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辗转腾挪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六章 辗转腾挪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高云风一听陈太忠这么说,也没辙了,上一次,他从凤凰回来,军用直升机直接落到了金色年华的停车场内,实在是在他朋友的***里大出风头。

    原本,他那帮朋友接到电话以后,以为他是喝多了吹牛呢,不过饶是如此,大家也将金色年华的老板喊来,清了一块空地出来,只等着人来不了的时候,好好地臊一臊高云风。

    谁想,人家还真从军用直升机上下来了!

    高云风这个长脸,那就不用说了,不过,人家谢向南的面子不是给他的,许纯良跟小谢也不熟,那就只好算到陈太忠身上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次听说陈太忠来了,高云风肯定就要招呼一声,而且,他心里也惦记着一卡通那档子事呢----既然是老爷子的地盘儿,不伸伸手,简直是天理不容啊。

    接到陈太忠的回话,高公子郁闷了,只能向自己的几个朋友表示一下:不行,那边有几个要紧人物呢,不能带大家开眼了,回头吧。

    等他来了大草原之后,陈太忠他们已经换了一张八人桌---谁知道高云风听劝不听劝呢?

    奇怪的是,高云风居然认识那帕里,“哈,那处,好久不见了,这个大草原味道真不错,来了几次,也没见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这素波,果然是不大。

    那帕里笑吟吟地点点头,“我哪像云风你,整天地醒掌杀人权,醉卧美人膝?呵呵,在体制里混。日子可是过得苦。”

    “啧,装,那处你就装吧,”高云风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“交通系统子弟里,现在就你混得不错了吧?二十八的副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三十二了,还是副处。”那帕里叹口气。

    敢情,那帕里的老爹。以前是交通厅的书记,不过老人驻守西藏多年。那帕里是老生子儿,没沾上老爹什么光。

    高胜利当上厅长的时候,那书记正是将退未退,两人短暂地搭过一段时间班子,倒也没有太多地纠葛。

    不过厅长和书记在一年多一点时间里同时退休。倒是给了高厅长从容整理交通厅的机会,高胜利因此而坐大,倒也是无不原因。

    反正这俩子弟身世差不多,平日里走得不算近可也没啥矛盾,只是眼下那书记都快从二线下去了。高胜利却是风头正劲,差距倒是拉开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灶就点着了,大家正要拿起筷子开动,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,却是蒙勤勤打来的电话,“我说,你架子挺大的嘛,这是用过人了。直接丢过墙?”

    蒙晓艳跟陈太忠一起来的素波。现在虽然蒙校长回去了,可是她在蒙艺家住了一天。蒙勤勤自然知道陈太忠来了。

    来了就来了呗,那倒也无所谓,不过,陈某人一直不露面,也不联系她,这让蒙勤勤有点生气,倒是不为什么男男女女的事情,只说她以他地名义,送了严自励一双高级皮鞋,陈某人也算是欠了她的人情了吧?

    当然,要是陈太忠地时间紧,那也无所谓,明明地今天还在素波,来了三天都不联系她,这就让她感觉有点不忿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,也没辙了,左右看看,嘀咕一句,“我跟高云风吃饭呢,这个,改天联系你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呀哈,”蒙勤勤一听,这火气就更大了,“我说太忠,要是别人也就算了,我为了你,可是把高胜利收拾了一道,你倒好啊,有时间跟他儿子吃饭,倒是没时间来找我表示一下,你说你这点事儿做得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有心反驳吧,又实在是理屈词穷,倒是高云风听到自己被点名了,禁不住出声问了,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陈太忠冲他翻个白眼,又咳嗽一声,硬着头皮回答了,“那谁……咳咳,大老板家地电话,这个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什么真是?”蒙勤勤生气了,“太忠,你有点过分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有合作项目吗?”陈太忠被她一句一句的斥责搞得有点恼火了,心说送你钻戒的时候,也不见你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桌上有人,他只能站起身子,歉意地笑笑,转身出去继续说话去了,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好半天那帕里才嘀咕一句,“小高,他这是……接的哪个老板的电话?”

