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六十一-二章(书号:760

第八百六十一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租的也未必就是骗子,”陈太忠对这个猜测很不以为然,心说庞忠泽这家伙也真是的,被杨斌骗了一次,就以为天底下全是骗子了。

    “没准是这里的房子卖完了,对于那些想显示公司实力,又没赶上机会的,那也只有租别人的了,新世纪……素波也没比它更有名的写字楼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除了在建的,已经完工的写字楼里,新世纪算第一档次的了,”张梅笑着点点头,“我也担心受骗呢,听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你怎么对素波的写字楼这么了解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微微地有点好奇,他自己对新世纪的了解,也是偶然间得到的----袁望曾经感叹,没有拿下这个合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不仅仅是一个合同,新世纪的资金来源,主要来自于台湾富豪余仁,没错,就是那个差点被张瀚扯进“间谍案”的台商。

    余老板旗下的产业“恒福盛”集团,在素波涉及好几个房地产项目,袁望对公司失了这一单,很是痛心疾,因为这意味着,远望公司以后想进入恒福盛涉足的项目,必须要付出比一般人多的代价----不管是什么人,肯定都愿意同老客户打交道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此,倒不是很以为然,心说要不是这单子太小,哥们找几个国安的同姓余的随便谈谈心,再有单子你去报到的话,也未必就拿不下来。

    反正,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才牢牢地记住了新世纪大厦,不过却想不通,为什么张梅这个娇滴滴的少*妇。还是凤凰的,怎么也这么熟悉素波的写字楼市场。

    “我在素波有朋友嘛,你不知道,其实老庞很不支持我做这个,”张梅冲他无奈地苦笑,“我怕上当,就要打听得细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这地主家。看来也没啥余粮,陈太忠听到这话,无端端地生出了一点感慨,庞忠泽可恨是归可恨了,可是看张梅的做事,也算是有本难念地经啊,

    “要不算了。你告诉我一下,那个黄总叫什么?公司叫什么名?”他打算帮她打听一下,“他在6海省……有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6海的盛泰集团是总公司,资产过十亿,”张梅当然乐意回答他的问题,“黄总叫黄占城,他是盛泰的董事长,眼下为了开拓天南市场。才坐镇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过十个亿吗?那支光明和高强,没有不知道这个黄占城的道理吧?陈太忠摸出手机。走到一边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6海省的经济,比天南达好多倍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九八年地时候,资产逾十亿的主儿,走到哪里都要震几下了,支光明玩得够大了,也不敢说自己的身家能过了十亿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打了电话过去,那边支总正在吃早饭呢,听到“盛泰集团”四个字,琢磨了半天。愣是没想起来省内有这么一家大能的企业。

    不过。说到“黄占城”,支光明在电话那边笑了。“原来是他啊,玩贷款起家的,资产十亿……他也真的敢吹,不过就是衬个千八百万的,还了贷款地话,估计毛都剩不下。”

    身家千万的主儿,6海可就多了去啦,未必能入了支总法眼,他知道此人,倒也不是无因,主要原因就是,这个黄占城,曾经忽悠过支总的朋友投资成品油项目。

    到最后,支总的朋友略略投资了五百万,可是传说中的油库死活没建起来,支光明看不过去,直接带人堵了黄占城,追回了四百万的钱款,剩下的一百万,大家就捏着鼻子认倒霉了---啥时候有钱啥时候再还吧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点子倒是真多,跟点子大王何阳都有的一比了,”支光明在电话里笑,“不过,跟他合作,一定要仔细考虑计划项目地可行性。”

    何阳被判诈骗,是九九年的事情,这时候他身上地光环虽然已经黯淡了许多,但终究是名声响遍中国的“点子大王”,支总拿他来形容黄占城,倒也没太大地贬义。

    这个张梅,还真够倒霉的,陈太忠挂了电话,侧头看看她,心里有点想笑还笑不出来,他现在已经有六成的把握,这个黄占城是骗子了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以黄总忽悠和折腾的能力,怎么可能落拓到卖配额呢?

    陈太忠并不知道,搞到配额需要什么样的手段,但是他非常清楚,卖配额不过是赚个手续费而已,手握配额者真要有能力的话,就应该自己组织货源出口,以实现利润最大化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人或者会说,亲历亲为的话,这钱未免赚得太过辛苦,你看那些接了基础建设大单的主儿,有很多都是直接将活转包了出去,因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那钱赚得太累?

    可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修路是修路,出口是出口,根本没有可比性,尤其是纺织品地货源,在国内市场真地太好找了,近几年来,多少纺织企业,就是由于搞不到出口的配额,纷纷地陷入半停产、停产甚至于破产地境地。

    凤凰纺织厂,那就是再典型不过的一个例子了。

    有了上游厂家的疯狂追捧,自己若是又有点资金,谁会傻得把配额卖出去呢?这是第一次,陈太忠对庞忠泽的智商有了点略略的赞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打听出什么结果了没有?”张梅望向他的眼中,充满了期待。“这件事……”----这件事对你来说有点残忍,陈太忠刚想这么说,可是看到她企盼的眼神,居然有点隐隐的不忍,终于咳嗽一声,硬生生地管住了自己的臭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要那么冲动,”他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这么着吧。我跟你一起上去看看,有什么话,我问他好了,你不用操那么多心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还真的有点关心我,看着陈太忠大踏步走向电梯的身影,张梅心中。泛起了丝丝暖意,不过在下一刻,这些许的暖意被一个念头凉彻心肺:他既然这么说,难道,这次我真的错了?

