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六十六-七章(书号:760

第八百六十六-七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雷蕾的电话,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打了过来,这个时候,锦园的房间内,一对男女刚刚释放完彼此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喜欢《廊桥遗梦》吗?”轻轻抚弄着身上男人**的胸膛,张梅轻声问了,这是一个暗示,只是,说这话的时候,她甚至不敢抬眼去看男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,没看过,”陈太忠也就是大概听说过一点剧情之类的东西,闻言轻笑一声,“其实,我喜欢《查太莱夫人的情人》,我看过英文版的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吹牛,他真的看过那本书,当然,他一开始的目的,还是想琢磨一下男男女女之间的情感----谁要那本书那么有名呢?

    越是禁的,反倒是越容易红。

    而且,以他对《廊桥遗梦》那剧情一知半解的了解,总觉得跟《查》一书相差无几,所以他才如此回答----不都是恣情纵欲的泄吗?

    张梅一听,却觉得刚刚冷却的身体,再度变得有些燥热了,喜欢上《廊桥遗梦》之后,她也托人带了这本大名鼎鼎的书来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本书被禁和那本书大红,是有原因的,关键还是在于尺度的描写,不过,《查》书虽然涉嫌低俗,但是其间描写,还是很细腻很温馨的,正正在张梅能接受的范围之内。所以谈到这个,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有点兴奋了,不过,她试图掩饰一下。“那好像……是本黄书吧?”

    良家妇女,果然还是比较内敛的!两人既然还紧紧地堆叠在一起,陈太忠自然意识到了她身体的反应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他就想起了刚才她所说地事情,顿时心生不忿。“老庞这家伙真不是东西,居然随便拿你送人,裘之喜……更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果然是降火良方,比冰镇绿豆汤之类的管用多了,几乎在五秒钟之内,张梅身体的温度就降了下来。说起这个,她实在有点耻辱感。

    原本她还有心跟陈太忠腻歪一下呢,眼下既然没了心情,她默默地推开他,翻身下床,赤着身子向卫生间走去,两道亮光,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去。\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这个……他已经疯了,为了升官,走火入魔了!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琢磨一下,“这样吧,我帮你调个工作算了,你要是混得比他还有前途的话,估计他也不敢再强迫你做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。他就有点纳闷了,哥们儿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富有同情心了?

    不过,张梅从卫生间里传出的回答,帮他解释开了这个疑团,“谢谢你了,太忠。我不需要,我不想欠你什么,我不会背叛家**地!”

    虽然身体不太干净了,但是她的意念中,还在努力维系那一点可怜的自尊,也许,这才是这个女人的魅力所在吧?

    哥们儿还是比较喜欢自强的人!陈太忠做出了如是判断,他有心再坚持。却猛然间现自己若是刻意如此。反倒是有些霸道了。

    再说,体制内那些岗位。他也不知道该把张梅调到什么好地方去,科委和招商办,那都是没问题的,可是,兔子不吃窝边草----他一向信守这个原则。

    陈太忠正琢磨呢,雷蕾地电话来了,直接带偏了他的思路,胡芳芳的地址,她已经打听到了,华府花园别墅区四排三号。

    不过,雷大记者对陈太忠要找胡芳芳做什么,是非常好奇的,“太忠,那个女人倒是挺漂亮,可是她的名声真的很糟糕,你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?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,必定吃天下的美味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向卫生间瞄一眼,现张梅正坐在马桶上处理个人卫生,说不得关了天眼,再用“咫尺天涯”隔绝一下声音,轻笑一声,“呵呵,有你呢,我至于去找她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就是会胡说,呵呵,”雷蕾笑得挺开心,嘴上兀自逞强,“什么时候来素波?要不要她的照片?我手上正好有一张。”“嗯,开车呢,马上就到素波了,”陈太忠嘴里胡说八道着,心里却是挺好奇的,“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?”

    “找地呗,”雷蕾笑一声,想来是因为能见他,心情大好了,“一张会餐时的照片……对了,中午你有空吧?好久不见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只冲你手上的照片,哥们儿能没空吗?陈太忠哈哈一笑,“好了,在单位等我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撤掉隔离声音的术法,不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张梅围了浴巾出来了,听到最后一句,登时就是一怔,“你……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情要办,”陈太忠点点头之后,才想起,刚才答应了她,要陪她到下午两点,然后送她去车站的----说好分手之后不再联系。

    哥们儿怎么想得到,雷蕾的动作这么快呢?想到刚才两人地亲昵和缠绵,他又有点身不得这个比较好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去吧,”他走上前,轻搂一下她**的肩头,“那也是个女人,跟我关系不错,嗯,跟你一样……家里也不是很和睦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”张梅的语气很坚决,可是被他这么一搂,身体顿时软绵绵地靠向了他,紧接着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肢,“再陪我一会儿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陈太忠毛了,他原本就是个欠缺柔情的主儿,好不容易愿意跟张梅讲讲人情了,却是不小心现。玩柔情只能让他变得更纠结。

    咄,且看哥们儿慧剑斩情丝!