    高云风地脸色有点青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啧,你说呢?天南的大老板嘛……唉,早知道今天就不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“不该来”的,不过想了想,终究还是没说出口,倒是站起了身子,“嗯,你们呆着,我去跟太忠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高云风想的是,既然蒙勤勤还在恼着自己,那索性不如借这个机会,让陈太忠把她约出来,豁出去这张脸不要了,也要哄得她开心。

    平日里,高公子是很注意面子的,不过讲面子那也要看是对了谁,对上蒙勤勤地话,那要不要吧,人家肯出手扫他的面子,就已经是对得起他了。

    看着高云风也出去了,那帕里这心里,越地纳闷了,不过以他的智商,当然分析出来了,陈太忠接了蒙书记家谁的电话,而高云风估计是人家不待见的。

    这个陈太忠,嚣张得果然有几分道理嘛,那帕里一时就有点感触了,想想自己当年,可也算得上衙内,眼下却是落到了这步田地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种感触,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儿----什么事都是习惯了就好了,下一刻,他笑嘻嘻地转头问燕辉,“你和陈主任挺熟的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”燕辉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嘴里轻声地嘀咕着,“怪不得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什么?”那帕里脑瓜里,有一根弦紧紧的绷着呢,一听他这么说,马上就追问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啥,”燕辉笑着摇摇头,“早听人说陈主任跟蒙书记有关系,原来真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谁说的?”那帕里现在是越来越惊奇了,在他印象里,陈太忠或者算得上是个嚣张地家伙,但是说起行事,正经还不算高调。

    得势地年轻人,那处长不是没有见过,陈太忠背靠蒙书记,又是年轻到一塌糊涂的副处级干部,有这个背景地,去综合处的时候,随便亮亮牌子就好使。

    可是陈主任没这么做,这就是懂得内敛,年轻人懂得内敛很正常,但是真正能做到的,怕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哦,一个朋友,”燕辉的嘴快,但是他也知道,今天桌上四个人自己怕是最拿不出手的,那么,就实在没必要多做炫耀了,他跟沈彤和雷蕾都不是很熟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太忠和高云风相偕着回来了,倒是再没有提蒙勤勤的事儿,不过高云风对陈太忠的态度,明显地又亲热了不少---陈某人已经答应了,合适的时候,他会帮着向蒙勤勤关说两句。

    当然,大家都知道,蒙勤勤对蒙艺能有多大影响,实在不好说,可是话说回来,高云风当时使坏的时候,也是蒙勤勤最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老的是老的关系,小的是小的关系,世间事分不了那么清楚,但是……多少还是有所区别的。

    “没人来了吧?”看这架势,那帕里已经猜出**分了,可还是禁不住问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吧,”陈太忠撇撇嘴,他已经同蒙勤勤约好了,明天上午送她一条名牌男士皮带,好让她对蒙艺尽尽孝心----其实无非就是个心意,这种东西蒙勤勤又何尝看得进眼?

    高云风很想让蒙勤勤过来坐坐,不过陈太忠可不给他这个机会,等把一卡通的事情搞定再说吧,那时候你岂不是还能有点功劳可夸耀?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对蒙勤勤的解释,又不尽相同:我很想让你过来,可是现在燕辉在呢,就是阿圆婚礼上的那个小胖子摄像师,为了防止身份泄露,你……还是不要过来了吧?

    累啊,真累,坐到桌边之后,陈太忠只觉得一股疲惫感如潮水一般涌来,这种感觉生在他这个曾经的仙人身上,真的是太罕见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算是常挥了,才堪堪化解了蒙勤勤的怨气,又彻底将高云风拉下马,结果倒是不错,可是其间过程,真的是太耗费心智了。

    想想章尧东、段卫华等人,居然能带着一帮子人马,在四五个派系中辗转腾挪而最终形成自己的势力,年轻的副主任心里,不由得生出了些许佩服的心思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纠结的事情,远远还没有结束,下一刻,又有电话进来,却是沈彤的声音,“太忠,在哪儿呢?我和白主任在一起呢,想找个地方混饭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