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村长(书号:760

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村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中年人走到沈彤面前,冲她笑一笑,接着又一指陈太忠,“沈总,这位……算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他,什么事儿啊?”沈彤不问反答,脸上倒是笑嘻嘻的,“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打了骑王的人了,”胖子肯定不会马上表态,先阐述事实才是正理儿,好先试探这个年轻人的虚实,他笑着搓一搓手,“这个……骑王找我投诉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他打的人,又不是我打的,”沈彤很乖巧地避开了话题,原本,她是不想掺乎进来的,可是这位一问,她却是想不掺乎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按说,她既是要掺乎,就该暗示一下陈太忠的身份,可是,这胖子惹她不高兴了:知道是姑***朋友了,你还跟我说投诉什么的,成,我不管了,你自己使劲儿撞墙去吧。

    中年胖子一愣神,正琢磨这话的用意呢,耳边却听到高大全话了,“呵呵,田甜?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高大全既然能同丁丽婷谈朋友,当然是有心人,女主播田甜的背景他是知道的,猛地现田甜在场,马上就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田立平可是跟丁厚德平起平坐的主儿,论常委排名还在丁市长之上,人家是女儿,自己这边只是一个女婿还是未定的那种,高大全当然不想轻攫其锋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话。提醒了中年胖子,人家田甜可是还有另一层身份呢,禁不住抬起头来,看向素波人民熟知地名主播----不过很遗憾,他跟田甜没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田甜听到高大全的招呼,心里却是登时不爽了起来,她并不认识高大全,不过刚才沈彤说的话,她也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也算男人吗?她心里有几分不屑。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问我为什么在?一个靠卖身吃软饭想混出名堂的家伙,我跟你有那份儿交情吗?

    不过,田甜不是陈太忠,场面上的事情总是要做足的。这几年从采编到女主播,一路做下来,她也掌握了足够的言谈技巧,于是冷漠又不失礼貌地回答,“我送以前同事来的,不过,我好像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”高大全倒没觉得不好意思,抬手一指陈太忠。笑吟吟地问了,“不知道他跟田主持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田甜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太忠就是冷冷地一哼,“小子,你再这么指我。信不信我打断你这只贱手?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高大全登时愕然,他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会这么不客气地抢白自己。下一刻,他的脸一沉,认真地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敢情,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,自己还没报名头呢,那么,对方仗着田甜小看自己。倒也是正常地。

    可是。我是丁市长认可的,允许同丁丽婷交往的准女婿。你跟田甜,到了这一步了没有?

    “田主持,他跟你什么关系啊?”中年胖子不失时机地问了,心里却是琢磨,田甜站在这里,没准是跟沈彤有点交情,认识不认识这男人,都是很难说的。

    “他?我看着眼熟,”田甜笑着一指陈太忠,“呵呵,不过又好像没见过,一下是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……不对劲儿!胖子马上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,你看,骑王是我请到素波来的,你打了他们地人,我想问一下,他们哪儿做错了?”

    胖子真的是有两下,堂堂正正地就冲着陈太忠提问了,“要是他们没错呢,麻烦你说一下你是干什么的,我也好对大家有个交待,我这个要求,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世界上的聪明人,实在是太多了,人家套话,套的是理直气壮,陈太忠对这个问题,还真的不方便回避。

    胖子先声明骑王是他请来的,这就说明了他具备过问此事的资格,后面地问,也是假设了骑王有错在先----他只是想知道其错误在哪里。

    最后的话就更直接了:就算骑王没错,你打也不是不行,不过,麻烦你把身份亮亮,我这边也算有个交待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这么说话,自然是因为有田甜和沈彤两个人在场的缘故,而且这两位对那年轻男人,态度都还是……挺诡异,由不得他不小心说话。

    由这番问话可见,世间最难敌的,还是那些敞开天窗说亮话的,大家藏着掖着你算计我我猜测你,固然是费神费力,可是当面锣对面鼓地这么一敲,简直让人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也不是一般人,你堂堂正正地问了,我还就不好好地回答,“既然是你把这帮垃圾弄过来地,你怎么不先问问,他们做了什么才挨打的呢?”

    陈某人最重的,就是名分和大义,在他看来,骑王那帮人扰人清净在先,挨打是咎由自取,那他凭什么要先接受别人地置疑?

    “唉,”胖子不以为忤地叹口气,心说小子,我先由着你得瑟,等我搞清楚你是怎么回事,咱们再慢慢地算帐不迟,“怎么说呢?丁市长的女儿,挺喜欢骑王的,你看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,他抬出了丁厚德,反正这种小事,也不会给丁市长造成什么困惑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事儿,你先问问清楚,是怎么回事吧,”陈太忠眼里哪里有什么丁市长?你素波的常务副市长,还管到凤凰不成?“不要仗着这个人那个谁的,就先入为主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隐隐地就连丁厚德都挂上了,高大全一听就不干了,“我说……听起来你对丁市长挺不满意?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口,连田甜都不好说什么了,人家把未来的泰山老丈人都拉出来了,沈彤和雷蕾心里却是暗笑:唉,这家伙……这不是给丁市长添堵吗?

    陈太忠根本没心思理他,而是转头看看那胖子,眉头一皱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胖子是东湖区的南上庄地村长白泽,可别小看了这个村长,南上庄是素波城中村中排名数一数二地富裕,原本是农业县区,近年来这里搬迁了不少高校过来,素波高新区也在这里,经济展得飞快。

    而这南上庄,是最靠近闹市区的地方,有传言说,东湖地区长,见了白村长,也要客客气气的----白村长原本就是成功的农民企业家,家大业大,再加上被选为村委会主任,一般人根本进不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的局势,却是由不得他造次,一个是丁市长的女儿,一个是田书记的女儿,沈彤的份量轻一点,可人家干爹是省委常委,更是了不得的主儿。

    “我是南上庄的村长白泽,”他笑一声,顺势反问一句,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凤凰科委,陈太忠,”陈太忠一边回答,心里一边纳闷,这个小村长,看起来很是有点不简单的样子嘛,难道说是个富裕村子?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白泽好悬没一跤摔倒在地,凤凰市的,还是科委这种垃圾地方,我靠……你也敢这么嚣张?

    “哼,凤凰这种小地方来的,怪不得呢,”高大全一听,登时冷笑一声,还待说什么,就听得警笛声响起,警察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,警察们来,是听说这里四五十个人闹哄哄地影响公共秩序,可是,来了之后,却被高大全拽了过来,要他们处理前两天的打架事件。

    警察们不想管,可是禁不住人家丁丽婷一定要他们问问,那姓陈为什么要打天南省的客人,再加上高大全在一边撺掇,说那人不过是凤凰市来的一个小伙子而已。

    趁这个混乱的当口儿,陈太忠悄悄地从雷蕾手里拿了房卡,田甜则是站在沈彤和白泽一边,静静地听白泽问,事实上,田主持对陈太忠真实的身份,也很好奇,不过一直没时间了解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沈总,这个人……真的只是个外地人?”白泽有点不敢想像,别以为做村长的就是没见过世面的,白村长可不是简单人物,“我怎么觉得,他挺有来头的呢?”

    沈彤是真不想告诉他陈太忠的背景,可是,白泽跟她的关系尚可,她在南上庄也有厂子,人家既然私下问她了,她总不能看着白村长往坑里跳而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“嗯,他可是个副处呢,”她琢磨一下,隐约地点了一点,“别看陈太忠是科委的,他那个年纪就是副处了,白村长你没觉得……有点意思?”

    啧,白泽有些明白了,沈彤是说,这人身后有背景,不过背景的大小,她就不合适说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