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逃之夭夭(书号:760

第八百六十五章 逃之夭夭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黄占城的骗术,真的很高明,最关键的是,这厮不但头脑缜密、心理素质极好,而且还有着极强的审时度势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是大才啊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个,陈太忠说不得咳嗽一声,直接无视了张梅的话,冲着黄占城点头笑笑,“一周的话,时间太长了,嗯,给你三天时间……对了,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,要不免谈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时间……真的有点短,”黄总苦笑一声,不过,他关心的重点,并不在此,他很好奇这家伙的条件,“答应你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觉得自己身边有张梅在,有些话还不合适说,于是笑着摇摇头,“好了,三天之后,我必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向对方身上丢个神识,印记还挺强的那种,以免这厮跑了,他再找不到人,此人是有大才的,似此歪才,用来阴人显然是极爽的。

    “那成,”黄占城笑着点点头,一点结巴都不带打的,“第四天头上,我就在办公室恭候大驾了,与人方便与己方便。”

    支光明都说我本事大呢,你小子吓着了吧?陈太忠倒也没介意对方这态度,伸手出来拍拍身边的沙扶手,“嗯,钱呢?现在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吧?”黄占城侧身打开一旁的保险柜,直接拿了五扎现金出来,顺手用桌上的报纸一包,站起身递给了张梅,“我黄占城办事,一向痛快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和张梅相依而出,张梅想着包里的五万,心事重重地问了。“太忠,你怎么能……留着他继续骗人呢?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想到,陈太忠没有把要办的事情说出来,这个细节再次吓坏了黄占城。

    黄总这人是很聪明的,虽然胆子奇大,可也心细如,他想一想,能让陈太忠出口相求的事情,注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,而且。人家还扭扭捏捏地不肯说,非要自己再骗三天。

    看起来,情形有点不妙啊,莫非是打算在这三天里再收集点证据,好要挟我吗?

    所以。忙乎了两天之后,第三天黄占城就人间蒸了---最起码是在天南消失了,根本没等到第四天,听听陈太忠所求何事。

    陈某人给他的三天,黄总只用了两天,就匆匆逃走了,所以说仅就被骗人群而言。还远远少于预期值。

    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被吓得不敢多呆,就算黄占城答应当天走人,丫私下里扯扯皮捣捣鬼,没准还能搜刮到更多地钱财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从严格意义上来讲,张梅的指责其实没有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的二人。是猜不到有这个结果的,面对张梅的询问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。“我是找他有点事要办呢,而且,你这么指责我,很没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指责你,”一听这话,张梅忙不迭地解释,她怎么能有指责他的权力呢?“我只是想说,那些被骗的人,很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没有理会她的解释。而是继续阐述他的论点。“你都能觉出不妥来,那么……你认为。现黄占城其实是骗子地干部,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而且,绝对有比我级别高的,”他斩钉截铁地自问自答,语气中有着强烈的愤懑,“但是,撵他走的,是我不是别人,所以我认为,我不应该受到指责,你也看到了,姓黄的这家伙很厉害地,逼得急了,没准还要出什么篓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,”张梅见他执着于此,马上承认错误,事实上,她也不想就这个话题谈下去了,“对了,你找他帮忙办什么事?我能……能起到些作用吗?”

    “你?”陈太忠侧头看看她,好半天没说话,直看得她脸上微微有点红,才摇摇头哑然失笑,“我打算利用他的长处,骗人去。”

   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?张梅实在有点受不了他的目光,这让她感觉有如针扎,可是偏偏地,那个雨夜的滋味也袭上了心头,她隐隐感觉,自己的两腿之间,居然有点胀胀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”她强自稳定了声调,点点头,“希望他不会吓得悄悄跑了吧?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,女人的直觉,是相当可怕地。

    “跑?”陈太忠笑一声没再接口,丫身上带着哥们儿的神识呢,就算跑到天边,只要我愿意,抓他回来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一边这么想着,他一边顺势放出意念,搜索一下自己的神识,嗯,果然,黄占城身上的神识,强得有若黑夜旷野里的明灯,那是要多耀眼有多耀眼了……呃,慢着,这是谁?

    一次不经意地搜索,却让他现,谭松居然溜回了素波!

    小子,哥们儿可是警告过你了!这一刻,陈太忠有点微微地恼火,看来,得让你丫明白,不听本大仙的劝告,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!

    今天,看来又走不了啦,想到这里,他就有点郁闷,不过,想想胡芳芳地事情,终须要办理一下,那就选日子不如撞日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该向谁打听胡芳芳的住址,才比较合适呢?他站在林肯车旁,一时间就愣住了:别说,胡芳芳虽然是长袖善舞的交际花,可是陈某人熟识地人中,似乎还没什么人跟其有交集!

    他硬要打听的话,得知其住址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,不过那样一来,胡芳芳一旦出事,很容易被人顺藤摸瓜地追过来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他这一呆,对着的又是张梅,她站在车的另一边,正等着他开车门呢,一见他这副样子,心里禁不住突突乱跳了起来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里……却是越地胀了一点点,搞得她禁不住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,紧紧的。

    等张梅现,这厮眼神散漫没有焦点,其实是在呆,心中没由来地失落了起来,腿间异样的感觉,让她有点悲哀:也许,我天生就是一个荡妇?

    “好了,上车,”陈太忠终于想到一个人,抬手打开林肯车,“你在车里等我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要找的肯定是雷蕾,雷大记者不但跟他有亲密关系,有一次还因为他的隐身术逃过了警察地临检,两人之间基本上是可以互信地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雷蕾做记者地,能接触到大量的人,想来她去打听胡芳芳不但便捷,而且也不引人注目,反正,陈太忠和她的来往,基本上不为任何人所知。

    雷蕾似乎正在开会,接电话的声音很小,不过她倒是说了,印象中不知听谁说过胡芳芳这么个人,答应了他,待会儿给他消息。

    得了雷蕾的允诺,陈太忠的心情再度轻松了起来,挂了电话坐进车里,侧头看看张梅,“咱们现在去哪儿?”现在还不到十点,能去哪儿呢?张梅愣了一愣,接着又苦笑一声,“随便你吧,反正这次……又欠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,寻思了一下,“要不这样吧,我送你到长途车站,你自己坐车回凤凰好了,我在素波,还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五万块……”张梅拿起她的手包,冲陈太忠摆一摆,脸上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她想说的是,这五万我实在没理由拿啊,不成想,陈太忠只当她带着这钱,不敢坐长途车呢,禁不住笑一声,“没事儿,找八达的凯斯鲍尔坐吧,那车一路上不停的。”

    “凯斯鲍尔一天只有四趟,”张梅叹口气,“六点半、八点、下午两点半和六点,现在去,我得一个人等……再说、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她鼓足勇气看着陈太忠,“再说,这钱,我实在没理由拿,还是你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呃,这点小钱,你让我拿?陈太忠笑一声,直视着她,“呵呵,就当……就当我上次那啥,补赔你的吧,嗯,可以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占人便宜,”张梅看着他脸上的笑容,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直视着他的眼睛,“我再给你一次……两不相欠!”

    呃……陈太忠想拒绝来的,真的,不过,看着她盯着自己的眼神,犹豫一下,勉强试图推脱一下,“那个,想到你跟老庞在一起……啧,觉得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一个多月没碰我了,”已经撕破脸了,张梅也不怕再多说两句了,“你不知道,集资款的事情……对他的打击很大,整个人都消沉了不少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