    不过,他斩的不是自家地情丝,却是别人家地,“以后。你就是我的女人了,嗯,什么时候老庞肯认真对你了,你再老老实实地跟他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张梅听闻,顿时站直了身子,手也从他身上撤离了。一双眼睛瞪得极大,惊恐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”陈太忠很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,既然哥们儿玩不起柔情,那就玩玩野蛮好了,“嗯,回头我把你调进……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原本,他还没想到该怎么调动她呢,猛然间想起,盖伦集团的贾总。\老公可不是就调进警察局了?王宏伟跟我关系尚可,调一个人进去,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?

    其实警察局地待遇,也未必能好到什么地方去,不过,跟外贸相比。总算是工资能了,没准什么时候还能有点小外快,而且,好歹也算是个强力机关不是?

    可是,“人不能只顾自己的好恶,自私到不顾他人地地步”,张梅在心里对自己说。她没有勇气说出来----这是《廊桥遗梦》中地句子,她一直很喜欢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比罗伯特.金凯更霸道,是的,她甚至连拒绝地权力都没有----她地内心深处,真的很想拒绝,虽然,有些微微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穿衣服吧。”一旦决定了某些事情,陈太忠就是非常果决的。眼下也不例外,他笑着向她解释,“我想,也许你们俩,会成为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张梅默不作声,开始背转身子穿衣服,但是,两分钟后,她还是禁不住出声问了,“那么……她也跟你……跟你有这种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陈太忠在卫生间,一边放水一边大声回答,“你要知道,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你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最终,张梅还是没有做声,而是加快了穿衣服的度,在她的认识中,他是个不讲理的人,但又是说话算数的人,那么---等老庞这一段烦躁期过去之后,他会答应不再介入我的家**地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身体,绝对不能容忍第三个男人进入了,她心里默默地念叨着:活着的时候,我属于我的家**,当我死去,我属于你!

    这也是《廊桥遗梦》的名句。

    只是,张梅没有想到,雷蕾见到她之后,居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,而是笑吟吟地点点头,转身问陈太忠一句,“照片……你什么时候要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俩都不是外人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向她伸了手出去,“现在就给我吧,不用顾忌她。”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七章马屁的失败

    吃完午饭之后,接下来倒也没有生什么很过分地事情,张梅和雷蕾在单独对了陈太忠的时候,都还算放得开,只是,两人一时无法接受,那啥的时候,一旁有别的女人在场。*****

    最后,被逼得急了,雷蕾只能双手合十地求饶,“下次吧,啊,太忠?好不好?下次……这次真的没准备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张梅也随声附和,“下一次吧,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我要去赶汽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许去赶汽车,”陈太忠很霸道地做出了决定,“明天我开车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有孩子在家,”张梅愁眉苦脸地解释,“我有点不放心他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欲拒还迎的意思,想她都出来三天了,孩子要没人照顾,早饿得半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听到这个解释,倒是实在没话了,叹一口气,“好了,雷蕾你休息一会儿,我去送她吧……”

    等陈太忠送了张梅回来,才刚将车停放好,就现锦园这里吵得一塌糊涂了,一堆人四五十个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眼尖,一眼就看出,一方是骑王地人,另一方却不知道属于哪儿的,不过看起来倒也不像是道上人物寻仇。扫了两眼,他才要进大厅,却不防被保安拦住了,“先生。请出示一下你的房卡,我们现在暂缓登记住宿。”

    我把房卡放房间里了,不行啊?陈太忠一时有点恼怒了,雷蕾在里面休息呢,他何必把房卡装在身上?

    他眉毛一竖。才要火,却不防肩膀被人一拍,有香风自身后飘来,转头一看,才现是沈彤,“咦。沈老板?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能是什么风?”沈彤笑着冲闹哄哄的人群歪歪下巴,这一刻,她下颌那一道红印就显得有点扎眼了,“我看热闹的,唉,真是不成体统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昨天骑王那演唱会是演砸了,不但最后唱得不成体统了,最关键地,还是爆出了假唱丑闻。^^^^今天一上午,就有各个新闻媒体对这件事做了追踪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演唱会属于民间活动,虽然挂了一个义演的名头,其实还算是纯粹的商业行为----没有名头租用体育场地费用就大得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倒是没有省报市报地来。来地多是都市报、消费报或者晚报之类地纸媒,素波电视台、素波教育电视台之类的也有来,主办者倒是挺仗义,没撇了骑王单独面对那些媒体的轰炸。

    好容易扛过上午记者们的追击了,中午说吃一顿散伙饭,骑王就可以走人了,沈彤作为赞助商之一。也被邀请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去,只是架不住何铁英的女儿缠着她,要她来跟骑王要个签名,又惦记着要替贾总给那电吉他手带个话,想着左右没事,就来这儿转转得了。

    谁想,饭毕地时候,骑王的人闹起来了。说是主办者不讲信用。没有全额制服尾款,克扣了他们的出场费。主办方这次不干了,“你们假唱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,扣你点钱不应该?”

