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学习规则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四章 学习规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唉,我就知道没好事儿,陈太忠一听,心里就有点腻歪,不过,既然那帕里肯透露这个,他倒是能问了,“两个方案,试点都在素波?”

    问这话的时候,他的嘴角挂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,方休有那个胆子吗?

    “两个方案,试点都在素波,”那帕里叹口气,又点点头,“唉,真是的,都说是试点了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,凤凰一个地区开,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他们真有胆子搞,那就搞呗,从省财政要钱又不是从凤凰科委分钱,陈太忠没觉得有多大点事儿,反倒是觉得那处长有点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想到一种可能,看向那帕里的眼中,就带了一丝异样,“这次方案的审核,是赵明在负责吗?”

    很显然,他这话的意思,是在暗示,你是不是吃了赵明的瘪,见哥们儿有点二愣子,就生出了什么想法啊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那帕里犹豫了一下,心说赵明做人虽然不行,不过总还算在自己忍耐范围内,倒也没必要搞得那么过了,没准还要让这年轻的副主任看了笑话。\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,这件事,你们凤凰有先例,”他摇摇头,“我们的审核都不算重要了,关键就是看能不能挪出这么一笔钱来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被陈太忠大闹一场之后,省科委地董祥麟觉得实在太憋气了。这口气不出,省科委的威信怕就是要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对董主任而言,这个理由是最拿不出手的----丢人啊,可是从另一个方面讲,这却又是最能要到钱的理由:上下尊卑、严格的等级是必须要被维护的,否则的话,会危及制度存在的基石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是这样了,那董祥麟也索性撕破了脸皮----想他都把文行到凤凰市去告状了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    面对天南科委提出增扩试点的方案,肖劲松直接扔到了一边。可是,架不住董祥麟三番五次地来找,这事儿真地挺闹

    到最后,也不知道董祥麟托谁找到了朱秉松,朱副书记可是一向很注意维护素波的利益的,而且在他看来,上级就是上级,有了错误下级可以提。但是公然挑衅就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省科委有错吗?那肯定是有错的,这事儿做得不地道,可是不管怎么说,省和市的区别,大家总还是分得清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凤凰科委确实占了几分道理,身后似乎又有别的力量支持,朱秉松没准还会歪歪嘴呢,不过眼下嘛,给素波争取一下就完了,反正他还兼着素波市长呢不是?

    素波好歹是省会城市。做起试点来。条件应该比凤凰还要强的嘛,虽然说凤凰科委看问题有展地眼光,可真说起综合实力,素波的肯定是要强一点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折腾,肖劲松这边更头大了,最后还是常务副省长范晓军说话了,“财政紧张,素波要是能自筹一部分,那省里可以考虑支持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范副省长的意思是,同样五百万的拨款。省里只管一百万,剩下四百万,朱秉松你自己想办法吧,你要筹不到那四百万,我这儿一百万都不会下去!

    这肯定就牵扯到一些恩恩怨怨了,比如说水利厅彭重山之类的事情,那件事里。=范晓军可是多少有点恼火呢。这次就想借着此事恶心一下朱秉松。

    科委在各个地市都不受重视,要是朱秉松为了这口闲气。能拨给素波科委四百万的话,省里拨一百万也就拨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朱秉松肯定是不愿意见到的,凭什么凤凰那里就是全款拨付,素波就要自筹百分之八十?这不是欺负人吗?哪怕是一家一半也算的嘛。

    可是,这次范晓军就不让步了----要不董祥麟你找杜省长去吧,凤凰科委的文件,可是过了杜省长的眼地,你以为省财政会印钞票?

    其实,事情原本弄不到这一步地,要是在朱秉松一开始话的时候,省政府这边就先拿杜毅做挡箭牌,很容易顶住压力,也就没有后面的情节了,多大点儿事儿嘛可范省长的意思,是想把这件事激化,他正愁不知道该怎么用陈太忠这张牌呢,省科委有意挑事,他当然要不着痕迹地把战火向凤凰科委引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令范晓军郁闷的是,朱秉松不上钩,听到董祥麟的回话,居然拍板决定了:行,不就是四百万吗?素波出了!