    她不敢想像回去之后,老公会用怎样地嘴脸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天南盛泰公司租的三间房子,其实不算很小。一间会议室接近三十平米,一间是副总和财务室,差不多将近二十平米,最大的一间是套间,外间足有四十平米,里间的总经理办也有二十平米。

    总共算下来,实用面积就一百平米打不住,加上百分之三十的公摊。基本上接近一百五十平米了,真要买的话。怕是六十万打不住。

    黄总大约在九点半左右的时候,施施然地出现了。不过看那麻杆一样瘦地身子,似乎一阵风吹来都能跌倒,简直就像是一个吸毒成瘾的家伙----还是晚期的那种。排在张梅前面的三位,是来得更早的,一大早来排队的,身份可想而知,所以,黄占城打他们,没有用太多的时间。陈太忠和张梅进总经理办地时候。还不到十点。

    总经理办布置得很奢华,大的大班桌。真皮沙大理石茶几,房间的一角还有个小吧台,吧台旁边有冰箱,里面有紫檀木色的酒柜,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名酒,而大班桌的背后,也是一个紫檀木色的壁橱,上面有书有纪念品。

    这种摆设,使得富贵之气扑面而来,虽然未见什么高雅,但是毫无疑问,肯这么装修办公室的,绝对是一个很讲究生活品质地人。

    黄占城就坐在大班桌后面,一边有一个打扮得较为妖艳的女孩,坐在桌子侧面,手里拿着笔,像是个秘书。

    淡淡地扫了陈太忠和张梅一眼,黄总地视线,最终停在了张梅身上,不耐烦地点点头,“哦,是你啊,我跟他们说了,你去财务室付款吧……钱带了吧?”

    “带了,”张梅刚才说的时候,还头头是道,正经对上黄占城地时候,就有点应对失措,对了压力,不可能人人都做得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“小刘,带她去办一下,”看起来,黄占城跟两人没什么太大的交流**,向自己身边那个打扮得较为妖艳的年轻女孩努一努嘴,“买配额的,让高会计把钱上账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等等啊,”陈太忠看不过了,轻笑一声,“黄总,有两个问题,想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黄占城看他一眼,咂咂嘴眉毛一皱,略略犹豫一下,待理不待理的哼一声,“嗯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二章理直气壮地骗人

    我靠,你这是什么态度嘛,看着黄占城的做派,陈太忠恼了,一个到处忽悠人的家伙,居然敢在我面前摆谱?

    不过在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人家这是装逼呢,错非如此,怎么能哄得大家一愣一愣的?这两年来,各地对资金的追捧,真地几乎陷入了狂热中,摆不出架子地主儿,反倒是要遭人小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是骗人者该有的态度,陈太忠地心情就平和了许多,他冲着对方一笑,竖起一根手指,“这第一个问题呢,我是很好奇啊,黄总手握定额,怎么不自己做,反倒是要卖出来给别人做呢?”

    你管老子愿意怎么做?愿意买的就买,不愿意买的滚!黄占城眉头一皱就想厉声呵斥,不过看看陈太忠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神态,他心里微微地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年纪的愣头青,丫见过不少,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,却又爱认个真较个死理儿,只是不知怎地,他总觉得面前这厮,身上有点说不出的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当然,黄总也不会因此就给对方什么好脸色,大投资商的架子,那是摆出来的,不是别人看出来的,他冷哼一声,淡淡地解释,“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。忙得顾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避实就虚的味道,不过听得出来,这厮绝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了,陈太忠迅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人家这么愿意装逼,陈太忠自然不介意上去抽醒他,于是再灿烂地笑笑,笑容里却是带了一点说不出的味道。“呵呵,那看来,黄总的买卖是做得很大了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.金凯,有他特有地微笑……没由来的,张梅的心砰地动了一下,当然,也就是那么一下。眼前有正经事呢。

    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!黄占城看他一眼,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伸手一指门外,“你俩要是没事,可以出去了,我很忙的,ok?”

