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防患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五章 防患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算了,事到临头再做考虑吧。

    一时想不通该不该找素波科委的麻烦,陈太忠就放下了,也省得在那帕里面前显得自己城府不够深,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那处长,灿烂地一笑,“那处长告诉我这么多事情,肯定是有原因的吧?”

    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陈太忠一直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家伙说话,还真呛啊,那帕里跟省里的人打交道习惯了,心里多少有点不适应这个说话方式,不过,眼下两人的关系已经相当融洽了,他自然不会再坐视关系倒退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的嘛,董祥麟连我们综合处都恨上了,尤其是恨上我了,”那处长苦笑着一摊手,“你也知道,这件事里,我们做得比较公正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的“公正”,自是在暗示----我可是帮了你们凤凰科委了,那个啥,你可以不领情,但一定要心里有数才行。

    “哦?他的胆子倒是真不小,”陈太忠讶然地点点头,心说看不出董祥麟还有这骨气,“是不是告你状了?”

    没有,我都是胡说呢,那处长心里这么回了一句,可嘴上自是不会如此说,“呵呵,董主任倒不至于做这种傻事,也就是说说小话,偏偏还传到我耳朵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既是小话,那考证起来,肯定是有难度的,所以说那帕里这人情卖得极为扎实,根本不惧别人戳穿。

    “我说他也不至于有这么大胆子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心说文革期间正是董祥麟年轻的时候,那时候丫都是一副软骨头样,眼下怎么可能有这种担当,玩个无耻什么的倒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的话才说到一半。门又被推开了,进来的还是赵明,“我说那处长啊,你能不能……哦?这不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吗?呵呵,刚才没认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赵处长来,却是憋着劲儿要释去陈某人的那点不快。

    刚才他从那帕里办公室出来地时候,心里原本没想那么多。不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,左右是要下班了,禁不住琢磨一下:那个年轻人。我怎么好像感觉,哪里有点不对劲呢?

    那帕里坐的姿势不对!想来想去,赵明想明白了,两人都坐在沙上聊天的话,谁的身子侧斜得厉害一点。那么谁就弱势一点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那帕里的身子。侧得不成体统了----显然,那个年轻人,应该是大有来头的。

    带了这个疑心,赵明再回想一下陈太忠,就觉得这年轻人似曾相识了。索性是左右没事,他身子斜靠在椅背上,仔细地琢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机关里从来都不缺那聪明人,赵处长有个强项,就是记性特别地好,他仔细回想一下,隐约就想起一个人来---凤凰科委地陈太忠。

    上次陈太忠跑到他这里问审核方案,赵处长看似漫不经心地把人打到那帕里那儿了,但是不经意地一个照面。他就记住了陈太忠的大致相貌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某人的身材。也算较为罕见地,再加上前两天。他在天南新闻关于凤凰科委的会议里又看到了陈太忠,怎么可能再忘记呢?

    嗯,那家伙有点背景,不过现在还嫩着呢,赵明想想刚才自己说话,针对性不是很强,倒也放下了心思----我说公事来的,怎么会注意到你?

    可是想到陈太忠,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省科委的董祥麟最近总是缠着办公厅,然后,就想到了陈某人大闹省科委的传言---那都是董主任自己说地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!反应过来这个,赵明思索一下,决定再次前去,好释去那些可能产生地怨气,没办法,现在的年轻干部都是这样,眼高手低不说,心胸还出奇地狭窄,手段也狠辣,比之以前干部的气度,实实在在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而凤凰科委的这个陈主任,显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然就要再度登门了,还是找那帕里地碴儿,却是专门观察了一下,现果然是陈太忠,那就要笑嘻嘻打个招呼,以示出“我的怨气,是对着那帕里可不是对着你的”这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打招呼,陈太忠却是尴尬了起来,刚才陈某人心里的那点怨气,是没必要再提了,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是:哥们儿该怎么解释出现在那处长办公室这件事啊?

    以前他对这种事情是蒙昧的,但是现在他已经较为注意了,很显然,凤凰科委要谢综合处的支持的话,怎么着也是该先谢正处长不是?

    这是一个次序的问题,绝对不能乱了----就算乱了也无所谓,可是被人撞破,那就有点那啥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来厅里办事地,”还好,陈太忠不缺急智,他站起身笑嘻嘻地同赵明握握手,“正好碰上那处长,那处还说,上次地事儿,多亏了您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应该的应该地,”赵明笑着点点头,顺手又拍拍陈太忠的肩膀,“那处长也出力不小,对了,帕里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头看看那帕里,“既然是陈主任,你也不知道告我一声,行了,今天不用你再忙了,你们这也算是同过壕的战友了,该怎么接待,你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赵处长这话,绝对不是给那副处长面子,他是给陈主任面子呢,赵明在上次事后,是打探过陈太忠的来路的,虽然还不甚明朗,却知道这厮在省里是有人的,要不然董祥麟也不会委屈得到处嚷嚷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晚科委的新闻不但长,凤凰市的章书记还呱嗒呱嗒地说了半天,章尧东那是什么人?不出错误也是迟早要上副省的主儿啊。

    所以,如非必要,这个陈太忠是不宜得罪和招惹的。

    原本,赵明还琢磨了一下,自己用不用作陪呢,不过转头想想,实在有点太跌份儿了,反正啊,我表示出有亲近的意思就行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赵明一走,两人反倒是没什么说话的兴趣了,大眼瞪小眼半天,那帕里才苦笑一声,叹口气,“唉,副职还真就是风箱里的老鼠,怪不得人人想当一把手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当着赵明的面儿撒谎,说两人是在外面遇到的,那远近之意就十分明朗了,所以,那处长这么抱怨一下,倒也没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少不得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好了那处,一起坐坐吧,嗯,晚上还有个电视台的朋友,方便不?”

    那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?那帕里肯定要应承下来的,按说他不太习惯跟不熟的人吃饭,不过,下面地方的,有人还就有这个呼朋引伴的习惯,他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人家陈太忠是外地来的,想在有限的时间里,会两个朋友,那也只能一勺烩了。

    燕辉倒是正好有空,陈太忠一个电话,就把他喊过来了,三人合计一下,这不是也没外人吗?去吃“大草原红焖羊肉”吧,就是郭玉兰的哥哥的那个饭店。

    燕辉说了,段天涯今天要补夜景镜头,说成什么也早来不了啦,不过饭后的节目,倒是能帮着安排一下----陈主任来了素波,居然知道点他段天涯的名,他当然要做个痛快的东道主。

    “这儿还真够热闹的,”那帕里头一次来这里,现包间居然都满了,只能坐大厅,心里就有点感慨,“陈主任,这地方亏你是怎么找到的,比我这素波的人还会吃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难得地尴尬一下,心说哥们儿连凤凰的特色都没弄清楚呢,“呵呵,我是说咱三个人,随便吃点,不用那么讲究嘛,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那帕里笑着点点头,省办公厅的副处长,听起来吓人,对下面地市也有震慑力,可是混省直机关的都知道,副处----那算也是干部?

    不过,大家想随便吃点,还真那么不容易,刚找到一个四人桌,高云风的电话打过来了,“我说太忠,来了素波,都不言语一声,你这是……还恨着我呢?”

    高公子实在是有点后知后觉了,陈太忠都来了三天了,他居然才知道消息,不过,终归还不算晚不是?“单我买了……在哪儿呢?我马上就到,给我留几个位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朋友,一起坐坐,你要来自己来吧,别带人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也是推无可推,笑一声,“二七路的大草原红焖羊肉,不着急开车,我们等你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