    这个反应,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老朱居然忍了?

    不过,略一品味,范晓军心里就清楚了,蔡莉到点儿在即,对那个位置,朱秉松有必得之心,似此情况,朱某人自是不愿意将他这个常委得罪狠了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到了关键时刻,他这边同黄老招呼一声,朱某人绝对会增加无数阻力,小话谁不会说?

    ----谁上都行,朱秉松一上,估计就要对凤凰的干部下手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朱秉松忍是忍了,却是不甘心范晓军在自己面前得瑟:你欺负我素波连这四百万都出不起?靠,我还真就出了!

    其实科委这种委办,可堪利用的地方极少,基本上就是被边缘化了,根本不值得重视,朱市长肯出这点血,一来跟他做人强势、好面子不无关系,二来却也是在暗示:范晓军,那个,你划出地道,我接了啊。*****

    至于说这接了,到底是因为彭重山的事情,表示一下歉意,还是说姓范的我记住你了,这次你难为我,小心我下次找回来……这就实在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抑或者,两方面的意思全有?

    总之,眼下就是这么个局面,朱秉松已经说了要拨款,不过款子迟迟未见,办公厅这边肯定也是静观其变,但是无论如何,基调已经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那帕里向陈太忠解释,肯定不会解释得这么细---事实上,很多细节和因果,不但那处长自己不清楚,连局中的几个人都未必清楚,他想解释到位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能确定的几点就是:董祥麟在四处贬低凤凰科委,把省科委说得跟个可怜地小媳妇似地,而眼下此人似是要得逞了,在这件事中,综合处的审核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太忠有点想暴走了,他可以接受省科委再开个试点,反正钱又不是他出,但是他绝对无法忍受董祥麟拿着自己说事,眼下这厮不但要得实利了,而且自己地名声也被败坏了。

    “无组织无纪律,不服从大局”,这帽子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庞大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这件事是因为自己大闹会场而起,陈太忠也就认了,要说起因,还不是他做事忽略了中间环节,让一帮子官僚们不满了?

    然而,现在再想想当初的情况,他一个高中毕业的副主任,就算肯伏低认小,省科委的人估计一样会不把他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那时候,人家没准就可以大明大方地话了----火炬计划我们搞了,你们凤凰搞那个基金吧,年轻人,你还需要多锻炼嘛,一口气吃成个胖子的想法,是不切实际的……嗯,这么分开搞,是符合当前形势的。

    “哼,那他们就搞吧,”陈太忠想到这里,再也坐不住了,冷哼一声,“我倒是要看看,素波科委能出多少成绩?”

    到时候还不如凤凰的话,看他们有脸再说什么吗?

    “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,”那帕里笑着摇摇头,他感觉到陈某人已经适度放开了心扉,那就能探讨得更深入一点了,“呵呵,这年头,雷声大雨点小的事儿多了,除了你,谁会关心素波科委能出多少成绩?”

    范晓军和朱秉松这点小纠纷,心思都在棋外呢,事情过去肯定就过去了,去向不明的财政拨款海了去了,谁能一一查证不成?而且,科委能不能出成绩,原本就是两可的事情,这东西没法量化指标的。

    那帕里这话说得比较含糊,但随便琢磨一下,就能品出其味道:就算你们凤凰科委大能,到最后完完全全地能盖过素波的风头,但是到时候你想站出来夸耀的话,怕是又要成了箭靶子了。

    “嗯,”陈太忠一边思索,一边缓缓地点头,这话他听明白了,所以需要琢磨一下:到时候要不要给素波科委添一点堵……那么做成本会不会有点大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混官场,上进的度才是考核指标的,他可以破坏规则,但是想证明自己的话,学会玩弄规则才是正理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