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七十一章 叽叽喳喳(书号:760

第八百七十一章 叽叽喳喳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看着高大全变了脸离开,陈太忠心中有些许的遗憾,禁不住回头看着沈彤叹口气,“我说你不是两不相帮的吗?人家折腾的时候,怎么也没见你帮我说句话?”

    “你还用别人帮你说话?”沈彤笑着摇摇头,“再帮你说话,别人还要不要活了?行了,小丁也挺可怜的,多少给人家留一条活路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就见不得你这种烂好人,残疾就怎么啦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一脸的不甘心,“今天他是碰到我了,碰到个小老百姓的话,那不是就白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小老百姓敢打骑王吗?”不知道为什么,田甜有点看不过眼了,“沈总不想跟你计较,你也差不多点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甜儿,”沈彤一拍她肩膀,咯咯地笑着,“快别说了,说得他恼了,咱俩可是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田甜登时就是一愣,在她印象中,陈太忠不过就是一个赳赳武夫,嗯,体制内的赳赳武夫,人或者还不错,比较乐于助人,但是沈彤应当是看在被救过的份上,不欲计较的。

    可眼下听起来,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,好像沈彤……居然有点忌惮此人,这可是大出她的意料了,沈彤的干爹,那可是朱秉松啊。

    “你俩?”下意识地,她愕然扫视一下两人,心说莫非是有奸情生?陈太忠吃住了沈彤?可是转念一想,不对!

    她知道。沈彤和顾泉,最近是出了一点状况,可是就算这两人生了点什么友谊的关系。但是,沈彤刚才说地是---咱俩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那就是说,陈太忠身后的人,比自己的老爹要强,而且……很有可能比朱秉松还要强!

    这种人,那一定要招呼好了,想到这里,她冲沈彤甜甜地一笑。“是吗?我怎么不知道呢?沈总你有话不说,不仗义啊!”

    白泽原本想跟着高大全离开地,不过转念一想,若是能搞清楚这个陈主任的身份,估计也是一件功劳,反正他存着探底的心思,想来丁市长是不会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是听了几个人的对话之后,白村长……白主任只觉得腿肚子有点转筋,想要拔脚离开,却又觉得全身乏力。

    沈彤不经意地扫他一眼。嘴上却是在笑嘻嘻地反驳田甜。“不是我不说,而是我说了之后,丁市长就不能假装不知道了,我这也是为了小丁好,反正太忠是大老爷们儿,肯定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这下,白泽终于听明白了,敢情,这个解释,就是沈总专门说给我听的。人家的意思是,别看我没戳穿姓陈的身份,但那是为了不想让你丁厚德被动---白某某,你得把话带到啊!

    “我还就介意了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悻悻地嘀咕一声,却不防手机响起。他一看电话号码。叹口气转身离开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见他离开了,白泽才长出了一口气。低声问,“沈总,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啊?”

    “我骂了他几句,结果我老爹亲自带着我去道歉地,你说什么来头?”沈彤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白总,赶紧把那些人弄走吧,比丁厚德厉害的,素波有的是啊,千万别再弄出什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一说呗,又死不了人,”田甜不满意了,悄悄一指陈太忠的背影,“他打电话呢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沈彤看一眼旁边的雷蕾。

    “雷,咱都听啊,你不许传出去啊,”田甜知道这意思,伸手去搂雷蕾的肩膀,“你可是要讲义气,要不,我们俩说,不让你听!”

    “没准雷蕾早就知道了呢,”沈彤看着雷蕾,一个劲儿的笑,“你这威胁,一点用都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,”雷蕾想到陈太忠隐身术的神奇,心说你要是能把这种事情解释清楚,我还真的是期待了,“沈总你讲讲吧,我保证不外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啥,有一次他烧,尚彩霞就在病房里看护着他,”沈彤抖抖肩膀,动作挺潇洒,“荆以远的孙女儿在旁边服侍,我也就了解这么一点儿!”

