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夜入何宅(书号:760

第八百五十九章 夜入何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一开始,陈太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何三下手,不管怎么说,人家是把钱给了远望公司,还是足额支付,这可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而且,何家兄弟同谭勾结,是为了自身展的需要,动机是可以理解的,所以一开始,陈太忠的计划,是打断此人一手一脚,顺便警告其不许对农行大楼再有什么想法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实农行大楼也不关他的事儿,不过,这不就是一个借口吗?既然农行的水很深,陈太忠倒是不介意拿来引偏一下对方的思路。

    在凌晨两点,他进入了何三家之后,也没贸然动手,先是胡乱翻腾了一番,遗憾的是,除了二十来万的现金之外,就一无所获了。

    也是合该何三倒霉,陈太忠正说再到哪里找找呢,冷不丁看到了何老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信手拿过来翻翻,说是看看能不能找到谭的电话。

    谭家兄弟俩,他只见过谭松,虽然他在其身上种下了神识,不用过分操心了,可是谭的名声比他的弟弟响亮了不知道多少,多了解一点,总不是什么坏事吧?

    谁想,这一翻就翻出问题来了,陈太忠不但找到了谭的电话,居然还现了刘望男的仇家,“胡芳芳”的名字,赫然其上。

    这个胡芳芳,会不会是那个胡芳芳呢?他琢磨一下,觉得实在是太有可能了。谭松去凤凰的时候,可是同胡图龙一起去地,何三认识胡芳芳,那还不是正常吗?

    想到这个问题。他解开了何三的六识,随手两记耳光,抽醒了睡得正香的何三,顺手捏个法诀,隔绝了里外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总迷迷糊糊地睡得正香,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,醒来之后先是下意识地喊了一句,“哪个王八蛋打老子?”

    “老子在打你个王八蛋!”陈太忠也懒得多说。直接从床上将此人掀到了地上,“让你小子清醒清醒!”

    很快地,何三就明白生了什么事情,望着站在那里地陈太忠。他先是叹口气,随即一指床上的女人,“你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是个大约三十左右的女人,相貌尚可,大约是何总的小蜜之类,陈太忠心说我倒是想把她怎么呢,不过你看我像那么饥不择食的吗?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何三的问题,而是笑吟吟地冲他点点头,“你认识胡芳芳?挺厉害的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何三心里登时就是一惊。他上下打量一下陈太忠。心里想着莫非是那话儿来了?只是脸上却是做出一脸的纳闷,“我认识她,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啧,你怎么就不会好好说话呢?”陈太忠抬腿一脚将其踹翻在地,摸出一把刃长尺许地三棱军刺在手上舞弄两下,“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了没有?”

    看着那把三棱军刺,何总越地明白了,果然是老字号的混混,现在道上。很少有人拿这个玩意儿玩了。

    三棱军刺流行还是十年前的事儿了。这东西一扎人就是三角的口子,不但不好缝合。而且放血地血槽比一般的小匕粗得多,扎过去的后果也要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混混打架,可是比现在的混混狠多了,何总本人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,也摸过三棱刮刀放过人血,当然知道其中凶险。

    现在小混混手里的砍刀,就要逊色很多了,砍人的时候只要小心一点,无非就是外伤厉害一点,伤势看着唬人一点----大部分的钢口还不是很好,不像三棱刮刀,一刀过去,没准就要命的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那里地陈太忠,何三也没心思威胁恐吓什么地,大半夜的,人家直接摸进自己的住处了,肯定是道上的人,说那么多废话,也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没有蒙面,这让何总越地确信,若是不给对方一个交待,恐怕问题会很大条---人家根本不怕被记住相貌。

    “兄弟,有什么话好说,”何三终于恢复了江湖口吻,他直起身子,就那么坐在地上,这时候的天气已经不是很冷,他的家里又是铺了木地板,“缺钱的话,说个数儿,你也知道我何老三,对道上朋友没的说。”