    他对陈太忠已经生出了些许警惕,但是很明显。按道理来说,以他的身份。是不能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冒头小子较真地,那么。撵出去就完了。

    那个妖艳的小刘站起了身,摆动着腰肢走了过来,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香奈儿五号?”陈太忠抽抽鼻子,笑嘻嘻地看她一眼,转头冲着黄占城点点头,“黄总果然有钱啊,连秘书都用这么少见的香水。”

    这种香水,刘望男经常用到,而且吴言在家的时候。为了让他开心。也时不时喷洒上一点,他自然就记住了。

    小刘冷着脸才待说话。听到陈太忠这话,登时就是一愣,闻得出女人身上的香水品牌,这个小伙子,好像很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所以,她马上改变了策略,微微地露出一个笑脸出来,“呵呵,麻烦二位……”

    小刘的话尚未说完,黄占城话了,一脸地肃穆,“小伙子,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过麻烦你以后说话的时候,考虑一下表达方式,年轻不是你放肆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太忠辨出了香奈儿五号,黄总真的有点吃惊了,少不得就要略略敲打对方一下,没错,这小伙子大概是谁家的孩子,不过,肯帮一个乡下地方来的穷女人出头,其身家背景应该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了,所以先确认一下,黄总最近是不是赚钱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支光明和张继华托我问一下,那一百万可以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继华?”黄占城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,心里却是心惊肉跳不已,这两个人他当然记得清楚,尤其是支光明,那可是靠走私起家的,手底下颇有几个狠人,要不然,他的四百万会退得那么利索?

    这小伙子,还真地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黄总心里有点纳闷,按说,自己还差张继华一百万的事儿,是很少有人知道地,这家伙显然不是6海人,怎么会知道这个?

    支光明虽然出身“外贸”,做事却是挺讲究,想当初,支总堵上黄占城的时候,是说了话地----你姓黄的跟别人怎么回事,我不管,我也不干涉,但是麻烦你,把张继华的钱给我退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事情一码归一码,只要你还了钱,我不坏你的买卖,哪怕是你骗别人的钱来还账,我都无所谓,当然,达成这个默契的前提是,黄占城必须表示出诚意,否则事情会向哪一方面展,那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话,黄总倒也算光棍,很痛快地还了大部分钱出来,他很清楚,人家这是先礼后兵,讲究人一旦不讲究起来,那可是比一般人可怕得多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件事情,就在6海都没几个人知道,所以,听到陈太忠嘴里居然能冒出支光明和张继华两个名字,黄总心里的惊讶,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“他俩跟你什么关系?”黄占城不动声色地问了。

    呀哈,你还装?真沉得住气啊,陈太忠见对方没有觳觫战栗,也没有跪地求饶之类的,心里那是相当地不爽,说不得淡淡地笑一声,“就是朋友而已,我这不是见黄总挣钱了吗?就帮朋友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让张继华给我打电话吧,”奇怪地是,黄占城口气依旧强硬,看向陈太忠地眼中,居然带了些嘲讽的意思出来,“呵呵,我欠地是他的钱,不是你的钱!”

    妖艳的小刘听到这几句对话,傻呆呆地就愣在了那里,黄占城见状,冷冷地哼一声,“小刘,你把门关上行吗?”

    总经理办的门是虚掩着的,不过眼下这个话题,显然不宜为外人听到。

    小刘听到这话,忙不迭地走到门口关门,自己却是借着这个机会,也闪到了门外,很明显,她也想避嫌的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让你走了吗?”黄总见状,摇头笑笑,低声嘀咕一句之后,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“怎么样,你认为我的理由合适吗?”

    这厮显然是有所仗恃的,不过,丫显然也不想把事情搞大,要不然,也不至于换了一副脸孔对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胸大的,果然无脑的多啊,”陈太忠也笑嘻嘻地摇头附和一句,他也觉察到对方的有恃无恐了,那么,这件事看来就要多做点文章了,有牌也不用着急着打了,“我挺好奇的啊,黄总,你不怕我把这件事张扬出去?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是张女士的一点小钱嘛,”黄占城笑得很自然,他一指张梅,“她又没交钱呢,我不收不就完了?嗯,再补贴她一万,也就这么着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的要给老支打个电话了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摸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小伙子,你等等,”黄占城的脸上还挂着笑容,心里却是有点着急了,他不怕跟张继华联系,却是绝对不想撞到支光明,陈太忠这一手,正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    支光明手上有把子人,不好招惹,这是其一,不过,更重要的是,张继华才是债主!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张继华的朋友,那我也就不怕跟你说了,”黄总身子向大班椅上一靠,看那表情,是相当地悠然自得,“张继华需要我还钱,所以他会很高兴看到我赚钱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明白了!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个社会就是这么血淋淋的,这就是支总明明听到自己说,黄占城在素波骗钱,也没说要管的原因。

    支光明不是悲天悯人的圣人,这种情况下他没理由去伸张正义,只能优先考虑自己朋友的钱能不能收回来。

    那么,哥们儿也没这个理由伸张正义了!想到自己跟支总关系还不错,陈太忠很悲哀地现:黄占城这么沉得住气,果然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可是,黄总这副做派,还是让他相当地不爽,妈的,你骗钱就骗吧,被哥们儿戳穿了,还是这副洋洋自得的样子,真是欠抽啊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陈太忠很想痛抽一下对方,但却是没有合适的手段,黄占城的情商,果然是一等一的,随便轻轻松松地出一下招,就灭掉了漫天的杀气。

    能将骗术堂而皇之地展现在众人面前,还不怕戳穿,这也是本事,借势用势之道,跟官场颇有点相通之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