他?”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,“沈彤要来了,还带着白主任,我就奇怪了,安生吃点儿饭,就这么难?”

    “沈彤?”高云风可是听过这个名字,“沈正斌的女儿?她买卖不是做得挺大的吗?太忠你还认识她?”

    高云风这两年也弄下一点钱来,不过由于高胜利的位置太敏感,不敢怎么声张,可他自己又是个吃光玩光的性子,所以还真没攒下多少家当。

    沈正斌虽然远不如高胜利。可沈彤早就摆明车马要经商了,兼且又有朱秉松这个干爹做后台,倒是赚下一份偌大的家业,在素波倒也算数得着地了,高云风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不打不相识吧,”陈太忠撇撇嘴,端起酒杯。“来,大家难得坐在一起。干了!”

    干是大家都干了,可是大家心里都揣着什么念头。那就实在不好说了,尤其是那帕里,对素波和天南的局面熟得很,心说这厮跟朱秉松的干女儿都是“不打”不相识,怪不得朱秉松也不提凤凰科委的事儿。只说素波科委呢。

    不多时,沈彤和白泽相伴着出现了,陈太忠招呼着替他俩引见一下,那帕里对沈彤还算客气,不过对白泽……那就可想而知了。总算是冲着陈某人的面子,伸手出去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彤对那处长也挺客气,只是,听到陈太忠介绍高云风的时候,只介绍了一个名字却没职务,心里微微地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直到服务员又递来碗碟,沈彤才似乎想起了什么,侧头看着高云风。犹豫一下。“你家……是交通厅的?”

    “嗯嗯,”高云风微笑着点点头。状若不以为意,心里却是不无得意,我这名声你也能知道,看来……呵呵。

    “哦,”沈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随即展颜一笑,“那个,最近公路局和高管局,要采购很多福利地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说,我不主事儿,”高云风笑着摇摇头,双手一摊,“沈总你能量那么大,随便做做工作,不就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谦虚,高云风是狂妄,但是交通厅里什么东西能动,什么东西不能动,他还是清楚的,沈彤提地这点事情,正好是介于可动可不动之间的。

    原本,他答应下来也没事,不过当着陈太忠,他可是不想再张狂了,而且,他真要这么做地话,多少也有断下面人财路的意思,沈彤又不是没能力公关,他多什么的事儿?

    大家都没注意到,说到“高管局”三个字儿的时候,那帕里的眉毛,不经意地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啊,高老大说话不算,就没人说话算数了,”沈彤不肯放过他,经了商地主儿,说话就少了很多忌惮,“小妹今天第一次见你,你这当哥的……不得给点见面礼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大吧?”高云风笑着戳她的痛处,事实上,他更喜欢这么跟人说话,衙内进不了的****,多半都是因为不习惯拘束和清苦。

    当然,由于起点不同,对比的对象不同,他们所认为地清苦同多数人不同,像那帕里就自认“很清苦”。

    “太忠,小高这家伙,不厚道,”沈彤转头向陈太忠抱怨,“手指头漏漏就够我吃的了,他偏偏不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每次见你,你总要从我这儿拐点东西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“上次是贾总,这次又缠着人家高云风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我是生意人嘛,”沈彤不满意了,双手一摊,“你也知道,上次我的车都报销了,花了我三万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我,你怕是都没花钱的机会了,”陈太忠不理她,“那是你跟云风的事儿,别拉扯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沈总,我那个小破村子里倒是能帮你消化一点,”白泽插口了,却是小心翼翼的那种,在座的诸位,压不住他的也只有燕辉了,当然,那帕里也不算什么角色,但那是大家混的***不一样,两人都有看不起对方地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人家太忠不认我啊,”沈彤却是不管那些,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所以你那点儿事儿,我帮不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将我了,都跟你说了,我懒得理那姓高地,”陈太忠冷冷一哼,“不过,下次他再撞到我手上,就没那么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因为那个,”白泽见状,赶紧地插话,“陈主任。是有点别的事儿,您看能不能帮着协调一下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家伙好歹也是一村长呢,白天说话也靠谱,你地话要是能摆上了桌子谈,那我听听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“其实,就是点儿土地的事儿……”白泽见他不置可否。当然就知道自己是可以陈述的。

    南上庄旁边,有家红星化工厂。这是部属地军工企业,当初建厂的时候。从南上庄划了好大一片地走。

    这地划得极大,大到红星化工厂一时半会儿都没有消化的能力,当时这都是备战用的厂子,余量当然要算足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点也很关键。红星厂接的是部队和外贸的单子,等闲不跟政府打什么交道,也就没有开那些土地的兴趣,就是在上面种了些树,算是美化环境。后来也被盗伐和自家伐得七七八八地了。

    既然化工厂不用,那些地闲在那里也是闲着,又因为没有围墙,出入很是便捷,就有南上庄的村民开出了一小片一小片地地在耕种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在那里耕种的规模,已经很是惊人了,没错,南上庄是城中村。但是土里刨两下。就能多点吃食儿----白来地东西,不拿白不拿。

    红星化工厂这两年在忙着军转民开民品。忙得不亦乐乎,也顾不上那片地。

    前一阵,有搞房地产的看上那片地了,看到有人耕种,一琢磨这估计是南上庄的地,就找白泽来商量,这地……能不能搞啊?

    白泽一听也动了心思,就忙乎着丈量土地之类的,可是,这一下红星厂的人不干了,这是我们地地,以前懒得管你们耕种,你现在居然想拿走?

    白村长肯这么张罗,心里肯定是有点底气的:我说,这地原来就是南上庄的好不好?当初是划给你们了,你们既然不用,我们当然要拿回来自己用了。

    红星厂这边不接受这个解释,你想拿回去?可以啊,去跟兵器工业部商量吧,这是部里划给我们的地方,部里说让我们就让。

    白泽哪里有跑部的兴趣?那玩意儿太不现实了:那我们连续耕种了二十多年了,根据《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地若干规定》第二十一条,这也该是我们的地了。

    红星厂一查相关条款,还真有这说法,虽然南上庄村民的行为,是划不到适用范围里的,可是这胡搅蛮缠起来,倒也是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厂领导这下火了,耕种完今年的地,附着物收获之后,明年绝对不会再让你们种了,我们以前的一片好心,只当是喂狗了!

    南上庄想强来,可是又没那个胆子,军工企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白泽一打听,这种事归丁厚德丁市长管,说不得,只有试图打通市里的门路了。

    于是,才有了骑王组合在素波的演唱会。

    ----其实,按照《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地若干规定》来说,这种事县级政府就能拍板地,不过对象主体是红星厂的话,素波政府怕是都有点吃力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