    “荆以远地孙女儿服侍他?”田甜听得就是一哆嗦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不是天大那个天才美少女吧?那女孩真地很漂亮……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因为天南大学砸车事件,还跟台长顶过板,自然印象深刻,在那次事件的录像中,荆紫菱露面的概率,虽然远不及陈太忠和小可乐,但是那电光石火间的美丽,还是令大多数人为之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田甜自问,就算自己出马,不过也就是能跟这个女孩儿“平分秋色”而已,至于说别人,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“荆紫菱是很漂亮,”雷蕾点点头,心说沈彤你怎么不说重点啊?

    “尚彩霞是谁?”田甜终于反应过来另一个人名了,侧头看看雷蕾,见她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,转头又看看沈彤,“也是个美女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真能联想,二十年前或者是美女吧,”沈彤笑了,冲着雷蕾抬抬下颏,“你问雷记者吧,看那样子,她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雷蕾今天的风头,一直被这俩女孩压得死死的,相貌不占上风,身份也略略地差点,尤其是大家根本就不怎么关注她,听到这个话题,禁不住生出了一点卖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是,她偏偏要无奈地撇撇眉毛,好像挺不开心的样子,“沈总你知道,就说给大家听好了,我还被她老公的警卫推过一把呢。”

    “呀,你这也算荣幸了,中央委员地警卫呢,”沈彤一听,面露惊讶之色,不过说归说,心里却是被对方激起了一点好强的心思,“我比你还惨,我骂了尚彩霞两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中央委员……”田甜一听就明白了,杜毅不过是候补中委,她讶异地看看沈彤,“蒙老大的老婆你也敢骂?真的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,我那不是不知道吗?”沈彤苦笑一声,转头看看雷蕾,“看来雷记者跟陈主任挺熟的,他跟蒙老大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哪儿知道?”雷蕾也苦笑一声,心里有点郁闷,看来沈彤也不比我知道多少嘛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意识到这个,她心里又有点莫名的窃喜,“不过好像蒙老板……挺看好他的。”

    她们三个在这里叽叽喳喳地说,白泽在一边听着早傻掉了,脸上也赤橙蓝白地不住变幻着颜色,大气儿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燕辉拎着摄像机走过来了,“田甜,机子没用了,放车里吧……咦?怎么陈太忠也在?”

    “呀,你也认识他?”田甜纳闷儿了,下意识转头看看那个站在远处打电话地男人,“这家伙这么有名儿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段天涯还给他做个专题呢,”燕辉笑着摇摇头,段天涯是他师兄,两人关系好得很,“过两天省台要播呢。”

    田甜也知道段天涯,还是通过燕辉认识地,一听专题就是一皱眉,“收费的?”

    “凤凰科委地大动作,广电局指名要重点报导的,怎么会收费?”燕辉侧头看看她,“前一段省台新闻里播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彤听到这里,转头看一看白泽,笑着问了,“怎么样,白主任,这些消息,够你跟丁市长请功了吧?”

    白泽脸上又变化半天,好一阵才叹口气,“我估计……丁市长要骂我了,沈总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点儿事情,找陈主任就能办妥的,你非要搞到这一步,”沈彤才不理他,笑着摇摇头,“我也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这事儿,我能认识这个什么陈主任吗?白主任脸上的表情,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了,偏偏地,他还没能力反驳,“那沈总,你能不能……跟陈主任说一声,这事儿到此为止呢?”

    高大全那家伙,早就该挨收拾了!沈彤心里鄙夷,脸上却是笑嘻嘻的,“唉,怎么你说呢?我其实跟他不熟啊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他也不熟啊,这几位相互看看,目光一致转到了雷蕾身上,白主任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雷记者,这还得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,”雷蕾可是不想揽这种事,陈太忠的性子她是清楚的,当然,更关键的是,她不想表现出自己跟陈某人关系密切来,少不得就要解释一下,“他着急了,连蒙艺的女儿都敢骂,我怎么敢多事?”

    靠,这家伙太生猛了吧?几个人登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陈太忠接完电话走了回来,“唉,真倒霉……咦,燕辉你来了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