    骑王当然也有理,“是你们要我们唱足十二的,说是要对一些曲子做些技术处理和加工,你们也没反对不是?现在倒好,不认账了?”

    有那尖酸的,登时就指出来了,“让你们加工,可也没说让你们每一歌都加工不是?再说了,斯麦那混蛋在台上抽风,也是我们的错了?”

    所以,就闹到眼下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沈彤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脉络说清楚了,说完之后,她讶然看向陈太忠,“你怎么会呆在这儿啊?要不是看到你那辆林肯,还真是不敢确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我来素波,就住这儿,”陈太忠嘴上解释,心里不无得意地想着,哥们儿现在,也要培养定点消费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有点不解,正好闲得没事,“他们出场费很贵吗?还是说,主办方是恼火这场戏演砸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就是拍丁厚德地马屁而已,”沈彤哼了一声,不想再说下去了,可是,陈太忠的好奇心却是被勾起来了,“丁厚德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沈彤还是年轻,而且走了从商的路子,所以她的言谈中,没有太多的忌惮,由于吃不住陈太忠的问,把事情地缘由,还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丁厚德的女儿喜欢骑王这个组合,而对这个自小就得了小儿麻痹,导致下肢萎缩的女儿,丁市长夫妻的心里,是存了几分歉疚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女孩儿的弟弟,更受宠爱,可是说起骄纵,丁市长对这个女儿,要骄纵得厉害一点。

    总之,这次骑王能来素波,就是下面有人想求丁市长办事,知道其女非常喜欢骑王,就张罗了这么一场演出,女孩儿就躲在主看台的包厢里,拿着望远镜看。

    这当然算不上行贿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主办方对直播和转播权基本没什么要求,反倒是在曲目数量上咬得很死:你们必须唱够数!

    小女孩儿想看地,无非就是现场的气氛,以及跟骑王组合近距离接触的那种感觉,再说了,就算没有转播权,现场也能拍,回头再给丁市长家送一盘带子,这就算完事了。

    谁想,这个斯麦不争气啊,不但假唱被暴露了,实唱唱得也是荒腔走板,最后两,更是连嗓子都破了。

    女孩不开心了,偶像虽然没有完全破灭,但心里总是多了几分失落,骑王遭了如此打击,也没了向她赠花的兴趣----助残性质的义演,找个残疾人配合一下很正常,这原本是主办方约好的,不过现场太乱,这个也实在难以按计划操作了。

    诸多不顺夹在在一起,她回家之后,连话都不想多说几句,嘴里偶尔叨叨两句,也是“斯麦太累了……不该让他们来的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得,这下可好,假唱地没什么大事,想拍马屁地却是实实在在地拍到了马腿上,主办方心里高兴得起来才怪!

    可是,不高兴归不高兴,大家还不敢败坏骑王的名声----要不有人该更生气了,说不得只能同骑王一道,共同抵御媒体记者地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其实,骑王组合也挺郁闷的,被人踢爆“假唱”,现场后来也乱得不可控制,草草收场,导致他们压力大增,心想这尾款,未必能拿得囫囵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上午主办方的配合,让他们意识到,素波人善,可以欺之以方,既是如此,尾款当然要没命地要了。

    这些关窍的细节,沈彤都不是完全清楚,她向陈太忠的转述,又做了部分删减,因果就越地不明朗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还是听出了一个大概意思,于是笑着摇摇头,长叹一声,“呵呵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,他没指出“不用其极”的是骑王还是主办者,沈彤心里虽然品出了七八分,却也不想追问,何必问?又何苦问?

    两人正在嘀咕,却见大门口又进来一辆捷达车,沈彤见状,冲着陈太忠笑一声,“呵呵,你家田甜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就会满嘴跑火车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跟她不熟,也攀不起田立平那高枝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,问你句话啊,”说起攀高枝儿,沈彤倒是想起一件事来,身子略略向陈太忠靠了过来,低声问,“我说,你到底喜欢荆紫菱、蒙晓艳还是蒙勤勤啊?是不是喜欢荆紫菱更多一些?”

    两人离得近了点,陈太忠就闻到了她口中淡淡的酒气,心说这家伙果然喝酒了,微微皱皱眉头,“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啊?”

    “跟田立平比,蒙勤勤和蒙晓艳才是正经的高枝儿,我估计你有点害怕,”沈彤看着他,不住地笑,“而且荆紫菱,比她俩漂亮,你要不傻,当然知道怎么取舍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本不待理她----跟女人较真不算好汉,可是见她笑得有点邪行,还是禁不住出口辩驳,“荆紫菱还不算高枝?中国的省委书记起码有三十多个吧,有几个荆以远这样的大师呢?”

    “可你刚才说,攀不起田甜这种高枝儿,”沈彤看着他的目光,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“她更不算什么了,我是跟你客气呢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才要解释一下,猛地觉得,身后似有杀气,转头一看:呃……田甜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