    没得说才怪!陈太忠心里冷哼,连韩忠的帐,你小子都敢不买呢,跟我忽悠这个?少扯淡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是转移话题?”他哼一声,三棱刀在手中抛了两抛,动作倒还算娴熟,“我问你胡芳芳这个烂货呢,看来,需要让你清醒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狞笑着低下了身子,手上地三棱刀就待向何三地大腿上扎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说,我说,”何三混过社会,可眼下多少也算身骄肉贵,不复当年之勇了,这一刀他真的不想捱。

    其实,他所住地小楼里,还有几个能打的孩子,只是不在屋里就是了,只要他敢豁出去呼喊两声,孩子们赶来了,眼前这位也未必就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然而,让何三犹豫的,并不仅仅是要不要吃眼前亏,对方会不会杀死自己,他更忌惮对方提出的问题。

    是的,他有点害怕提“胡芳芳”三个字,因为这可能意味着天大的祸事,所以刚才才试图将话题扯开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对方直斥自己跑题,又将胡芳芳定义为“烂女人”,那显然,他最担心的事儿,还是生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胡芳芳不熟,跟她的老公凌飞宇倒还熟一点,”他斟酌着回答,那啥,你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凌厂长嘛,“我对她真的不是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一边回答,他心里一边就纳闷上了,凌飞宇夫妻一向是各玩各的,怎么好端端想起吃这么大的飞醋起来了?

    凌飞宇的父亲,是原通德地区的地委书记,他娶的妻子也是门当户对的,只是结婚七年之后,他的夫人去世,后来续弦,才娶了胡芳芳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半路夫妻,终是不如原配恩爱,凌飞宇找胡芳芳,无非也就是想着这么一个地位不怎么样的妻子,不会影响他在外面花天酒地。

    胡芳芳开头还想着管管自家的老公呢,可是试过几次,知道这么做只是自取其辱,倒也就熄了这份心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久了,胡芳芳就不甘寂寞了,东家西家地打点野食儿,都是人,总有个七情六欲什么的吧?

    不过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通德又不大,她红杏出墙的行为很快就传到了凌飞宇耳中,凌飞宇本来打算痛打她一顿,后来现,她勾上的,居然有通德财政局副局长的小舅子之类的人,而其时凌老书记已经彻底地退到二线了。

    既是这样,凌飞宇也就看得开了,于是同胡芳芳约法三章,你玩你的我玩我的,不过,大家都不要弄出什么太大的动静来,毕竟我爹还要做人,我还要上进。

    家庭不和谐,可也是能够影响干部上进的,反正裤裆里那点事儿,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就好,他的意思很明白,不要让传说中的“丑闻”变成被抓了“现行”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胡芳芳才知道,其实偷人,也是可以偷得理直气壮的,人只要有了忌惮,容忍心就要强出很多来。

    当然,她对自己现在的生活,倒也没什么不满,既然管不住老公,老公也不管自己,物质生活又相当地不错,除了缺少一点最终的归属感,真的没什么需要苛求的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很自然地接受了这约定,低调一点总是好的,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也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,接近她的人,也不过都是抱了玩玩就走的心思,所以,她换情人的度绝对不算慢,私生活确实也算得上放荡不羁,而这名声在小范围内传开,就更没什么人愿意认真对她。

    凌飞宇的老爹还留了点人脉,凌飞宇本人也正处在上升势头中,谁愿意因为一个烂女人而真的开罪凌家?

    总之就是,别人跟胡芳芳要好的时候,或者还能出点钱出点力,一旦新鲜劲儿过去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,不过因为这个原因,胡芳芳的哥哥胡图龙和弟弟胡图多,从她这里,多少也得了点臂助。

    可是,自家老婆这么乱,凌飞宇有时候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虽是打算忍了,但是小范围内,也偶有冲突,有一次酒后,更是放话出来,“敢给我戴绿帽子的,回头咱们慢慢算帐。”

    这个传言,何三也是知道的,所以,他很怀疑,陈太忠是不是凌飞宇找来的道上的人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